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木已成舟 下
    “他……他的样子好像很痛苦啊?是不是很疼?要不……还是不装了吧?”虚无极再次犹豫起来。

    那短衫汉子不耐道:“疼很正常!钉子扎你身上你不疼?疼这一阵就过去了!我知道你们这些家属看着心疼,那干脆别看了,到边上待着休息一会,很快也就装完了。”两边的工作人员同样神情冷淡,手上机械性的重复着一系列动作。

    墨凉城的反应越来越大,最后整个身体都已经弹了起来,双臂敲得床板剧烈作响,全身就像过电一般抽搐不已。

    “病人抵触太激烈了,给他打一针麻醉。”那短衫汉子冷冷的下了指令。身旁的另一名工作人员麻利的掏出针筒,雪亮的针尖刺入墨凉城手臂。

    当针筒中的药液彻底过渡到墨凉城体内时,他的挣扎渐渐的停止了。只是他的表情依然痛苦,苍白的面容上,似乎还残留着一丝无奈和不甘。

    “别给他装了!”虚无极实在于心不忍,“不装了,不装了,我们不装了行不行啊!”

    那短衫汉子烟管狠狠一甩:“你们怎么这么麻烦!那索性大家在这里说清楚,一句话,到底装还是不装?你们考虑好了再说!”

    阮石忙不迭的搀过虚无极,赔笑道:“装,装,当然要装。不好意思啊,你们请。”在他扶着虚无极迅速离开时,背后还能响起几名工作人员的骂骂咧咧声。

    ……

    身旁都是尸体,触目是一片空虚。罗帝星僵硬的拖动着脚步,在一名弟子的身旁蹲下,将一块衣角的碎片塞到了他摊开的手掌中,再缓缓按紧了他的五指。

    那块衣角的纹路,是玄天派的服饰。罗帝星还看得出这是在栽赃嫁祸,但他并不知道栽赃给玄天派又有什么意义。<>反正是虚无极的命令,他就照办,有什么意义他也懒得管。

    偶一抬眼,就接触到了一双怨恨的视线。那弟子之前死不瞑目,双眼依旧直瞪瞪的大张着,似乎是要将害死自己的凶手诅咒到地狱里。

    罗帝星看见过很多死前的视线,但对他来说大多是不屑一顾,这还是他第一次,把一个人临死前的怨恨认真的看进眼里。

    原来,他们就是这样的怨恨着我。

    脚步拖沓在血泊中一路前行,满地的尸体死状各异,他们的表情或恐惧,或怨恨,或不甘,罗帝星逐一的观察着,他看着在他们瞳孔中倒映的自己,如果他们的灵魂还存在,现在他们又会用一种怎样的眼神来看待自己呢?

    恨我吧。如果恨我可以让你们安息的话。我知道自己罪无可恕,就算我将来会下十八层地狱,我也一定要先把我在世上该做的事情做完。

    ……

    “装假肢总有这个过程的,痛过去就好了。您就别在那边看了,看着也是心疼,很快就完事了。”阮石和虚无极此时正坐在一楼的大厅中,而阮石也是使尽浑身解数,不停口的安慰。

    这里虽然听不到楼上的声音,却让虚无极觉得更紧张了。灵魂力量高度释放,仔细的感应着小筑中的一切响动。

    在这样的氛围下,他可以感应到另一道痛苦的灵魂气息,墨凉城仿佛就在他的精神识海中无助的哭泣着,但自己却无法解救他,甚至,一开始就是自己把他推进了这个漩涡。

    “城儿……城儿……”虚无极半倚着方桌,揪心的喃喃自语。等到城儿醒过来以后,看到手上的钩爪,他会怎么想呢?他能接受师父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就擅自为他装上了这种东西么?

    也许,一直以来是自己走得太急,从黑暗之羽到钩爪,自己总是自以为是的把一段段人生强加到墨凉城身上,从来都没有正视过他的痛。<>如果自己不是把每一件事都当做筹码,可以多一些站在人性的角度上来思考问题,也不会造成今天这样不可挽回的后果。

    浑浑噩噩的不知过了多久,二楼才终于传来了一声宣告完工的吆喝。虚无极急赶上楼,看到的就是墨凉城安详的睡姿,他的双臂都遮掩在棉被之下,暂时看不出钩爪的狰狞可怖。一旁几名工作人员都在收拾包袱,看样子是在准备走了。

    “这样就可以了么?”好半天虚无极才壮着胆子问道,“不用照你们说的,把他的手腕铐在床柱上么?”

