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疑云重重
    两方人马沉默的对峙着,反倒是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显得尤为刺耳。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原本赫连凤一看到阮石,就怒气冲冲的准备上前和他理论,半途却被楚天遥扯住手臂拽了回来,狠狠甩回身后,而他自己则依旧是一言不发。

    正当阮石又惊又惧,疑虑倍增时,脑中忽然响起了一道传音:“有把握万无一失么?”

    这一声平平淡淡,不带有半分感情,却是吓得阮石心脏都险些从口中跳了出来。抬起头迎上的仍是楚天遥波澜不惊的视线,他一时难以揣摩对方真意,也只能壮着胆子试探道:“楚师兄在说什么?我不大听得懂你的意思……”

    楚天遥冷笑一声:“别在我面前演戏了。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很清楚,难得林嘉祥忽然暴毙,这是天赐良机,一不做二不休,借着这一次,就要让他叶朔再也不能翻身!”

    阮石略微一怔:“天赐良机……?”紧接着,眸中迅速掠过了一道若有深意的光芒,传音讥嘲道:“怎么,楚师兄堂堂的精英弟子,如今终于是落到要跟我这样的卑鄙小人同流合污了?”

    楚天遥不屑的传音道:“少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我在外界并未留下分身,现在还用得着指望你?不用说那么多废话,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有没有把握万无一失?”

    阮石心念电转,楚天遥对叶朔的恨意不比自己浅,这是他一早就认定了的,因此在拥封城自爆之前才会给他留下那样一段话。那么,他现在的合作诚意是真,并不是为了骗取自己口供的诱词。

    况且,到现在双方仅以传音交流,就算他当真对自己不怀好意,也威胁不到自己……将大致利害都盘算了一遍,阮石重新抬起头,安静的传音道:“可以。不过楚师兄,我希望你也能帮我一点忙,借我一点灵力。你知道,我现在维持敛气术,这是很消耗灵力的……”

    楚天遥不等他详细介绍敛气术,直接打断道:“怎么给你?”

    阮石暗暗一笑,朝着一旁的另一棵大树使了个眼色:“你先坐到那棵大树底下去,假装是正在修炼,然后我再跟你说。”

    这段过程说来繁杂,但由于双方神识传音,一个念头间就可以交流数句,实际上只耗去了很短的时间,就连旁观的司徒煜城等人,也只是觉得他们对视的时间稍稍长了一点而已。

    楚天遥哼了一声,果然依照阮石的指示,走到不远处的大树前坐下,刚一摆出修炼姿势,阮石已经双手掐诀:“绝对领域·共享!”

    一层只有他们两人能感受到的透明薄膜在阮石身周升起,一路蔓延,很快就将楚天遥也笼罩在内。<>

    阮石目不斜视,继续传音道:“好了,现在在这个领域内,我们的灵力就是共享状态。你只需要调动灵力,我也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借用了。”说着正要继续融入分身视角,忽然一道极为强横的神识扫荡而来,一举就冲开了他的精神识海,震得他的脑膜都是隐隐发痛。楚天遥阴冷的笑声随即在他的脑中响起:

    “既然灵力都已经共享了,那就顺便再加一重意识共享吧。我至少要确保,我的灵力没有被白白浪费。”

    阮石敢怒不敢言,两人的视角再次回到了那个狭小的鉴定室之中。

    阮石分身一等再等,终于等到林嘉祥的解剖告一段落,担架前的白袍医师已经各自散开,有的在自行整理工具,另一群聚拢到了长桌前,参与数据的记录和分析。

    阮石屏住呼吸,一步步的倒退到了担架前,将一条手臂缓缓伸长,高悬在林嘉祥裸露的胸腔部位。戒指上华光流转,毒药已经蓄势待发,但是,他还没有立刻动手,他仍然在等待时机。

    那群医师,虽然手头上是在各干各的事,但是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抬起头来望望担架。如果在这个时候动手,那就太明显了,毕竟虽然他自己可以用灵遁术隐去形迹,半空中的药滴可不能隐形。并且这毒还就得在隔着一段距离的状态下用,否则就无法营造出最佳效果。

