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反响热烈
    那剑形虚影斩破万法,向司徒煜城当头直劈。

    一时之间,仿佛那道剑影便是这片天地,它即是法则,是“道”,更是力量本身。无论逃到何方,都无法逃脱那一股强大剑意的笼罩。

    这片空间并未被封锁,但那弥漫的法则之力已经将一切灵气完全掌控。司徒煜城拼尽全力,也无法使自己的身子移动一下。

    他唯一所能做的,就只有尽全力调动起自己的周身灵力,毫无保留的灌注到身前的防护罩中。那一层闪耀的金光,在他的全力加持下,也正在变得越来取浓郁。

    然而,在天地之威面前,司徒煜城纵使穿起了再坚固的护甲,也只能成为一只惨遭碾压的小蝼蚁。防护罩很快就以可见的速度出现了道道裂痕,不过只是一瞬间,一连串的“咔嚓”声响在了一起,防护罩已经裂成了一地碎块。那剑形虚影再无阻碍,宛如刀切豆腐一般落了下来。

    “会死……”司徒煜城瞳孔紧缩,死死的凝视着那一片即将吞噬他的无边黑暗。越是接近,越能深刻感应到其中的灵力波动,简直是强大到了令人心悸。如果真的挨了那一招,他一定会死得连渣都不剩的……

    剑形虚影终于在他眼前落下了。

    司徒煜城的意识陷入了一片虚无。

    ……

    等他再清醒过来的时候,那剑形虚影已经完全消失了。墨凉城手掌前端,又恢复成了那方寸大小的灵力匕首。此时正准确的抵在自己颈侧。

    不过,即使体积成倍的缩小了,其中蕴含的威压,可是一点都不比方才那剑形虚影小。

    难道说……这就是真正的剑意么?一念可成万物,一念可化万千……此时在司徒煜城心中划过了一道灵光,他似乎隐隐约约的抓住了什么。<>

    “我认输。”司徒煜城微笑着开了口。

    “凉城师弟,你不愧是这定天山脉的第一天才!输给你,我心服口服!”

    此时他的笑容完全是出自真心,没有一丝由于落败所产生的不甘或是怨恨。

    毕竟修灵者苦苦参悟天地大道,最难求的就是那一线的顿悟契机。如今司徒煜城在战斗中心有所感,那一刻就连他的灵魂力量,也出现了明显的增幅。这一战所得到的收获,也真是比他最初所期望的还要大了许多。

    墨凉城的表情依然淡漠,就像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观众,而不是这场比赛的胜利者。在他默默将灵力匕首撤下后,停顿片刻,忽然又抬起头道:“司徒师兄,如果我给你一点修炼方面的建议,你愿意听么?”

    司徒煜城怔了怔,当他真的听清楚墨凉城在说什么后,眼中刹那间掠过了一种狂喜,连连应道:“当然!我洗耳恭听!”

    墨凉城略一颔首,道:“你的攻击和防御的确都不错,但是速度实在太慢。我所指的并不只是移动的速度,还有出招的速度。这导致敌人完全可以在你未曾出招之前,先一步掌控先机。而你的攻击和防御,却没有一项能令你稳据胜场。

    简单来说,你的短板太短,长板又不够长,所以一旦遇上真正的强者,你就会很吃亏。

    还有,你太依赖你那把剑了。修灵者的强大,不应该仅仅是依托在兵器上的,所以我说你手中有剑,心中无剑,也就是这个道理。至于你喜欢的‘剑意’,有空的话可以多回想一下我刚才那一招,应该会有收获的。”说完,也不再管司徒煜城理解的如何,径自转身下台。

    观众席上,天绝道长双手来回交叉着,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在思索一个世纪难题。<>

    “唉,煜城到底还是输了。虽然早在意料之中,但我现在的心情除了遗憾,为什么更多的还是一种说不清的复杂呢?”

    “是啊,这一场他真的是彻底的输了。不仅输了,最后竟然还被敌人指点了……”

    了尘道长轻抚着长须,“可是,那个墨凉城其实说的对啊!在他没说之前,我也一直都没看出煜城的战斗方式,竟然还有那么严重的缺陷,但经他这么一说,我再仔细一想,这还的确就是那么回事!惭愧啊,总感觉我们这些老家伙的眼力,反而是给他一个小辈比下去了!

