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毒师
    毒师,这在灵界大陆上一直是一个相当令人头疼的

    由于他们的灵力自带毒素,旁人在与他们过招时,功力较弱的直接就会中毒晕眩。就算是实力与对方相当,在战斗时也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灵力,抵御毒气的侵袭,如此一来战力自是下降不少。

    也唯有能够在境界上绝对碾压毒师的,又或是佩戴着什么独门的避毒宝物,才有可能忽视毒师的威胁。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几重优势,因此毒师虽还不敢号称同阶无敌,但至少也是大占上风。

    阮石缓缓的站直了身子,戒指上闪耀着层层光华,悄无声息的漫延过他的全身,净化着他刚刚无意染上的毒素,同时也在飞速的补充着他此前耗损的灵力。

    等他感到自己的实力重新恢复到了巅峰状态,脸上并未因孙二花的毒师身份而出现怯战,反而是浮现出了一个兴味十足的笑容。

    “原来你竟然是毒师。呵,想不到啊,竟然可以在这里遇到本家……那我也就更有理由好好教训你了!”

    说到最后一句,阮石的目光蓦然一厉,右手朝外侧展开,戒指顶端不断涌动出丝丝缕缕的毒气,在半空中缭绕成形,很快也正式凝聚成了一把毒气长弓。

    由于他戒指的朝向一侧刚好避开了观众席,其他人并未得窥其中奥妙,也只当他同样是催动灵力凝结而成。

    在毒气长弓成形后,阮石迅速弓交左手,戒指上再度外涌出大量毒气,幻化成了一把毒气长箭。阮石手持毒箭,稳稳的搭上了弓弦,箭尖在半空中一路偏移,最终精确的对准了孙二花。

    “嗖”的一声,毒箭离弦,朝着孙二花****而去。

    孙二花自恃家传秘术,对阮石自称毒师根本没放在心上,满不在乎的挥起毒气盾牌抵御。然而那一支毒箭威力却是出乎意料,相接一瞬如中败革,登时将毒气盾牌射出个窟窿,毒箭继续朝着她的胸前贯入。

    孙二花这一惊非小,只能匆忙纵跃而起。那毒箭最终钉上了她的脚尖地面,霎时响起“嘶啦”一声响,擂台上坚固的石砖都被腐蚀了一层,留下一地的黑色粉末,另有残余的毒烟仍在原地上方蒸腾,触目惊心。

    阮石得势不饶人,戒指中连连幻化出毒气长箭,片刻不停的射向孙二花。孙二花已经失去了最初的从容,被逼得在擂台上连连纵跃闪避。

    观众席上,师清一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目光投向了身旁的碎星派掌门:“以前还真不知道,原来贵派还精通毒术啊?怎么也没听极柯兄说起过?”

    碎星派掌门此时也是一脸茫然。他很清楚,碎星派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毒术秘典,甚至阮石现在的这一手,就连他自己也是做不到的。此时他正在暗暗揣摩:“莫非阮石所说,他遇到的那位云游高人,其实是一位毒师么?”

    另一边,唐宁欣看到阮石越打越是得心应手,已经稳稳的压制住了孙二花,兴奋得忍不住从座位上一蹦而起,冲到了看台前方,大喊大叫的朝着擂台上挥手。

    “阮石师兄你要加油啊!阮石师兄,你是我的最爱!加油!加油!”

    擂台上,阮石听着这高调的加油声,一时间脸都黑了。

    “简直是丢人现眼……”阮石暗暗咬牙切齿。尤其是听到观众席上此起彼伏的响起了一片暧昧的嘘声,这就更是让他的脸色又下沉了几分。如果所有人都以为他跟那个低俗的女人有什么牵扯,这简直是他一生的污点!

    由于尴尬,阮石再射箭的动作都僵硬了几分。孙二花那边也是明显的压力一缓。

    唐宁欣的声音很尖,回荡在整个赛场中,也是呈最大杀伤性的凌迟着众人的耳膜。

    “这真是吵死人了!”就连虚无极也为唐宁欣的尖叫声而面色不悦,很快的吩咐道:“师清一,让那边安静一点。否则以妨碍比赛处理!”