    阮石一等再等,有一次险些就要催动药液了,门口一个整理箱子的医师忽然又抬起头,朝着这边张望了一眼,阮石吓得连忙又将戒指侧了回去。心里那股怨就别提了。

    又等了一段时间,室内安静的只能听到笔尖的沙沙声,这机会稍纵即逝,阮石一边眼观全场,一边再次转过戒指,戒指上方的红宝石已经隐约可见一层淡淡的黑气。

    就在这一刻,幕肃师叔忽然抬起头,朝着身旁两个年纪较轻的弟子道:“好了,我这里没什么要帮忙的了,尸体旁边不能离了人,你们赶紧回去。”

    阮石双拳狠狠收紧:“臭老太婆!又是你坏我好事!”眼看着两名弟子已经回到了担架旁,各自守护在尸体的头部两侧,而另一边记录检验数据的工作已经快到尾声了……!

    如果再找不到机会……如果再找不到机会的话……叶朔他就要被无罪释放了啊!可恶!我不甘心!!

    赛场外的观众席上。

    “这帮家伙都是有眼无珠吗?师兄怎么可能是凶手啊!真是气死我了!”祈岚正在座位上暴跳如雷。

    “还有那个阮石!真的就是他,那个冒牌郭阳云!我这次绝对不会再认错人了,他就是化成了灰我都认识!一听他说话我就来气!我都恨不得直接冲进去扁他一顿了!扁到他再也不能开口说话!”

    顾问则是正坐在座位上安静的沉思,时而漏出几句自语:“阮石和叶朔的恩怨由来已久,他的确是重大的嫌疑人之一。<>而且他就是碎星派的,如果要向林嘉祥下手,拥有着更充足的时间和机会……但是,还有另一个人也绝对不能忽略——”

    “你是想说楚天遥么?”祈岚在他身边眨了眨眼睛。

    “楚天遥,以他的谨慎,绝对不会不知道这赛场中的第二夜会有多危险。他偏偏要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破,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疑点。”顾问缓缓的摩挲着下巴,“所以这样一来,事发之后,因为他的突破受到了干扰,所有人都只会把他看成一个可悲的受害者,谁也不会想到,其实他才是那个幕后的策划人……”

    “可是我觉得,应该还是阮石吧!”祈岚还没从这口气里缓过来,“那个阮石他可是一肚子的坏水啊!至于楚天遥,之前在定天城拍卖场,还有后来在我家,我跟他也有过几次接触,我觉得他除了性格傲一点,本身还是一个不错的人,应该不会做这种事的吧……?”

    顾问摇了摇头:“难讲。你是没有注意到之前楚天遥看叶朔的眼神,开赛之后我就一直在关注。那真的是一种最深刻的怨恨,有好几次,我都差点以为他就要忍不住对叶朔动手了!所以真说起来的话,我反倒觉得楚天遥的嫌疑比阮石还要大。

    只是一时半刻,我也想不通他究竟是怎么在修炼状态下,避过了所有人的耳目,神不知鬼不觉的去对林嘉祥下手的——”

    这一套动脑子的话听得祈岚头都大了,很快的********站起身,道:“顾问师兄,在这里全凭猜测也没有什么用,咱们去鉴定室探探情况吧!”

    顾问答应了下来,两人一路赶到鉴定室,在门口祈岚就被这壮观的守卫场景吓住了。

    “这守得也太严了吧!皇帝的寝宫不过如此啊!他们至于吗?!”

    这时一名守门的执法队员也注意到了探头探脑的两人,喝道:“你们两个,这里是鉴定重地,任何人不得入内,马上离开!”

    阮石之前的置幻术,对这群执法队员只是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现在他们已经重新清醒了过来,不记得自己曾经被人**过,却只记得这间屋子里曾经出现过身份不明的闯入者,幕肃师叔责令过他们要严加防守。

    “嘿嘿,这位大哥,”祈岚小心的赔着笑脸,“我们也想一起调查林嘉祥被杀一案。<>我是一名炼药师,我对于人体构造和疾病防治都有着丰富的经验,一定可以帮上忙的!”

    那名执法队员神色不屑:“炼药师?我们这里不需要炼药师。何况谁知道你这炼药师是真是假?”

