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审讯室
    负责公开调查的是另一支队伍,分别由七大门派中一群富有经验的医师组成。他们也曾经检验过不少弟子的尸体,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错误。并且由于是公众性质的检验,自然也不会出现徇私或是失误的情况。

    “这是个好方法。极柯掌门,就申请公开调查吧,反正检验结果几个时辰也就可以出来了!这样得出的结果也将是最具权威性的啊!”执法队一名队员也上前建议道。

    “同时为了不影响第三天的比赛,在外界公开调查期间,我们可以暂时改变这片空间中的时间流速,让它略低于外界。如此一来,就算是鉴定的时间稍久,至少也不会耽误到其他队员的休息。”

    碎星派掌门沉默了很久。虽然他是很想直接将叶朔一掌劈了,但是了尘道长借着这个“自然死亡”的名义,那是更有理由跟他杠上了。

    何况执法队员也开了口,代表的多半也是其他掌门一致的意见。如果自己一意孤行,在人情上也讨不得好。倒不如由得他们去公开调查,只要公开调查的结果,也能证明叶朔是凶手,那他就更有理由实施制裁了!到时候,也让这些玄天派中人无话可说!

    想到这里,碎星派掌门缓慢的点了点头,忽然又将手中的储物戒指一晃,空地上已经出现了一间简陋的小帐篷。

    “我可以答应公开调查,但是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这个小子必须暂时隔离!任何人不得私自与他接触,以防同党之间互通音信!”

    叶朔迟疑的看着面前的帐篷,又看了看碎星派掌门。虽然情况看起来,似乎是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他也不敢完全按照敌人安排好的路子去走……

    了尘道长似是看出他的心思,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道:“朔儿,你就先进去吧。现在这么多人都看着,他不敢乱来的。师父一直都相信你,师父也一定会证明你的清白!”

    在好言好语的将叶朔劝进了帐篷后,又转向碎星派掌门厉声道:“如果鉴定结果出来,证实朔儿是清白的,我要你向我们玄天全派道歉!”

    碎星派掌门一声冷笑:“清白?他还清白得起来么?等鉴定结果出来,还不知是谁要向谁举派道歉!到那个时候,了尘,你纵徒行凶,一样脱不了责任!”气呼呼的抬步就走,背后两名执法队队员从储物戒指中取出担架,将林嘉祥的尸体抬了上去,正在先一步赶往出口。了尘道长叹了口气,紧随其后。

    “师父!”了尘道长背后,忽然响起了一声微弱的呼唤。楚天遥不顾自己还有伤在身,艰难的一步步走了上来。<>

    了尘道长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脚步仅是略微一顿,就再次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师父……楚天遥在这一刻感到自己就像是被浸到了一桶冰水中,一阵一阵钻心刺骨的凉意冻结了他的全身血管。

    师父,您真的看不到我现在伤得有多重吗?您可以为了叶朔东奔西走,却连一句关心的话,连一个安慰的眼神都吝啬给我?是不是,就算我现在死在您面前,您也不会在意了?

    楚天遥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愤,提起一拳狠狠击在了身侧的树干上,登时鲜血淋漓。

    “天遥,你这是干什么啊!”齐玎莎惊呼一声,心疼的连忙撕下衣襟要给他包扎。

    楚天遥狠狠甩开她,这一个激烈的动作牵动心脉,顿时又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如同一道凄厉的血箭,半棵树都被染成了血红。

    “天遥,你当心一点。”司徒煜城小心的拍了拍他的背,看着他一口口将污血咳尽,劝道:“你刚刚在突破的过程中受到干扰,这对身体损伤不小,还是先好好休息,别太激动了。我这里有颗师门秘传的丹药,功能固本培元,你先服下,炼化了药性之后,我再助你运功疗伤。”

    楚天遥嫌恶的看了他递到面前的丹药一眼,苍凉的视线同时扫过了在场所有人,但他目中空空洞洞,又似乎是一个都没有真正入眼。

    摇摇晃晃的沉默了许久后,忽然又惨声长笑起来:“叶朔啊……叶朔……我跟你有仇么?为什么你要这样来害我?你想杀人,选在什么时候不行,为什么偏偏要挑现在!现在我功亏一篑了,你得意了!你赢了!?”这也是他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直白表达对叶朔的恨意。