    师清一应了一声,翻手掏出传音玉简,幸灾乐祸的传讯道:“常夜白,赶紧约束一下你的弟子。虚无极掌门可是要生气了啊——”

    常夜白瞪着手中的传音玉简,脸色黑如锅底。

    她和师清一从年轻的时候就是对冤家,那时两人都是门中的精英弟子,出外执行任务时要是撞上了,又或者是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必然少不了争争斗斗,总想要压过对方一头。

    其后直到年岁渐长,两人分别当上了潜夜派和破月派的掌门,这份争强好胜的势头仍然没有停止。潜夜派没有加入焚天阵营,也只是因为她赌着一口气,不愿与师清一同属一党。

    只是破月派的整体实力一直稳压潜夜派一筹,这也让常夜白现在每次遇到师清一,都自觉是矮了她一头。如今又给她逮到了这样的讥讽机会,这全都是因为门下弟子不争气……!

    常夜白越想越怒,抬起头一声霹雳暴喝:“宁欣,坐下!”

    唐宁欣有些委屈的转过头:“可是掌门,我还想为阮石师兄加油……”

    常夜白头顶几乎都冒出了一团成形的火焰,厉声喝道:“你给我坐下!!”

    唐宁欣这才不情不愿的回到原位坐下,口中还在喃喃念叨着阮石的名字。但坐在她身旁的弟子都看得清楚,阮石的表情,在她坐下之后明显变得轻松了不少。

    阮石摆脱了唐宁欣的干扰后,很快就重新找到了状态,一路将孙二**到擂台边缘,这一次他手中已经同时持了三支毒箭,狞笑着搭上了弓弦,对准孙二花的上、中、下三路同时射出。

    孙二花眼见着躲无可躲,忽然做出了个令所有人大出意料的举动。只见她猛地张开嘴,口中涌出一股吸力,将三支毒箭吸得一齐转了方向,倒转着朝她口中贯入。

    毒箭一经入口,很快也就重新化为了原始的毒气。孙二花默默将一团毒气咽下后,并未显露出任何不适,倒有些像是服下了什么上好的补品一般。

    “喂……真的假的啊……”阮石被这一幕震得目瞪口呆。那毒气不是常人避之不及的么?竟然被她就这么给吞了?!

    孙二花满足的摸了摸肚子,抬起头冲他淡淡一笑,道:“我既然是毒师,从小就是在毒药罐子里泡大的,因此体内本身也就是现成的毒气存储室。任何的毒素都伤不到我,如果属性相同,甚至还可以成为最佳的滋补。怎么,阮石师弟也同样身为毒师,难道对这毒术界的常识竟然不知道么?”

    阮石的脸色一沉再沉。体内就是毒气贮藏室?毒素都伤不到她?这样自己引以为傲的毒攻岂不也同样发挥不出作用了?为什么偏偏就给自己遇上这么一个怪胎!

    不对,冷静一点……阮石在最初的焦躁之后很快就镇定下来,就算你是毒师,能承受的毒素应该也是有限度的。比如,施加的毒素超过你所能承受的临界点……又或者是,毒素与你体内的毒素完全不相容……

    在他的戒指中,储存着大量不同类型的毒药,只是他也不能准确分辨出每一种孰强孰弱。如果直接就拿最厉害的一种尝试,万一直接把孙二花毒死了,那他摊上的麻烦就大了!看样子,也只能一种一种的试过去了……总能找到奏效的一种……

    在阮石正在飞速的思考着战术时,孙二花忽然再度行动惊人。

    “阮石师弟,还要多谢你给我送来了上好的补药。你这种毒素,刚好可以为我所用——”孙二花双手结出个怪异的印诀,“毒丹融灵——增幅!”

    在她脚底猛地燃起一层毒气,很快就蹿过了她的头顶。在毒气的燃烧下,孙二花周身的灵力波动也是以可见的速度暴涨,很快竟然突破集气级,正式晋入了聚气级!

    “通过毒气燃烧,同样能够达到增幅秘法的效果。本来以我自身的毒丹,还经不起这样长时间的燃烧,现在都得多亏了你啊,阮石师弟。”孙二花缓缓松握着双拳,感受着全身充盈的力量,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浓郁。

    “……”阮石现在已经彻底没想法了,眼角一阵抽搐,“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在竞技赛要一直隐藏实力?”

