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第一天才和新人黑马
    三种元素的融合并非易事,要找到稳定的平衡点也更是艰难。狂暴的斥力直接将叶朔双手虎口震裂,三种色彩也时刻呈现着紊乱的交替,看上去不等敌人攻击,它自己都会随时炸开。而到时,首当其冲的承受者,自然也就是叶朔本人了。

    但就算叶朔自取灭亡的几率再大,罗帝星也不想给他这个凝聚能量的机会,很快的收回视线,最后一个印诀也终于是重重的扣下:“灭孤芒!”

    剑形虚影稳稳升空,同时射出一道笔直的光束。从这一点,很快又会延伸出无数条血线,对敌人进行全方位的精确打击。叶朔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即使这三种元素的融合灵技尚未完成,但它也毕竟是实实在在的混合了三种元素的能量,拼这一把,足够了!

    “去!”叶朔清喝一声,将手中的三色光团猛地朝前一推,和半空中的能量光束正正撞在一起,大量的血线正在疯狂蔓延,很快就将三色光团通体布满。

    随后,是一片足以遮蔽天地的白光。

    “轰!轰轰!”

    不绝于耳的爆炸声响彻赛场,长老们不得不再次动手布置防护罩。这一次的能量,甚至有不少凝气级的长老都感到了心惊。

    如果今日是他们面对这种攻击,也绝对没法完完整整的从里面走出来。同时内部的能量风暴一旦完全爆发,甚至足以夷平整座山头。难以置信,像这种毁灭性的攻击,竟然仅仅是由两个聚气级小家伙所制造出来的!

    全场观众只能看到内部接连炸开的能量涟漪,防护罩中的那两个人,此时注定是一次次的被爆炸掀飞,撞上防护罩摔回赛场,又被下一波涌来的能量再次击中,再撞,再摔……这可以想见的悲剧也令不少弟子心惊肉跳起来。

    直到爆炸余波终于散去,众位长老也小心翼翼的撤去了防护罩,就听到“嗖嗖”两声响,两道身影就像两颗坠落的炮弹,各自砸在了赛场一角。<>全身血肉模糊,衣衫彻底烂成了一截截碎布,连面目也只能隐约辨识。

    但即使是受到了如此猛烈的创伤,两人却仍然没有失去意识,只是也同样都没有力气再动弹一下了。

    那名裁判在一旁足足等了好一会儿,才壮着胆子上前计数:“一!”

    墨凉城怔怔的注视着赛场,忍受着心口一阵又一阵的剧痛侵蚀。此时盛在他双眼之中的,是一片悲伤的海。

    “那个魔,还真的是很会伪装啊。明明是一场可以轻松取胜的比赛,非要先装成是拼得两败俱伤……”

    随后,他的双拳也在膝盖上狠狠收紧。

    “但是……我是绝对不会被他这种程度的伪装欺骗的!”

    ……

    “二!两位选手仍然无法起身,这场比赛,最后莫非是要以平局收场吗?”

    叶朔和罗帝星此时单是维持一口意识不散,就已经用尽了全力。这“平局”虽然是两人谁都无法接受,但他们的身体在这一刻好像都已经不属于他们了,就算在脑中全力下达指令,也无法让四肢如愿活动起来。

    “三!”

    祈岚再也看不下去,站起身大喊道:“师兄!快点站起来!那个罗帝星已经站不起来了,现在只要能站起来,你就赢了!师兄!”

    祈岚的话传达到叶朔耳中,也是给他注入了一剂强心针。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撑起双肘,在玄天派震天响的鼓劲声中,费力的撑起了半个身子。

    “四!”

    终于,叶朔再一次重重的摔回了地面。<>这一摔也让他又咳出了几口血。

    “啊……你……你们看!”此时,忽然有弟子指着赛场惊呼起来。

    在所有弟子的注目下,罗帝星艰难的活动着已经被炸得不成样子的双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尽管他全身的伤口都还在不断流血,尽管站姿再狼狈,但他终究是站起来了!

    “呵……叶朔,刚才那一招,你也只能施展一次吧……你已经没有力气了吧……”罗帝星挣扎着扯起了一个笑容。尽管他此时眼前阵阵昏黑,几乎无法正常视物,但就凭着那一口气,他逼着自己继续维持站姿,“而我,还能站起来,你输了……!”

    “五!罗帝星选手成功的站起来了。最后的倒计时,叶朔选手的命运会是如何呢?”

    “叶朔……”赫连凤的双手紧紧压在了心口。已经拼到了这一步,她当然不希望叶朔会输,但是她也不想再看到叶朔那么勉强的样子了!

