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临阵脱逃
    “第三组比赛,流影派陈顾毅对焚天派墨凉城,现在开始!”

    短暂的休息过后,下午的比赛也正式拉开了~~~la

    墨凉城今日穿着一身玄色长袍,拖地的衣摆在风中猎猎摆动。衬托着面上一如既往的淡然,反而为他增添了几分潇洒和神秘的气质。

    然而在擂台对面,却依旧是空无一人。没有人知道陈顾毅的去向,甚至连流影派的众人也是面面相觑。

    “陈顾毅选手……不知是有什么事耽搁了?”那裁判听到台下已经渐渐响起了不耐烦的议论声,也只得主动站出来打圆场。

    “按照比赛规则,参赛选手如果在一柱香时间内还没有到达,视为弃权处理。现在距离规定的时间还有剩余,请大家再耐心等一等陈顾毅选手……”一边弯下腰,主动在擂台边缘点起了一柱香,以便令所有选手可以明确剩余时间。抬起头时又主动关切道:“墨凉城选手,在陈顾毅选手还没有来之前,你可以先到台下休息一会儿。”

    墨凉城神色冷定:“不用。我已经坐得够久了。”目光依旧盯着对面的擂台,神识外放,很快就在面前虚拟出了一个人形,随后灵魂融入其中,在精神世界中,安静的与那个看不见的对手展开了战斗。

    旁人眼中所见,是他负手站在擂台上,不言不动,神情高深莫测。而在墨凉城的精神识海内,却正在爆发着一场激烈的战斗。如何躲避对手的攻击,如何擒拿住敌人手腕,趁势还击……众目睽睽之下,他就这样进入了一种“奇特”的修炼状态。

    他不急,有人却是已经心急如焚。流影派掌门紧紧握着手中的传音玉简,杨浩等人围坐在他身边,个个都是一脸大难临头的表情。

    “唉,顾毅怎么就联络不上呢!我都已经给他传了几百通讯息了,他一条也不回,即时通话也不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不会是中午睡过头了吧?二花啊,你确定选手宿舍里没人是吧?那他不会是在回来的路上摔断了腿吧?不会是在饭馆里因为没钱付账,给人家扣下来了吧……”短短片刻,流影派掌门已经为陈顾毅安上了几十桩不着调的灾难。

    在众人有的怒骂,有的焦急,乱哄哄的吵成了一片时,楚天遥安静的离开队伍,走到了破月派的观众席后方。

    “罗帝星,你今年的兴致真是不错,以前可是很难得在这边看到你啊。”

    罗帝星一向架子大,虽然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复出参赛,还是一开场就闹出了个弃权直晋,接着连看比赛也是挑着看。昨天在看完第五组的比赛之后,他就直接回去了,今天整个一上午更是直接没来。可见除了墨凉城和阮石,他还真是把对其他选手的鄙视发挥得淋漓尽致。

    昨天就连自己的比赛他都没看!楚天遥想想就有气,但是今天下午他倒还来得挺早。估计是知道墨凉城和那个流影派废柴的比赛会很快结束,怕来晚了赶不上。

    不过无论如何,今年也算是很不错了。当初他退赛的那几年,整个七大门派比试会都是全场缺席。两人平时又都是在各自门派中修炼,因此楚天遥已经有很多年没看见过罗帝星了。难得现在有机会,他自然要好好的过来挑衅几句。

    罗帝星此时的姿势,是大模大样的靠着椅背,双手悠闲的枕在脑后,面前还摆了一排倒放的椅子,给他跷二郎腿时拿来搭脚。这副场面如果背后再加上几个摇着蒲扇的侍女,那他就货真价实是来当“大爷”的了。

    最初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没有离开擂台,直到那一炷香已经烧光了一半,看样子陈顾毅在短时间内确实不会出现后,才略微斜过视线,扫了身旁的楚天遥一眼。

    “哼,我不参加,难道对你不是比较好么?不过要是你还没输够,我也不是不可以再破例教训你一下。”

