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魔神附体
    试探性的一击,仍是以势均力敌收尾,叶朔也重新降落回了赛场中。

    虽然此时那一片坑坑洼洼的荒地,早已经不能被称为“赛场”了。

    刚刚的舞月剑法,在那天降一击之下,叶朔就已经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裂开了。毫不夸张的说,他觉得自己的魂魄都被劈得离体了片刻。那也是他觉得自己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随之而来的,是骤然升起的一轮圆月,将他整个人罩入其中。四面八方都是流窜的闪电,横冲直撞的极光穿透了他的胸腔,往来的光锥直接将他刺成了筛子。

    太过逆天的招式都有限制,那最终的第四重,看样子在短时间内只能施展一次。不过由于眼下是四重攻击叠加,除了基础的威能增幅外,还会给前三重攻击都附加上一层毁灭性的能量。这也导致修灵者就算没在第一击中直接被劈死,也多半会在其后的消耗战中被磨死。

    不能再硬抗下去了……这样就算是我也会死的……叶朔一面抵御着往来的电弧,同时在下一波攻击降临之前艰难的撑开了空间,身形也随着空间裂缝的合拢而迅速消失。

    接下来,不管外头闹腾得再凶,叶朔既然已经躲进了另一片空间,自然都可以暂时逃过一劫了。为罗帝星那惊人的破坏力感慨之余,他也终于有时间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伤势。

    只能说,果然是笑话人不如人。他现在这副样子,实在比之前的罗帝星狼狈太多。浑身上下找不出一块完好的皮肉,淋淋漓漓的挂满了血水,俨然已是成了一个“血人”。这副样子出去,他都可以想象赫连凤和祈岚他们会有多担心了。

    自己不是医师,又不愿在比赛中违规服食丹药,最后叶朔仅仅是操控着火元素,在自己的全身来了一番灼烧,暂时止住了伤口的血势。虽然这个过程也让他疼得龇牙咧嘴。

    当两人各自完成了短暂的调息,正要再次展开对决时,一直缩在一旁的裁判忽然迎了上来:“啊,请两位选手暂时等一等好么?现在没有了擂台,将会很难判定出局的界限,两位可以到观众席前稍事休息,工作人员会用最短的时间完成对擂台的修复……”

    那裁判战战兢兢的提议,才进行到了一半就被罗帝星打断:“不需要擂台!这场比赛的胜负,自然是以一方昏迷,或者主动认输为准。<>出不出局,早就无关紧要了。”

    叶朔在那裁判的视线扫到自己身上时,也是很快的一点头:“我也同意。其实这样更好,大家都可以放开手脚了。”

    罗帝星森然冷笑:“放开手脚?看来刚才还是没能把你打到爽,你还想要我放开手脚么?”不等话音落地,手中已是席卷出道道血线向着叶朔扣了下去。

    叶朔同样切开空间裂缝还击。两人就这样无视了裁判,一转眼又缠斗到了一起。

    “我不能输……他还在看着,我绝对不能输……”罗帝星越是明知道自己体力的消耗,叶朔的越战越勇就更是让他感到惊心。这个小子,难道就永远都没有极限的么?

    为了赢下这一场,罗帝星已经什么底牌都顾不得了。再一次被击退之后,手中已是幽光一闪,这一次抽出的兵器,正是他惯用的那一杆赤红色长戟。手掌在虚空中寸寸抚过,戟面上渐渐泛起了一层幽蓝色的暗光,同时也引动起了一层狂暴的邪气。

    这一招……正要抢上前追击的叶朔忽然刹住了脚步。

    好熟悉啊,这一招当初在天澜秘境初遇时,罗帝星原本就是打算要施展的,最后是因为墨凉城的一通传讯才临时离开。那个时候,自己就已经从这一招中感受到了一股极其不祥的讯号,到底……会出现什么呢?