    那短衫汉子抬起头:“现在才刚刚装好,假肢也是需要有一个适应期的。过几天等到它和腕骨自然磨合,到那时候再铐就可以。”

    说到这里又掏出一个锦盒:“这里面有几颗药丸,等他醒了如果仍然情绪激动的话,就给他吃下去。没有什么副作用,只是会让他在最近几天内变得比较嗜睡,这样也正方便适应假肢的磨合期,都是正常现象,不用担心。”

    “所以……”虚无极尝试寻找一种通俗易懂的形容词,“也就是安眠药?”

    那短衫汉子撇了撇嘴:“常规的安眠药,仅仅是能让人睡觉。但我们黑市的药物,还同时兼具有在睡眠中辅助疗伤的功效。这个价钱,”一根手指在锦盒边点了点,“可绝对不是外面那些普通的安眠药好比的。”

    虚无极不计较他语气中满满的优越感,借机询问道:“之前有个大夫,说城儿如果不能在三天内醒过来,就……就会很危险。可这都已经是第三天了,他怎么还一点都没有要醒的迹象呢?真的没关系么?”

    那短衫汉子朝着床上的墨凉城扫了一眼,冷哼一声:“所以我就说庸医误事!他现在是气血两虚,就得大补,外头那些大夫怕把握不好尺度,又担心病人在自己手里给治死了,根本就不敢下手去医!

    所以让你们等着啊,就算给等死了,那也是病人自己没福气,跟他没关系。<>这天底下有哪一种病又是能等得好的?简直是瞎胡闹。

    不过那个三日限期倒还有点根据,以他这个伤势,最多也只能撑上三天,到现在基本上就已经油尽灯枯了。

    我跟你们说,还好你们在今天遇上我,否则他真的就没救了。刚我给他服了颗‘大还补天丹’,接下来让他好好歇着,首先命是肯定能保住了。然后至于以后的康复情况,这个就以后再说了。”

    阮石在心底冷嘲一声。你真的假的啊?这种施恩技巧他自己也会,反正就是把自己表达得多么不可或缺,多么救人于水火,给那些失了主心骨的家属听了,才会更加心甘情愿的掏钱。再看虚无极现在的表情,那是都恨不得把对方当活菩萨供着了,说明对方的手段果然很成功。

    “好的好的,那这钩爪,以及几种丹药的钱,合在一起一共是多少呢?我会尽快去筹钱的。再次感谢你们对城儿的费心!”

    那短衫汉子将包袱甩到背上:“不要钱。这是我们少爷的吩咐,不仅一切诊金全免,还要提供他最好的资源。这一位要是伺候不好,那我们也都不用在黑市干了。否则我们能惯客户这么多毛病?

    不是我说,你的事是真的多,我都没见过这么问完一大串问题还说不装了的家属。你要不是少爷特别交待了……”被身旁一名工作人员拍了一下后,也醒悟到自己话是多了。干笑两声,一行人鱼贯而去。

    虚无极在将众人送到门口后,若有所思的踱回了床前。像黑市那种只讲利益的地方,现在自己竟然欠了他们一个人情。这可并不是什么好事,将来所要付出的,一定会是远远的多于眼前这些物质资源啊!

    阮石不失时机的凑了上来,压低声音道:“虚无极掌门,您无需为此烦恼,这只是少爷的一片心意。要完全治愈凉城师兄会是很大的一笔钱,少爷一方面是看在洛家和墨老板的交情,同时也是向虚无极掌门卖一个好。

    今后一切的辅助药物,黑市都愿意无偿提供,还有出兵征讨玄天派时,也会支援一部分的必需资金。少爷做这一切,只希望虚无极掌门在一统六门之后,可以与黑市,与洛家,同繁荣共富贵就可以了。”

    执意促成钩爪安装,原本就是为了创造这样一个示好的机会。向来锦上添花未必能令人感激涕零,雪中送炭却一定能让人刻骨铭心。洛沉星就是要让虚无极不仅依赖于洛家,也感恩于洛家,死心塌地的效忠于洛家。

