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灭口
    擂台上,当楚天遥再次将阮石击倒在地后,身形也是加速跃起,在上升到一定高度后,才骤然~~~la

    “阮石师弟,这种连认输都没机会的感觉好玩么?”看着在眼前加速逼近的猎物,楚天遥笑得格外开心。

    阮石无法开口,只能在脑中疯狂的传音嘶吼着:“楚天遥!你怎么敢这么对我!鉴定室的那件事,你我是同谋……你就不怕逼急了我,我会把你的丑陋面目捅出去吗?!”

    楚天遥微微冷笑,同样以传音回答道:“我说过了,你没有证据。除非你敢放开神识,让他们查看你的记忆。但是在你身上,还有那么多见不得光的秘密,一旦都揭开了,你只会死得更惨吧?”

    传音结束之时,擂台已经近在眼前,楚天遥半空稍一旋身,改俯冲之势为直立,借着加速下坠的冲力,力道也是翻了百倍的一腿狠狠对着阮石扫下。

    “所以,你还是像现在这样老老实实的闭紧了嘴,才是对谁都好……”看着被砸进碎石坑中,连呻吟都已经无力的阮石,楚天遥冷冷的又补上了一句传音。

    观众席上。

    “了尘师伯,你要是再不阻止的话,那就由我来。到时候你别怪我直接杀了你的徒弟!”

    了尘道长的思绪再次被打断,而这一次响在他脑中的,却是一道疯狂的传音。

    那传音中的凶残和恨意,也令了尘道长一惊坐起,重新看向了破月派的方向。

    他是认真的……那么,他对那个碎星派小家伙的友情也是认真的。

    被一个小辈这么挑衅威胁,了尘道长却并没有感到愤怒,反而油然升起了一种悲哀。

    连那个罗帝星尚能如此看重友情,可是天遥,在你眼中却还剩下什么呢?

    “天遥,已经够了!你已经赢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了尘道长终于还是向着擂台上开了口。不是畏惧于罗帝星的威胁,仅仅是,他仍然渴望拯救自己那个陷入迷途的弟子。

    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也是他一直想对这个弟子说的话,不仅仅是放过阮石,他更希望天遥能够放下心中的执念。只要他愿意回头,师父是一直都会站在这里等他的啊!

    楚天遥的攻击,确实随着了尘道长的喊话而略微一顿,但紧接着,他却是更凶残的一爪直接扣了下去。

    “天遥!”了尘道长目瞪口呆。天遥竟然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他不知道,楚天遥此时的心中却正是恨意充盈。

    已经够了?不,在我看来,还远远不够!

    师父,你都已经多久没有跟我说过话了,你自己知道么?

    在竞技赛的时候,就算我伤重得快死了,你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

    从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对你绝望了啊。

    是我在突破途中无端受到了干扰,我是受害者啊!而你,完全不体谅我的心情,为了叶朔,你就和其他人一样,同样将我视作嫌疑人。

    现在,你终于舍得跟我说话了。这第一句话竟然就是要我放过我的敌人?

    你的语气还是那么平和,那样亲切的叫着我的名字,好像一切都还和以前一样……呵,可是对我造成的伤害,难道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么?

    是啊,也许在你眼里,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真抱歉,我的心没有那么大,我做不到。

    我的恨,由我自己来偿!

    挨过刚刚一击的阮石,此时躺在擂台上一动不动。

    裁判试探着想走上前查看,一边小心的劝说道:“阮石选手似乎是已经昏迷了,这场比赛,就到这里为止吧……?”

    “他没有昏迷。”楚天遥冷漠的拦住了正想俯身查看的裁判,再度以灵力虚化出一只金光手掌,“起来,别装死了。”

    看到金光手掌,原本屏住呼吸装昏迷的阮石吓得立刻张开了眼。这也让楚天遥一声冷笑:“你看,我就说他没昏吧。”

    阮石,在我还没有打痛快之前,就算你真昏了我也会把你弄醒的——

    暗影千重斩所化的紫色长鞭将他的身子卷了起来,楚天遥一脚踩住他脚尖后,另一脚又朝着他的腿弯处狠狠一别,只听“喀啦”一声,那是腿骨断折的声音。

    楚天遥不依不饶,将已经被折磨成一滩烂泥的阮石重新从地上揪起,手中一道黑色的光束渐渐扩大,缓缓的膨胀成了一团散发着毁灭气息的能量。

    “阮石师弟,倒是你提醒我了,我不喜欢留下有威胁的东西,人和事物都一样。所以,还是让你彻底闭嘴吧——”

    阮石恐惧的盯着面前的黑色能量,在接到这句传音之后,他的恐惧就更是攀升到了顶点。

    楚天遥他……是想废掉我?因为担心我会透露鉴定室同谋的秘密,所以他想彻底灭口?即便明知自己无法指证他,他还是连任何一点隐患都不愿意留?

    碍于比赛规则,他不可能公然杀人,那……他是想毁了我的脑袋吗?如果从此变成了白痴,记忆不全,浑浑噩噩,自然就再也无法泄露他的秘密了。

    阮石此时全然无法为自己喊冤,他也无法求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团黑色能量的体积不断增加,毁灭波动越来越浓郁,最前端已经抵上了自己的额头。他可以看到当中交织的那一道道白色闪电,如果它真的炸开了,也许今后自己的脑中,也就只剩下这样的空茫一片了。

    不能使用戒指,其实自己原本也不会弱到这种程度。毒素淤积是一方面,此外,其实他还藏着一招……只不过,真的要在这里用么?

    阮石咬了咬牙,那团黑色能量渐渐遮蔽了一切,他甚至都已经看不到楚天遥那居高临下的猖狂笑容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再不下决心就来不及了!他苦苦的守着洛家的秘密,最后又如何?就是在他走到绝境的时候,被人家满不在乎的当做弃子抛开!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如果真的变成了白痴,那还管什么暴不暴露?

    阮石渐渐的放开了灵力,去呼唤体内另一股沉睡的力量。此时,环绕他周身的波动也出现了一种明显的涨幅,只是在那团毁灭能量的压迫之下,还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就当两人各自储备着全力一击时,忽然一道突来的灵力光束横空直贯,直接将那团毁灭能量击碎。楚天遥怔了片刻,才抬手缓缓抹去颊边的血痕。刚才要不是他躲得快,就不会仅仅只是在脸上擦出一道血口了,那道光束会直接贯穿他的太阳穴!

    破月派席位上,罗帝星傲然而立,毫不费力的收获了全场的目光。双指还维持在点出的姿势,那一道霸道的灵力光束依然与他的指尖相连。

    “楚天遥你够了!有什么事冲我来。”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