    罗帝星的视线很快的掠过观众席,又重新落回了面前的长戟上。<>幽蓝的火光越蹿越高,映得他的脸上也出现了怪异的阴影。那看上去,竟然真的像是一头张牙舞爪的怪物……叶朔用力甩了甩头,这多半还是自己看错了吧?

    当那股邪气蹿升到极致的时候,蹿升的蓝光顺着兵器,渐渐过渡到了罗帝星持戟的手掌上,并且仍然在不断蔓延……此时他的半条手臂都笼罩在了阴森的幽光下,甚至,连外形也正在发生着改变……

    幽蓝色的火焰,漆黑的双目,血盆大口下的森森利齿……此时罗帝星的半条右臂,竟然都化作了一只狰狞的狼头!

    观众席上的惊呼声照例响成了一片。半是为那狼首的可怖外形,半是为罗帝星此时这畸形的手臂。

    “器灵……那应该是器灵吧?”了尘道长同样惊讶,相较于其他观众,他也看出了更多的东西。“竟然能够引器灵附体,这种事可没几个小辈做得到啊……”

    通常,自身的实力越强,也就能借用器灵的更多能量引为己用。司徒煜城尚须以血祭器灵,才能换来泰山重剑的短暂开锋,而罗帝星竟然直接可以令器灵的力量在手臂上具现化,单从这一点看来,两人的实力差距已是天壤之别。

    “那个罗帝星底牌太多。”天绝道长摇了摇头,“虽然这么多年都没有参赛,但是他确实有争夺冠军的实力!咳,了尘道兄啊,你也想开一点吧,朔儿这是第一次参加比赛,能走到这一步就已经是非常不错了,这一次就算他输了,他所博得的关注也绝对不会亚于墨凉城!这来日方长,下次还有机会,啊,还有机会。”

    了尘道长顺着他的话点了几个头,忽然似是想到了什么,侧过头笑道:“天绝道兄,我这可是什么话都还没说哪,你就自说自话的扯了这一大通,恐怕,真正不甘心的人是你吧?”

    一面调侃好友,自己的目光却也没从赛场上移开过,“其实他们拼到这份儿上,那个罗帝星也到了强弩之末,这应该是他的最后一招了。<>换句话说……如果朔儿还能撑得过去,他就是要赢下这场比赛都不是没有可能!”

    此时,罗帝星周身的灵力波动,已经在器灵加身的增幅下直接冲到了聚气七段,就连他的双眼之中,也同样映上了一层暗蓝色的幽光。

    “呵,叶朔,能够输在我这‘魔神附体’之下,你应该引以为荣!”罗帝星说着,目光故意朝着玄天派席位上挑衅的一转,“当初就连楚天遥,也没资格让我施展这一招!”那狰狞的狼头已经对准了叶朔,口中喷出了一大团暗蓝色能量,看上去就像是一发发异变的火焰炮弹。

    叶朔谨慎的控制着全身的灵力,迅速闪开。而罗帝星也是随时调转狼头,始终紧盯着他发射,一团团暗蓝火焰在场中接连炸开,干枯的土地也显出了腐蚀之象,地面时而干裂,腾起道道黑烟,一股股墨汁般的黑水不断外涌。

    当所有人惊叹于这一招的威力之时,叶朔那不断躲避的动作,自然又引起了罗帝星好一番嘲笑。

    叶朔平心静气,不去理会敌人的挑衅。虽然并没有听清台下的议论,但他内心中的盘算却是与师父恰好相合。

    这场比赛,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这一招接不下来,他败,但若是接得下来,就该换成罗帝星败了!

    叶朔同样也很清楚,盛起时越强大,衰竭时也就越虚弱。罗帝星现在这个状态,和增幅秘法是一个道理,他能够维持“魔神附体”的时间是有限的。那么自己根本就没必要在他最强的时候和他硬碰硬,等到他的增幅时限过去了,才是真正到了自己发挥的时候!

