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黑暗之心
    玄天幻光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不久前还让他们陷于苦战的噬血龙,就这样轻易的被打败了。又或者有人已经反应过来了,却迟迟不愿意接受这样简直可以被称为是残酷的事实。

    赵青看到噬血龙在自己的一击之下烟消云散,也是愣了片刻,随即狂喜的掏出彩虹罗盘,就要开始吸收。

    罗帝星冷眼旁观,直到噬血龙的尸身范围内散开了一圈金光,刚好将破月派的五名队员笼罩在内,这也代表着空间系统对胜利者的宣判。罗帝星到此再无疑虑,走上前一把将赵青推开,自己站在了最醒目的位置,这无疑也是吸收角度最好的一处。

    大量的晶光不断外涌,如潮水般的尽数灌入罗帝星的彩虹罗盘之中。这不断攀升的经验值,也让罗帝星在进入这片赛场空间之后,第一次感到了一种真正的畅快。

    如果说之前那些巨魔都是浅尝辄止,最多能让他沾沾唇,这一次就是真正的鲸吞牛饮。青阶中级不一会儿就被填充到了蓝阶初级,并且,这样的增长仍然没有停止的趋势,甚至,连它的速度都还是那样快得迷人。

    罗帝星甚至已经在想,自己有没有可能凭着噬血龙的经验值,直接冲到紫阶,一举超越墨凉城?

    破月派的剩余弟子看着罗帝星这副吃独食的架势,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只能默默的拿出了彩虹罗盘跟在后面吸收。

    “我说你们!”脾气最是火爆的赫连凤已经按耐不住,快步走到了破月派的队伍前,“这噬血龙是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打败的!现在你们一上来就捡现成便宜,这也太过分了吧!说你呢,你这个强盗,把经验值还回来!”

    罗帝星冷冷的扫了身旁指手画脚的赫连凤一眼,就像是看着一只聒噪的苍蝇,他的回答也是一样冷漠而公式化:“规则如此。谁抢到就是谁的。怎么就只有你话多?”

    赫连凤气得双手叉腰:“我不管!你当我们好欺负吗?有本事就在这里堂堂正正的打一架啊!……”

    一声挑逗的口哨声忽然突兀的响起。阮石缓步走上前,目光放肆的围绕着赫连凤上下打量,语气暧昧的道:“赫连妹妹,你的身材还真是越来越好了啊,别来无恙?”

    赫连凤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只能暂时收回了对罗帝星的指控,没好气的瞪回一眼:“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你怎么就随便说这种话!”

    虽然赫连凤平时的性格也一直是非常开放,为了叶朔的话题,和玄天派的一众师兄相互调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面前这个人说话的语气,实在是让她觉得非常不舒服,那是一种超过了玩笑界限的轻佻,让她觉得,对自己非常不尊重。<>

    而且这个人,总是让她感到有一种意外的熟悉,这份熟悉感的源头,似乎是连接着一段不好的记忆。但是,她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阮石看着赫连凤茫然的眼神,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慢悠悠的道:“**一刻值千金哪!赫连妹妹,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当初是谁说她很仰慕我的啊?”

    “啊……你……”赫连凤的目光渐渐凝固成了一线。她的记忆仿佛从眼前迅速跨越,又回到那个昏暗的房间之中,那恶声恶气的威胁,那被扯脱的纽扣……那个人曾经留给了自己一段最不堪的经历,虽然当时叶朔及时的救下了她,但是那天的一切对她来说仍然是阴影,就连对方的脸也被她选择性的遗忘了。

    这件事她对谁都没有说,因为那天的行动毕竟还是她自己策划的,说起来也是她自作自受,她不希望叶朔会为此自责。直到今日,她的耻辱再一次活生生的站在了她面前,这也让她有一种伤疤被撕开的痛楚感。

    “原来是你这个混蛋!你竟然还没有死!你……你怎么不死,我打死你!”赫连凤愤怒之下都有些失去了理智,竟然忘了自己已经是一个修炼有成的修灵者,只知按照最原始的本能,挥起拳头朝着阮石的身上狠狠的砸过去。

