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裂痕 上
    “星宿宗?!”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叶朔的双眼也瞪大了,“你们说的是星宿宗的少主,他……他死了?!”

    记忆中,那个刚刚放下了仇恨的少年,和自己微笑许下约定,等到各自在灵界大6上闯荡出一番名头后,再来相聚一叙。现在自己再次得到了他的消息,不是他渐渐崭露头角的喜讯,反而是他的噩耗?!这让叶朔一时如何接受得了?

    “他……他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是谁杀死他的?”叶朔情急之下,浑然忘记了自己正被众人口口声声的指控为凶手,急急的抓住了那名绿衣汉子的手臂,连声询问。

    那名绿衣汉子口中啧啧连声,一把甩开了他:“这世道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杀人凶手往往装得最无辜。他不就是被你亲手杀死的么?至于死亡时间,就是你几个月前刚刚离开天澜秘境的那一天啊!”

    “这不可能!”叶朔失控的嘶吼出声。虽然仅仅是萍水相逢,但他对那名少年的遭遇也是十分同情,满心希望他能够走出过去的阴影,真正开创出一番事业。然而现在却得知他的死亡时间正是自己离开天澜秘境的同一天,岂不是说他刚刚和自己分开,紧接着就被杀死了?!

    “我确实曾经和他在天澜秘境分手,但是我没有杀他!我也不可能杀他!你们……为什么你们一口咬定我是凶手?你们亲眼看见我杀了他吗?还是谁散布出来的谣言?”这一次的冤枉,简直比林嘉祥那一次还要莫名其妙!

    那绿衣汉子冷笑两声:“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们可没那份闲心来冤枉你。要证据是吧,我这就给你看证据!”说完特别冲着七大门派的负责人招呼了一句:“各位也仔细看看清楚啊!”这才掏出了一块传音玉简,在半空中投影成像。

    玉简中是两段视频,以及几张静止的图片。第一段视频,是叶朔在天露泉中和那名星宿宗少年交谈,主动将堆放了一地的宝藏拱手相让。第二段视频,是叶朔和幻魅在天澜秘境的战斗,尤其特写了叶朔在手臂上缭绕起一层火龙的特殊招式。<>

    几张图片,则是从各种角度拍摄的星宿宗少年的尸身。图片中能清晰的看到,在他胸前穿破了一个大洞,两侧肌肤还隐隐有着烧焦的痕迹,配合刚刚的第二段战斗视频,很显然他正是死在叶朔的那一记火拳之下。

    “啧啧,你看看他的表情,那是多么的悲伤和难以置信,他绝对不会想到,一个刚刚对他示好的人,一转身就为了谋夺他的宝藏,将他残忍杀死,甚至连一具全尸都不留!

    只不过你这个凶手做事到底还是不够细致,取走了装有宝藏的储物戒指之后,却忘了把你送给他的那一只传音玉简也带走,那里面可还留着你的灵魂烙印啊!

    也多亏如此,才让我们成功找到了你这个杀人凶手!我想,或许这就是世侄在天之灵的指引吧!”那绿衣汉子欣赏着叶朔呆滞的表情,冷笑着在一旁添油加醋。

    红衣汉子也冷笑道:“杀人之前假惺惺的和他称兄道弟,杀人之后还能假惺惺的抹几滴眼泪,说真的,论演技我就服你!”配合着翘起了个大拇指,又道:“不过如果世侄在这里,他绝对不会再被你这副伪善的面孔欺骗了!”

    几段证据这一结合,定天山脉的一众参赛选手也是反响不一。不过对叶朔的指责声显然是占了大多数。

    叶朔没有为自己辩解。此时他也正神色复杂的看着那星宿宗少年的尸体图片。图片中,尤其是他的表情,是那么的悲伤和不甘。临死之前,他究竟是看到了什么呢?为什么会露出这种仿佛对世界绝望的表情?在那一刻,他究竟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等等!”祈岚站了出来,“我们和那位星宿宗少主分手之后,师兄一直就跟我们在一起,寸步不离,直到返回定天山脉!他怎能再分身杀人?此事我和赫连姑娘都可以作证!”

    那铠甲壮汉一声冷笑:“你们作证?我们可早就记住你们的脸了啊,在天露泉那段视频里,你们分明就是那个小子的同道中人,自然会给他做伪证!你以为,凭着几句谎言就可以瞒天过海么?”

    顾问也一直反复观看着几段视频,直到此时才出声道:“这里面有问题。<>这段天露泉的视频,在场的应该就只有他们几人,现在已经全都被拍摄进去了,那么这视频是谁拍的?又是从哪里拍的?既然他也同样得知了星宿宗宝藏的下落,那极有可能就是他暗下黑手,再陷害给叶朔的啊!你们为什么不去追查散布出这段视频的幕后人?”

    那绿衣汉子不耐道:“小子,休要强词夺理。你管他视频是谁拍的?只能说是恢恢,让他叶朔图财害命的证据得以大白于天下!”

    “我说过了,我真的没有杀他!”当一片指责声铺天盖地的压来时,一直在出神的叶朔终于回了魂。在思路极度混乱之下,他也终于找到了一条出路:“对了,我曾经亲眼见过杨云珠师姐的灵魂,说明人死之后,如果怨念强大,就仍会有意念的残留!只要有足够的机缘,甚至可以再次修炼,转为鬼修,重归阳世!

    那位星宿宗少主……他死的时候是那么不甘心,一定也可以留下灵魂,我们能否去寻找一位招魂师,设法召回他的灵魂,问清真相?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害了他!到时候不用你们说,我也会为他报仇的!”

    在叶朔满怀希望的提出这一条建议后,在场者却无一人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片更深刻的嘲讽。

    那名栗色长衫的中年人阴阳怪气的拍了几下掌,掌声中却充满了喝倒彩之意,冷笑道:“要说装也真是你最会装。你以为我们没有尝试过招魂么?但你已经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我们这可怜世侄的灵魂都早已被你彻底的抹除在天地之间了!”

    还没等叶朔从这份震撼中回过神来,那中年人已是转过身向虚无极拱手道:“虚无极掌门,此人所犯下的罪行,手段极其残酷,性质极其恶劣,简直歹毒得令人指!定天山脉招收到如此恶徒,简直是你们的悲哀!如今证据确凿,我想,没有人再阻拦我们对他实施制裁了吧?”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