    那团暗蓝色能量,确实奇异,有一次叶朔和它的距离过于接近,立时感到体内产生了一番震荡,血液奔涌着似乎是要离体而出。虽然暂时无法弄清那团能量的真面目,但叶朔也明白,绝对不能让它沾身半点,否则恐怕自己也会像那被腐蚀的土地一样。

    叶朔对这一招的忌惮,很快就被罗帝星看穿了。这一次他却并未多言,仍是按照旧有的频率持续发射,当然他心中的考量,就只有自己才清楚了。

    这些能量是在结成包围圈。叶朔很快就看出来了,有时相邻两发的角度极其刁钻,那是让他避得开一发就避不开另一发,甚至一旦迟疑稍久,还可能连续吃上两发。

    不过虽说难缠,也还没到自己应付不了的程度。叶朔的身形在幽光包围中一次次穿梭,同时暗暗感慨,想不到罗帝星竟然也会用一点战术了。

    当他先后两次纵跃,避开了膝盖高度的两团幽光后,又是一次大幅度后跃,避开一团斜撞而来的幽光。只是他的后跃之势尚未止歇,身旁的灵力波动已是一阵紊乱,罗帝星闪电般的出现在了他身侧,挥舞着狼头,当胸一击,狠狠的将他扫飞了出去。

    原来罗帝星比自己想象的还会用战术……叶朔向后方倒飞的时候,心中还在暗暗苦笑。

    挨了这一下,从脖子一直横跨到腰间,都被狼首的利齿拉出了一条深长血口,火辣辣的作痛。毒素的侵蚀也令他的全身都麻痹起来,重重的栽倒在了地面上。

    罗帝星再次抬起狼头:“魔神之息!”这一次他对准的却并非叶朔,而是面前的土地。

    一道道如烟雾状的幽蓝色能量被喷吐而出,沿着路面大量蔓延,很快就将整片赛场范围都完全笼罩在内。

    赛场之中,再无立足之处。纵横的能量也同样包围了叶朔周身,先顺着他毫无知觉的双腿上攀,进而又漫过了他的腰间,缠绕过他的双臂,将他由卧姿渐渐拉得直立而起,高吊在了半空中。

    攀升的能量仍未稍懈,一圈圈的勒住了他的脖子,蒙住他的口鼻……等到他的头顶也被完全淹没时,几乎就已经宣判了他的失败!

    罗帝星紧盯着面前那道正在成形的蓝色蚕茧。越是胜利在望,就越不能放松警惕,已经到了这一步,他绝不能忍受任何一点的失误阻碍他进入冠军战!

    ——“啪”。很微小的响声。

    罗帝星条件反射般的立刻瞪了过去,而此时也用不着他再费力去寻找声音的来源了。

    缠绕叶朔右臂部位的蓝色藤条,已经悄然炸开了一道缺口,而在叶朔暴露出的手掌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朵红色火莲。

    火莲中散发开的热度,一寸寸将蓝色藤条逼退,叶朔伤痕累累的身子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甚至连席卷了整片赛场的幽蓝色能量,在此时也有着缓慢蒸发之势。

    风火融合之技,风火魔吟!正是由于学会了最本质的元素分解,叶朔才可以在双手被困的情况下,依然召唤出融合灵技。

    这并不是罗帝星大意,只能说叶朔隐藏的这一张底牌,实在是太强大了……

    强势破解了“魔神之息”后,叶朔掌心朝着下方一扣,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倾泻而出。借着火莲余波的反冲之力,叶朔无视双腿的麻痹,身形已是高高跃起,手中托着一团熠熠生辉的能量,对着罗帝星狠狠的压了下去。

    罗帝星沿途发射的一连串攻击,在叶朔的火莲清扫下竟然尽数溃退,很快,风火魔吟就已抵上了狰狞狼首,即使罗帝星已经将全身的灵力都灌入其中,手臂仍是被他寸寸压下,脚下的土地也崩开了道道裂纹。

    胜利,是属于我的!叶朔心中一声嘶吼,身体中残余的灵力被全数激发,火莲的外焰登时又拔高了一寸,压迫之势也是再度暴涨。

    罗帝星的目光虽是残忍如昔,此时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狼头的能量正在缓缓消散。当他被这一拳直接击倒在地时,他的手臂也在幽光中翻转扭曲,重新恢复成了人形。

    局面的转变,也是令罗帝星陷入了疯狂,左手五指同时飘出血珠,在半空中分五处相异方位各自悬浮,而他也是沿着这些血线飞速刻画,一转眼就描出了一幅形状怪异的血色纹路:“魔影血盾!”

