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风雨欲来
    ♂

    赫连凤默默的依偎在叶朔身旁,注视着担架远去的方向。对她来说,只要叶朔没事,就一切都好了。

    那个墨凉城,大家在天澜秘境的时候也曾经是好朋友,没想到短短数月,他就变成了这副让自己完全不认识的样子,还险些杀死了叶朔……不过现在他也算是自食其果,看到他那副惨象,也实在是让人心生同情,连一句“活该”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墨凉城伤口的血是暂时止住了,但他的衣衫早已被鲜血浸透,这一路离开,担架上仍是不停的洒下一连串血点。

    楚天遥同样目送着担架,他的心情在这一天也实在是大起大落了无数次。

    “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倒死了……算了,死一个是一个。墨凉城废掉了,罗帝星竟然会被愚蠢的友情所牵绊,看他刚才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也等于是废掉了一半。他们两个都已经不足为虑了,我接下来的对手就只有……”视线缓缓的投向了叶朔的方向,“只有把他也解决了,这定天山脉才真正是我的天下……”

    当焚天派众人已经走得一个都不剩后,裁判才从角落里冒出了头,战战兢兢的宣布道:“墨凉城选手的样子,大家都看到了。本场比赛的胜利者,是叶朔选手……同时在竞技赛与擂台赛的总成绩综合后,最终第一名的门派……也是玄天派,让我们恭喜他们!”

    尽管他还极力在用那种捏腔拿调的方式说话,但他此时的声音却是颤抖得厉害。的确,在经历了这样一场比赛之后,一切都已经不复从前了。

    “唉,好好的一个天才,就这么废掉了。”流影派掌门依然百感交集的望着焚天派离开的方向,“双手都残了,变成这副样子,是再也没办法在修行一道上有所建树了吧?”

    “何止!”常夜白也叹了口气,“照他那个伤势,能不能继续活下去都成问题!”

    尽管所有人都是心中有数,但当这个事实被常夜白直言揭露的时候,一众高层长老都是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毕竟他们都曾经记得,墨凉城在这一届的比赛中曾经怎样的耀眼,他为大家带来了多少的惊艳和赞叹,这才是几天的时间,他就变成了担架上那一摊奄奄一息的血肉,这种翻天覆地的转变,也不免令众人都有了一种“朝不保夕”之叹。

    “嘿,现在再去谈那个过气的天才,坏了大家的心情又是何苦呢?”碎星派掌门忽然衣袂飘飘的走了上来,朝着了尘道长拱了拱手:“了尘道兄,今后这定天山脉的龙头老大可就该换成你们玄天派了。日后有机会,也要多提携提携兄弟啊?”

    他的风向倒是转得极快,一见焚天派失势,便忙不迭的转来巴结玄天派,言谈间倒似已经全然忘记了此前的林嘉祥一案,态度亲切得就像和了尘道长是结交了数十年的老朋友,这做戏工夫以及厚如城墙的脸皮,倒也是令人不得不服。

    就连师清一也紧随着称赞道:“是啊,如今焚天已废,定天山脉,就属你们玄天一家独大了!”

    好好的一场比赛,竟然发展到了如此惨烈收场,众人各自都是心情沉重。但他们同时也很清楚,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抓住新的巨头,才是今后自己在定天山脉安身立命的根本!

    一时这赛场之中,各个门派的长老们无论是熟的不熟的,都围上前和玄天派的众位长老拉起了关系。了尘道长虽然心中不屑,但他也知道在势力场中拉帮结派的重要,因此面上也是丝毫不显,圆滑的和每一位前来巴结的长老们互相吹捧着。

    无论如何,通过这一场比赛,玄天派是真正的打出了地位。焚天派的天才已经陨落,而玄天派的天才却正当盛时。况且他有天苍兽那样的倚仗,谁知道他是否还有其他更强大的底牌?

