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惊变!
    阮石和赫连凤一边。(.)

    阮石似乎已经不满于单调的躲避,手中结出几个印诀:“碎星秘法·混元梭!”

    赫连凤看到过碎星派和破月派的战斗,知道这混元梭可以由施术者任意操控,还可以转弯,因此几乎是立刻就纵身跃起,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手中一连数发灵力光球投向了紧追而至的混元梭。

    阮石悠闲的站在原地,手掌如灵蛇般缓缓摆动,那混元梭也是在一连串的灵力光球中灵巧穿梭,准确的突破重重封锁线,逼到了赫连凤面前。

    当赫连凤秀眉紧锁,提一口气准备再次后跃时,那混元梭忽然朝上一拐,贴着她的脸一飞冲天,灵力气浪掀得她一头秀发飞扬而起,却是并未对她的脸造成任何擦伤。赫连凤为这突来的变故一个恍惚,皱眉看向阮石,想看透他到底玩什么花样。

    “赫连妹妹,我怎么忍心真的伤到你呢?”阮石此时还是维持着右臂高举的姿势,那正是操控混元梭飞天时的动作。下一刻,他就渐渐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最多是……”手臂猛然一折,做出了个“招回”的动作,“让你陪我玩玩啊!”

    赫连凤猛听脑后风声作响,但是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本已经消失的混元梭忽然从她背后出现,重重的撞上了她的背部。强大的冲力将她朝前方掀了出去,阮石就等着她朝自己扑过来,立刻张开双臂搂住了她。

    “你滚……”赫连凤愤怒的咒骂才吐出了两个字,阮石忽然扯着她的手臂将她按倒在地,反手掏出了彩虹罗盘,与她的那一只紧密相贴。

    阮石的经验值,经过昨天一下午的狩猎,才堪堪达到了绿阶高级。毕竟碎星派的实力的确有限,跟巨魔拼起来往往会出现“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况,每一次战斗得到的经验值,也不过是把他们在战斗中损失的补回来,再稍微增加了一丁点。

    而且阮石在队伍中也还是受到了不少排挤,再加上他自己是绿阶中级,也确实不好意思再跟一帮红阶初级的队友抢经验值。最后瓜分到的只剩下一点零头。升级速度简直是慢得令人发指!

    不过现在有了赫连凤青阶中级的经验值,他的彩虹罗盘顿时就像吃了大补药一样,很快就从绿阶高级突破到了青阶初级。根据他的计算,只要把对方的经验值完全吸收,他这次起码可以达到青阶高级!

    赫连凤的彩虹罗盘已经掉到了绿阶中级,她在不甘之下也是拼命挣扎,但阮石此时用身体紧紧的压住了她,两人在力气上还是差距不小,她一时也只能看着彩虹罗盘中的经验值飞速倒流。<>

    司徒煜城一边。

    司徒煜城打得张家栋越来越没有还手之力,有时用一只圆环艰难挡住了泰山重剑,下一刻剑锋却会从另一只圆环的空隙中穿透过来,逼得他更加的手忙脚乱。最终低吼一声,疯狂的连续攻击,总算暂时将司徒煜城逼退,身子倒纵而起,远远的落到了不远处的一棵矮树上。手中圆环猛一摩擦:“撕天一爪!”

    圆环的交界处,浮现出了一只苍白色的爪形虚影,五根手爪凌厉如刀,对着司徒煜城抓了下去。

    沈雅婷的长剑舞出了一团缤纷光影,这是灵力凝聚极强的体现,在空气中自带爆炸效果,将游离的五灵元素都炸出了颜色。姜碧莹和姜玉莹奋力抵挡,但其中的差距就像用一柄长剑去挡一颗炮弹,最终是双双被震得虎口爆裂,朝后方跌退了几步。

    沈雅婷一招得手,顺势在身侧一招,片片花瓣组合成了数条琴弦。素手轻拨之下,一圈圈无形音波也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焚魂仙音!”

    无形音波在空气中无声无色,只能看到轻微的能量涟漪,然而一等钻入姜碧莹姐妹耳中,却像是将一只高速运转的锥子刺了进去,在两人脑膜内疯狂炸响。两姐妹都是痛苦的捂住了头,连剑也拿不稳了。

    而另一边,孤星妖火网,血光直绸网,现在统统变成了破破烂烂的渔网,就像是用烂了的垃圾,被随意的扔在一旁。林嘉祥心痛的都已经没感觉了,心里想着破罐破摔,竟是整个人朝叶朔飞了过去。

    然而,迎接他的,只有一脚。

    林嘉祥的身形狼狈的倒飞出三尺开外,落地时脚跟也在地面上擦出了两道深长沟壑。望着紧追而来的叶朔,林嘉祥怒不可遏,一掌狠狠拍击在地面:“大爆震!”

