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焚天派的挽歌
    ?这一边是虚无极和玄天派众人的对峙,另一边罗帝星为墨凉城运功疗伤的场面,却是显得要安静许多。

    他的体内就像是个无底洞,就算给他再多灵力,他似乎也无法吸收,而且,伤口的血也止不住……罗帝星又急又慌,一面依然维持着灵力的输送,同时迅速从衣袋掏出一颗丹药,送到了墨凉城嘴边。

    这在他所拥有的全部丹药,几乎是最名贵的一颗。一直以来他都舍不得用,满心想留到冲击凝气级时全力一搏,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能有一点帮助的话……

    “吃下去啊!”现在的墨凉城根本张不开嘴。而且他全身都是血,生命迹象也微弱到了时有时无,罗帝星根本就不敢下太重。在一次次的尝试后,他才终于成功的把那颗药塞了进去,墨凉城的喉咙微微滚动,似乎也终于有了吞咽的动作。罗帝星这时才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简直比完成了一场万米长跑还累。

    但还没等他喘口气,墨凉城忽然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他越咳越厉害,直到吐出了几大口鲜血,连带着混杂了鲜血的丹药也一起吐了出来,无力的滚倒在地面上。而墨凉城的头很快又是一歪,一动不动了。

    刚才面对天苍兽的威慑,没有弟子敢来趟这淌浑水。如今大敌既去,焚天派渐渐开始有不少人围拢了上来,郭阳云冲在了第一个,邢树珉也心情复杂的混在队伍之,怔怔的注视着眼前那脸色惨白,全身僵直,如同一具尸体般的墨凉城。

    凉城师弟,他是不是就快要死了?他真的快死了吧……

    他流了好多的血,差不多有半张擂台那么多了。而且就连现在也还在流,一直在流……

    一个人身体里一共有多少血,经得起这么不停的流逝呢?所以凉城师弟是真的要死了……

    一个人死了,他停止了呼吸,世界上从此不会再有他。

    世上不会再有凉城师弟,不会再有第一天才……

    “凉城师弟,你醒一醒啊!”郭阳云正在大力摇晃着墨凉城,“只要你这次醒过来,以后我就再也不跟你吵架了!我……我以后把所有好吃的点心都给你吃,有厉害的宝物我都让给你,还有……我不再吵着让你请吃饭了,这一次我请你!换我请你!你想吃什么我都请你,你张开眼看一看我啊!”一边说着,上更是卖力的连连摇晃。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师兄主动服软的样子,因为凉城师弟是真的要死了……

    墨凉城在郭阳云一番荤八素的摇晃,表情越来越痛苦,终于他张开嘴,一连喷出了几大口鲜血。

    罗帝星看得目眦尽裂:“你不要动他!!”猛地把郭阳云推倒在地。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罗帝星会为别人着想,因为凉城师弟是真的要死了……

    “你干什么啊!我也是好意,你干嘛这么凶啊!”郭阳云揉着屁股惨叫起来,看到罗帝星杀人般的眼神,他明智的选择把后半截的抱怨咽了回去。

    罗帝星忍了忍脾气:“有没有灵力啊?先给他一点。”两人迅速达成共识后,同时抬按在墨凉城肩头,继续为他输送着灵力。

    ……

    在虚无极正与玄天派众人吵得不可开交时,后方忽然有人拉住了他的衣袖。

    “虚无极掌门,先别管他们那么多了,您快点来看看墨凉城吧!他一直都在吐血,伤口的血总也止不住,到底该怎么办啊?”

    墨凉城的体内仿佛真的就是个无底洞,罗帝星与郭阳云方才尝试良久,仍是没有半分起色,反而墨凉城仍是时不时就会吐血,吐出的血量越来越多,罗帝星这一回真的是六神无主了。

    虚无极气急败坏的一撩袍袖,也跟着回身察看。

    事变之后,他先是忙着抵御天苍兽,再就是忙着向玄天派复仇,这还是第一次正面看到墨凉城的样子。这一眼看得他的心都揪成了一团。

    全身都是血,纵横的伤痕之下深可见骨,腕处更是两个惨不忍睹的血窟窿。因为不停的在吐血,嘴唇和整个下巴一片血红,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

