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幻术杀局
    定天山脉弟子的休闲场所,基本上是定天城的一条娱

    那时候罗帝星刚刚加入破月派不久,经常听其他弟子说起这条街上是如何如何好玩,这一天偶然兴起就过来看看。但他自小在村中长大,每日里只是埋头练功,吃的用的都是父亲直接帮他准备好,因此生活常识稀缺,还以为定天城同样隶属于定天山脉,城中的饭馆和门派中的食堂一样,都是可以供他们随便吃喝的,身上自然也就没带灵石。

    再加上那时他在破月派也有些名气了,其他师兄弟不敢跟他接近,更是没人会来提醒他这些常识问题。直到酒足饭饱,这才跟老板为一纸账单争吵起来。

    当时还留在饭馆中的,除了老板和罗帝星,也就只有阮石一个。活该他倒霉,罗帝星一看他同样穿着定天山脉的服饰,就直接逼着他给自己付账。态度也是一副“有没有钱?有就拿出来”的强盗腔。

    这要是换成其他人,阮石也懒得理会。但他在定天山脉中的消息不慢,此时其实已经认出了对方就是罗帝星。想到他难相处是出了名的,如果自己表现出崇拜的态度,只能是送上门给他看不起。因此阮石稍一寻思,就抱着“我是个好人”的精神替他付了钱,然后给他的嚣张态度找了个理由,“喝多了耍酒疯”,坚持要送他回去。

    罗帝星原本已经习惯了,身边的人都因为他的实力和威名而心怀畏惧,在他面前,一个个都是战战兢兢的讨好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不认识自己,拿对待一个寻常朋友的态度和自己相处,难得的是让他也并不如何反感。于是就这样记住了阮石,他也成为了自己在定天山脉的第一个朋友。

    后来罗帝星在定天山脉的威名越来越盛,如果再有人用这种方法来接近他,那也是绝对不会奏效了。阮石全是因为投机得早,才能有这样的运气。但他也很清楚,如果实力提不上去,自己在罗帝星身边,始终也就只能是一个高级小弟而已。

    “实力,现在我已经有了……”阮石暗暗握拳。虽然这份实力,正在让他陷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危险境地,但同样的,也让他真正有了和那些定天山脉高层一搏的资本!

    刚才说唐宁欣平时很少出来玩,就是指在那条娱乐街上,很少能够看到唐宁欣。当然阮石每次自己去那边喝酒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关注唐宁欣在不在。会这样说,也只是他根据假想中的潜夜派风气,所做出的试探而已。

    果然唐宁欣一听之下,立刻就噘着嘴抱怨起来:“就是啊!掌门要求很严格的!我们明明不是什么特别强大的门派,但是掌门平时对弟子的要求,感觉就比焚天派和破月派还要严格一些呢!”

    果然没错啊——阮石眼中瞬间划过了一道精光。

    常夜白,她正是像自己所想的那种人。

    心高气傲,再加上自负,她必然是不甘心永远停留在弱者地位上的,并且她也认为,自己有得到众人仰视的资格。要让潜夜派成为定天山脉中数一数二的门派,这是她的目标,这么多年来她从未放弃,因此才会始终以最高规格的标准来要求门下弟子。

    当然,常夜白不会向任何人透露她的野心,而潜夜派那群自甘堕落的弟子也从来不会去深想,他们只会像唐宁欣一样,在背地里怨声载道,给掌门起上一个“灭绝师太”的绰号而已。

    弱小,而又不甘于弱小。非常好,这样一来第一个条件就符合了。剩下来的就是她的价值理念,她究竟是一个顽固的守旧派,只懂得傻乎乎凭着自己的努力向上爬呢?还是没有那些麻烦的道义束缚,当机会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可以心无挂碍的去抓住呢?