    这也是所有人共同的疑问。在竞技赛中,没有任何人会把孙二花放在眼里。都觉得她是跟杨浩等人一样的弱者,谁也没有想到,与陈顾毅的好运不同,她竟然是真正的有着晋级第二轮的实力!

    孙二花看到全场的目光此时都凝注在了她身上,也是淡淡一笑:“竞技赛中都是一些虚拟怪物,不利于我的毒术发挥。而且……我真正的实力,如果不能让他第一个看到,那就没有意义了……”说到最后,孙二花一向平平板板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种罕见的羞赧。

    “他?谁啊?”阮石皱了皱眉。孙二花这少女怀春的表情更是让他觉得一阵怪异,自己的立威之战,到底是被她因为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搅了局?

    孙二花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脸上的红晕也更加深了:“我一直都打算着,如果成为了精英弟子,就要向他告白。既然他那么耀眼,我也要成为配得起他的人……

    但是,就好像连老天都在针对我,每一次的精英弟子考核,我总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错过。一年年过去了,今年都已经是我十八岁的生日了,我再也不想等下去了!”

    “……所以呢?”阮石都开始佩服自己的涵养了。

    孙二花激动的抬起了头,第一次露出了一种与唐宁欣相似的表情:“七大门派比试会的规矩,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吧?如果能够在擂台上一战成名,就算没有参加过正规的考核,仍然有机会受封为精英弟子!

    既然错过考核的霉运还不知要纠缠我多久,那我就把晋升的希望,都赌在这一次的比赛上了!一旦成功了,我就立刻向他告白,算是送给我自己的生日礼物。而且……”

    目光含羞带涩的朝观众席上一转:“这一次难得他会来参加比赛,可以让他亲眼看到我最优秀的样子,我当然就更要好好表现了!阮石师弟,第一轮就拿你当了试刀石,真是不好意思啊。”

    阮石此时只想咆哮:“你告白关我什么事啊!!”就为了在情郎面前争取表现,竟然一直隐藏实力到了现在,简直闻所未闻!

    这时他才真正知道,原来自己的运气根本就不好!在那么多的参赛队员中,竟然偏偏抽到了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并且她的能力还刚好就是自己的克星!

    “所以阮石师弟,就麻烦你谦让我一下了!”孙二花一说完最后一句话,状态登时又由小女人切换到了女战士,一手毒剑,一手盾牌,接连不停的向阮石攻击。

    那盾牌也不仅是起到防御作用,有时还会向阮石当头直砸。同时由于她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聚气级,灵力更为强横,兵器中的毒素也更加浓郁,迫得阮石一时间真是压力倍增。

    毕竟孙二花是货真价实的毒师,可以自动免疫毒素。但阮石每次的确是受到了毒气影响,只能加紧催动戒指净化。这不仅仅是临战分心,对他的灵力也是一个不轻的消耗。一边狼狈的应付着攻击,同时不断在戒指中转化各种毒素,尽量逮着空当攻击孙二花。

    然而孙二花体内也真像个无底洞,阮石每次的毒攻都石沉大海,根本没对孙二花造成任何影响。转眼间,阮石已经逐渐被孙二**到了擂台边缘。

    “可恶……再试一次!”阮石又一次挥拳狠击,孙二花再次安然无恙的接下了这一拳,随后就抬脚对他拦腰踢来,看来是准备这一脚就将他踢下擂台。

    “该死的……再换一种!”阮石再次切换毒药,一道红光凌空射入孙二花膝盖。

    向来毒攻无效的孙二花,这一次的腿部动作忽然难得的一僵。阮石抓住机会,一道凌厉的鞭腿直接将孙二花当胸扫飞了出去。

    这一腿去势极重,场外的观众都能清晰听到接触间“砰”的一响。阮石对一个女弟子下手如此之重,也是引起了台下不少同样身为女弟子的声讨。

    “刚才那是……rx36号么?”阮石灵力融入戒指,重新检测了一遍毒药的编号和类型。

    确切说来,那是一种能令注入者的局部神经暂时麻痹的药,即使是在医学中也是普遍通用的。看来,孙二花虽然对毒素免疫,麻醉药毕竟还是有效果的啊——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