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找上门的麻烦 上
    次日,一大早就是骤雨滂沱。定天山脉也临时出了通知,由于雨势较大,第三轮的比赛将顺延一天,请各位选手自行安排作息。

    叶朔是在半梦半醒中听到的通知,当即将套了一半的毛衣重新脱下,一头栽回床上,舒舒服服的翻了个身,默默拉紧了被子。他的计划是先一觉睡到中午,吃过午饭后,再用整个下午的时间来修炼。

    然而天不遂人愿,才迷糊过去没多久,叶朔就被一阵剧烈的嘈杂喝骂声吵醒了。

    “杀人凶手呢?杀人凶手在什么地方?杀人凶手滚出来!”

    杂沓的脚步声,不绝于耳的谩骂声,听上去就像有千军万马即将踏平定天山脉一般。

    最先披衣出迎的是一名焚天派长老。他也是唯一留在赛场中维持秩序的长辈。刚踏出房门,就看到面前的小广场上已经被千百号人围得水泄不通,这群人服饰各不相同,手中的兵器也是千奇百怪,看上去什么人都有。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此时人人都挂着一脸怒色,似乎和这定天山脉的某个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瓢泼的大雨,在这群人合力撑起的一片灵力护罩之下,也早已被阻挡在外。纵然绵密的雨线依旧噼噼啪啪的击打在防护罩上,看来都更像是给他们壮了声势。

    人山人海的压迫,再加上背景是一片望不到头的阴暗,令那名焚天派长老一见之下,也是陡然间心中憷。

    “众位朋友,”在连天的喝骂声中,那名焚天派长老终是硬着头皮走了上来,拱手一礼,“不知我定天山脉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众位?这当中,或许是有什么误会,咱们能否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又何必要大动干戈呢?”

    对面的人群似乎也是各自商议一番,喝骂声渐息,几个领头模样的人走上前来。

    左一名绿衣汉子先开口道:“你是这定天山脉的负责人?那好,我也就有话直说了。<>兄弟们此来,也无意与整个定天山脉过不去,只请你交出一个人,到时我们自会带他寻个清静地方解决,绝不打扰贵山众位朋友的修炼,你意下如何?”他这话中虽是商谈,却丝毫没有给对方留下拒绝的余地。

    那焚天派长老皱了皱眉,显然也是对此人咄咄逼人的态度不满,但眼下对方人多势众,也不得不暂退一步,问道:“那是什么人?”

    那绿衣汉子狞笑一声,一字字的道:“玄天派的叶朔!有这个人吧?赶紧的叫他出来,兄弟们都已经等他很久了!”在说出叶朔的名字时,眼中蓦然流过嗜血凶光。

    那焚天派长老眉心登时打了个结。如果只是交出一名普通弟子也罢了,但叶朔的名字他近日也有所耳闻,知道这是刚刚在赛场上崛起的一匹新人黑马,很多高层长老也都是十分看重的。看这群人的架势,如果让叶朔跟着他们去,必然凶多吉少,到时自己又如何担得起这个责任?

    同时他也正在暗暗疑惑,这叶朔在外面究竟是杀了什么人,竟能惹得那一群路数各异的莽汉都自来寻仇?

    “很抱歉,此事……老夫也做不得主。待我先传讯请示一声。”那焚天派长老左思右想,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回答。本以为会遭到对方阻止,但在他拿出玉简,直到注入讯息之时,对面那群人都只是笑嘻嘻的看着,似是有恃无恐。

    那焚天派长老也无心细想,连忙先将传讯群给各派掌门。但很快,他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没有信号?这怎么可能?”传音玉简的通用范围很广,除了在某些极险之地会无法使用,基本上在整个灵界大6都是可以正常联络的。而定天山脉显然不属于那个特殊范围!

    在他对面,那绿衣汉子嘲讽的扯了扯嘴角:“别试了。<>我们此来是兴师问罪,可不想跟你们整个定天山脉的高手较量。所以我们在来之前,早就已经在山脚布下了结界,隔绝此地一切的联络信号。你是找不到帮手的,乖乖把叶朔交出来吧,还是你觉得凭你一个人,可以对付我们这里的这么多人呢,嗯?”

    在他身旁的另一名红衣汉子早就等得不耐,朝不远处的一排选手宿舍一挑眉:“别跟他啰嗦了,这老家伙不合作,难道咱们就没办法了?我早就打听清楚了,那个叶朔还是他们这次七大门派比试会的参赛选手,现在应该也住在选手宿舍里吧?大不了,咱们就一间间的搜过去,这里这许多双眼睛盯着,那杀人犯还能插翅飞上天不成?”

    几个领头人物一想不错,撇开那一旁交涉的两人,迈开脚步就向选手宿舍涌了过去。

    此地众人本来也不是同道中人,在此之前更是素不相识,这领头者的身份,也不过是在场者中实力最高,才被暂时推举出来,背后也没有需要照应的下属。一得知叶朔的下落,自是人人争先恐后。

    够格参加这次擂台赛的,自然都是各大门派中的精英。事关他们的安全,那焚天派长老自是极力阻拦。众人推推搡搡中,忽然有一间宿舍房门主动敞开,走出的是一名苍白瘦削的少年。面上毫无惧色,一路走到几个领头者面前,恰到好处的躬身施礼。

    “众位前辈,都先缓口气吧。既然是私人恩怨,又何必惊扰了其他参赛选手呢?那叶朔的宿舍,我知道是哪一间,我带你们过去就是了。”

    “阮石,你……你这是何意?”那焚天派长老目瞪口呆。

    那几名领头者都曾经看过天澜秘境中流传的影像,此时也认得出他并非叶朔。有人合作,事情自然好办得多,很快就摆脱了那名焚天派长老的纠缠,笑呵呵的上前揽住阮石:“还是这位小兄弟懂事。那就赶紧带路吧!”

    选手宿舍共有14间,正是按照各人最初抽到的签球号码做的分配。<>由于叶朔住的是一号宿舍,刚好位于整排宿舍的最里侧,走过去也需要一段不短的路程,尽头处还须得拐个小弯。

    途中,阮石旁敲侧击的打听道:“不知那叶朔是如何得罪了众位前辈?我知道,他的罪名是杀人夺宝,但请问他杀的是哪家人,夺的是哪家宝?”

    对于叶朔惹出的这场麻烦,阮石心里也有着和那名焚天派长老一样的好奇。只不过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叶朔惹上的麻烦越大,他就越开心!

    先前那名红衣汉子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不该你问的,不用问那么多。老老实实带路!”

    阮石肚里暗骂了一声,表面上仍是语气诡秘的道:“其实,实不相瞒,那叶朔也是我的仇家。依众位前辈看来,咱们能否做笔交易,你们替我取了他的命,我替你们夺回宝物,双方各取所需……”抬起视线的一瞬,刚好看到面前一栋挂着1号牌的红砖宿舍,连忙顺手一指:“就是这一间。”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