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邀战
    赛场中,如今已是人声鼎沸。

    七大门派的弟子基本都已经到齐了。虽说名义上是虚无极有事要宣布,但现在他自己都还没到场,各派弟子多是在观众席上叽叽喳喳的聊着闲天。连裁判在没接到新通知之前,也只是一个人坐在下面发呆。

    在纪律如此松散的氛围下,叶朔正独自徘徊在擂台上。虽然他一路过关斩将,辛辛苦苦的杀进了第三轮,但是今天的比赛基本上就没他什么事了。按照规则,明天的冠军战结束后,他才会被安排和楚天遥争夺第三,作为一场战后的余兴节目。

    “今天,我就没有对手了么……”打量着对面空空荡荡的擂台,叶朔默默发出了一声叹息。

    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台下忽然有人接口道:“我来做你的对手吧!”声音中依然透露出一种睥睨天下的倨傲。

    叶朔转目望去,陡然一惊。

    同一时间,刚才还喧闹得像个菜市场似的观众席瞬间失声。所有人都把惊愕的视线投向了那道忽然站起的身影,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罗帝星无视全场侧目,沿着众人自觉给他让出的一条小道,趾高气昂的一路走到了擂台上。

    “哼,反正闲着也是无聊,我就先跟你较量一下,权当是热热身,明天再跟墨凉城争夺冠军!”

    霎时间,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整片观众席都沸腾了。

    “我没听错吧?血罗刹竟然是在向那个新晋弟子发出挑战?他的论调不一直都是,只有墨凉城才配做他的对手么?”

    “我记得他唯一一次主动邀战,就是当年对宫天影的那一句‘你的确很强,玄天派我就承认你一个’。这都过去多少年了,难道那个新晋弟子会成为第二个宫天影吗?”

    “赌局结束了……!第三名是叶朔,你们可以准备给钱了。”

    “不管怎么说,罗帝星既然肯在这里跟他打,那就是代表对他的认可,否则他怎么不找楚天遥?”

    “就是!血罗刹都承认叶朔是第三了,你们敢不承认?”

    在定天山脉,罗帝星的一举一动,一直都可以最大限度的吸引众人注目。这一次也不例外。同时由于牵涉到了那个近来同样身为风云人物的新人黑马,全场气氛更是史无前例的燃烧到了至高点。

    那个一路都在创造奇迹的传奇新人;那个作战方式稀奇古怪,最终却总能克敌制胜的传奇新人;那个连邢树珉都败在了他手下的传奇新人,撇开赌局本身,众人也非常期待他和罗帝星之间将会展开的碰撞。<>

    虽然这一次,他的传奇纪录免不了要终止了,但是毫无疑问,这必然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可想而知,能够让血罗刹“棋逢对手”,他就算是输,也输得风光无限!

    台下热火朝天的议论声,对擂台上的两人似乎毫无影响。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叶朔先开了口:“公认亚军竟然要在这里跟我打,不怕丢了你的亚军位子么?”说话间嘴角同样扯起了一个嚣张笑容,虽是新晋弟子,气势却尽不输人!

    罗帝星悠然自若:“我可不想被人叫什么公认亚军。我才是真正的冠军,你和墨凉城,都会成为我的手下败将。”他语气平淡,仿佛仅仅是在叙述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瞬间就把叶朔刚刚冒出头的气势完全压了下去。

    如果说此时的两人同样是一柄出鞘利剑,罗帝星的霸气就是直冲云霄,震慑千古,相比之下,叶朔则是显得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短暂的强势也被带出了几分“过刚易折”的气息。这也令场中围绕着叶朔的评价,一时间有些褒贬不一。

    邀战之事,其实叶朔并不感到意外。毕竟相似的话,他们在天澜秘境也早就说过。不过难得想霸气一次,就遭到了这样的反效果,这也让叶朔第一次觉得,原来“装逼耍酷”的过程也是个辛苦活,能做到这么长年累月的装下去,光冲这一点他就服罗帝星。

    “是么?你应该还记得,你在天澜秘境对赫连凤做过什么吧?”叶朔也调整回了自己的常规语气,“当时我就说过,那一巴掌,我一定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替她讨回来!现在,是时候了。”

    罗帝星顺着他的目光,也朝着擂台下扫视一眼,看到那由于叶朔一句话,正激动得满脸通红的赫连凤,心底暗暗不屑。目光高傲的从她头顶掠过,重新落回了眼前的对手身上。

    “满口话别说得太早了。那个赫连凤将要看见的,只会是她的保护神跪在我面前求饶的样子。在那个一心崇拜着你的小情人面前颜面扫地,到时候你可别哭!”

