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召唤,烈火流云
    那神秘古镜金光璀璨,镜面上辐散开一层层迷蒙的紫色光晕。

    “她刚才说幻心镜啊?”

    “据说那是一件高品级的幻术类秘宝!好像就是潜夜派这次在天澜秘境得到的吧?”

    “那常夜白掌门也真舍得啊!竟然拿这种宝物来给她参加比赛!”

    似乎是在佐证台下的议论声,邢树珉自从陷入幻心镜的笼罩范围后,身形便是半点动弹不得。任由两道光束射入双眼,而他的瞳孔,也出现了轻微的扩大。

    ……

    邢树珉感到脑中一晕,再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正坐在观众席上。擂台上正有两个陌生弟子你一拳我一脚,斗得激烈。

    “这是怎么回事?”邢树珉捏了捏鼻梁,茫然的打量四周,“我不是正在比赛吗?怎么会在这里?”

    在他身旁,虚无极和蔼的对他笑了笑,用他从未听过的关切语气道:“比赛还没有开始。现在进行的是第三轮最后一组,距离冠军战还有些时间,你可以再多睡一会儿。看你这么累,想来是昨晚只顾着修炼,没有休息好吧?”

    “冠军战?我已经打到冠军战了?”然而再望望台上那两个陌生弟子,邢树珉更是困惑,“可是,凉城师弟呢?难道冠军战没有他的名额吗?”

    提起墨凉城,虚无极完全是满不在乎的语气:“凉城已经回他的家族了。富家少爷毕竟是吃不起苦,修炼起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才几个月,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树珉,你才是我们焚天派最有出息的弟子,以你现在的实力,只要再勤加锻炼,超过凉城也是指日可待!师父对你有信心!”

    邢树珉还没答话,一旁的众多师兄弟也都簇拥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和他套着近乎。

    “邢师兄,你刚才睡着了,怎么,做梦都梦到比赛了?哈哈,你不要这么紧张嘛,凭你的实力,肯定是三拳两脚就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了!我们等着你捧冠军的奖杯回来!”

    “就是啊,邢师兄你还紧张,让我们这些人怎么活啊?”

    邢树珉感受着众人对他诚挚的关怀,以及发自内心的崇拜,心中是一片暖意融融。

    是么?原来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啊。

    ……不,现在这个世界才真的是一场梦。

    虽然,这的确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如果能够永远继续下去就好了。

    不过现在,该醒了!

    邢树珉的双目霍然张开,心意如剑,斩破一切虚妄,幻境与真实在瞬间切换。当他的意识重新回到赛场中时,第一眼就看到秋若蕊正一掌朝他的面门劈来。

    邢树珉的嘴角还保持着幻境中的上扬弧度,此时稍一偏头避开攻击,同时准确的扣住了秋若蕊的手腕,另一手掀起空间之力,将她远远的拍击了出去。

    “你这套对我没用的。”邢树珉破天荒的开了口,“不过我也要感谢你,让我在幻境中达成了心中所想。”两道空间锁链自他袖口贯出,同时缠绕向了面前的对手。注视着擂台上仓惶闪避的秋若蕊,心中的波动还不曾完全平息。

    刚才的幻境,只有他自己知道对他的意义有多重。但他同样知道,如果沉迷在空想中,梦就永远只是梦,只有努力修炼,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把梦变成真实。也正是凭着这样的信念,他才能在虚幻的美好中浅尝辄止,用最快速度恢复了清醒。

    秋若蕊的闪避速度,自然是无法躲过无孔不入的空间之力,很快就被两条锁链前后击中,高高吊上半空,并一路朝场外移动,看样子是想将她直接丢出擂台。

    秋若蕊在尝试挣扎几次后,竟是渐渐的闭上了眼睛,身子也变得顺服起来,看上去似乎是已经放弃了。但如果有细心人就会发现,她的嘴唇正在进行着快速的翕张,就像在念诵着某种咒语。