    玄天派强势崛起的根基已经奠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今后的很多年都不会被撼动。<>

    ***

    遥远的邑西国边境,这里长年都弥漫着一层厚重的风沙,灰蒙蒙的天空,投撒下一片终年不见日光的阴翳。

    少女一身冰蓝色长衫,独自行色匆匆。绝美的容颜半掩在微敞的兜帽之下。只是她的双眼中,时刻缭绕着一片比冰雪更冷的寒意,这也令众多的垂涎者望而却步。

    连接两地的空间虫洞已经近在眼前,一道包裹在灰色布袍下的身影忽然凭空出现,突兀的就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准确的挡住了少女的去路。

    “雪影小姐,自当初黑市一别,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当然,我所表达的不仅仅是对你的思念,还有你的美貌。”

    来人缓缓的摘下了兜帽,露出的是一张足以让万千少女为之疯狂的妖魅容颜。嘴里说出来的话,搭配上这副邪气四溢的神情,再加上温柔的嗓音,足以迷倒任何一个在此时和他面面相对的女子。

    只除了眼前的这一位。

    “是你?”少女在这一刻同样摘下了兜帽,无双的美貌为这片荒凉的地界都增添了一抹亮色。这一对集造物精华的男女并肩而立,远远看去还真是十分养眼。

    ——如果能够排除那少女眼中瞬间掠过的杀意的话。

    怎么可能忘记他……当初他同样是以这样一副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而自己也正是被他温和的笑容蛊惑,卸下了防备去信任他。但最终他交给自己的,却是一枚象征着死亡的戒指!

    如果他不出现也就罢了……但颜雪影早就发过誓,假如有朝一日再让自己撞见他,必将手刃了这个恶徒,以泄当日之恨!管他背后有多强大的背景,就连天霄阁都是自己的复仇对象,其他势力又算什么?

    洛沉星好似全未注意到对面汹涌而来的杀意,他的笑容依然温和:“为什么是这么不友好的表情,我给你的玄冥妖戒难道不好用么?”

    “你还好意思提!”洛沉星这若无其事的态度顿时将颜雪影满心怒火全激发了出来,当即提起一掌向他迎面劈去,掌心中的寒气凝聚到了极致,半空中都飘散开了一片片碎小冰霜。<>

    洛沉星站在原地一动未动,直等那一掌已经逼到面前,才气定神闲的说了一个字:“停!”

    奇迹发生了,颜雪影这去势汹汹的一掌,竟然当真有如被机括牵引般,硬生生的在半途定住。任凭她如何努力,也无法再让掌锋前进哪怕一寸。

    洛沉星满意的笑了笑,轻轻握住她的手,在自己的面前缓缓压下。转头迎上颜雪影狂怒到几欲喷火的视线,低笑道:“很意外么?你是不是在想,玄冥妖戒明明都已经被你毁掉了,为什么我还可以命令你?”

    略微停顿了一下,语调也是更加温柔:“太天真了,像那样的戒指要多少有多少,已经进了口中的猎物,我们怎么可能让它再脱离猎手的控制。言灵契约,它真正刻入的是你的灵魂,要知道,我洛家的卖身契一旦签下了可就是一辈子的啊——”

    颜雪影愤怒的挣扎了两下,这一刻在洛沉星的刻意触发下,她确实感到了灵魂中传来阵阵灼热感,那仿佛是一根精致的锁链,精确的锁住了自己的灵魂中枢。自己的喜、怒、哀、乐,以及一切的七情六欲,都逃不开这根灵魂锁链的束缚。

    如果今后的人生都要任由旁人操纵,这样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颜雪影刹那间心灰如死,转过手腕猛地朝自己的胸前拍下。这一掌甚至比刚刚击向洛沉星时,都还要更加决绝而不留余地。

    然而,同样的一幕再次重演了。颜雪影眼睁睁的瞪着自己的手掌僵在了半空,而胸腔里那颗已经不属于她的心脏,却依然在鲜活而有力的跳动着。事到如今,自己竟是已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么?

