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密议
    第一天才苏醒的消息,很快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定天山脉。

    曾经作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现在就算是残废了,再也不能修炼了,在众人心目中仍然占据着特殊的一席之地。当然,这一次主要是以看热闹为主了。

    当一个曾经你只能仰望的人,朝夕间前途尽毁,从天堂跌落到地狱,这往往也是大众间最为喜闻乐见的戏码。一方面是成全了他们的嫉妒之心,同时也可以让许多不思进取之人感到,原来自己还不是那么悲惨。

    破月派和碎星派仅仅是进行了几句象征性的关心,连补养品都没派人送去一份。

    反正墨凉城就算是活过来了,也仅仅是有口气喘着,他再也不可能重振旧日的威风了。与其在他身上浪费时间,还是多向新一代巨头表达忠心比较重要。世界在与时俱进,他们巴结的对象当然也要与时俱进才行。

    而此时的玄天派。

    “你还去看他干什么?是他先想要杀你,现在弄成这样,也是他咎由自取!”

    七大门派比试会之后,玄天派的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好。每天都有着络绎不绝的宾客上门拜访,一大部分是前来道喜的其余五大门派,此外还有不少邻近山庄的年轻父母。

    他们都是听说玄天派这次夺冠的消息,乐呵呵的前来考察,准备来年把自己到了修炼年龄的儿女也送进来。要在往常,这些父母可是打破头都想把孩子送进焚天派的。

    招收的弟子越多,从中培养出强者的概率就越大。焚天派从前正是因为有着这一重优势,门派的整体实力才一直都是遥遥领先。

    如今玄天派多了这一股有生力量,他们前进的脚步必然会更快,更稳,这是完全的接替了焚天派的统治,正式坐稳了新一代巨头的地位。

    原本对于虚无极狗急跳墙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就在赛程结束当日,破月碎星两派已是忙不迭的俯首称臣,同时从各个方面都表达出了与玄天修好的意图。焚天同盟就只剩下虚无极一人,孤掌难鸣,就算他再有什么多余的心思,玄天派也不来怕他。

    甚至他最好是从此安分一点,否则玄天派哪天高兴起来,说不定就反过来将他们也吞并了,实现真正的定天山脉大一统。

    至于击败了罗帝星和墨凉城的叶朔,也是彻底的取代他们,成为了定天山脉风头最盛的人物。

    大量的男弟子渴望成为他的小弟,希望他可以抽空指点自己几招大量的女弟子给他写了情书,每天鲜花礼物收到手软。甚至在他去洗澡的时候,都会经常在浴室的门缝中发现一双双眼睛这种备受追捧的生活也让叶朔时常感叹,原来太出名了也是一种烦恼。

    特别是在赫连凤一看见其他女弟子就瞪眼睛,顾问成天对他坏笑,祈岚商业属性爆发,开始利用他的名气做生意的时候叶朔就觉得更心累了。

    但是,即使是在日子过得最滋润的时候,叶朔也没有忘记一个人。

    墨凉城,那个因为自己的原因,失去了一切,现在正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的人。

    自己和他之间的恩怨早已经说不清了。谁是,谁非,也是难有定论。如今叶朔只希望他可以好起来,即使从此以后自己再也不会把他当成是朋友,但只有等他醒了,他们之间才可以真正的两不相欠,也才能够重新开始各自的人生。

    当焚天派终于传来令他期待已久的消息时,叶朔立刻表达了自己想去探病的意愿。不出意外的遭到了众位长老的一致反对。

    “要我说,你就别再去做这个滥好人了,难道那个墨凉城还会为你这一次探望而感激你么?过度的善心,就和过度的私心一样不可取!”