    当两人已经各自摆开架势,而裁判也带着一脸窒息的表情宣布比赛开始时,虚无极才悄然出现在了焚天派席位上。<>

    临时加出这样一场比赛,应该就可以为城儿多争取一些时间……虚无极注视着擂台,带着满意的笑容微微点头。而且此战之后罗帝星若败,等于是为那些八卦的弟子提供了一个更加轰动的谈资,到时想必也不会再有人关注城儿夜不归宿之事了。

    举行这一场加赛,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也是虚无极真正的目的。那就是为了给叶朔提供一个进入冠军战的机会。只有让他先进入了冠军战,才有可能名正言顺的和墨凉城在擂台上交战,也才能够实施那个当众诛杀他的计划。

    毕竟,冠军战的人选早已经确定,虚无极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把叶朔提上来。但是如果身为公认亚军的罗帝星,在这场比赛中输给了叶朔,他还有什么颜面再继续参加冠军战?而叶朔则是堂堂正正的赢下了第三轮,自然也同时拥有了晋级最后一轮的资格。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名正言顺的,不会有人想到这是他虚无极的一步暗棋,在所有人看来,只是罗帝星自己在作死而已。

    天澜秘境中的大事小事,墨凉城回来以后都没有隐瞒。罗帝星和叶朔曾经相互邀战,当时虚无极听在耳中,也仅仅是一笑而过。但是近日当他重新回想此事,却准确的找到了一条良机!

    这两个人肯定是会有一战的,只要给他们创造出足够的时间和机会,这一战就会注定爆发。

    并且,人有“将最美味的食物留到最后”的习惯,修灵者也会有“将最强大的对手留到最后”的习惯。

    当你已经拿到了亚军,再去收拾一只小卒子,那还有什么意思?当真是成了一场徒增笑料的余兴节目。而罗帝星,他绝不会容忍自己的比赛变得那么廉价,今天,才是他最好的邀战机会!

    就为达成此事,虚无极才专程将所有观众都集中到了赛场上,自己又避而不见,果然,事情已经朝着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了。

    虽然此战一败,对罗帝星带来的影响将是毁灭性的,这是在拿他的名声来成就自己的一石三鸟之计,但虚无极却并不会有丝毫愧疚。别说破月派弟子的前途本来就不关自己的事,而且在这整件事中,自己都不过是在顺水推舟。

    连墨凉城都能猜到罗帝星会在今天向叶朔挑战,这就足能说明,此事确是出于他的主观意愿,是他太过冲动自满了。否则他要是不挑战,自己也没法勉强他,归根到底,的确是他在“作死”而已。<>

    至于叶朔是否会败,则是全不在虚无极的顾忌之列。既然是魔,怎么可能在这里失败?

    擂台上,叶朔的身子正平俯在半空,手中操控着两团风元素,一拳一拳的挥向下方的罗帝星。

    罗帝星双手也是各运起一道灵力气浪后,十指直接在头顶交错,拉开了一层覆盖更广的灵力屏障。他就借着这层屏障,不仅能轻松的挡下所有攻击,指力时而隐藏在屏障之后,嗖嗖连发。叶朔看不清他的出指方位,抵御也尤为艰难。

    当罗帝星终于厌倦了这样单调的攻击后,直接将灵力屏障糅合成了一团能量,对着叶朔狠狠的推了过去。随即抬手一抹,半空中浮现出了一只惨白色手爪,对着叶朔当头抓了下去。

    叶朔滚倒在擂台上,在白色手爪的进击下连连翻身闪避。直到终于抓住一处空当,手中的风元素强势爆发,将白色手爪完全摧毁。但由于在擂台上这一番翻来滚去,身上也沾满了不少灰土,看上去已是有些狼狈。

    罗帝星俯视着他的目光中,再度闪过了一丝不屑:“只有这点本事?”

    叶朔淡淡一笑:“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双腿一蹬,已经敏捷的从地上跃起,双拳在身侧用力一握,激荡开一圈灵力,满身的灰土也被一扫而空。

    “罗帝星,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么?为什么不用全力跟我战斗,你在等什么呢?”