    整块地面剧烈的摇动了起来,同时囊括了整片战场。叶朔俯冲而来的攻势也被逼得暂时一缓,连提灵力稳住身形。

    这本是林嘉祥用来为自己争取时间的灵技,却因为它特殊的群体攻击效果,直接影响到了整片战场的局势。

    阮石一边。

    赫连凤的彩虹罗盘已经掉到了黄阶初级,阮石也已经顺利的达到了青阶中级,正在朝着青阶高级不断攀升。

    当地面突然震动起来的时候,赫连凤仿佛看到了天赐良机,猛的提一次灵力将他推开,接着自己也是连番朝后方纵跃,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手中印诀翻飞:“连!”一张白色灵力大网在半空结成,网线上还缭绕着道道火焰,赫连凤操控火网对准了阮石:“去!”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阮石瞪着林嘉祥的身影,恶狠狠的诅咒了一句。<>随即抬起手掌,正面迎向了瞬间逼近的连。他手上的戒指中,也正在源源不绝的涌出一道道精纯能量,填充着他的灵力防线。要挡住赫连凤的攻击,对他来说还是很轻松。

    “赫连妹妹,难道你想用这张网来网住我的心么?用不着这么麻烦,我的人和我的心,早就已经是你的了——”轻松的他依然有闲情调笑。

    司徒煜城一边。

    司徒煜城抵御那一只白色手爪,原本还很有些吃力,剑锋正在被寸寸压下。直到地面忽然晃动起来,司徒煜城的临战应变能力也非常不错,很快就适应了地面有节奏的晃动。后仰时蓄势,再借着一次前倾的冲力,猛地发一股劲,将白色手爪挡了回去。随之身形再度一跃而起,半空中将白色手爪劈为两半。脚掌在空中一点,顺势冲上了树梢。

    地面的晃动,连带着那棵矮树也在剧烈晃动,张家栋本来就已经开始立足不稳了。这次看到司徒煜城杀到身前,慌得连忙想跳树。

    但他虽然不恐高,看着不断晃动的地面却会感到头晕,只是这么一耽搁,已经被司徒煜城赶上,一剑将他从树梢劈到了地上,砸出一个八尺深坑。

    沈雅婷一边。

    原本沈雅婷以花瓣为琴弦,以乐音为杀器,正弹奏得不亦乐乎,但地面突如其来的晃动,却是直接将她半空中凝聚的花瓣震散了。琴弦一失,弹奏自然无法继续,姜碧莹姐妹也终于从魔音穿脑的酷刑中解脱。两人都是很快就重整旗鼓,再次杀向了沈雅婷。

    而至于严宇驰和付清一边。情况则是比较戏剧性了。地面一晃动起来,两人同时站立不稳,东倒西歪。却是严宇驰见机得快,借着前冲之势,索性直接朝付清的方向摔了过去。这一下当场将付清扑倒,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严宇驰已经掏出彩虹罗盘,气势汹汹的扣了下来。

    “……”林嘉祥也注意到了由自己引发的这一串连锁反应,怒得双目都在喷火,手中迅速结印,朝天一托:“裂魔剪!”

    在他的灵力操纵下,空中渐渐浮现出了一把由灵力构建出的巨大剪刀。通体漆黑,双刃每一次撞击,都能搅动开一层层惊人煞气。林嘉祥微微狞笑,操纵着巨大的剪刀向叶朔剪了过去。

    叶朔也不敢给这剪刀直接撞上,脚踏两团灵力风旋,在剪刀开合的缝隙间左躲右闪。

    “唉,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啊?”齐玎莎看着眼前胶着的战局,忧心忡忡,“我真的很担心天遥,这段时间他因为没能赶在开赛前突破到聚气六段,一直都是心情很不好,我知道他的压力很大。<>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突破的机会,只希望一切顺利才好。”

    “玎莎师妹,你也不要太担心了。”俞若珩轻轻握住了她一只手,“我看现在大家都是占着优势的,应该很快就可以取胜了。凡事往好处想,虽然他们是过来找麻烦的,但是技不如人,等于是白送来了一大笔经验值……”