    此时众人都集聚在昇龙殿中。叶朔以一个弟子的身份,这还是第一次进入众位长老的议事大殿。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证明了他在山门之内所受到的肯定。

    同样也是由于他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拿到冠军,才把玄天派带入了一个新的鼎盛时期,光是这份功劳和实力,就足以令他跻身长老之列。

    “唉,其实他,真的也是很不容易的。”一提到墨凉城,众位长老由交口控诉,逐渐转变为高声谩骂。叶朔听在耳中,虽然明白大家的本意只是为自己鸣不平,仍是难免有几分抵触。

    “大家只看到了他第一天才的光环,却没有看到他在背后付出的眼泪和汗水。而且,他和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不一样。他原本不需要过这样艰苦的生活,明明每天吃喝玩乐也可以安逸终老,但他却是自愿将守护家庭的重任一肩挑起,背井离乡的来到了这里”

    就这样,叶朔在所有人面前,将他所了解的墨凉城详细的讲述了一番。这些隐情从前就算是焚天派的人也未能详知。或许正是因为多了这一层了解,叶朔体谅他的辛苦和不易,即使是在擂台上重伤垂死,也始终都没有对他恨绝。

    一众长老听着他的讲述,表情从最初的不屑,渐渐到皱眉深思,直到最后的唏嘘不已。显然在这一刻,他们也在重新审视那个凶手,以一种同情和敬佩的眼光。

    了解产生谅解,在叶朔的描绘中,那个阳光而温暖的少年真的让人恨不起来。

    这个时候长老们也重新回想起了,在竞技赛中他曾是怎样的力排众议,坚决站在叶朔一边。也正是因为他的支持,才堵住了破月碎星两派的嘴,让虚无极有所顾虑。

    如果没有这一桩突来横祸的话,也许他和玄天派真的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其他人修炼怕苦、怕累,可以向父母倾诉,他呢,就算是受了再重的伤,也永远会表现出活力十足的样子,坚强得甚至让人心疼。他所承担的,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多。所以我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坏人,其实他应该是一个很善良,也很孝顺的人才对。”

    叶朔的叙述终于告一段落。看到一众长老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无论如何,能为墨凉城挽回几分形象也是好的,他不应该仅仅因为自己一个人就被骂成那样。现在是他的生死劫,他需要的就更是祝福,而不是诅咒。

    “想不到啊,第一天才的背后,竟然也有着这么多的心酸!”久久的沉默后,逸尘道长终是摇头感慨了一句。这一声顿时也引来了众多附和。

    同时正是因为,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墨凉城的结局,他的愿望再也没有实现的机会了,这就更是令一众长老为此叹息不已。

    “他修炼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维持家庭和睦,单是这一点,我就觉得他非常了不起!虽然是他先想杀我,但也许是其中有什么误会吧,最后毕竟是我给他造成了这样无法挽回的伤害,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他。所以想去看看他,聊表心意。”叶朔把握时机,又将探病一事旧话重提。

    这一次,众位长老没有再直言反对。但若是让叶朔孤身去焚天派,岂不等于送羊入虎口?谁知道虚无极盛怒之下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情来?

    墨凉城的初衷确实伟大,他现在的遭遇也确实可怜,但那说到底还是他的事。不管有再多原因,他在赛场上拼命的狠绝总是不假。既然两人已经不复旧日情谊,真的有必要为了这么一个敌人再去冒险么?

    一片窃窃私语声中,七长老独自沉默许久,忽道:“对了朔儿,你刚刚说他出身在一个大家族,那是什么家族?”

    这个问题众人早有猜测,只是很快就被对墨凉城的同情盖过去了。如今七长老再次提起,众位长老也是都忙竖起耳朵听着。

    这一来倒是难倒了叶朔,毕竟他对灵界大陆的各方势力实在所知有限,“嗯怎么说呢。你们听说过墨家么?据说是以经商闻名的?”

    众位长老面面相觑。只知道一个墨家,这就和王家、李家一样,在灵界大陆上怕不有成百上千?说了也等于是没说啊!