    罗帝星的视线很快的朝着观众席上一扫,再度的失望,以及被叶朔说中心事的尴尬,让他一时间有些恼羞成怒起来:“你少啰嗦!想让我拿出全力战斗,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远离赛场的另一边,阮石此时正垂头丧气的跟在常夜白身后。

    他刚才只是溜出来想买瓶水,结果才刚刚出了赛场,就和常夜白撞了个正着。

    并且常夜白还主动拽住了他,称“有些事要和他谈谈。不要打扰了其他人看比赛,我们换个地方”。话一说完就干脆的掉头带路,连推脱的机会也不给他留。

    阮石心里一阵阵发苦。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刚才就是渴死,也不该出来买水啊?但他倒也想得透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常夜白这会儿不找他,等到散场之后,机会也还有的是。甚至她可以直接叫弟子来房中召见自己,到时自己又能如何?

    一想到洛沉星在开赛前跟自己说过的话,阮石心里就没底。并且他当然知道潜夜派以擅长幻术闻名,所以常夜白也是最有可能被派来对自己使用搜魂术的人。

    这一路上阮石也曾旁敲侧击的试探过常夜白的目的,但常夜白却总是面无表情的回答他一句:“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这让阮石更觉七上八下,一颗心不断朝着绝望中坠落,仿佛对方现在正带着自己走向刑场。

    但是仔细想想,也说不定她找我并不是为了那件事呢……?唯一能令阮石感到少许安慰的,就是自己几天前和常夜白做过的那一番交谈。他相信当时自己的话,对她必然是有所触动的。也说不定是现在她想通了,愿意借着我搭上焚天派呢——?

    如果自己真能成功策反潜夜派,这是真正的大功一件,到时定天山脉还有许多事需要靠着自己牵线,洛沉星应该也不会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去死了……只有这样,这一盘已经走到死路上的棋才能重新翻盘!

    我先谨慎一些和她周旋,如果发现情况不对,我就直接摊牌……告诉她,我知道你的野心,我也能够帮你实现你的野心。同时也只有我!才是真正能够帮助你的盟友……无论如何,必须要策反她!

    正当阮石暗中转着念头时,常夜白的脚步已经停了下来。他们现在来到的地方……竟然是鉴定室!

    常夜白背靠着墙壁,声音中自有一股威严:“阮石,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林嘉祥就是你杀的,是不是?你说实话!”

    阮石一看到鉴定室,已先自觉不妙,却也没想到常夜白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开门见山。当他因紧张而出现了短暂的思维呆滞时,常夜白眼中已经射出了两道螺旋光束,笔直的贯入了他的双眼!

    顿时,阮石的瞳孔慢慢的化散,他的目光也变得空洞了。

    一片空茫的精神世界中,正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往自己的脑袋里钻。先在外围盘旋一周后,似乎是找准了方位,直接对着自己的灵魂冲击了过来。

    灵魂撞击的一瞬,有着大量的讯息灌入,也伴随着同步的讯息输出。响彻在自己精神世界内的,似乎是一层无孔不入的拷问。

    阮石的意识虽然已经完全丧失,但他手上的戒指表面,却悄然流转过了一层光华。一道道看不见的能量正在顺着手指,悄然涌入他的体内。

    还是那一片精神世界。在一道微弱的灵魂外部,一直环绕着一层暗淡的光环。此时,正有一股股纯正的灵魂能量,被戒指所操控着,顺着他体内的无数根灵脉大量灌入,接连与光环相通。

    当那层外在的波动强行冲击之时,这层光环的能量中枢得到灵力补足,也已经被完全激活。表层一阵闪闪烁烁,但它终于是艰难的亮了起来。

    光环一经亮起,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结成了一座金光障壁,将阮石的灵魂完好的保护在其中。同时那光环中也蹿起了一股极其强大的能量,以蛮横之势爆发而开,直接将那道侵入者的灵魂力量完全扫平。

    摆脱操控的一瞬间,阮石也在同时清醒了过来。而首先映入他眼中的,就是常夜白由于受到灵魂力量反震,此时正有些茫然的震惊表情。

    机会只有一瞬间……阮石几乎全出于本能反应,当即抬起了戒指对准常夜白双眼:“置幻!”

    我的生死,我的前途,我的命运,我所有的所有,全都赌在这一瞬间!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