    “六!”

    “朔儿!”了尘道长也激动的站起了起来。此时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如果计数到十,叶朔仍然无法站起,他就会输掉这场比赛。他之前所有的努力也都成了一场空!是光荣的杀进冠军战?还是饮恨败北?这让他这个师父怎么能不着急?

    “七!”

    罗帝星的身子虽然不住摇摇晃晃,但眼见胜利在望,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浓郁。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彻底僵住了!

    在他对面,叶朔竟然也同样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同样的血迹斑斑,同样的狼狈,甚至是脸上,都挂着和他一样疲惫的笑容!

    “八!”

    罗帝星狠狠的逼视着叶朔,而叶朔回给他的始终是一副淡定从容的笑脸。<>他……完全没有任何要倒下的样子,别说是十个数,甚至是二十个数,更多的,他仿佛都可以撑得下去……

    但是自己,却已经到极限了……

    “噗——”罗帝星一半是被叶朔的从容激怒,另一半是早已心力交瘁,在狂喷出一口鲜血后,身形终于是再次栽倒了下去,刚好是跪倒在了地面上,跪在了他的仇人面前!

    “九!”

    墨凉城目中无悲无喜,这个结果是他预料之中的,他早已学会了不再相信奇迹。

    而另一边,是屏住呼吸的玄天派。越是到了最后的关头,人们反而更喜欢用沉默来表达他们的心情。

    “十!罗帝星选手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胜利者是……胜利者是玄天派的叶朔选手!”那裁判的声音都发颤了。在他主持的这场比赛中,见证了七大门派多年来最大的奇迹,这一点简直足够他吹嘘一辈子了!

    全场静默,随后,玄天同盟的席位上,爆发开了一场海啸般的欢呼。

    有“新人黑马”之称的叶朔,现在竟然连罗帝星都不是他的对手,事实为证,这简直就是一匹黑得不能再黑的黑马啊!

    在裁判宣布出结果后,叶朔强撑的一口气也终于完全耗尽,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成功了……哈……哈……我竟然真的成功了!”

    回想这场比赛,他能够取胜,其实还是含有了相当大的运气成分。罗帝星的实力确实胜过他太多,这一点他直到现在也承认。要不是在开赛之前,他阴差阳错的学会了空间秘法,那现在他早就已经失败,甚至是已经死了。说到这一点,还真是得好好感谢一下邢树珉。

    接着是三种元素的融合。那还是他第一次的尝试,第一次就运用在了决胜阶段,眼看着敌人就有一记大招即将打过来,他竟然还能顶着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压力,将三种元素融合成形。

    并且,它们是实实在在的在对碰中发挥出了应有的威力,而不是直接在自己的手中炸开,把他炸成焦炭……这一点叶朔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有些不可思议。如果让他再尝试一回,他还真的不敢说可以一次到位了。

    再到最后的计数阶段,叶朔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凭着什么,才能在最后关头重新站起来。也许是对胜利的执着,也许是对赫连凤的承诺,也许是对和墨凉城战斗的期待……那个时候简直就是身体自己在动,至少他的确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四肢了。直到确定了自己的胜利,胸口那股意志才被抽空,他才可以放心的倒下去。

    但就算运气的成分再多,叶朔也绝不会说自己的成功仅仅依靠运气。毕竟,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一片欢呼声中,只有四强赌注押了叶朔的人还有些发蒙。当初他们一路战战兢兢的坚持到了现在,本来以为叶朔的第三名已经十拿九稳,谁知道他竟然直接撇开第三,夺下了亚军的宝座!只是这样一来,自己等人押下去的钱怎么办……?

    裁判的宣布,观众席的反响,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坐实了那个优胜者的身份。而那个优胜者,不是自己……

    罗帝星怔怔的跪在地上,连裁判伸来搀扶的手也置之不理。眼珠在眼眶里疯狂乱转良久,忽然抬起拳头狠狠的砸向了地面。一拳一拳砸得格外卖力,连拳缝间渗出血丝也浑然不觉。

    “我没输!!我没输!!我怎么可能输……?我不相信……这一定是假的,我不相信……这是阴谋……不可能……不可能……”罗帝星疯狂的喃喃自语,到最后已经转为了语无伦次的祈求。他的精神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这个时候,观众们也才重新注意到这个失败者。吹捧叶朔的呼声有多响亮,现在对罗帝星的贬斥就有多刻薄。

    “罗帝星竟然就这么输了啊!”

