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张开的网
    居高临下的站在周建对面,楚天遥无声冷笑。

    没错,周建正是中了幻术。自己攻击玄光连珠拍只是个幌子,真正的杀局从那时就已经展开了。

    当周建中招之后,他误以为他已经挥动了拍子,却击不中面前的符文,由此以为是玄光连珠拍出了故障,心神大乱。但实际上,他其实一直都没有挥动过拍子!那仅仅是自己营造给他看的幻象而已。

    一切的发展正如自己所料。之后抽周建的那一耳光,同样是只有当事人才能感受到的假象,毕竟,自己在定天山脉这“谦谦君子”的形象,可还得继续保持下去呢——

    此举一来是为羞辱周建,算是还了他在赛场上将自己逼到狼狈逃窜的仇。但更重要的还是激怒对方,这样一来就创造了他挥剑攻击的可能。

    在幻术的作用下,他以为是在攻击“敌人”,其实那凶残一剑,却是刺进了他自己的手腕。

    此时除了对这套完美战略的自满,楚天遥更多所感到的,还是对禁咒的一种近乎疯狂的执迷。

    禁咒的神奇,果然是要亲身接触过才知道。除了那些毁天灭地的大招,禁咒中竟然还有一种,能够将敌人的技能完美模拟的“复制秘法”!

    也幸好,他在周建第一次对自己使用幻心眼的时候,就立刻暗中启动了这种秘法。本来是准备和墨凉城战斗时,作为一张隐藏的底牌,没想到,这么早就不得不用出去了。

    对灵技的模拟,不需要你掌握它的触发印诀,也不用了解其中的运转原理,只要敌人在使用这一招的时候,你刚好开启着这套秘法的运转,它就可以自动捕捉空气中的灵元素运转轨迹,一模一样的照搬过来。不过,只能模拟灵技或者特殊技能,如果是兵器上的附加神通,那就无法模拟了。

    楚天遥现在才刚刚领悟了秘法第一层,借用到的招式因为他根本就没学会,复制过来也只能用一次,用完了也就没了。

    并且,只能模拟境界低于自己之人所施展的技能。因为如果对方境界高过他,招式中蕴含的灵力也就自然强过他,秘法虽然可以模拟出雏形,但他没有与之相当的灵力,根本就催动不了。

    等到对这套秘法的掌握不断加深,起码到了三层以上,复制来的招式也就可以无限次的用下去了,前提是他的灵力跟得上。

    修炼到了五层以上,就算是更高等的技能也可以模拟了。那时秘法就能够形成独立的秘纹,复制来的灵技会被烙印在秘纹中,只须以灵力启动秘纹即可。这起码可以省去一大半的灵力消耗。

    不过如果是太过逆天的大能者,比如通天境以上的,他们所拥有的灵力就是海量,就算用秘纹分担也是无济于事。

    所以,这套秘法就算是修炼到大成境界,也没办法让他在战斗中一次越级太多。但是,碾压一下同阶,多储存一些技能来应对高阶,这对于现在的他还是易如反掌。剩下的,就是尽快提升自己的本身境界了。毕竟无论到了任何时候,实力都是一切的根本。

    这套秘法名为“暗魇秘法”。即“暗黑的梦魇”。可想而知,能够将敌人的一切灵技完美的“偷”过来的秘法,对谁来说会不是梦魇呢?

    果然,禁咒才是真正的武学巅峰。它是修灵界最高不可攀的神圣殿堂!楚天遥心中翻滚着无尽热血。

    同时,那裁判的计数依然在继续。

    “四!”

    “周建师兄,站起来!你要加油啊!”潜夜派上有弟子在为周建鼓劲。

    “五!”

    “别让他打了,他都伤了一只手还怎么打?赶紧认输下来疗伤啊!”还有另一拨弟子持相反的意见。

    “六!”

    “啊,你们看,他似乎正要站起来!”忽然有弟子惊呼起来。

    “七!”

    周建艰难的挪动着身子,忍着钻心刺骨的剧痛,猛地将插在手腕处的长剑拔了出来,此举更是溅开了一蓬血花。

    “八!周建选手的顽强精神真的让我非常感动——”

    周建将剑尖深深的刺入了身旁的地面,半身的重量都倚在了他完好的那一条手臂上,几次挣扎后,右膝终于撑住了地面,左脚脚尖奋力蹬地,终于,他的膝盖已经和地面拉开了微弱的距离。

    楚天遥皱了皱眉。不自量力,你真能站得起来么?

    “九!周建选手终于——”

    周建已经半身站起,双腿膝盖抵在了一处,身子剧颤如风中枯叶。当他艰难的调整着手掌的支撑点时,却不慎将剑柄再次摩擦上了手腕伤口。顿时,又一阵尖锐的刺痛骤袭心脉,令他一瞬间几乎窒息,剑柄一松,整个人再次狼狈的栽倒下去。

    “十!周建选手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虽然很遗憾,但他奋斗的身影一定会继续留在我们心中!本场比赛,胜利者是玄天派楚天遥!”