    “你不要乱说,叶朔他没有杀人!”赫连凤的心情虽然还没有平复,一听之下,仍是忍不住站出来为叶朔辩解。

    “就是啊,这件事只是一个意外,谁都不想的,不是叶师弟的错。”司徒煜城也附和道。

    楚天遥嘶声吼了回去:“那是我的错!!”甩开了众人的搀扶,踉踉跄跄的奔到空地正中,仰天高呼道:“师父啊,您现在还在看光幕么?如果您能看到,回答我!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还有哪里做得不够好,我到底是哪里比不上叶朔,回答我啊!!”两行热泪已经夺眶而出,混杂着他唇角未干的鲜血,尽数流淌进了他的心里。

    阮石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这样的楚天遥,似乎是想传音说些什么。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留下的三名执法队员忽然朝他走了过来:“碎星派的各位,请跟我们到那边的帐篷里,有一些情况还需要向各位了解一下。<>”

    在叶朔的隔离帐篷边上,不知何时已经又多出了一顶帐篷。两顶帐篷看上去一样的森严。

    “什么?为什么要问我们?”付清吓了一跳,“我们是受害者啊!死的是我们碎星派的师兄啊!难道你们还怀疑我们吗?”

    那名执法队员温和的笑了笑,道:“不用这么紧张,并不是审讯性质的,只是一个例行调查而已。案发之时,各位都是第一时间在现场的目击者,所以希望向各位核实一些情况,对于案情也会更有帮助。

    等你们这边结束了,还要麻烦玄天派和幻光派的各位师弟也配合一下。好,那各位现在就随我来吧。”

    当碎星派的四名队员各自心情忐忑的跟上后,楚天遥被乱发遮掩的双目中,忽然划过了一丝阴翳。

    玄天派也可以参与询问么?呵……很好。

    在他的心中,已经开始转起了一些其他的念头。

    另一边,碎星派众人被带进了帐篷。

    帐篷中四壁空空,只正中架着一张长桌,背后摆着一张椅子,这也是整间帐篷中唯一的座椅。桌角点着一盏昏暗的煤油灯,桌上散乱的堆放着一些卷宗。

    那名执法队员在将他们带进来后,自己就坐到了那唯一的椅子上,其他两名执法队员分散站在他身后,刚好是各自占据了帐篷的一处角落。

    碎星派众人看着这样的阵仗,都不由暗暗苦笑。嘴上说不是审讯,但这样的气氛,实在让他们很难不联想到审讯啊?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长桌后的执法队员慢悠悠的开了口,“首先请各位回忆一下,林嘉祥,他平时的为人如何?有没有结过什么仇家?在进入赛场之后,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碎星派众人一阵面面相觑,似乎谁也不愿当先开口。阮石的目光在四处乱扫间,忽然眼尖的发现了在桌面一叠破旧的卷宗之下,还隐藏着一块玉简,并且,是正处在刻录状态的。以此时的角度,刚好能将他们每个人的表现尽数记录下来。

    绝对不能表现出任何不对劲!这是阮石第一时间的想法。恐怕这也会在将来成为证据之一,毕竟,某些细微的眼神和肢体语言,也同样是可以透露出不少讯息的……

    “嘉祥师弟,他平时脾气比较暴躁,所以可能的确得罪过不少人。”除了阮石,目前还没有其他人发现玉简的秘密。在一番大眼瞪小眼之后,终于是由张家栋先开口了。

    “但是要说是生死大仇,这个应该是没有的。只有在很多年前曾经发生过一件事,当初嘉祥师弟在一次出外执行任务途中,他为了坚决歼灭敌人,也连累到了破月派的一位师弟全家枉死。<>

    当时我们掌门和破月派掌门达成的协议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那位师弟非常不满,他认定我们没有给他公道,所以他曾经买凶暗杀过嘉祥师弟。

    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事发之后那位师弟也被逐出定天山脉了,现在早已经不知所踪,所以我想这两件事应该是没有什么联系的。”