    偏偏就只有他的脸,是一片死灰般的白色。第一次看到,凉城以这样一副死寂的样子躺在我面前。以前他明明是那么有活力的孩子,可以乖乖的叫我“师父”的啊……

    “为什么会这样……”虚无极简直痛心疾首。双迅速结印,构建出一片半圆形光罩,将墨凉城的上半身笼罩在内。光罩之,灵力迅速流转,一次次的修复着他的伤口。整个过程,虚无极的脸上始终流露着藏不住的焦灼。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师父这么当众失态,因为凉城师弟是真的要死了……

    邢树珉挪了挪脚步,内心的悲伤越来越深刻了。

    我每一天,每一个时辰,都在希望凉城师弟消失。

    可是我仅仅是希望他离开焚天派,回他的家族去啊!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他死啊!

    现在我的诅咒灵验了,凉城师弟真的要死了。以后他死了,他所拥有的荣耀就又会重新属于我了。

    尽管邢树珉一直在用墨凉城死后的一系列美好前景来自我安慰,但此时在他内心,却有股冲破一切的绝望夺走了自欺欺人的欢乐。

    ……那,并不是我要的啊!

    凉城师弟死了,师父该有多伤心啊!没有人可以取代凉城师弟的地位。可以安慰师父的那个人,也不是我。

    凉城师弟存在过就是存在过,就算他不在了,大家也不可能若无其事的重新回来拥戴我。因为凉城师弟是唯一的。

    为什么偏偏是凉城师弟呢?如果现在躺在地上快死了的那个人是我,那该多好啊。我本来就是多余的,没人在乎我,死了也就死了。可是凉城师弟,有那么多的人关心着他,珍惜着他,他的命比我有价值得多,为什么要死的偏偏是凉城师弟呢?

    虚无极给墨凉城的应急治疗终于告一段落,伤口的血暂时是止住了,虽然他的生命气息,还是一如既往的衰弱。

    当焚天派的医师长老从储物戒指取出担架,众人八脚的将墨凉城抬上去的时候,罗帝星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徒劳的在他耳边念着:

    “你还可以听到我说话么?振作一点,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

    自然,墨凉城并没有给他任何反应。

    当焚天派众人在一片愁云惨雾下,抬着担架途经玄天派面前时,虚无极终于忍不住再次发飙:“我告诉你们,这件事绝对不会就这样过去的。我今天把话摆在这里,一月之内,玄天派必灭!将来踏上黄泉的时候也不要怨我,因为这都是你们自找的!”

    玄天派大长老叹了口气,第一次开口道:“虚无极掌门,您是这定天山脉的主事者,凉城师侄之事,我们也深表遗憾,但为了这一个弟子,就要开启两方大战,是否有些太小题大做了?”

    如果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位大长老通常是不会主动参与外界争端的。他的插,让玄天派的众人再次感到了一片风雨欲来的阴影。就连叶朔的心思也开始混乱起来,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无意之铸成了大错。

    虚无极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愚蠢!你们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如果他真的有个长两短的话,整个定天山脉都将不复存在!反正大家也都要死了,我还怕什么?我豁出去跟你们死磕到底!”

    众人听了他这一番话,各自暗含不屑的摇了摇头。都到这个时候了,再这样危言耸听,可是没有半点意义啊……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定天山脉这穷山僻壤之地,收留的弟子大多都是邻近村庄的穷孩子,谁能想到这里会有人来自那个在整个灵界大陆都是赫赫有名的商业家族?

    在做出这番威胁的时候,其实内心最慌乱的就是虚无极。墨凉城的恐怖背景,在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墨家所蕴含的能量,要灭掉一个小国家的小势力,真的是不费吹灰之力。现在还能指望墨重山不报仇么?把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送来这里,最后他却变成了残废,自己要是墨重山,能不报仇么?能么?