    从潜夜派的作风,尤其是周建的作风,在竞技赛中,他可以为了保住经验值,毫不犹豫的倒向焚天派;以及他为了隐藏自己的底牌,弃全派成绩于不顾,阮石还是更倾向于后者的。

    毕竟周建可是深得常夜白的赏识,一个上位者最欣赏的,往往也正是与自己最志同道合的人,不是么?否则的话,那就仅仅是取其才,尽其用,而未必会像如今这般视为心腹。

    虽然整套推论完全说得通,但阮石做事讲究万无一失,眼前的危局也逼得他必须万无一失。

    常夜白的价值观,我必须要亲自跟她接触过才能确定!有什么办法,才能不被人怀疑的接触到她呢?

    就算让这个女人带我过去,如果没有一个言之成理的借口,常夜白一定也会怀疑我是另有所图,一旦怀疑,她就必然戒备,那就没办法试出她的真心话了。而且该死的……现在那些长老们都把我看成了嫌疑人,常夜白对我多半也已经不存好感,这样一来就更难让她信任我了……

    正当阮石独自想得焦头烂额时,唐宁欣的声音忽然叽叽喳喳的钻进了他的耳中:“算了,不说这些烦心事了!阮石师兄你问我这个,难道是想约我出去玩吗?啊如果你约我的话,大不了我逃掉训练就好了!虽然掌门很可怕,可是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呀!

    对了对了,你看我太高兴了都把正事忘了,其实我这个时候找你是想跟你说……我想说……”唐宁欣扭扭捏捏的磨蹭了半天,才鼓足勇气道:“我想说下一场就是我师姐的比赛了,我想邀请你陪我一起看!好不好!”

    你师姐的比赛关我屁事!——这是阮石的心声。

    ……等等,她刚才说什么来着?找我看比赛?阮石心念急转,正愁着找不到机会,现在机会就自己送上门来了,难道当真会有这种瞌睡送上枕头的好事?

    “看比赛……在哪里看?去你们潜夜派的席位上么?”阮石有几分明知故问。同时他也做了二手准备,如果这女人脑袋抽了说要来碎星派的席位上看,他一定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让她打消这个念头!

    唐宁欣红着脸点了点头:“嗯……是啊。我们潜夜派,也有几位师妹跟别派的师兄……是那种关系,然后……反正观众席也是可以串来串去的……有几对不同门派的情侣就是这样坐在一起的,其他师兄弟还会调侃他们,看得我特别羡慕。

    我就想,如果你愿意去我们那边坐坐,就好像是……我们也已经在一起了一样,我一定会特别幸福的!”

    跟她坐在一起……被所有人当成情侣看待……还要忍受潜夜派其他人的调侃……如果在前一天有人来向他转达唐宁欣的这种请求,他一定会觉得那两个人脑袋都抽筋了。

    但是现在,他觉得准备接受这种要求的自己,脑袋可能是真的抽筋了。

    擂台上。阮石只是这一会儿没看比赛,场上局势就已经有了堪称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楚天遥已经不再东躲西藏,他迎着周建的攻击走了过去,抬手射出一道灵力光束,准确的自拍面正中贯入,一边略一偏头,避过了环身而过的两发劲风锥。

    周建先是一怔,侧过拍身,看了看依然是完好无损的金丝网面,不禁讥笑道:“嘿,你这是在朝哪里打啊!我的‘玄光连珠拍’可不会那么容易就给你毁掉的啊!”

    楚天遥神情自若,甚至是淡定的负起了双手,道:“你可以试一试看。”

    周建一声冷哼,凌空画出符文,随后沉肩弓步,猛一挥拍。但这一次他百试百灵的“玄光连珠拍”却出了意外,那火红符文分明就在面前,他这一拍却直接穿过了符文,如同击到空处,而那符文也依然好端端的停留在原地。

    “这……”周建皱了皱眉。当初刚刚继承玄光连珠拍的时候,他确实曾经因为准头不够,没办法把悬浮在面前的灵力光球准确的击打出去,但现在他早已经练熟了,按理说是闭着眼睛也不会打空的啊!