    洛沉星就像是早料到她会企图自尽一般,深邃的双眸没有半分波动。笑容依然温和而邪魅,带着最深的蛊惑:“我不是早就说了,你的卖身契约是一辈子的么?既然是我洛家的奴仆,在没有得到主人允许之前,你的生命,包括死亡,都是由不得你自己做主的。

    如果你对现状还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的话,没关系,我可以给你更多的时间去适应。毕竟,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

    颜雪影咬了咬嘴唇,目光无声的黯淡了下去。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在不停的跑,不停的逃,就是想要逃出自己的命运。哪知兜兜转转,最终钻进的却是一条死胡同。不仅没能为自己打出一片天地,反而连曾经的目标也丢失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拖延时间毫无意义,至始至终她都只有孤独一人,从不奢望得到任何人的庇护。只是,在她心里依然有一个微弱的疑问: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不仅得不到任何人的关爱,还要承受着命运的不公,为什么永远是我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洛沉星笑容玩味:“为什么是你?不,我们从来没有刻意的选中过任何人。当初是你对我洛家有事相求,我们帮助了你,自然就要从你身上索取相应的回报。一来一往,这本来就是对等的利益交换。”

    绕着颜雪影身侧缓缓踱步,同时压低了声音:“不过,你的来历之大,还真是超乎我的想象啊。我甚至都在犹豫,到底有没有把握拿得下这一只金凤凰了。但是仔细想想我又觉得没有关系,毕竟难度越大的挑战,我就越喜欢。嗯,你说呢,天霄阁真正的大小姐?”

    颜雪影的身子猛地一震:“你为什么会知道?”紧接着她的反应也空前激烈起来:“不要把我跟天霄阁扯在一起!我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洛家,这个在她来到邑西国之后才接触到的势力,就算他们是这里的土皇帝,却又是谁给他们的胆子,让他们连天霄阁的人都敢动?尽管颜雪影对此事确是心存疑惑,但她很快又强行否认了对自己的定位。

    呵,她算是什么天霄阁的人?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恐怕人家也就是冲着这一点才有恃无恐的吧?

    洛沉星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这一次他抬起的目光,格外的神秘而悠远。

    “其实,这样不是也很好么?我知道,你一直都立志向天霄阁复仇,甚至你恨不得彻底颠覆了这个号称灵界大陆魁首的势力,以报复他们这么多年来对你的亏欠。勇气可嘉,但我不得不提醒你,再过几年,就将是天宫门再度现世的时候了。‘那一位大人’的事,就算旁人不知,你总该是耳熟能详的吧?”

    颜雪影沉默了一下,才缓慢的道:“他是天霄阁的传说,数千年来始终在族谱中占据着最醒目的位置。凡是天霄阁的子弟,都会被要求熟读他的事迹,直至倒背如流。”

    也许是因为涉及到了那位最为高深莫测的大人物,颜雪影一时竟似忘记了洛沉星对自己的威胁,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所知道的向他转述了一遍。

    洛沉星微微颔首,应道:“所以你就应该知道,在他回来以后,不管你修炼到再有通天本事,也是绝对无法再动摇天霄阁地位的了——”

    颜雪影毫不留情的打断道:“那又如何?难道你们洛家的势力就能大过了天宫门?你能帮我复仇么?”

    洛沉星自嘲般的一笑,这个问题,根本就是明知故问了。

    颜雪影理所当然的高挑起了视线。就算自己复仇的希望已经渺茫,但能看到这个向来趾高气昂的敌人在自己面前吃瘪,仍是令她享受到了片刻的报复快感。然而洛沉星接下来的一段话,忽然让她像被雷劈了一般愣在当场。

    “其实这又是何必呢。整垮天霄阁,对你不会有任何好处。你所希望的,也不过是让那些阁中长老可以仰视你而已。我再告诉你,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利益参半,你只知道‘那位大人’和天霄阁的关系,但是他和我们洛家的关系你又知道么?”

    颜雪影的双眼因震惊而不断放大:“你……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作为天霄阁的小姐,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那位天宫门的创建者所拥有的能量和地位,现在洛沉星竟然说……但是,如果是假的,他又怎么敢造这个谣?

    洛沉星满意的欣赏着颜雪影的错愕,一面走上前轻轻抱住了她,嘴唇贴在她耳边柔声道:“不要急,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一定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只是这里不是说话之地,不如,我们换一个安静的地方再慢慢谈——?”

    颜雪影苦笑了一下,没有挣扎,放任自己陷入了敌人的怀抱。从那一刻她就知道,原来自己的噩梦从来都没有结束。并且,新的噩梦,现在才刚刚开始……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