    邢树珉胜券在握,面无表情的继续催动着灵力。当锁链已经移动到擂台边缘时,他的眼神忽然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凭着灵魂相连的感应,他敏感的注意到,那两条锁链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那已经不是他能够涉足的空间,而是一方未知的神秘空间……正在邢树珉为此错愕时,观众席上同时响起了惊呼,显然是秋若蕊身周大幅度紊乱的灵力波动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众目睽睽之下,两条锁链噼噼啪啪的接连炸裂,化作了片片黑色能量,重新被相邻的空间翻卷、吸收,完成了自身的修补。而秋若蕊已经好端端的站在了擂台上,从头到脚都被一层火红色灵力所包裹,在那层夺目的火红中,充斥着一种浓郁到了极点的火焰之力,仿佛在这一刻,她已经成了火元素的化身。

    “这不可能!我的空间秘法怎么可能失效?”邢树珉在心底失声自语,迅速抬手,意图再次掌控秋若蕊身周的空间。但灵力一经探出,就如同撞上了一道无形的薄膜,丝毫寸进不得。咫尺之遥的这一片擂台,不知何时,竟然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扭曲成了两个不同的空间。

    秋若蕊沐浴在火焰中,双手拢在胸前,随着她的喃喃咏唱,在她背后也曾短暂的浮现出了一只巨大的凤凰虚影。少顷,灼灼的双目猛然张开,双臂高高托起,仰天呼道:“烈火流云!——”

    “吱——”长鸣声过,一只真正的火鸟已经出现在了半空中,大片大片的绯红色羽毛,如同一丛翱翔天际的烈焰。每一片羽毛在阳光照耀下都是灿然生辉,折射出一弯九天霓虹。盘旋在秋若蕊的头顶上空,不时发出喜悦的鸣叫。

    焚天派观众席上,郭阳云刚收起被这一幕震得掉下来的下巴,就掉过头嚷嚷道:“那是什么玩意儿?裁判,比赛也可以这样请外援吗?”

    秋若蕊温柔的抚了抚烈火流云的羽毛,让它停在自己的手臂上休息了一阵,才转向裁判解释道:“它叫烈火流云,是我的契约灵兽。契约兽和主人搭档作战,再正常不过了吧,我想我应该没有违反规则。”

    那裁判长到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契约灵兽,尤其是一只如此高贵而美丽的火凤,目露欣羡的看了半天,意识到场上的观众还在等着自己的答案,连忙扯着长腔道:“既然这确实是契约灵兽,那么——”接到虚无极一个首肯的示意后,这才放心的说了下去:“比赛可以继续!”

    这首场契约灵兽参战的比赛,也令台下的观众空前兴奋起来。

    “还别说,这位师妹真是一身是宝啊!先是幻术秘宝幻心镜,现在又是契约灵兽烈火流云,这要是换了我上,一不小心还真会吃大亏了!”

    “而且我听说,烈火流云的认主难度是很高的!啊,莫非这是一只雄鸟吗?”

    “烈火流云啊——”叶朔看着那盘踞天空的火凤,眼里涌上了几分回忆的色彩,“看样子,它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又变得这么有活力了。呵呵,作为敌人,烈火流云可是很难缠的。”

    一想到当初在码头上横冲直撞的烈火流云,他再看待邢树珉时,也不由出现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情绪。

    “咦,师兄,怎么你对烈火流云很了解么?”祈岚好奇的探过了头。

    叶朔笑了笑:“还好吧。不过我和秋若蕊,也的确就是因为它才认识的。当初我们在码头上一起……”正说得起劲,忽然感到脊梁升起了一股寒意,有惊人的杀气正在逼近。

    “你和秋若蕊怎么样?当初你们在码头上一起干了什么?”瞬间化为悍妻的赫连凤狠狠拧住了叶朔的一只耳朵。

    当顾问和祈岚都是一副“兄弟啊这是你自己作死,我们爱莫能助”的表情避开时,叶朔在心中一声长叹。从前的赫连凤只是对其他女人泼辣,对自己还是非常小鸟依人的,但是随着相处时日渐长,为什么她就变得越来越像一只母老虎了呢?