    周建当下又一连挥拍数次,每一次都会徒劳的穿过符文。等到时间渐长,由于那符文并无符纸依托,其中的灵咒长时间不曾被触动,已是渐渐消散。

    ……难道是连续挥拍太多,手上已经没力气了么?周建最后只能给自己找了这个荒诞的理由。那符文形状并不规则,击打难度也确实上升不少。看来,还是得用基础的灵力光球了。

    周建抬手在拍面前凝聚出灵力光球,这一次他的五指都在不易察觉的略微颤抖。好不容易控制到了最合适的大小,也找准了击打角度,确保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失误后,周建才抱着第一次练习时的谨慎,郑重的挥出了这一拍。

    然而,拍面依然是毫无悬念的穿透了灵力光球。

    “这怎么可能!!”周建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翻转过拍身,上上下下的反复检查。

    “我的玄光连珠拍难道坏了吗!这……这可是价值连城的能量兵器啊!难道就给楚天遥刚才那一招伤了中枢?我的玄光连珠拍……怎么办……怎么办……”

    周建对这玄光连珠拍一直爱若至宝,如今见它突然失效,输掉比赛的担忧还在其次,更多的却还是对损失掉这件重宝的心疼!在这突来的刺激之下,周建几近神智大乱。

    楚天遥悠闲的踱着步子,一路走到了周建面前,抬起一只手握住玄光连珠拍的拍柄,将它从周建的面前按了下去。

    周建怔怔的抬起头瞪着他。他想干什么?想打自己玄光连珠拍的主意么?还是来赔偿的?还是宝物失常,其实是他动的手脚……?

    正当周建脑中一团乱麻之际,楚天遥已经用行动回答了他。

    “啪”的一声。楚天遥扬起手,当着全场观众的面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

    “!!”周建整个人已经完全蒙了。楚天遥为人一向看重颜面,并且他有着相当程度的伪善,那他现在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当着所有人的面做这种事?!

    但是,脸上火辣辣的刺痛,以及全场观众的哄笑声,那是比之前那一巴掌更深刻的羞辱,这一切已经连周建陷入了疯狂。从身上抽出一把长剑,嘶吼着对准楚天遥刺了过去。

    “噗——”的一声,血花飚溅。

    剧烈的刺痛感撕碎心脉。

    此时呈现在所有观众面前的,是那周建不知为何忽然发了疯,拔出剑就朝着自己握拍的手臂狠狠刺了下去,锋利的长剑直接将手腕刺了个对穿,大片大片的血花不断的爆溅开来,擂台上很快就积了一滩小血泊。

    而此时他那只手已经再也使不上力,“啪”的一声,玄光连珠拍脱手落地。

    比周建凄厉的悲鸣声更恐怖的,还是他此时手腕上的那一道血柱喷泉,那柄长剑还未拔下,依然维持着恐怖的形态钉在他的伤口中,纯白色的剑锋已经被源源不绝的血水染得通体鲜红。这场景让人觉得“看着都疼”,胆小的弟子们甚至已经发出了尖叫。

    楚天遥抬掌抵上周建额头,瞬发灵力光球已经成形,爆炸的光波轰然席卷。

    毫无反抗力的周建被炸得狼狈的抛飞开去,重重的跌倒在擂台上。捂着血流不止的手腕,依然在凄惨的不断哀嚎。

    当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得目瞪口呆时,楚天遥淡然的转向了裁判。

    “裁判,可以开始计数了。”

    那裁判咽了咽口水,尽管他对楚天遥的冷漠也有些不满,但规则如此,他现在的确应该尽到裁判的职责。只能抹一把头上的汗水,高声计数道:“一!……那个,周建选手如果实在太痛苦的话,其实你可以现在就认输的。”最后他仍是不忍心的补充了一句。

    周建不停口的哀嚎着,身子也蜷曲着在地上反复翻滚,以此来缓解疼痛。但即使他已经疼得面部充血,疼得额角布满青筋,却也始终未说出一句认输。

    “他刚才那个样子,应该是中了幻术吧?”台下已经有人在小声议论。

    “可是幻术明明就是潜夜派精通的秘法啊!周建之前的那一招‘幻心眼’多厉害,连楚天遥都差点出局了!”

    “想不到,周建竟然输在了他的强项上,倒也可惜了。只是那玄天派的楚天遥为何也能施展幻术呢?”

    “二!”裁判咂了咂嘴,小心的绕开一地鲜血,走到周建身旁小心的观察着他,“三!”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