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黑猫抱枕
    又是傍晚时分,夕阳如血,染透了半边天空。

    时间再次收走了一天的馈赠,它不顾这世间的男女老少是力争上游,还是虚度光阴,它始终都在以一个恒定的节奏向前运转,片刻不停歇。

    此时的焚天派,罗帝星依然坐在墨凉城的床边,怀里抱着一只黑猫抱枕,随手把玩着上方的猫耳朵,满脸都是无措和尴尬。

    那只抱枕内部中空,四面都塞满了棉花,冬天把手放进去就会很暖和。可惜墨凉城却是再也没有机会用它暖手了……罗帝星想到这里,顿时又有些伤感起来。

    就在半个时辰前,他刚刚一觉睡醒,才觉得精神好了些,就被郭阳云拉到了二楼的另一间房间。

    郭阳云是忽然出现的,他现在做的事情也让人摸不着头脑。在房中自顾自的一阵翻箱倒柜,最后如获至宝的捧出来的,竟然就是一只黑猫抱枕。小猫的造型十分可爱,绝大部分的女弟子都会爱不释手。

    罗帝星一脸的“原来你还有这嗜好”。

    “喂,你别这么看着我。”郭阳云不自然的歪了歪脖子,“这又不是我的!是墨凉城的啊!还是他从家里带过来的,据说他很喜欢,每天晚上都要抱着它才能睡觉。哈哈,看不出来吧,原来第一天才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我刚刚发现的时候啊,嘲笑了他很久呢!”

    罗帝星冷着脸斜过视线:“你为什么要嘲笑他?”

    郭阳云哭笑不得:“不是……哥你关注的重点错了!我还听说啊,墨凉城小时候,整天就都是跟这只抱枕玩的。你看,这里可以把手塞进去对吧?”

    一面将左手从侧面塞了进去,将黑猫托到了半空,控制着它一上一下的点头:“喵——主人,你在干什么呀?”尖声尖气的学了一声猫叫,又转头解说道:“就这样,一只手扮演猫,然后自己跟自己对话,他一个人能玩一整天。”

    “为什么要这样?都没有其他人跟他玩么?”罗帝星眉头皱得很紧。照郭阳云这说法,他也把当年的墨凉城说得太惨了点吧!

    郭阳云一耸肩:“他家里很有钱,这个你知道吧。然后我听说,他好像还有个哥哥,好像跟家里关系不怎么好,都不跟他们一起住。哥哥不陪自己玩,因为家境太好,也交往不到什么平等的小伙伴,父亲又整天忙生意,所以只能自己跟自己玩呗。你知道,有钱人家的小孩这样那样的烦恼也挺多的。”

    罗帝星默默的叹了口气,重新抬起头注视着那只黑猫抱枕,如果不用很幼稚的眼光来打量它,似乎也可以从上面看出一些故事。比如,墨凉城当初抱着它玩的样子……如果他的童年真的就是这样,也难怪他看上去总是那么寂寞了。

    在罗帝星难得的正在对一只抱枕融入感情时,就被郭阳云一声迟来的大笑:“啊哈哈,其实这都是我猜的——”给彻底打破了。这个时候他觉得,会因为郭阳云一句话而伤感起来的自己,简直就是愚蠢!

    在冷着脸一脚踹过去之后,郭阳云顿时老实了不少:“我的意思主要是说啊!既然这个是他从小玩到大的,肯定很有亲切感,如果拿着它去跟他说说话,没准对叫醒他有帮助呢?”

    罗帝星想了想,应道:“哦,那你去吧。装傻扮小丑你比较在行。”

    郭阳云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怎么说话的,我好心帮你出主意你还损我!最关键的是他的表情特别诚恳,不像是故意整人,但这不就表示,自己演丑角在他心里是天经地义的?

    “不,你去。”郭阳云郑重的把抱枕塞到了罗帝星怀里,“反正你为他都已经这么拼了,再多这么一件也算不了什么。你只要把你想对他说的话,借这只黑猫的口说出来就可以了,他能听得见的。加油,我看好你!”没给罗帝星留拒绝的机会,竟然一溜烟就跑得不见了踪影。

    “喂!!”罗帝星几欲抓狂。但据说这是墨凉城的心爱之物,总不见得就随手摔到地上。如此拿也不是,扔也不是,最终罗帝星捧着这个烫手山芋,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重新来到了墨凉城的房间中。

    然而结果就是他已经对着这只抱枕发呆了半个时辰,还是没办法去以一只猫的身份说话。

    直到窗外再一次的夕阳西斜,三日限期的最后时刻无比真实的逼近时,罗帝星也顾不得要什么面子了,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会看到。一连做过几次深呼吸之后,默默的把黑猫托到了半空中,凝视了它的笑脸半晌,就学着郭阳云的动作,一只手从侧面塞了进去。

    “喂,那个……醒一醒啊?”罗帝星一手托着黑猫,用它的耳朵一侧碰了碰墨凉城的面颊,他觉得自己的声音一路在飘,“你看,你的猫都想你了。你睁开眼睛看一看你的猫啊?你再不喂它的话,它都要挨饿了?”

    这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最丢脸的时刻,偏偏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房门外传来了一阵毫不掩饰的笑声。

    “哈哈哈,真想不到,你竟然也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啊!”虚无极大笑着缓步走了进来,打量着他手上的猫脑袋,竟然还慢条斯理的点了点头:“嗯,不过,倒还挺适合你的。”

    “……我绝对不会认为您是在夸我的。”这真的是……丢死人了!

    虚无极从他手上接过抱枕,目光中同样闪现出了几分回忆的光辉:“别太担心了,你对城儿的心意,他会感受到的。我们也要相信城儿,他一定可以撑过来的。”一面将抱枕贴着墙沿,仔细的放在了墨凉城床头内侧。

    再直起身时,面上也恢复了一副公事公办的从容:“你虽然不是我焚天派中人,但是这段日子,你为城儿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在我心目中,也早就把你看成是自己的弟子一样了。以前我对你,有很多严厉之处,也希望你,不要太往心里去。”停了一停,又道:“现在我这里有一件事,想让你替我去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罗帝星的目光也坚定了起来:“您尽管吩咐。”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