    擂台上,在秋若蕊的指挥下,烈火流云扇动两翼,扫荡开两路狭长的火浪,半边天空尽被红霞染遍。

    邢树珉面无表情的再次召唤出了空间之力,火浪来多少就吞多少,两条黑色通道,就像是两个永远填不满的黑洞。

    并且他也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虽然烈火流云似乎也可以调动一些空间之力,但“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定律是不变的,只要他能够扩大自己的掌控范围,完全压制住烈火流云,那么这片空间,就仍然是他的主场!

    当两道火浪的喷吐也渐渐达到了极限,邢树珉双手一合,将两条分裂的通道融合成了一张漆黑的大网。网口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吸力,烈火流云的身形在这阵吸力下不免剧烈摇晃,羽毛也是根根竖起,脚爪紧绷着下降了三寸,照这样对耗下去,它极有可能会被拉进黑洞!

    “流云!”秋若蕊一声惊呼,翻掌旋开一片花蕊,朝着邢树珉激射出大量花针。

    但邢树珉竟是“不走寻常路”,面对着射到身前的花针,他毫无应对之意,反而是将空间黑网托起,网口刚好将自己与烈火流云,三者连成了一条直线。随即,邢树珉脚尖点地,纵跃而起,整个人竟是钻进了黑网,背后那大片的花针自都是射了个空。

    那黑网就是一片浓缩的空间,邢树珉这一钻进网中,他的身影就已在外界完全消失。连带着空间的入口也同时合拢。秋若蕊却是不敢稍失警觉,散开灵魂力量,时刻感应着整片赛场。毕竟是能够掌控空间的敌人,谁知道他会忽然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流云,在你下面!”当秋若蕊终于捕捉到空间的移动轨迹,急急的向烈火流云灵魂传音时,却已经来不及了。空间的裂口猛然张开,刚好出现在了烈火流云身下,邢树珉从隐藏的空间中飞速跃出,反手掀起黑色大网,对准烈火流云当头罩了下去。

    在几声尖锐的嘶鸣,以及几片火羽飘落后,烈火流云已经完全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中。即使是自己的契约灵兽,秋若蕊尝试在心中反复呼唤,也已经感应不到它的存在了。

    “流云!你把流云怎么样了!”当邢树珉的身形从半空降落后,秋若蕊就像发疯一样冲了上去,拳脚已经尽失章法,“你说话啊!你把流云还给我!”

    邢树珉此时也不好受,烈火流云同样能够动用空间之力,并且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真的做不到对它“完全压制”。因此即使它所能动用的只是一部分,仍是对自己的空间产生了不小的冲击。

    他一方面要竭尽全力去对付烈火流云,而在明面上,还有着秋若蕊疯狂的拳脚攻击。这两边虽然都谈不上对他有什么威胁,但是……他就快要关不住空间通道了!

    在连环数拳将秋若蕊逼退后,邢树珉也在自己控制的空间中感应到了明显的“嘶啦——”一声,那是空间障壁被划破了,一只高傲的火鸟再次盘旋在了天空中。

    “啊,流云!”看到烈火流云安然无恙,秋若蕊激动得热泪盈眶。

    观众席上,墨凉城已经被其他师兄当成了百科全书。

    “那烈火流云虽然是火系灵兽,但它也同样带有一点空间属性。赤炎火凤一脉,大多数都是双属性灵兽,这不奇怪啊。对它用空间封锁,就像是把一个同样带了钥匙的敌人锁在屋子里,脱困只是时间问题。之前秋若蕊能摆脱锁链,就是靠了它的沟通空间之力。

    不过就算邢师兄现在一副拿烈火流云没辙的样子,他也不会输的,所以别纠结他要怎么反败为胜了,这种事看下去不就知道了么?”

    虽然墨凉城只想安静的看比赛,但他身旁一群师兄偏不放过他。还有人着意吹捧道:“那会不会是邢师兄功力不足,如果由凉城师弟来施展这空间秘法的话,那烈火流云是否就逃不出去了?”

    墨凉城一手轻支着额头,淡淡道:“如果是我的话……遇到一个擅长空间系的敌人,难道你还非得拿空间系跟它对耗吗?五灵元素相生相克,完全可以从另一系去克制它。比如,用水系灵技。”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