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倒戈,致命一击!
    天空中的八名弟子,恰好都曾经是七大门派比试会的参赛

    叶朔忽然觉得,这很像是擂台战的延续。同样是绝不能后退,只是这一次失败的代价,将会是全体同门的生命。

    “楚天遥,这一次的结果可不会再像上次一样了!你还没见过我这一招吧?那我就让你瞧仔细了,好好品尝生命尽头的恐惧吧!”阮石周身迅速缭绕起一层妖化的红光,十条手臂张狂的朝着楚天遥盖了下去,当先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同样的四组战场,同样的参赛人员,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比赛规则来限制他们,也没有裁判会提醒他们点到为止了。即将开始的,是一场赌上性命的生死斗,只有赢家,才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另一边,虚无极抬手在空中一抹,掌中已经多了一根锋利的长矛。顺手舞出一团光影,迎上了朝他扑击而来的一众长老。

    天空中是激战处处,灵力炮弹彼此碰撞,炸开一团团闪电般的白色火花,纵横的波纹席卷天际。而在地面上,观战的弟子更是备受折磨,双拳紧握,呼吸急促,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顾问,叶朔他们会赢的吧?没问题的吧?”赫连凤紧紧的抓着顾问的手臂,时而抬头看看空中的战局,时而四面环顾,和其他弟子交换着不安的视线。在这样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她简直都快要崩溃了!

    “一定没问题的!我相信我爹和天遥,你也要相信叶朔啊。”齐玎莎主动朝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巨大浩劫前,这两个向来针锋相对的少女终于也解开了所有心结,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互相将自己的勇气传递给对方。

    顾问没有回应她们的担忧。此时他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高空,手心中攥了满把汗水。

    现在不是他们能不能打赢的问题,而是就算打赢了,虚无极也绝对不会信守承诺,甚至他根本就没有承诺!要想渡过这一次的灭门危机……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也只好……

    但是,那也同样是顾问最不愿走的一步。如果真的贸然在这里展露实力,他的身份很可能就要暴露了!

    天空中,罗帝星手掌在戟身上寸寸抚过,伴随着幽光闪动,他的半条手臂直接化成了一只狼头。那尖锐的利齿,以及四面喷射的蓝色火焰,让司徒煜城很快就陷入了苦战。

    谁都没有想到,战斗才刚刚开始,他竟然就直接施展出了这一招。再加上那一套一反常态的拼命打法,都昭示出了他急欲速战速决的决心!

    在他们身旁的另一组,周建一柄长剑夭矫翻飞,银光霍霍,恰似游龙摆尾。如果作为日常舞剑的示范,实在是非常出彩。但这套剑法徒具架势,与其说是用来伤敌,倒不如说是舞来给自己看的。因此虽然他连连抢攻,却始终也未能占到明显的上风。

    奇怪的是,那邢树珉似乎也无意追击,双手各展一条空间裂缝,将袭来的剑光尽数拦截在外。那裂缝中却不见罡风交错,就连吞吸之力都未曾涌动。如果不是众人早知邢树珉擅用空间秘法,也许真会以为那只是两条普通的黑色长鞭。

    总而言之,就是这两个恰好都在“各打各的”对手碰到了一起,这场战斗才始终显得势均力敌。不过仔细想想倒也在理,这两个本来就都不是那么在乎师门荣耀之人,他们还愿意站出来拖住对方,为其他几处战场分担一丝压力,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而至于墨凉城和叶朔,他们都已经不再是冠军战时的他们了。

    自苏醒至今,为了弥补体力的不足,墨凉城的训练就放在了“在最短时间内,径取敌人要害”上,出招堪称是又快又准,再加上两只加注了灵力的钩爪,叶朔稍不留神,身上就会被划出一道血口,不愧是曾经的第一天才,即使已经残废,还是这么不好对付。

    不过,叶朔倒是没有任何慌乱。自己连巅峰时期的墨凉城都打赢了,难道还会怕现在修为尽失,几乎就是一个普通人的他?