    虚无极闻言,目光略微闪动了一下,却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冷冷的摆了摆手。阮石见状,也就老老实实的退到了门外等候。

    他知道,既然一切的筹码都已经到位了,那么与其在边上啰啰嗦嗦的说个没完,还不如就让虚无极自己去分析其中的利弊。这么优渥的条件,如果虚无极确实有着霸主之才,那么,他会答应的。

    阮石离开后,房间中除了依然昏迷的墨凉城,就只剩下了虚无极一个。

    对方是在故意示好,打的是什么心思,虚无极当然看得出来。问题只是,如果这就是一个有利无害的陷阱,那么自己到底要不要老老实实的往里面跳……

    背负着双手,虚无极沉吟着在房中来回踱步。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郑重的去考虑一件事了。

    小小一个黑市,倒是不值得我放在眼里。但是毕竟黑市的背后是洛家,而洛家的背后,又跟“九天之上”的那一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自从和洛沉星会面后,虚无极才真正理解了阮石当初那一句“一个人的成就有多大,取决于他的心有多大。而心有多大,又扎根于他的眼界有多大”。

    心有多大,代表了一个人是否敢去想;但眼界若是太过狭窄,却会令人根本无从想起!

    洛沉星虽然年纪轻轻,修为却是远胜于己,而他对灵界大陆上的各类传说秘闻更是如数家珍。在他向自己初步描绘过各方势力分布后,虚无极第一次感到,眼前展开了一幅前所未有的壮丽画卷,他就像是以一个全新的视角,第一次认识到了灵界大陆一般!

    以前自己总是想着,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到涅盘境,仿佛那就是自己所追求的巅峰,仿佛那样就可以站在众生的顶点。但是现在看来,当初那个无知的自己,真的就只是井底之蛙。

    如果自己真的沿着那条道路走下去,就算到了最后,也不过就是一个排不上号的三流强者。正如他当初向楚天遥所言。

    直到那一场谈话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人生在世,还有那么多可以做的事情;有那么多的神奇灵技可以去修习,有那么多的珍稀秘藏可以去探索。

    以前他只是隐约的知道,天宫门总有一天会再度的现世,自己只要能和那位最伟大的存在同处在一片天地间,就已经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他从来都不敢想,也许有一天自己可以不再是仰望,而是真真正正的去和那位大人接近……

    还有邪帝,原来要得到邪帝的力量,还有着那么多的讲究。而洛家,数百年来都在致力于对邪帝的研究,他们掌握着比其他人更多的情报,他们无限的接近着那些传说的真实……

    不错,死守着定天山脉毫无意义。这些虚假的权力和地位,反而还会束缚自己的眼界。就算是以七大门派,换取一个进入上层圈子的通行证,与洛家结盟,这又有何不可?有何不可!

    阮石气定神闲的等在门外,脚尖点地,悠然的画着圆圈。好一阵子,他也终于等到了房门开合的响动。

    “我是否能将你看成黑市的代言人?”虚无极第一句话就是开门见山。

    这个问题,从他第一天去和洛沉星见面,并撤销林嘉祥命案的时候,在两人之间其实就已经是心照不宣。在墨凉城受伤之后,阮石更是多次从中传递消息。

    但是,了解,并不代表松口,至少一直在表面上,阮石的身份都还只是碎星派的一名小弟子。而虚无极对洛家的态度,也一直都没有表露过明显的接纳或是排斥。因此阮石现在虽然外表风光,但顶着这“半个内奸”的身份,仍然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

    当下,阮石的反应很快:“……这是我的荣幸。”

    既没有完全承认,也没有完全否认。至少你现在还是定天山脉的人,你总得表现出对这里有一定的归属感,不能直接就跳去给外人站台吧?

    虚无极对阮石的这一点语言技巧确实很满意,略一颔首,同时递过了一块传音玉简:“那就互相留个联络方式吧,以后或许会有用得着你帮助的地方。”

    阮石欣喜若狂,面上却仍是半点不显,恭敬的接过了玉简:“这更是我的荣幸。”

    他知道,虚无极既然肯这么说,就代表他终于答应和洛家结盟了!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