    阮石站在原地,动也没动过一下,任凭赫连凤的拳头如暴雨一般的落在他胸口,此时在他脸上,有的只是一丝淡淡的笑意,似乎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吵死了!”当破月派的经验值吸收终于告一段落后,罗帝星沉着脸打断了这一边的闹剧,随之目光倨傲的落向了玄天派一方,“如果你们想在这里跟我动手的话,我也不介意一次收了你们所有人的经验值。虽然说,”略带嫌弃的在他们大都已经跌到了黄阶的彩虹罗盘上一扫而过,“这还真是低得可怜,就这么一点大概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一边一摆手拦住了还想继续挑衅赫连凤的阮石:“别闹了。”语调虽是平平淡淡,话里却自然含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阮石也知见好就收,默默的退回到了碎星派的队伍中。

    在刚才的吸收中,罗帝星已经达到了蓝阶中级。彩虹罗盘在晋入青阶之后,再想提升色阶也就会变得非常困难。所需的经验值基本上都达到前期积累的总和了。因此罗帝星对于自己没能升到紫阶,起初还是有几分失望,但再想到从青阶到蓝阶完成的巨大跨越,噬血龙的经验值总算还是名不虚传。唯我独尊的傲气也重新显露了出来。<>

    跟在后边蹭经验值的破月派四名弟子,手中的彩虹罗盘也统一达到了青阶初级,这样的成绩他们从前几乎是想都不敢想的,一时也都是又惊又喜。虽然罗帝星可能会嫌弃他们分走了自己的经验值,但是好在同队之间不能相互吸收,所以他们心里也还是有点底气的。

    和这一边的欢天喜地相对,另一边玄天派和幻光派的气氛就沉闷多了。

    队员们三三两两的对视了几眼,他们都知道,不管在任何时候,和罗帝星正面冲突都是非常不明智的。更别提是他们现在刚刚经历过和噬血龙的苦战,还没有得到过足够的调息,正是状态最差的时候,现在去跟破月派打?不是明摆着送经验给人家吗?

    打固然是不能打,但是谁也不愿意主动开口说出这一句避战的话。普通弟子不够分量,精英弟子又拉不下这个脸。双方僵持许久,罗帝星的架子也是被抬得越来越足,此时楚天遥忽然淡淡一笑,主动迎上前道:“其实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规则就是这么定的,斩杀噬血龙主要就是拼运气。现在我们时运不济,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在说过这一番得体的场面话之后,忽然朝着沈雅婷极有深意的微笑了一下,道:“雅婷师姐,原谅我的好奇。你们现在跟破月派合作,到时候他们会分给你们多少经验值呢?我知道罗师兄一向都还是相当大手笔的,相信在这经验值的分配上,也一定不会寒酸吧?”

    沈雅婷被他这突兀的问题问得一愣,紧接着,也就有些无奈的苦笑了起来。分给他们?罗帝星可能分给他们么?

    刚才噬血龙已经被空间系统判给了破月派,在这种情况下,除非破月派允许,否则他们是无法跟着上前吸收经验值的。五个人只能眼巴巴的站在边上看着,那大量的经验值看得他们心都疼了,如果自己也能稍稍沾上一点光的话,那可以升多少级啊!

    特别是像张家栋和林嘉祥这样的精英弟子,看到破月派那几个低阶弟子都升到青阶了,他们却还只能可怜兮兮的在绿阶盘着,就更是感到了一阵深深的憋屈。

    既然在吸收经验值的时候,罗帝星都不肯留一点给他们,那现在已经到了他手里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再吐出来给自己呢?

    他们和破月派名义上是一个联盟,但是这一次的抢夺噬血龙行动,破月派是大获全胜,他们却只是一个在边上看戏的,真说起来,也并没有比玄天和幻光两派好过多少。

    罗帝星皱了皱眉,楚天遥这别有深意的说辞,他几乎是立刻就听出来了,当即冷笑一声:“楚天遥,你少在这边挑拨离间!我也就明白告诉你了,噬血龙的经验值是属于我的,我绝对不会分给任何人!不过如果你现在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或许我会大发慈悲的送给你一点,如何?”