    “当年他傲成什么样子,说我们是一群饭桶,现在打脸打疼了吧?”

    “他还有脸吵着直接晋级。照我看要是老老实实打过来,说不定连第一轮都过不了呢!”

    “不过他其实打得也还可以啊,只能说是他的对手比他更厉害吧。”

    虽然也有人提出了客观意见,却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嘲讽浪潮中。这群弟子当初被罗帝星欺压太久,眼见他一朝落难,落井下石得一个比一个起劲。

    “但是这样一来,就成了罗帝星和楚天遥争夺第三,这样一来我们的赌注该怎么办?”

    “之前的四强名单里可没有罗帝星啊,那就算是楚天遥第三吧!”

    “没错,罗帝星现在那个样子,说不定还真就连楚天遥都打不过!”

    处在炮轰中心的罗帝星,脸色越来越苍白,到最后竟是直接抱头惨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眼前这一切何等的熟悉,和幻境中那一场噩梦何等的相似!同样是被所有的人斥为废物,一切的光环和荣耀都在离自己远去。当这场比赛失败的时候,他曾经的一切自傲,一切狂言,都已经成了一场笑话。

    在这一刻,他已经一无所有了。这绝不仅仅是输掉一场比赛,他输掉的是他整个的人生!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买他的账;他再也不可以大模大样的迟到早退,使用着种种的特权;他的仇人一定会拿着这件事大说特说,羞辱到他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从今以后……从今以后,他怎么可能再顶着这一片骂声修炼下去?他完了,他真的完了,他从来都没有想到,幻境里的噩梦,竟然会化为真实的梦魇!

    我……真的活成了一个废物,一场笑话,哈哈哈……

    忽然,有一只手搭在了他肩上。

    “俗话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别太在意了,下一场我会帮你报仇的。”

    嘲讽声在此时奇迹般的消退了。望着忽然走上台的墨凉城,所有人都选择了静观其变。毕竟,现在第一天才已经表明了态度,自己如果再盲目跟风,岂不是显得相当不明智?

    罗帝星的绝望惨叫也在此时终止。他觉得仿佛有种力量,把他已经崩溃的灵魂重新拉回了体内。

    将信将疑的转过头,唯恐这仅有的希望不过是他的幻觉。而他第一眼看到的,是那平常永远事事不关己的墨凉城,此时就站在他的身边,还对他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

    阳光倾泻在他的身上,为他镀上了几分圣洁的光辉。虽然这种说法既俗套又肉麻,放在平常罗帝星是想都不会去想,但现在他真的觉得,墨凉城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救赎世间的天使,神圣而光明。

    罗帝星惨白到极致的脸上,终于缓缓的化开了几分柔和。

    原来……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啊……这一次,我还没有失去所有……

    回想到当初的幻境梦魇,当自己受到无尽唾骂之时,墨凉城也同样是其中落井下石的一员。可是在这场真实的噩梦中,他没有抛弃自己,他选择了站在自己一边,也只有他还没有抛弃自己……

    唯一的对手,也是唯一的朋友。

    只要你没有因此而瞧不起我,那么,其他的非议就都不再具备伤害我的资格了……

    罗帝星在墨凉城面前,第一次不再要强,顺从的被他搀扶着站了起来。墨凉城并没有多说什么,扶着他一步步的走出赛场。为了迁就他的伤势,脚步也难得的放慢了很多。

    叶朔此时已经被裁判搀扶着站起,想到前一天墨凉城怪异的态度,满心想解释几句,主动扶住了他一边手臂,试探着道:“凉城兄弟……”

    墨凉城一把将他甩开,冷冷的留下一句:“别套近乎,我跟你好像没有那么熟。”

    由于场中寂静,墨凉城这句话也轻易的传到了所有弟子耳中。就连罗帝星都惊讶的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叶朔抬起的手尴尬的僵在了半空中,夺得胜利的喜悦,似乎也被墨凉城此时的冷淡态度浇熄了不少。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就对我这样?刚才不是都还好好的么?难道因为我打败了罗帝星,他就生气了?……可是他应该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啊。

    只有那一无所知的裁判像是挖掘到了一个大新闻,声嘶力竭的吼道:“哦!墨凉城选手发话了!看来对于连战连胜的叶朔选手,就连准冠军也不能掉以轻心了啊,他这是在扞卫自己的荣耀吗?定天山脉公认的第一天才,和这场比赛半路杀出来的新人黑马,即将在明天的擂台上展开激烈的碰撞,让我们拭目以待!”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