    那血色纹路一经成形,在劲风中立时涨大数倍,化为一面坚固的血盾撞向了叶朔。

    风火魔吟已经在刚才的对耗中,与器灵能量彼此抵消,以叶朔现在的状态,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再加一击。那面血盾再次蛮横的将他撞飞,同样在地面砸出了另一道深坑。

    这样一来,两人等于已是同时倒地,而且看上去,都已经彻底的精疲力尽了。那裁判正要开始计数,却见罗帝星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呵……叶朔,你已经动不了了吧?”罗帝星虽然在笑,却因过度的脱力,嘴角都在略微抽搐,“那么,再接我这一招试试!”

    “五色……星之极……”

    一轮曜日,一弯钩月,缓缓自他张开的双手前浮现。那是五系元素正在归位的标志。

    全场观众再度坐直了身子,表情各异。想不到,罗帝星竟然还有隐藏的杀手锏!而且从这两句咏唱中,也是让众人不难判断出,他想施展的是哪一招了。

    那个传说中的灵技,威力丝毫不亚于四重叠加的舞月剑法,并且,它的打击范围更加集中,频率更为持久!

    反观叶朔,他的底牌都已经用尽了。即使是新学会的空间秘法和风火融合,也无力助他扭转败局。很简单,这两招虽强,终究强不过罗帝星……

    这一场比赛,虽然变故迭出,但到这里也是真正的尘埃落定了。那个创造过众多奇迹的叶朔,毕竟还是要败了。

    但是,能跟罗帝星拼到两败俱伤,他就算是失败,也绝对是最有面子的失败!这场比赛之后,他已经注定可以得到精英弟子的名额!

    然而那已经被所有弟子定性为“虽败犹荣”的叶朔,似乎却还没有完全放弃。此时他盘膝坐了起来,两手也是同时抬起,右手中是一道微微旋转的青色能量球,左手中则依旧是一朵闪耀的火莲,与刚刚破解魔神之息的那一朵分毫不差。

    “呵……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本事……”罗帝星在看清叶朔的灵技之后,也是很快的松了口气,“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风水还是风火,你的套路我都已经看穿了!那种程度的攻击……到最后就算拼着受一点小伤,我也挡得下来!但是我的攻击,你要拿什么来挡?”冷笑声中手印再度变动:“剑指诸天……”

    融合灵技,在刚刚出现的时候确实引人惊艳。不过明知道这一招对付不了罗帝星,观众们的期待值自然已是荡然无存,甚至,还多出了几分嘲弄。

    “唉,那个叶朔,这种时候再故技重施有什么用呢?”

    “这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叶朔并没有理会场下的议论,此时他也同样在凝视着自己手中的两团能量。

    没错,他也知道,仅凭现有的这两种灵技,是无法克敌制胜的。罗帝星的那一招他在天澜秘境就见过,即使强如魔骨也受到了重创,更别提是现在只剩最后一口气的自己了。

    要胜过他,除非是有一种更加强大的力量。而创造出这种力量的方式,就只有……

    叶朔的双目,已经被两团华光染成了各异的色彩。也就在这一刻,他像是下了决心一般,将手中的两团能量猛地一合!

    风,水,火,今天他就要第一次尝试三种元素的融合了!

    罗帝星的目光略微一动,有些难以置信的注视着叶朔的动作。从那一团正在逐渐成形的能量当中,他可以感受到一种真正的毁灭气息……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