    默默走下擂台的时候,楚天遥的脸色不大好看。

    这场比赛,分明他才是胜利者,但现在就因为那个裁判最后的几句煽动,观众的同情和关注点已经全都跑到周建那边去了!说不定还会有些善心泛滥的人,指责自己下手太过残忍……

    不过,也就算了,这些目光短浅之人根本就无法理解自己真正的追求。随便他们去关注周建吧,就算能收获到再多的同情,他也终究都是一个可悲的失败者。

    白板上,楚天遥的名字,已经和第五组的胜利者阮石被连接在了一起。

    “由于本场比赛,擂台的毁坏较为严重,第七组比赛暂时延后一柱香时分进行,工作人员会进行紧急修复!”裁判正在台上手舞足蹈。

    观众席上,此时正是一片窃窃私语。

    “这下午的比赛还真是稀奇啊!竟然接连出现了两个能使用本门之外技能的弟子,先是那个碎星派小子的毒术,跟着又是天遥的幻术,也不知道他们究竟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天绝道长正在与了尘道长低语。

    师清一刚好听到了这句话,冷笑一声,提高声音道:“但是这样的怪事,偏偏都是发生在那两个嫌疑人身上,这一点就更是耐人寻味啊——”

    天绝道长不悦道:“这有你们破月派什么事?”

    了尘道长叹了口气,刚才听到那“嫌疑人”之说,想到天遥的现状,他就忍不住一阵伤感。心情复杂的垂头不语。

    另一边,阮石被唐宁欣一路拉着手,来到了潜夜派的观众席中。

    在一众潜夜派弟子的侧目下,两人刚要入座,常夜白便是一道冷眼扫了过来,没好气的道:“你这对头门派的小子,跑到我们这边来干什么?”

    唐宁欣张了张嘴,刚想从中缓解一下气氛,阮石却已是恭恭敬敬的朝常夜白施过一礼,赔笑道:“掌门这话说的。定天山七大门派,还不都是一家人么?哪谈得上什么对头不对头的。”

    常夜白冷笑一声:“哼,你倒是会说话。”但话虽如此,阮石这恭敬的态度还是博得了她几分好感,紧绷的面容也难得的出现了几分舒缓。朝着身后一排的两个空位使了个眼色,那是默认阮石可以坐下了。

    阮石又是一番千恩万谢,这才拉着唐宁欣在后排坐下。又主动递给常夜白一瓶水。

    这样的礼数,往常勿说是别派弟子,就连本门弟子都不会做到这一步。常夜白从前只见过旁人这样争先恐后的奉承虚无极,却不想以潜夜派现在的地位,自己竟然也能享受到同样的待遇。明知阮石必是另有所图,虚荣心却仍是涨得满满的。

    对玄天幻光来说,阮石是设计陷害叶朔的嫌疑人,自然会受到他们一致的敌视。但是对于她常夜白,玄天派那个新晋弟子关她什么事?就算那件事真的是阮石所为,她也不会禁止门下弟子跟他来往。在评委席上之所以义愤填膺,不过是由此想到了罗帝星一事。

    现在那个小嫌疑犯既然对自己好,倒也不必过于给他看脸色。只是如果他想从自己这里寻求庇护,那就是他找错人了。

    正值比赛后的休息时间,擂台上只能看到几个忙碌的施工人员,常夜白无人叙话,便就暂时闭目养神。耳听着后排阮石和唐宁欣低声谈笑,这小子说话确实很有分寸,但也未免,太过圆滑——

    直到阮石又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以前总听你说你师父如何可怕,但我今日一见,倒是觉得常夜白掌门非常和善啊。”常夜白终是忍不住冷笑一声,侧过头道:“你这小子嘴巴就跟抹了蜜一样,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但我提醒你一句,定天山脉的两大势力分裂已久,你要是想两边交好,最后只怕就只能捞到一个里外不是人,先想想清楚了。”

    阮石淡淡一笑,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道:“小侄以为,这天下大势,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好比您如今所见的定天山势力版图,是这个样子,等到过几天再看,或许就已经成了另一副样子——”

    常夜白冷哼道:“照我看一天一个样的,倒是你这小子的嘴巴!”

    阮石僵硬的一笑,被常夜白盯得尴尬了好一会儿,才重新鼓起勇气道:“是啊,小侄说什么,全取决于常夜白掌门爱听什么。我碎星小门小派,凡事都得看上面的脸色,哪有真正的言行自主呢?——或许这也正是‘我们’的悲哀。”

    说到“我们”二字时,刻意加了重音,明指“我们碎星派”,但言下之意,则是在暗示“我们和你们潜夜派”。

    显然,常夜白也听出了话中暗指,而这也明显说到了她的心坎上。这一次她并未立刻回击,而是迟疑了很久很久,才匆匆的挤出一句:“你说得倒是憋屈啊。”随后就转过头,不再理会阮石了。

    唐宁欣坐在一旁又惊又喜。阮石平时总不大搭理自己,她也一直觉得他比较难相处。打算邀请他看比赛之后,她就更是担心,万一常夜白稍微挤兑他两句,阮石又不买账,气得直接掉头就走要怎么办?