    经过灵源淬体,如今的叶朔已经是聚气五段的修灵者,这样的境界,在整个定天山脉的弟子中都是数一数二。更别说叶朔的真正实力,还是远远超过他表面水准的。

    交战过数个回合,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以及敏锐的洞察力,叶朔已经对墨凉城的身法大致了然于心,同样也找到了多处明显的破绽。但每当他要奋起一击时,罗帝星突来的一招都会打乱他的阵脚,而墨凉城也便会加紧进攻,一次次将衰败的局势又扳了回来。

    在应付司徒煜城的同时,罗帝星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墨凉城身上。一旦看到他落入下风,便会立时出手解围。直等确认了他安然无恙,才会匆匆回身抵挡司徒煜城的攻击。有时若是躲避不开,宁可硬生生的挨上一击。如此一来,他也就成了以一敌二,也多亏是这样,才缓解了司徒煜城的燃眉之急。

    但不得不说,罗帝星当真是强得惊人,即使以一敌二也全然未落下风。弟子群中的战斗,几乎就是靠他撑起了半边天。

    另一边,除了几个长老分别缠住师清一和阮威,剩下的战斗人员和四派掌门都在全力围攻虚无极,各式各样的灵技呼啸着在半空回旋。

    虚无极一根长矛舞得虎虎生风,将周身三尺防御得水泼不进。即使是在这般紧密合围下,他每一次的出手,都能点穿一名长老的防护罩,直指要害,令对方瞬间失去战斗力。长发在劲风中肆意飞扬,衣衫猎猎作响,当真是有一股横扫千军的魄力。只要他不倒下,焚天派的防线就绝对不会溃退。

    两条战线,虽然局面暂时持平,但显然还是玄天同盟相对居于劣势。如果不能尽快取胜,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还会变得对他们越来越不利。

    叶朔很清楚眼前处境的严峻,现在大家各自为战,如果谁能先腾出手,帮同伴一把,很可能对整个的战局都有逆转之效。周建和楚天遥都被对手缠得死死的,司徒煜城光是保持不败就已经竭尽全力了,那么,唯一有机会尽快脱身的就只剩下自己了!

    一阵快攻打乱了墨凉城的节奏后,叶朔集中意念,经历过灵源淬体的他,如今再感应空间也比以前更加的顺畅。短短片刻,在每一名敌方弟子的脑后,都悄然张开了一道空间裂缝,犀利的闪电破空而出!

    阮石皱了皱眉,竖起尾巴与闪电硬接。窜动的电流瞬间过渡到了他的全身,电得他的经脉都是一阵发麻。楚天遥趁此机会,万剑齐出,将他的八条手臂齐刷刷的切了下来。暗影千重斩随之成形,朝着他失去防护的头顶狠狠抽落。

    邢树珉最初感应到闪电波动时,自恃精通空间之力,随意在脑后撑开了一道气流屏障,就将主要的精力仍是放在了周建身上。但他竟是很快就感到,那道闪电直接洞穿空间,朝着他又逼近了一寸!

    邢树珉虽惊不乱,意识一动,一道道空间障壁接连竖起。但这对那道闪电攻击却只能起到延缓的作用,在他的灵魂感知网中,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一道灵能轨迹正在一层层的穿越他所构建的壁垒,不论自己再如何凝聚力量,它都会像裁纸刀划破空间一般,将沿途的阻碍尽数摧毁,切割出一条稳定的通道,就连移动速度都并未因此减缓多少。

    叶朔现在的实力,比当初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强大了太多!连升五段,真的可以让他有那么大的提高么?这一回邢树珉确实有些慌了,刚想转身全力抵御,周建的一剑却已经刺到了面前。剑锋直直的没入了漆黑的空间裂缝,邢树珉在这场战斗中,第一次后退了一步。

    叶朔的出手,在极短时间内改变了整条战线的局面。而这也让正在和他搦战的墨凉城陷入了疯狂。

    “你在朝哪里打啊啊啊——!你的对手是我啊啊啊——!”墨凉城仰天怒吼。都怪自己没有拦住他,其他人可都没有出现这样的失误啊,如果他们这边因此输掉的话,那全都是自己的责任!

