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蝼蚁的反击
    血色结界内,杀气弥漫。

    林嘉祥一手按着胸口,艰难站起。大敌当前,他第一眼看向的却不是阮石,而是那同样衣衫齐整,此时正默默站到了他仇人身旁的沈雅婷。

    所以,到底还是这样么?你还是选择了他。我没有被敌人杀死,却要死在至爱之人的背叛之下?

    在这个时机进行偷袭,林嘉祥的心中原本就有抵触。

    沈雅婷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就算是脑中稍有几分不规矩的念头,都会被认为是对她的亵渎。现在却要让他知道,她每天晚上都在跟其他人双修,如今更是要等到她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自己才可以在窗外伺机偷袭……林嘉祥觉得自己真是窝囊透了。

    双修的原因,沈雅婷没有细说,只说她是被逼迫的。由于此事对女修的确难以启齿,林嘉祥也就知趣的没有深究,反正只要这一次能杀了阮石,沈雅婷所遭受的一切痛苦,自然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到头来,这却是她和阮石给自己设下的一个局?如若不然,阮石怎么可能对自己的攻击了若指掌?他们又怎么可能没有双修却故意假扮成双修的样子?

    阮石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当即示威般的一手揽住沈雅婷,嘴角边的嘲讽更加深刻:“要怪的话,就怪你自己找错了帮手吧。她是我的灵魂奴仆,绝对不能叛主,所以她前脚还在跟你设计怎样杀我,一转身就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把你们的盘算全部告诉我。不过老实说,在听到你的名字的时候,还真的是让我吃惊啊——”

    “你应该吃惊。看到被自己亲手杀死的人,现在又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等着来索你的命,你的确应该感到恐惧。”林嘉祥声音低沉。虽然他并不能完全理解阮石所说的“灵魂奴仆”,但听他的意思,沈雅婷出卖自己并不是出于她的本意。能知道这一点,对他来说也就足够了。

    阮石轻蔑的摇了摇手指,目光也是嘲讽的下垂:“不,我是在为你惋惜啊……”

    推开了沈雅婷,周身涌动的血光将他妖化后的异象衬托得更加狰狞,一步一步的向门外走来。<>

    “既然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的滚到地狱里去呢?那样的话,你也就用不着再被我杀死一遍了啊——”

    随着他的脚步刚一跨出门槛,八条手臂猛然暴涨,如同一批出洞的长龙,每一只森森利爪都狂野的大张着,带着即将撕碎敌人喉管的残忍。

    林嘉祥脚尖点地,纵身后跃。但不论他再如何提升灵力,那八条手臂都能不断伸长,始终紧咬着他不放。而阮石正中的两条手臂则是悠然抱肩,欣赏着对手被自己逼得狼狈逃窜的窘相。

    眼见着躲避不开,林嘉祥不得已腾身纵跃,而八条手臂顿时也是齐刷刷的一偏折,再度追击而至。

    “妈的,没完没了!”林嘉祥低咒一声,脚底接连在半空疾点,躲避着腿边如影随形的纠缠,同时手中快速凝聚起一个灵力光球,朝着下方狠狠甩了出去。

    阮石双眸一抬,瞳孔中两道血色光束电射而出,轻易的将灵力光球击成粉碎。与此同时,每一只手掌中都是金光涌动,很快就聚集起了八个更大号的灵力光球。手臂骤然高抬,托着一片太阳般的灿灿金芒,从四面八方对着林嘉祥扣了下去。

    一连串的爆炸声过后,林嘉祥的身子“砰”的一声撞在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灰头土脸,衣衫破裂。

    还不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反应,一条狭长蝎尾已经从他身旁呼啸而过,绕过树干,牢牢卷住了他的脖子,越勒越紧。

    林嘉祥短短片刻已是呼吸困难,颈部渗出血丝。<>抬起双手艰难拉扯几下,终是无力的垂落了下去,呻吟声也渐渐微弱。

    阮石目露狞笑,一面朝尾部连连催力。眼看林嘉祥就将身死当场,在两人的中间忽然爆开了一团金色焰火。夺目的光束四面散射,自一个中心点又爆发开无数璀璨光点,犹如点燃了一场最盛大的烟花。

    但在那烟花过后,阮石盘踞在半空中的八条手臂忽然齐刷刷的爆裂成了一滩血水,快得就仿佛是瞬间的错觉。而那根蝎尾,也像是受惊一般倒卷而回,萎靡在了他的身前。

    阮石悚然一惊,难以置信的将目光抬起。这时他才看清,林嘉祥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奇怪的武器。

    为何说它奇怪,因为它的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个圆形的长筒。这长筒两头稍宽,中间稍窄,有黄色的波光正在从长筒的中间部位流向两边。

    阮石微微皱了一下眉。虽然不知道这武器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东西有些不太好对付。