    但在短暂的沉思过后,所有人脸上的轻松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愈发浓重的惊恐。即使是在虚无极扬言要灭绝玄天派的时候,这些长老的表情都没有这么难看过。

    “墨家!大家族还是以经商闻名,除了那个墨家,也就不做他想了吧”

    “想不到,那个墨凉城竟然是墨家的子孙!这样看来,虚无极当初在擂台上拿他的身份压人,也不仅仅是吓唬我们的了”就连一向脾气火爆的八长老,此时都是噤若寒蝉。

    定天山脉和墨家,地位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听说墨老板随便放一句话,可是有不少通天境强者都会任由驱使的。

    通天境的强者啊!他们整个邑西国都没有一个通天境。如果真要开战,他们就连抗争的机会都不会有,完全是给人家挥一挥手就灭了。特别是听叶朔刚才的说法,墨老板还一直是很疼爱他这个小儿子的

    “得罪了墨家,这可的确是一场大祸啊!那朔儿,你还是赶紧去一趟吧。”五长老也急了。

    局面突变,所有长老一改前时的犹豫,反而是一个劲的催促叶朔尽快跑一趟。此时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这次的探病可以化解墨凉城和虚无极的仇恨了。

    继任定天山脉龙头老大的喜悦已经完全被冲淡了,他们在这里的一点小打小闹,跟墨家比起来根本就什么都不是。如果眼前这一劫过不去,那不用说定天山脉的霸主,他们所有人可能都要到阴间,再去一争高下了。

    叶朔看到众位长老的脸色忽然前所未有的严肃,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照这么看来,墨家所拥有的能量,比自己所了解的还要大得多顾不得客套,匆匆答应一声就疾行而去,留下的众人仍是一脸担忧。

    “大长老,为何传讯让我们留下,现在还有什么比应付墨家更重要的事么?”在叶朔离开后,七长老才把困惑的目光投向了桌角。刚才他正要紧随着起身,脑中就响起了大长老的传音,不止是他,所有的长老都在同一时间接到了传音,当下表情都是变得诧异和不解起来。

    “呵呵,众位长老也不要过于忧心了。依我看,这件事还没有那么糟。试想,如果那墨家真有意找麻烦,早就可以有所行动了,又怎会直至今日仍是风平浪静?”

    大长老慢悠悠的开口了,“我们会有的顾虑,那虚无极同样会有,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墨凉城受伤,他有着脱不开的责任!所以,他绝对不敢轻易向墨家泄密。

    至于墨凉城,他对我们定天山脉的态度,那天大家在赛场中都看到了,这一次他可以活下来,对我们是福非祸。相比之下,我倒是有另一件大事要和众位长老商议。”

    “你们一定也很好奇,在赛场中朔儿身临险境之时,我为何阻止你们实施救援”

    了尘道长陡然抬起了头。这个问题他当时就问过大长老,但后者却只是摇头不语,其后叶朔得以顺利康复,皆大欢喜,这个疑惑也就一直被保留到了现在。如今大长老终于愿意告诉他们实情了吗?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起另一件事,我同样没有告诉过你们任何人。冠军战开赛的前一天,因为担心焚天派那些人会对寄存的兵器动手脚,我曾经专门到器材保管室察看过一次。其他几件兵器,并无大碍,只有文殊剑却是被人调换过了。那件仿造品的外形虽能以假乱真,却失去了文殊剑最根本的除妖灭魔功能,这样一来,如何再去克制敌人邪术?”

    大长老的话还没说完,昇龙殿中已是群情激愤。

    “可恶,焚天派那一群贼子,怪不得提出什么器材统一保管,原来就是为了图谋我们的兵器!”

    “现在我们玄天派才是定天山脉的老大,是否要立刻向虚无极索还那文殊剑?”

    大长老摆了摆手,似乎并不以文殊剑的归属为意,面色如常的又继续说了下去:“为了弥补此中缺陷,我就在那仿造品中加注了一道符咒,对于异界妖邪同样有着克制效果。

    此事本来不值一提,但就在第二天的比赛中,当朔儿拿出文殊剑的时候,他刚一朝剑身中注入灵力,引动符咒,竟然是立刻就遭到了反噬!会发生这种情况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朔儿真的是魔,那符咒对他产生了作用!”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