    这时,在他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微弱的声音。

    “师父,我受伤的事,千万不要告诉我爹,他会担心的……”

    墨凉城竟然恢复意识了?!而且还可以开口说话,这也代表着,他的伤势的确在慢慢好转……虚无极又惊又喜,连墨家的威胁都忘了,连道:“先什么都别说了!”只要墨凉城真的可以好起来,以后自己一定什么都依着他!哪怕是,不做这定天山脉的霸主都行……

    墨凉城的声音飘飘忽忽:“如果……如果我死了的话……”

    虚无极急斥道:“别胡说!你不会有事的!”

    墨凉城听而不闻:“如果我死了的话,请帮我转告我爹,一切是我咎由自取,与师父和定天山脉都没有关系。还有,请他原谅我,再也不能留在他身边尽……孝……了……”

    他说这些……所以刚才他是听到了自己的话,同样想到了他这一出事,会为定天山脉带来的后果,这才预先留下了这样的话么?这孩子为什么这么傻,自己都这样了,竟然还在为别人着想!虚无极一时间痛彻心扉。

    墨凉城见他这许久都没有反应,又轻声催促道:“师父,快点把我的话录下来吧,我怕我的时间不多了……”

    罗帝星同样听到了这几句话,内心一片混乱不堪:“墨凉城,你这是在留遗言么?我不准你死……如果你就这样死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终于,有弟子战战兢兢的掏出玉简,开启了录音功能。这一副“默认留遗言”的行为深深刺了罗帝星的痛点,他一时几乎是疯狂的将玉简打落:“不准录!他不会死的,我说了他不会死!”

    虚无极神情一动,似有几分阻止之意。眼前是生死关头,如果真的能拿到这份录音,或许墨重山会念着儿子的遗愿,开恩放过他们一命……这是他瞬息间的反应。随即又想难道自己当真只看重自保,毫不顾及城儿的性命了么?如果他看到师父也放弃他,那该有多难过。以自己的立场,的确是不适合做这种事。这份认知也让他一时左右矛盾起来。

    罗帝星在挥打落那名弟子的玉简后,再次陷入到了一种剧烈喘息的状态。亲眼看到墨凉城受伤之后,他投入的感情一直太强烈,随便一点触动都可以让他进入到精疲力竭之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到担架上的墨凉城拉住了自己的衣袖。

    “别表现得那么紧张,一点都不像你了……”

    罗帝星瞳孔刹那间狠狠紧缩。直到担架已经被抬出了很远,他依然是一个人怔怔的伫立在原地。

    还是一样的笑容,一样的语气,好像他们千百次抬杠的场面一样。时间在这一刻无数次的轮回再缩放,所有的回忆纷至沓来,仿佛一个人被抛弃在了一条漆黑的隧道里。而最终的定格,却是他那惨白得像朝阳下的积雪的笑容……

    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又都已经改变了。

    罗帝星的身子前所未有的剧烈颤抖起来,这一刻他的痛苦超过了这一天的总和。时而是恨意滔天,恨不得将整个世界毁灭,这个对不起他的世界,这个亏待了他的世界……如果他不在了,其他那些庸庸碌碌的人凭什么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活着?

    时而是悲伤逆流,想哭,又哭不出来,却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心脏一次次碎裂,无尽的酸楚就像是一阵汹涌的浪潮,永无止境的冲刷着他的灵魂。这就像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漂流,会一直延续到天地的尽头……

    无论如何,罗帝星这一刻真的懂了。他明白了那些被自己杀死的修灵者的父母亲朋,曾经是怀着怎样一种悲愤之情,在埋葬着他们的尸骸,以及以怎样一种最深切的仇恨,来看待自己这个杀人凶了。

    好一阵子,罗帝星才从这种特殊的状态缓解过来。同时,他也缓步走到了玄天派的队伍之前。

    “叶朔,如果他有任何不测的话,我一定会亲杀了你!我说到做到!”

    恶狠狠的留下这句话之后,罗帝星不再回头,径直跟上了焚天派的队伍,继续参与着护送担架的工作。

    青天白日,叶朔忽然打了个冷战。

    罗帝星杀过很多人,在他身上本来就带着很深的杀气。但是刚才他的语气,和那个眼神,前所未有……那是真的在用整个的灵魂去仇恨一个人,他想要自己死……这一刻叶朔再度反思,忽然觉得放过他,也许真的是一个错误。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