    楚天遥对此只能一笑了之。他知道罗帝星的意思是:就是因为我没参加,你在前几届的七大门派比试会上才能晋级得那么稳,也才有人会去关注你的风头。

    虽然他确实希望罗帝星能在擂台上跟自己打,但是如果在对方刚刚说完这种话,他就立刻迎上去附和的话,反而变得像是来找打的。以楚天遥的自尊当然无法容忍。

    顺着罗帝星的视线,他也同样看向了擂台,故意朝着台上形单影只的墨凉城一挑眉:“你确定不趁现在先去跟他打一场么?否则真要等到明天,恐怕你们也都没法再坦然说出,我跟他的比赛是毫无悬念了——”

    罗帝星大幅度的一摆手:“要说悬念倒也还是有的。我很好奇墨凉城那小子能在第几回合分出胜负。”

    此时台角的香已经燃尽到了尾部,流影派掌门忽然战战兢兢的举起了手。

    “裁判啊,刚刚我接到小徒传讯,他的肚子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了,本场比赛弃权……”流影派掌门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预感到会被骂。

    谁都看得出来,陈顾毅不敢和墨凉城打,这是临阵脱逃了。但是不敢打起码你大大方方的过来认输啊?现在白白浪费了大家这么久的时间,还编出一个什么肚子疼的可笑借口,不骂你骂谁?

    “……这个蠢材。”听到裁判也在宣布陈顾毅弃权时,连楚天遥都忍不住低声咕哝了一句。

    罗帝星倒是心情很好,朝着楚天遥嘲讽一笑,道:“其实装病弃权倒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啊。如果不想输得太丢脸的话,明天或许你也可以考虑一下?”

    台下是一片骂声,身为参赛主角的墨凉城倒是没二话,一转身果断走下擂台。反正刚才的冥想修炼,效果绝对比跟陈顾毅打上一场要好得多了,他也没觉得是耽搁了自己的时间。

    那裁判在白板上划出晋级红线后,再次举起了话筒:“下面开始下一组比赛,碎星派阮石对玄天派楚天遥。刚刚的这一段小插曲,希望不要影响二位的心情,来,请两位选手上台!”

    楚天遥迅速的整顿了自己的情绪,站在擂台上的时候,他又已经回到了无懈可击的参赛状态。

    “罗帝星,我一定会好好招呼你的朋友的——”

    经过了一场竞技赛,楚天遥也看出了罗帝星有多护着阮石。就算那仅仅是为了维护他个人颜面的“护短”,但是毕竟现在他们的交情已经广为人知,阮石在其他人眼里,也就相当于是他的“脸”——

    本来对阮石这种小人物,楚天遥自恃身价,一直是抱着一种“打他都嫌脏了手”的心态,但是这一回就不一样了。他就是有意要杀鸡给猴看!一想到罗帝星到时候愤怒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在他从容伪善的假面具之下,就已经展开了一脸狰狞。

    实在压不住心中的自得,在开场之前,楚天遥故意转目投向台下,冲着罗帝星挑衅的笑了一下。

    罗帝星正面接到这个眼神,忽然一怔。而他也很快想到了楚天遥想做什么。对付不了他,就要拿他身边的人下手么——?这份挑衅也确实令他空前愤怒起来,当场拂袖而起,将身前一排碍事的椅子一脚踢开,大步流星的一路走到了第一排,这才冷着脸重新坐了下来。他倒要在近距离好好盯紧了楚天遥,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敢在自己眼皮底下做出什么!

    楚天遥见到罗帝星这样的反应,不禁更加自得。这还是你第一次这么重视我的比赛,那么,我会让你这份重视物有所值的——

    擂台上,当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后,阮石故技重施,掌势一引,自戒指顶端源源不绝的涌出毒气,很快就构成了一把毒气长弓。

    “那个孙二花是毒师,不惧毒素,楚天遥,你可没有这份优势,我看你要怎么挡!”阮石弯弓搭箭,毒气长箭一支支的朝着楚天遥骤射。

    楚天遥在与毒箭擦身而过时,飞快的启动了暗魇秘法。然而反馈回脑中的讯息却是——

    “无法模拟?这属于兵器的附加神通么?”楚天遥飞快的向阮石看了一眼,“果然啊,那毒术根本就不是你的本身能力,是借助了外物的……”

