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情与血
    百草堂,悬壶济世,医天下。这里是玄天派,乃至整个定天山脉最远离纷争的地方。

    在这座如同天堂般的花园里,住着一群漂亮可爱的小姐姐们。她们主修治愈之术,心里有着不大的梦想,就是要将遇到的每一个病人统统都治好,看着他们健康康复,这就是她们最大的心愿。

    但是灭门之灾的惨烈,并不会因为这些可爱的少女而停下。她们注定将会成为虚无极一手覆灭玄天派的历史上,根本不足挂齿的一笔;她们只是历史车轮滚滚前进下的尘埃;她们的命运在这一刻,已经被决定好了……

    门派内的厮杀喊声震天响,玄天派的弟子只有两种,一种是已经死了,另一种是马上就要死了。

    百草堂的姑娘们一边哭泣着,一边施放着治愈之术,但是她们心里都很清楚,来不及,这根本来不及。纵然是所有百草堂的弟子一起努力,她们的救治速度,依旧抵不上其他弟子们受伤的速度。甚至有很多人根本连急救的机会都没有,便已经在重伤中死去了。

    前方不断的传来噩耗,先是山门大阵被破了,又是贼人已攻入大殿,再接着,大殿也已失守……

    百草堂里一片混乱,或者说,整个玄天派都一片混乱。

    厮杀呐喊声越来越近,杀戮已经来到了百草堂前。

    “小七!快离开这里!”俞若珩牵起身旁一个少女的手。一片慌乱中,那名叫小七的少女正不知所措,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快点走,这里不能再待了!”还没等小七反应过来,俞若珩几乎是在将她拖着走。

    “师姐……师姐……”小七紧张的跟在俞若珩身后,紧紧拽着她的手,手掌心里出了一层冷汗,“这一次我们是不是跑不了了?”

    俞若珩回头望了一眼小七,“无论怎样,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两人与其他百草堂的弟子一起朝后山跑去。其实她们心里也知道,即使跑去了后山,也只能躲避一时。攻破了百草堂,焚天联盟必然会继续向内部进发,直到整个玄天派不再剩一个活人。

    后山易守难攻,或许还会有那么一丝的生机。百草堂的姑娘们只能够这样在心中安慰祈祷着。

    后山是百草堂平日里种植草药的地方,但现在一片混乱。脚下无论多名贵的草药,都被踩得东倒西歪。

    后山上有一些被杂草遮蔽的山洞,功力低微的弟子与部分伤患被藏在了里面。而其他人则爬向前方更高一点的山岩,希望能够在那里形成一道防线,暂时抵御住攻击。

    她们当然不期望能够直接打败焚天联盟,仅仅只是希望能够撑到援军到来的那一刻。至于援军到底会不会有,这个问题根本无法深思,也没有人愿意,或者说忍心,去思考这个问题。

    “他们来了,他们来了!”前方的弟子拼命的往后撤退,“焚天派,不……不是焚天派,是破月……是破月……血……血罗刹来了!”

    听到那三个字,百草堂的弟子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倘若是其他普通弟子,她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还有着战斗的机会。但是,现在来的那个人却是罗帝星……

    百草堂的弟子本就是医师,根本不擅长战斗,此刻身边又跟随着一群伤患,难道这一次真的连一点生机都没有了吗?

    “不要正面迎击!不要正面迎击!”人心惶惶间有人这样喊道,“大家都快躲起来!”

    确实,也许这样的方法是最好的了。逃避虽然可耻,但现在不是讲骨气的时候,这个时候讲骨气,那么下场只有一种——百草堂所有弟子,以及伤患在一瞬间就会被全灭。

    冲上百草堂的,就只有罗帝星一个人。如果所有人都藏起来,罗帝星想要找,那也得一个个找,别的不说,光是时间上就能拖延许久。这也是眼下所有最坏的结果中,唯一能让人感到些许可接受的了。

    树上也罢,林间也好,包括山石缝里都瞬间躲满了人。大家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沙沙沙——”那并不是脚步声,而是人在快速移动中,带起空气流动的呼啸声。

    那个人,血罗刹要来了。

    “呵,一群鼠辈,你们以为自己能躲得了多久?”一声冷笑在丛林间响起,环绕着整个后山,响彻在众人耳畔久久不散。显然这是加注了灵力的一道传音,为的就是让躲藏在后山中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后山中一片沉寂,连鸟叫虫鸣都不曾响起过一声,宛若没有生命的气息。

    躲起来的弟子们,胆小的女孩儿们偷偷地抹着眼泪,更多人只能闭着眼睛,祷告上天怜悯她们。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装死,那我就让你们死得透彻一点。”罗帝星的声音再次在后山上环绕,“没有想到堂堂玄天派居然有这么多贪生怕死之辈。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还不快点跑出来受死。”