    还有,通过这几场比赛对他的观察,以及他的为人,都的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后辈,他展现出的实力和眼界,都要远远超出了他现阶段的年龄。我现在只遗憾,这么顶尖的人才,为什么偏偏就给焚罗去了呢?”

    “煜城,他现在的笑容很真挚。”天绝道长的视线依然停留在赛场上,“没有任何输掉比赛之后的遗憾,有的就只是享受比赛,以及在比赛中得到收获的快乐。这让我觉得,他才是那真正豁达之人,和他相比,倒是我这个师父的得失心太重了。这也真是让我……一时间百感交集啊!”

    了尘道长没有再回应这个老友的感慨,转向身旁的叶朔问道:“朔儿,刚才墨凉城的比赛你也看到了,感觉如何?有没有把握拿下来?”

    叶朔还在仔细的回味着先前的比赛场景。一次真正有影响力的战斗,不仅仅是亲历者,连场外的观众都可以从其中受到启发。尤其是那最后的一式“焚天裂山河”,让他对力量的运用也隐隐约约有了新的方向。

    好一会儿才听到师父的问话,调整了一下思路,应道:“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看他出手。但是他每一次的战斗,都总能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我觉得,还没有哪个对手能够*他使出全力,他始终都是行有余力的。<>还有,他的身法更是堪称完美,如果真的要做实力对比的话,我觉得,我是不如他的。”

    看到了尘道长瞬间有些沮丧的脸色,又连忙微笑补充道:“师父,我这可不是在说丧气话啊!你难道忘了,我一向是遇强则强的吗?之前我曾经跟凉城兄弟约好了,要在擂台上全力一战,那么,我就一定会努力的去赢下来!到最后就算真的还是输,应该也不会输得太难看吧……总之,我一定不会给我们玄天派丢脸的!”

    了尘道长拍了拍叶朔的肩,刚要说话,天绝道长忽然c了进来:“朔儿啊,你可不能说这么没出息的话!什么叫到最后竟然还是输?煜城这场比赛的仇,我可就全等着你替他报了啊!”

    了尘道长哈哈大笑:“天绝道兄,你刚刚还在说自己得失心太重,这一会儿又来了?还想把我徒弟也拉下水?”

    天绝道长吹胡子瞪眼:“你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一次的比赛,我们幻光派已经止步在第一轮了,但是你们那边的两位选手,却是最起码都可以进入第二轮。是朋友的,就连着我们的份一起赢回来!”

    在他们身后的第二排,楚天遥的脸色安静的沉了下来。

    “一个两个的,都只会指望叶朔……也罢,多说无益,那我就让你们大吃一惊吧!”楚天遥的目光投向了白板上的名单,快速的进行着选手连接。

    “按照目前的情况,我应该会在第三轮和墨凉城对决。到时候,我一定会亲手打败他,也好让你们所有人都看看我的实力!我才是玄天派的精英弟子,谁都无法取代!叶朔,他只不过是一个昙花一现的小子……”

    赛场上,裁判又一次的热血沸腾了。

    “司徒煜城选手的表现的确非常优异,不愧是被称为‘四强’之一的人才!而他也真正让我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比赛精神,什么叫做‘虽败犹荣’,让我们把掌声送给在赛场上全力拼搏过的司徒煜城选手!

    此外就是墨凉城选手,他实在是太出色了!我用一句话来形容他,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么精彩的比赛,我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都已经值了!”那裁判又发过一通感慨后,将墨凉城的名字描出一道红线,和第三组的陈顾毅连在了一起。

    “那么,我们上午的比赛,到此也就圆满的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各名队员自行用饭,休息,工作人员会负责修复损坏的擂台。两个时辰之后,再重新在这里集合。”

    当焚天派众人已经陆陆续续的收拾起身时,那裁判忽然一跃下台,几步跨到了墨凉城身前,掏出纸笔:“墨凉城选手,请给我签个名吧!”