    不过就算是向裁判揭发,他的暗魇秘法也同样见不得光。何况这场比赛他所要做的,本来就不仅仅是把阮石淘汰出局那么简单。既然这样,那就让他多得意一会儿吧。

    楚天遥一面迅速朝后方纵跃闪避,手中也托起三个灵力光球,分三次呈不同角度朝对面投掷。

    阮石在光球包围中轻松回旋,手掌上劈竖砍,戒指中的激光将一个个灵力光球轻易切碎。而他的毒箭攻击却是片刻不停,转眼之间又是三箭连发,角度排列一次比一次刁钻。

    当楚天遥再一次从一支箭杆上方跃过后,身边漏过的一支忽然让他感到不妙。果然脚底刚一踩上实地,背后已是破风声响起,飞速而来的毒箭穿透了他的裤管,将他的右脚短暂的钉在了地面上。

    阮石手中毒气飞快整合,一转眼就化成了一只昂首咆哮的惊天毒龙。手臂一挥,毒龙就朝着楚天遥一头飞扑下去,溅开一片混合着尘土的毒烟弥漫。

    阮石不等看清对面情势,只知乘胜追击,背心贴地,借灵力推动一路游到毒烟外围,一脚自下方上挑,朝着预想中的敌人方位狠狠踢了过去。

    但是,这一脚却是踢到了空处。

    毒烟散去时,就见楚天遥好端端的站在原地,一手牢牢扣住了阮石脚踝,趁着他动弹不得,另一手已经敏捷的凝聚起一个灵力光球,横亘在了两人当中。

    阮石此时一脚悬空,很有几分重心不稳,咬了咬牙,反手一掌削上,将面前的灵力光球切成了平整的两个半圆。趁着其中的灵力尚未散尽,阮石双掌齐推,在其中再加一股力,将两道光波朝着楚天遥压了过去。同时也借机摆脱了他的束缚,借一个大幅度的后空翻拉开距离。

    “呵,楚天遥,那个叶朔真的只是普通弟子么?”喘过几口大气,阮石忽然阴阳怪气的开了口,“我可是都听罗师兄说过了啊……他说,从他跟那小子交手的感觉,实力就算是跟你也相差无几。”

    满意的看到楚天遥瞬间阴沉的脸色,阮石连气也喘匀了不少,得意洋洋的又继续说了下去:“楚天遥,你还真是可悲啊。以前一个宫天影你胜不过,现在一个新晋弟子又要盖过你所有的辉煌!”

    楚天遥的全身随着这两句话,都在掠过一阵阵他无法控制的颤栗。

    太可恨……实在太可恨……叶朔的事一直就是他的心结,现在……竟然有人当众来踩自己的死穴……!

    而他也痛恨,自己的情绪竟然已经被叶朔影响了这么深,甚至可以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愤怒得几乎失去理智!那个该死的小子,如果他可以痛快一点消失的话,就不用让自己现在承受这种恨……!

    但是,尽管这怒火已经快要将他从内到外的烧成了一团灰烬,外部束缚着他的东西却依然有那么多。自己的形象,师兄弟间的风评,最重要的是师父的偏袒,都让他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去杀了叶朔。

    既然叶朔杀不了……那面前这个敢来揭他痛点的小子,就代替叶朔来承受他的怒火吧——!

    楚天遥这时的攻击,一拳一脚,灵力外溢,都有种拼命般的疯狂。就算是之前被周建逼到最狼狈的时候,他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失态。当台下大多数人正在为他的反应不解时,阮石内心却正是在得意大笑。

    “对,就是这样,愤怒吧,失控吧。你越是愤怒,我也就越容易抓你的破绽了——”

    当楚天遥疯狂的将赛场劈出一道数米来长的沟壑后,阮石却已经轻松的闪开,并且化身为二,两道身影就像一面相对的镜子,动作一般无二,手中同时结印——

    “魔音啸!”

    在阮石两道身影的背后,此时出现了一只庞大带翅的黑狼虚影。黑狼舒展双翼,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啸,灵魂音波自首次贯穿楚天遥脑部后,余势更是绵绵不绝,一浪接一浪的在楚天遥脑中炸开,碾压着他的灵魂中枢。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