    祈岚急了,炼药师的身份那可是他的荣誉啊:“我有炼药师公会颁发的徽章!我还是上一届炼药师大会的冠军,我有冠军的奖牌……”一边说着就在身上翻找起来。

    那名执法队员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就算你这炼药师是真,也不过是个后生晚辈。这鉴定室里可是有许多资深医师正在研究,也没有你什么事。你们两个还是赶紧回去看比赛吧。”

    祈岚咬了咬牙,学着在戏文里看到过的桥段,掏出一小袋灵石塞到了那名执法队员手上:“这位大哥,一点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拿去给弟兄们买点酒喝……”

    那名执法队员脸一板:“小子,你竟敢贿赂我们?先别说我们这边是有规矩的,何况我看你们的服饰,都是来自玄天派,跟那个杀人嫌犯同属一门,你们在这个时候贿赂执法人员,我要是上报上去,他可是会罪加一等的!”

    祈岚忙不迭的抢回储物袋揣进怀里,赔笑道:“那我不贿赂了,不贿赂了……”看着近在咫尺的鉴定室,忍不住又是苦苦哀求道:“大哥啊,求您就给行个方便吧!我们真的只是想知道鉴定结果而已!您将心比心,如果现在被怀疑的是你的亲人,难道你也不闻不问吗?”

    那执法队员脸色更黑了:“你这小子,好端端的胡乱乌鸦嘴什么?等到鉴定结果出来了,你们自然看得到,现在在这里瞎吵又有什么用?”

    “我们只是担心,有人会暗中动手脚。”顾问冷冷的说出了他站在这里后的第一句话。

    那执法队员已经一手按上了刀柄:“动手脚?这里防卫森严,没有人可以在这里捣乱!要我说你们两个鬼头鬼脑,才真的像是准备动手脚的样子!你们要是再不走,是要我们当场将你们拿下,押送给你们的师门长辈处置么?”

    “你这个人怎么一点人情味都不讲啊!……”祈岚跳着脚还想理论,顾问却先一步把他拉了回来,向几名执法队员拱手告罪道:“抱歉了几位大哥,影响你们工作了,我们这就离开。祈岚,快走。”不顾祈岚的抗议,一路拽着他远离了鉴定室。

    门外的这番骚动,阮石全部都听在了耳中。一时面色略显古怪。

    “那两个人……一个是玄天派的顾问,他的毒到底还是解了。另外一个……竟然是定天城的祈岚少爷!他竟然也跟叶朔混到一起去了……”

    “别管那么多了!”楚天遥的声音烦躁的打断了他,“那两个人跟叶朔一样,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还不知道他们会再想什么鬼点子溜回来。这一边你尽快解决了!”

    “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吗!?”阮石没好气的顶了回去。“关键是那两个弟子,必须想个办法把他们处理掉。但是,到底该怎么做……”目光四处乱转间,忽然定格在了不远处的货架上。

    那货架正位于两人身侧,而且在第二层,高出两人头顶不远的位置,正有一个摆放得明显太过突出的花瓶。

    顾问拉着祈岚,一路来到了阮石此前藏身的土壁后。

    “顾问师兄,为什么就这么走了啊?难道就这样放着师兄不管了?”祈岚气呼呼的甩开了顾问。

    “不走又能怎样?他们的态度已经很坚决了,绝对不可能放我们进去的。只能再想其他的办法了。”

    顾问来回踱着步,反反复复的兜了几圈后,忽然抬起头看定了祈岚:“对了祈岚,我记得听叶朔说过,你有一对‘无相碧琉翼’,是不是?”在得到祈岚肯定的答复后,高兴的扶住了祈岚双肩:“那祈岚,现在就全靠你了!就用你的羽翼法宝,带着我们一起从天上飞过去,我们从屋顶观察室内!”

    “啊?!让我飞?!”祈岚吓得猛地跌了一大步,“不行,绝对不行,你放过我吧!你知道我有严重的恐高啊!让我飞,这就跟要了我的命差不多!”

    “祈岚,难道你不想帮叶朔了吗?现在这是唯一的方法啊!”顾问却不允许他逃避,“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做到的,我和叶朔,我们都对你有信心!”

    “可是,我对自己没有信心啊……”祈岚小声的咕哝了一句,在顾问的眼神压迫下,终于是勉为其难的答应道:“那……这个……先让我考虑一下吧。”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