    林嘉祥冷笑一声,污迹斑斑的脸在这一刻显得极其狰狞,真似从地狱里爬回来的复仇魔鬼:“看傻了么?这就是千征巨啸炮!你洛家的主子没教过你么?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即使杀不了你,我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说完,他用手将长筒向上一提,另一只手在尾部一拍。顿时在那千征巨啸炮之上,黄色的波光瞬间变得一片绯红,鲜红刺眼,同时流转的速度也在不断的加快。这是它已经进入到了攻击状态。

    “砰”的一声,又是一枚烟花炸开了,阮石几乎是想也不想,身形着地一滚,避到了一棵大树后。而他也惊恐的看到,那代替他迎接了攻击的树干,此时已经悄无声息的化为了一片粉末,似乎这里原本就是空无一物。

    林嘉祥双手端着千征巨啸炮,朝着阮石不断开炮,周边的树木花草已经被他清除了一大片。<>阮石别无良策,只能连连在地面滚动,寻找一切可供遮蔽之物。但随着视野的愈发开阔,这样的机会却显见是越来越少了。

    只要被那个火花沾上一丁点,后果就是不堪设想!阮石双眼发直,这个死而复生的敌人,似乎比想象得还要棘手啊……甚至他都在考虑向洛家求救了!丢脸也总比丢命好啊!但林嘉祥的攻击一发连着一发,在这样的局面下,他就连传讯的空当都抽不出来。

    终于,又是一棵大树消失了,而阮石也直接暴露在了炮筒的射程内。

    当下一枚烟花呼啸而来时,阮石迫于无奈,双手结出一面灵晶盾,奋力朝前方一推,同时身子加速后跃。

    他本来就没指望完全挡住那种攻击,只求能延缓片刻也好。但在稍后的灵魂感应中,那些火球却是直接穿透了灵晶盾,甚至,连前进的轨迹都没有发生偏移。

    阮石脸色阴沉,将集中在手掌间的灵力全数灌入双腿,身子也是大幅度的后跃而起,落在了数丈外的一截树枝上。背后张开一对黑色蝠翼,牢牢在身前合拢。

    伴随着“嗤啦——”一声,这对翅膀也同样灰飞烟灭了。

    重新显露出身形的阮石,虽然看似尚未受到致命伤害,灵力波动却是再度下降了一大截。同样他也根本没有调息的机会,只能再一次的跃向另一棵树梢。在他背后,又是一团烟花照亮了夜空。

    能有这样敏捷的反应能力,还多亏了当初在黑市的训练,让他的身体已经具备了战斗本能,紧要关头甚至无须思考,手脚就可以自然的做出应战反应。这也包括了对妖灵的运用,刚才那惊人的弹跳力,就正是借助了猎豹妖灵的力量。

    只是一想到妖灵……自己的具现妖灵竟然接连被毁掉了两个,虽然它们都拥有断肢再生的能力,但那可是需要很长时间,同时要花费灵力不断去温养的。光是这一次的损失,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颗丹药才补得回来。

    可恶……可恶啊……阮石重重的喘着粗气。刚才他用戒指探测过了,这“千征巨啸炮”就是一种纯粹的物理兵器,出于“一力破万法”的原理,对通天境以下修灵者施展的灵力护盾,直接就有着碾压效果。除非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实物盾牌,才有可能从正面抵挡它的炮弹攻击。

    但阮石这仓促之间,又能到哪里找盾牌去?不得已一拳轰出,戒指中暴涌出大量毒雾,遮蔽了一方空间,连天际的云层都被染上了几分暗紫。

    林嘉祥仍是端起炮筒,“轰”的一声,绽放的烟花洗清了遮眼的迷瘴。大片毒雾被直接扫尽,只剩几股残留的烟尘,在席卷的夜风中也相继消散。

    “你用毒药杀死了我一次,但是,你绝对别想再用同样的方法杀死我第二次……”这相似的毒攻,也唤起了林嘉祥的死亡记忆,顿时双眼中的恨意更加汹涌。

    阮石躲过脚底炸开的炮弹,再次挥动戒指,这一次从中射出的是一道金色雷霆,一个回旋劈向了林嘉祥后脑。

    林嘉祥被劈得一个趔趄,但在稳住脚步后,他缓慢的活动了一下颈骨,伸手把脑袋扶正,接着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直起身来,略有些意外的打量着自己的双手。

    “哈,这副身体只是一具容器,看样子,它不导电。这倒是个意外的惊喜啊……”

    ……

    “也不怕火烧。”林嘉祥从加身的烈火中跨了出来。

    “阮石师弟,这么一味的躲避,你还想躲多久?差不多该是时候,给我把命留下来了吧——”

    “砰”的一声,空地上绽开了一团银白色光球,在能量凝聚到极致后,炸裂的极光绵延数里,此时整座定天山脉的弟子,在睡梦中都隐约感到了一丝震动。

    地面上是一滩鲜红的血水。

    “畜生……我不会失败的!绝对不会输给你啊啊啊——”阮石披头散发,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忽然抬手对准了默立一旁的沈雅婷,掌心中吸力暴涌。

    戒指加持的灵力封锁,外加灵魂奴仆的双重束缚,沈雅婷根本无法抵抗,轻易的就被阮石扯到了身前。

    “对着她开炮啊!你不是很有能耐么?来啊!”