    墨凉城尴尬的接过纸笔,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好半天才勉强挤出一句:“其实我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弟子……你不用这么把我捧上神坛的。”

    那裁判充耳不闻,双眼只盯着纸笔,兴奋得不住揉搓着双手:“啊!我一直期待的这一刻啊!——”

    墨凉城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是对牛弹琴了。但那裁判的表现实在太过夸张,而他总觉得自己的一个名字还不值得受人如此追捧,这第一笔也是始终写不下去。

    就在他进退两难时,旁边忽然伸过另一只手,一把就将纸笔都抽了过去。

    “要我师弟的签名行啊!拿钱来买!签一张就……嗯……100灵石吧!”

    这个大模大样的搅局者正是郭阳云。几句话唬住了那裁判后,又大模大样的拍了拍墨凉城的肩:“凉城师弟,以后我就是你的经纪人了!我来负责打造你,其他人要是想跟你单独接触,都必须要先经过我的同意才可以!

    我来算算,签名100灵石,握手300灵石,一起吃饭,500灵石!联络方式……1000灵石!哇,这样下去要发财的呀……”郭阳云说到后来,已经陷入了不断扳着手指计数的陶醉境界,仿佛在他眼前已经出现了一座座金山银山。

    墨凉城作为主角反而是一脸状况之外:“呃……大师兄你确定么?可是你不是一直都很看不惯我的么?”

    郭阳云豪爽的再次拍了拍他的肩,每一次的力道都足以把一个普通修灵者直接按到地上,咧着嘴笑道:“放心放心,我就是再看不惯你,也不会跟钱过不去啊!”转而又冲那看傻眼的裁判道:“你想好了没有?到底掏不掏钱?再不给我们可走了啊!我师弟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啊?我给我给!”那裁判回过神来,连忙将身上的口袋一只只都翻了过来。郭阳云笑嘻嘻的颠着脚尖,就等着100灵石的进账。然而还没等他得意多久,忽然就被一股大力推得猛一个趔趄,整个人都狼狈的呈前滚姿栽了出去。

    “怎么,你就只想要他的签名,也不想要我的?”罗帝星斜睨着裁判,似笑非笑。

    那裁判一时间简直惊呆了,万万没想到最难相处的罗帝星竟然会主动来跟自己搭话,难道是今天早上有人替他烧了高香吗?身子因强烈的激动而颤抖起来:“当……当然想要!怎么,血罗刹大人您特地过来,难道就是为了给我送签名的?”

    罗帝星冷冷一笑:“不是,我是来带他走。”当着那裁判的面,大模大样的拉过了墨凉城:“中午就一起吃吧,记得是你请。”

    墨凉城被动的给他拉着走,良久才吐出一句:“我拒绝。”

    “就是啊!找我师弟吃饭可是要给钱的!”郭阳云不知何时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又一次生龙活虎的跳到了两人身边,“一次500灵石,快点吧!不过你这下饭馆都要别人掏钱的,你是不是没钱啊?没钱别找我师弟……哎哟!罗帝星你什么意思啊!!”

    郭阳云再次被罗帝星一脚踹倒在地,坐在地上鬼哭狼嚎起来。

    这一边的闹剧,邢树珉也看在眼里。

    墨凉城中午不跟大家一起吃,这对他来说才是正合心意。每次也只有在这位天才师弟不在的时候,师父才会像以前一样,主动关心一下他的修炼情况。也只有墨凉城不在,他才可以再次成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毕竟以邢树珉的性格,他只能等待别人来跟他搭话,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主动炫耀的。

    “这两个时辰,我要回房中修炼,你们就自己吃吧。”然而虚无极下一句话直接将邢树珉的满腔期待击了个粉碎,“郭阳云,这边你多盯着一点,下午回来集合的时候,都不要误了时辰。”

    郭阳云满身是灰的跑了过来,响亮的应了一声“是!”,虚无极有些嫌弃的看了他这个造型一眼,也没再多说什么,径自扬长而去。

    “……那我也回房修炼。”邢树珉没精打采,向郭阳云打了声招呼后就独自离开。

    “没事,别理他,别理他,他在咱们反而玩不尽兴。”反正邢树珉一向都不合群,在大家眼里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郭阳云也没当回事,一转身又和其余师弟勾肩搭背起来:“我都打算好了,今天中午,咱们一定要喝它个几大坛酒——!谁喝不下谁是孙子!出发吧,再去晚了就没位子了,快走,快走!”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