    话音未落,两人同时感应到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一齐转头。就见楚天遥周身已经被一层暗蓝色的灵压所笼罩,犹如一层蓝色的火焰,灵压一寸寸的洗涤过他的身子,不时爆溅开几丛碎小电花。

    而在蓝色灵压越来越浓郁的时候,也有着一道灵力波动正在变得越来越凝实。那是一种即将突破瓶颈,鱼跃龙门般的强大和畅快感。

    “终于开始突破了吗?”齐玎莎面露喜色,在她眼中还有着一种沉淀了很久的欣慰,“太好了!这样应该就很快了!只要能顺利突破到聚气六段,天遥以后就不会再每天板着脸了!”

    这一边是渐入佳境,而另一边的战场上,局势却是变得有些混乱。

    “我剪!我剪!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林嘉祥张狂大笑,看到叶朔在他的剪刀下只能狼狈逃窜的样子,他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毕竟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几乎一直都在被叶朔压制着,这也让他憋屈到了极点!

    由于这裂魔剪体积极大,在战场上肆无忌惮的发威起来,也难免波及到了另外的几处战场。首当其冲的是阮石,裂魔剪一冲而上,将连剪成了两半。未燃尽的火焰都缭绕在了裂魔剪两侧,气势逼人,更是看得林嘉祥得意非凡。

    阮石如果真想拿下赫连凤,或许他会是场中最快结束战局的那一个。之所以胶着到了现在,还是因为他始终抱着逗赫连凤玩的心思。如今被旁人中途插手,看得阮石怒火中烧,转过头冲下方喝道:“她是我的猎物!不准你动她!”

    林嘉祥怪笑一声:“阮石师弟,你竟然敢对师兄大吼大叫了?谁给你的胆子?嗯?”手势一转,那巨大的裂魔剪忽然对着阮石咔擦一剪刀剪了过来。

    阮石皱着眉头,极不耐烦的纵身避让。他也知道林嘉祥并没想当真伤他,无非是借机会吓吓他。但是这鲜明的挑衅闹得他心烦,他现在哪有时间去跟林嘉祥纠缠!

    “这个蠢材……”阮石遥遥扫视着林嘉祥,又飞快的侧目看了一眼头顶的圆月,“时间还没到么?该死,我不能这样跟他耗下去……”

    好在林嘉祥的目标很快就重新转移上了叶朔。而叶朔得以腾出手来,也是立刻就召唤出了火元素,半空中化为一条火龙,咆哮着扑向了裂魔剪。

    “操纵元素啊,还真的有一手……”林嘉祥摸了摸下巴,“但是,我照剪不误!”裂魔剪猛然张开,钳制住了火龙的身子。火龙在裂魔剪之下痛苦的扭动着,却始终挣扎不脱。

    “风!”叶朔再次召唤出风元素,同样幻化出一条风龙。风龙盘踞在火龙身侧,游动少顷,忽然整个没入了火龙体内。风助火势,火龙的身形登时再次拔高了三尺,巨大的灵力振幅也瞬间将裂魔剪撑开,震成了一片片黑色的灵力碎片。

    叶朔在火龙中再次灌注了一股灵力,双手猛地一推,那火龙张开大口,乘风呼啸,一口将林嘉祥吞了下去。

    “灵晶盾!”林嘉祥迅速结出防护罩,但这却连暂时阻挡的效果也无,火龙刚与盾面接触,立时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一切,灵晶盾的碎片和庞大的火龙一齐压迫到了林嘉祥的身上。此时那火龙俨然已经化作了一片漫天火海,林嘉祥发出一声惨叫,被汹涌的火浪重重扫飞了出去,像断线风筝般直飞出数丈开外,“砰”的一声砸在地上,就再也不动弹了。

    叶朔收起了火元素,紧跟着降落到了地面,掏出彩虹罗盘,走上前准备收取战果。

    然而,随着越走越近,叶朔却渐渐的感到有些不对头。林嘉祥受到刚才的攻击之后,即使他已经被打败了,但是,应该还不至于直接昏迷。那么,他就应该会挣扎,会呻吟,为什么现在的他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甚至就像是一具尸体。

    叶朔心中有一个不祥的预感正在渐渐扩大。他暂时也顾不上经验值了,蹲下身先试探了一下林嘉祥的鼻息,这一下却惊得他直接跳了起来,身不由己的后跌了好几步。

    林嘉祥,触手冰凉,已经没有了呼吸。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