    “竟然用一个女人做挡箭牌,你这个卑鄙小人!”林嘉祥愤怒的大吼。尽管知道这个对手已经黔驴技穷,但现在他把沈雅婷推到了炮口前方,自己还怎么下得去这个手?

    阮石阴险的一笑:“她是我的灵魂奴仆,就算为我而死也是天经地义!”略微停顿了一下,又提高声音喝道:“就算你现在不杀她,一旦我死了,她也一样会死。杀我,等于杀她!怎么样,你还要动手么?”

    林嘉祥的面容痛苦的扭曲了起来。他这一趟回归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自以为没有什么可以动摇自己的决心,然而,他似乎还是太高估了自己。

    虽然对阮石的说法并不能完全确信,但只要有一分的可能,他就不能拿沈雅婷的生命来冒险。所以现在是要怎样?放过自己的仇人,让他逍遥快乐的活下去,还是把他和自己所爱的女人一起杀死?可恶,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沈雅婷面对着黑洞洞的炮口,面上毫无惧色,反而有种解脱般的释然:“嘉祥师兄,你别管我了,这个距离,把我跟他一起杀了吧。做他灵魂奴仆的日子,我真的受够了。”

    林嘉祥毫不犹豫的吼道:“不行!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即使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雅婷望着自己的目光中,依然只有悲伤,却没有任何的男女之情。果然,她真的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自己,连一点都没有……

    沈雅婷的背后,阮石的双目渐渐被碎发遮掩成一片阴翳,嘴角扯起了一个险恶的弧度。

    “临敌时会被感情牵绊,优柔寡断,这就是你最致命的弱点啊……”

    垂在身侧的指尖凝聚起了一团黑色能量。

    “再见了——”

    双指猛然高抬,越过沈雅婷肩头,黑色光束直贯而出,正正穿透了林嘉祥胸口。

    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逐渐成形,内部已经完全中空,血肉化成了一缕缕石灰般的沙粒,簌簌而落。

    林嘉祥怔怔的凝视着自己的胸前伤口,默然半晌,用尽最后的力气再次抬起了炮筒。但还不等他发出同归于尽的一击,整个人忽然就“砰”的一声炸成了一团血水。紧接着那些血水也迅速的蒸发,消失在了空气中。

    就像林嘉祥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同样炸裂的,还有他手中的千征巨啸炮。

    太虚教,的确是从来就没有打算让林嘉祥活着回去。在这场决斗分出胜负的时候,千征巨啸炮就会爆炸,它会解决掉那个失败者,或者是,同样葬送掉那个胜利者。

    无论林嘉祥是赢是输,在他滴血认主千征巨啸炮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个注定的死人了。

    又或者应该说,是在他被太虚教救起的时候。

    唯一的差别就只有,死的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而已。

    阮石久久的震惊失语,缓慢走到林嘉祥刚才站立的位置,蹲下身触摸着冰冷的地面,此时就连他残留的灵力波动都感应不到了。

    这一次,林嘉祥应该是彻底的死了吧。但是,他却并没有死在自己的手里,而是被他的上家给弄死的……

    傀儡,在那些大势力眼中真的是完全没有人权,想杀就杀,甚至有时根本就不需要理由,仅仅是因为,他们忽然想要你死。

    从林嘉祥的身上,阮石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这一次他虽然活下来了,还解决掉了一个隐患,但因为刚刚无比清醒的认识到了这个事实,还是让他的心情非常憋闷。

    良久,他才重新回到了宿舍中。林嘉祥炸成血水的时候,沈雅婷按照他的吩咐,已经一个人回了宿舍等他,此时正局促不安的站在床前。

    阮石缓慢的走到她面前,凝视她片刻,忽然一巴掌扇了过去。

    “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的灵魂奴仆,你就准备跟他合谋设计我,是不是?”

    沈雅婷捂着发烫的面颊,咬了咬牙:“是!因为我要你死!”

    阮石反手又是一巴掌,接着一脚把沈雅婷踹倒在床上,身体紧跟着压了上去,“给我招惹来这么一个麻烦的冤家对头,今天晚上,是不是该好好补偿我一下了?嗯?”两手猛一用力,撕裂了沈雅婷胸前衣衫。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