    “罗帝星,你不要欺人太甚!”楚天遥还没答话,叶朔已经愤怒的顶了回去。<>罗帝星当众说这种话,不就是在向他们玄天派的脸上扇耳光么?而且,叶朔对楚天遥仍是有一份师兄兼师长的敬重,也不能眼看他当众受辱。

    罗帝星一接触到叶朔的视线,心里先条件反射的便是一颤。那一天在天澜秘境,对他造成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对叶朔那份莫名的忌惮也一直持续到了今日。

    虽然他也一次次的告诉过自己,叶朔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当初自己和他交手,他的实力最多不也就是和自己相当么?况且那一次自己还没有施展全力。但是那种最深刻的恐惧,始终就像是插在心上的一根刺,这不是他可以说释怀就释怀得了的。

    在叶朔没有出头之前,他还可以照着自己的脾气来,在所有人面前尽情的耀武扬威,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再继续下去的魄力了……罗帝星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僵硬的挤出一句:“我还记得你的话,但愿你也记得你的话。”接着就在全场惊愕的注视下,掉过头快步带队离开。

    虽然他还在强充气势,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走得疾如奔命,就好像在躲避着什么吃人的怪兽。

    那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指的是叶朔约他擂台一战的宣言。其实他的潜台词是“我会在擂台大赛上和你比武的,但是你也要信守承诺,不可以在这里动手。”真要揭穿来说,与讨饶无异。

    罗帝星在面对叶朔时,那种一闪而过的慌张,完全没有逃过楚天遥的眼睛。这也让他感到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

    其实他本来就隐约的有些奇怪,罗帝星并不是一个光说不练的人,为什么他说要吸收众人的经验值,就只是口头上说说,似乎并没有认真要动手的意思?

    如果说是韬光养晦,那和噬血龙一战,大损元气的也是他们玄天和幻光两派,破月派则是处在全盛时期,根本没有避战的必要。

    唯一的解释或许是,他在忌惮什么……又有什么是可以让罗帝星都忌惮的呢?楚天遥对自己的这个推论一直是半信半疑。直到前一刻,他终于找到了这个忌惮的源头!而那个源头竟然是叶朔……!

    这怎么可能!楚天遥双眼发直,一重重的冲击让他的大脑都有些眩晕了。墨凉城和叶朔成为了朋友,而罗帝星对叶朔非常忌惮……

    为什么?!这几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仅仅是闭关了几个月啊!为什么身边的一切却好像已经将他遗弃了几个世纪?!那是他多少年都做不到的事情,现在叶朔却用几个月的时间做到了……

    叶朔……楚天遥的拳头狠狠的收紧了。如果再不能想个办法解决叶朔的话,他就快要被这个同门师弟连累得道心不稳了!

    道心不稳,这一向是修灵者最忌讳的一种情况。修炼之道,修身还在其次,重要的却是修心,而这颗“心”,必须坚如磐石,必须始终紧守目标不移。一旦有一天,修灵者忽然对修炼产生迷茫,或者是某一天,做了一件连自己也无法接受的事……

    最严重的情况,是忽然产生了一种更强大的执念,这份执念更超过了对修炼大道的追求。比如,对某一件宝物的贪婪之心,再比如,是对某一个人的仇恨……

    楚天遥从来没有想过,“道心不稳”这种事,有一天也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以前他总以为,那只是一时的分心,过一段时间也就没事了。直到这一刻,他真正意识到了,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不能尽早解决这个隐患,由道心不稳渐渐衍生出了真正的邪念,那他今后的修炼就再也别想有多大成就了!

    要解除一份执念,可以有两种方法。一个,是看淡恩怨,主动的放下仇恨;而另一个,是亲手解决自己的仇恨根源!

    “叶朔,这都是你害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成为我修炼道路上的阻碍……!”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