    “如果你真的想拦住我的话,就拿实力出来,而不是在这里叫。”叶朔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灵魂力量汹涌而出,两侧的空间又是一阵动荡,第二波攻击正在酝酿成形。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看不起他吗?”罗帝星顿时火冒三丈。这种话给一个正常修灵者听了都会不舒服,何况是以墨凉城现在的精神状态!如果他真的因此受到刺激的话……

    “够了!墨凉城的事你总要插上一脚,你以为自己是谁?你很吵你知不知道?”叶朔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耐心。

    当初在擂台上,是自己放了他们一马,哪知他们不但不加悔改,反而率众欺上山门,如果今天师父和一众师兄弟受到任何损伤,那都是自己当初的一念之仁害了大家!是自己错了,那么,现在就该由自己负起责任,当初留下他们这几条错误的性命,由他亲手负责收回!

    “……叶朔,你敢这样对我说话,你会后悔的!”罗帝星都快要被气疯了。除了明面上的挑衅外,他更气的还是叶朔对自己的罪过毫无愧疚。双指猛然交错:“时间!”

    在时间短暂加速的片刻,狼头猛然抬起,四面横扫,魔神吐息的火焰浩浩荡荡的吞没了一切。

    另一边,玄天同盟的一众长老已经陷入了苦战。

    “敛气级的强者,果然是太过于强大了!”大长老面色凝重,“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了尘,你们几个设法从侧面缠住他,吸引他的注意,我就寻找机会,从正面给他来一次狠的!”

    “我也会用幻术配合进攻。”常夜白点头。

    战术迅速分配妥当,了尘道长周身灵力暴涌,一跃而起,杀到了虚无极右侧,拂尘中翻卷开道道金辉。天绝道长则是从左侧出手,两道圆轮走的是灵巧一路,时而便会从极其刁钻的角度忽然冲出,令人防不胜防。

    在他们身旁,还有着三三两两的长老同时出手,惑敌、纠缠,在此一应俱全。

    虚无极神情不改,随手架接过几招后,两臂前方各自缭绕起了一层灵力漩涡,将奋战的长老阻隔在外,无论他们或用强攻,或使巧劲,始终都无法突破漩涡的限制。看上去,那就是一种同时涵盖了灵力,以及空间之力的复合品。

    在灵力漩涡的纠缠中,众位长老竟然先后发现,自己递出的兵器已经被牢牢吸附在了其中,抽身不得。随着虚无极两臂高抬,众位长老也像是一群悬挂在磁极上的铁钉,双脚逐渐脱离了身下的灵力平台,摇摇晃晃的被甩到了半空中,形势极其不容乐观。

    众位长老围攻之时,流影派掌门便始终是站在一旁默念咒语。在他拉开的双手间,一团旋转的磅礴能量正在凝聚成形。咒语声渐急,那团能量也不断的升起,一直漂浮到了流影派掌门的口鼻高度。

    最终,流影派掌门大喝一声,双手猛一掐诀,掌心翻起,将面前的能量狠狠的推了出去。

    虚无极感应着面前扩大的灵力波动,嘴角边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双臂一振,各自在身周划开个半圆,这却是将吸附在两侧的一众长老也同时带起,逆时针旋转到圆心时,同样也是借着空间斥力,将他们朝对面甩出,代替自己迎上了那团激贯的能量。而虚无极本人则是迅速跃出战团,轻轻巧巧的落到了后方。

    也就是在这一刻,他身在半空,胸前空门大开,大长老猛然拂袖,一团金色光弹划破空间,拖出一道亮眼的彗尾,直追虚无极!

    “嗵”的一声,那道光弹直接将虚无极透胸而过,大长老可以看到虚无极的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以及他凝视着胸前扩大的血洞,那渐渐浮现出惊恐的双眼。

    成功了?!

    但是,怎么会这么容易……

    不对,这是幻象!

    大长老面色一变,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只感到背部传来一阵通心透骨的剧痛,一口鲜血无法克制的狂喷而出,心脏似乎都要随之呕了出来。

    当他惊恐的转过头,就看到了那站在他身侧,手中持着一杆重锤,正朝着他目露狞笑的常夜白。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