    毕竟他不是潜夜派的,就算对别派掌门有失礼数,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常夜白更不会为此就去寻碎星派掌门理论。唐宁欣为此担心了一路,但她却怎么也没想到,最后这两人之间的气氛竟是超出她想象的融洽!

    阮石从头到尾就没摆过架子,而且,他真的是在非常努力的和掌门搭话……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说……唐宁欣的脸忽然“轰”的一下烧了起来,难道阮石师兄对我其实是有感觉的?他不想让我为难,所以宁可委屈一下自己吗?

    而且,他和掌门看起来也很有共同话题的样子,掌门对他的印象应该也不错吧!除了周建师兄,我都很少见到掌门对其他弟子这么和气呢!那以后……如果有一天我们三个人这样坐在一起,是在讨论我和阮石师兄的婚事……天啊!想不到幸福竟然来得这么快!

    满脑子只有爱情的小女人唐宁欣,全然没有听出阮石刚才和常夜白究竟是进行了一番怎样的对话。

    那段话中,几乎是每一句都暗藏玄机。甚至,不久之后即将席卷整个定天山脉的那一场大动荡,要说最初的源头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也是毫不为过。

    “七大门派是一家人”,指的是焚天派即将完成统一,那时也就不存在什么两大敌对势力了;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代表的也是相同的意思,只不过这一次表达得更为露骨。而阮石也就在那个时候,格外仔细的盯着常夜白的眼神变化。

    一块表面依然维持着和平的土地,忽然有人没头没脑的跳出来跟你说,这里很快就要大乱了,同时却连一条像样的依据都没有。如果是一个安居乐业的寻常人,反应多半会是直斥为“无稽之谈”。

    而一旦对方露出的是认同以及深思之色,那就表示,他同样是希望这里乱起来的。虽然这并不能断定他究竟是打算自己去加一把火,还是等着旁人去分裂,但至少,他都是等着在乱中取利的一份子。

    不巧常夜白当时的眼神就是后者。她的沉思,不是为定天山脉的未来而担忧,那分明就是一种压抑了很久的期待!这两种眼神差别,阮石自信他还是看准了的。

    “小门小派哪有言行自主”,是为了给常夜白制造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毕竟一个人在听着另一个人说话时,如果两人经历相似,聆听者便自然而然的会去对比自身。同时因为她知道,现在正在诉苦的是对方,没有人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那么同样也就不必去隐藏真实的情绪。

    可想而知,如果有个半生不熟的人直接向你表达同情,“我知道你有多不幸”,出于好面子的心理,大部分人通常会选择否认,甚至责怪对方的多管闲事。现在如阮石所言,他说的是“我们碎星派”的不幸,至于常夜白要如何引申出自艾自怜,那就是她的事了。

    不过从她的眼神中看来,的确是存在着明显的怨怼,果然,她也早就过够这种“凡事都得看上面脸色”的日子了。

    玄天同盟的三大门派,如果要考虑将其中一方策反,幻光派就是阮石首先排除的。他们和玄天派最为“如出一辙”,秉承的是最传统的道义,对于焚天派,就是一种“不屑与之同流合污”的态度。像这样的门风,是贯彻到方方面面的“正”,威逼利诱对他们都是没有用的。

    至于流影派,他们实在是太弱了。人一旦弱到一定程度,同时也承认了自己的弱小的话,就不会再有心思“搞什么大事”了,他们唯一的追求,也就只是与世无争,安安稳稳的活下去而已。

    如果说现在焚天派已经完成了一统,让他们归依保命,他们多半会答应,但是在大事未成之前,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为战争出力,就是绝对不可能了。

    最合适的当属潜夜派。他们有野心,同时又不会太死心眼(这一点从常夜白对自己这个“嫌疑人”的态度就大致可以确定了),而且,他们渴望着改变,渴望着成为人上人。并且,以他们现在的实力,也注定了他们没有单干的可能,那么,依附强者就成了必然之路。只要开到足够的价码,他们应该是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只是,常夜白到底为什么会一直跟着玄天同盟混了这么久呢?就算潜夜和玄天是世代交好,那也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啊。

    就算最初她为了跟师清一赌一口气,不愿归属同一阵营,可是过了这么多年,眼看着破月派蒸蒸日上,而她潜夜派继续这样下去,只会是把自己捆在一个无用的联盟上吊死,根据我对常夜白的了解,她应该不是那么迂腐的人才是,那么,到底为什么——”

    阮石想得太过入神,就连唐宁欣紧紧的挽住了他一条手臂,他也是无知无觉。而得了鼓励的唐宁欣,索性就连脑袋也一起靠在了他肩上。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