    那执法队员微微点头以示肯定,同时迅速在面前的卷宗上做着记录,张家栋得了鼓励,又继续说道:“在来这里之前,我们倒是曾经跟破月派发生过一点冲突。但是,那只是关系到噬血龙的经验值,是比赛当中的问题,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当时大家用的,也都只是普通攻击而已。当时痛几下就过去了,修灵者么,谁还没挨过几下呢?现在我一点事都没有,如果嘉祥真的会因为这样就留下内伤的话,那大概……真的只能说是身体原因了。”

    “是啊。”沈雅婷轻轻揉了一下脖子也开了口,“破月派的罗帝星虽然一向都比较嗜杀,但是他要杀人就只会当场杀,绝对不会在事后搞小动作的。

    要说帮他门派中那位师弟报仇,这也是不会的,因为他这个人非常个人主义,根本不会管别人的死活。所以跟他们应该是无关的。”

    “啊,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张家栋迟疑了一下,又道:“嘉祥师弟,跟阮石师弟有一点不对盘。其实精英弟子看普通弟子,难免都会有这么一点……尤其是跟破月派战斗过后,他直接损过阮石师弟几句。当时我们都觉得他的话说的过头了。不过紧接着他就向阮石师弟道歉了,之后他们的关系也有了明显的改善。”

    付清生怕这件事会把嫌疑惹到阮石身上,连忙补充道:“但是嘉祥师兄说归说,阮石师兄一句都没有还口过!所以他们也算不上是吵架。”

    阮石脸一黑:“这个蠢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自找不痛快么?”果然付清话音刚落,那名执法队员就饶有兴趣的抬起了头,道:“哦,被人骂而不敢还口,最后积压了满肚子的怨气,再到铤而走险把对方杀掉,这样的例子可是有很多的啊——”

    付清还想帮忙解释,阮石是不敢让他再乱帮忙了,连忙抢先回答道:“不是这样!大家都是同门的师兄弟,哪有什么隔夜仇呢。嘉祥师兄当时只是一时气急了才会骂我,而我也的确有错。我知道吵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所以我就想,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至于今晚夜袭玄天派,那也是大家一致通过的意见,并不是我的主张。当时在嘉祥师兄和叶朔战斗的时候,我也正在和玄天派的一名女弟子战斗,说来惭愧,有一点分了心……

    现在我真的很后悔,如果当时可以和嘉祥师兄一起战斗的话,就可以帮他分担一些压力,他也不会那么轻易就遭到叶朔毒手了。我只希望,最终的鉴定结果可以还嘉祥师兄一个公道,不要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这番得体的言辞得到了一致好评,碎星派众人都是微显动容,就连不远处那两名执法队员也在不易察觉的轻轻点头。

    长桌前的执法队员接着又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碎星派众人回答得多了,也都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叙述情况时也比刚才更加流利了。

    直到背后的一名执法队员在接过一道玉简传讯后,走到长桌前俯身耳语了几句,那名执法队员略微颔首,继而抬起头道:“好了,这一次的调查就到这里吧。阮石,你留一下,其他人可以先离开了。”

    碎星派众人闻言,都是有些怪异的看了阮石两眼,这才陆陆续续的离开。

    那名执法队员掏出储物戒指一扣,在长桌对面也出现了一张椅子,示意阮石道:“你也坐吧。”

    阮石强压着心中的忐忑,小心翼翼的坐了上去,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另一侧的玉简,尽管他知道自己一切的言行都在被它记录。

    那名执法队员温和的笑了笑,仍如朋友闲话家常一般的道:“阮石啊,知道为什么让你留下来么?”

    阮石努力放空了自己的所有思维,想象着一个正常毫不知情的人在被怀疑时应有的状态,抬起头快速的接触了一下执法队员的眼睛,又立刻垂下视线,缓慢而茫然的摇了摇头。

    那名执法队员又是一笑,道:“刚刚接到外界的传讯,我们已经调查过了林嘉祥的彩虹罗盘,发现就在今天下午,也就是你们跟破月派发生冲突之后不久,林嘉祥曾经把你单独叫出来,还跟你说了几句话,只不过,他是用传音的方式说的。

    而你们在用传音交流了几句之后,你就交给了他一个储物戒指。根据我们在尸体上找到的储物戒指对比,那里面装的应该是灵石。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他当时都跟你传音说了些什么吗?”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