    他说完,长戟挥动着,“啪嗒——”一声响起,一棵百年巨树被拦腰截断,巨大的树干缓缓的倒下,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然而,被拦腰截断的并不仅仅只是这棵百年巨树。三名藏于树后的弟子同样被拦腰截断,腰部以下的身体跪在地上,腰部以上的身体,就像那倒下的树干一样,歪倒在地上,鲜血洒了一地。

    有弟子受不了这样惨烈的一幕,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但很快意识到糟糕,瞬间把嘴捂上。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罗帝星顺着声音传出来的方向,挥出一道金色弧芒,下一刻,藏在暗中的弟子瞬间被炸开,化成一道道血雾。

    山间的一个小山洞里,再一次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估计是有人在紧张中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听见了这一声响,罗帝星当即转过身,毫不犹豫的朝着那山洞走去。

    山洞中,俞若珩紧张的握着手,指甲都深深的嵌进了肉中。她可以听到死神正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没有什么比等待死亡更可怕的事情了。然而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死是必然的。

    俞若珩几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唰——”山洞边上的石缝中一声轻响,是有人站了出来。

    俞若珩吃惊地睁开了眼睛,那个站在山洞口的少女,是她在百草堂的一名小师妹小七。

    小七站了出来。

    她站了出来,怔怔地站在原地,而她的面前,站着一个染血的修罗。

    血罗刹,许多人这样称呼他。那个人也不曾辜负这个名称,他就像一个嗜血的修罗,在厮杀之中感到无比的快意。

    小七感到害怕,面对死亡的害怕。会感到害怕是人之常情,小七感到双腿发软,但是她告诉自己,必须得站着,不能倒下,因为她的身后,还有着她想保护的人。

    小小的灵力光球打在血罗刹的身上,就像是溅起了几滴水花,根本不值一提。前方那个染血的修罗,根本连抵挡的动作都没有,他的脸上挂着蔑视与冷笑,还有一种对于弱者的鄙夷。

    据说人死之前是会有走马灯的,小七看着前方,血罗刹拿着武器,离着她越来越近,但眼前血罗刹的脸却越来越模糊,时间仿佛流淌得极慢,过往的一切,竟是开始在小七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小七是一个孤儿,在十岁以前,她是没有名字的。她生活在一条小巷中,捡着别人穿过的衣服穿,吃着别人剩下的饭菜填饱肚子。她就这样一点点长大,曾经她以为,也许她的一辈子就会这样过去了。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秀美端庄的女人,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丝毫没有嫌弃她脏的意思,问她愿不愿意跟自己走,悬壶济世,成为一名医者。那是玄天派的御尘道长,也是后来她的师父。

    她被带去玄天派的那一天,刚好是连续下了十几天的雨后,太阳出来的第一天。小七望着天空中的太阳,阳光灿烂无比。她觉得那是天下最美丽的风景。

    对呀,那天的太阳可灿烂了……就像现在一样……小七的视线穿过了血罗刹,望向天空。血罗刹的长戟直接贯穿了小七的身体,鲜血喷涌而出,随后长戟很快的又被拔除,似乎血罗刹并不想在她身上浪费半点时间。他还要接着去进行下一段杀戮。

    无比的疼痛将小七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我还不能……倒下……”染血的双手颤颤巍巍地覆盖在伤口上。那伤口是一个巨大的血洞……

    淡金色的光芒缭绕在指尖,小七忍着钻心的痛楚,勉强为自己治疗。“我还不能倒下,我还不能……”

    在治愈术的作用下,她身上的洞口正在逐渐的缩小,但即便如此,鲜血还在不断的涌出。但她已经几乎透支了她全部的精力,每施展一分治愈术,身上便是千刀万剐般的疼痛,她已经很难再支撑住了。

    “轰隆!”一声巨响,从小七的耳畔边传来。山洞顶上的巨大石块裂了开来,重重地砸在地上,地上小七的身体,也被弹飞了一段距离。

    小七失血过多,已经有些神志不清。模糊的双眼却清晰的看见,她的师姐,俞若珩,正被一块巨石压在了下方,那是被罗帝星随手一弹,便从山洞上落下来的石块。罗帝星也不曾在意过巨石下的人究竟死透了没有,也许对他而言,他有足够的信心,相信没有人能够从他手下活得了。

    “师姐……”小七努力挣扎着想要爬过去,但此时的她,甚至连撑起自己身体的力气都没有,几根手指在地上移动了几下,就已经耗尽了她所剩的全部力气。

    “若珩师姐……”小七无力地叫着。

    她想起了她第一次看到她的师姐的情景。在百草堂,小七初来乍到,没有什么朋友。眼前都是一些漂亮美丽的小姐姐们,小七觉得自己太土了,简直没有资格和她们说话,只好一个人默默的缩在角落里。

    俞若珩是第一个和她讲话的人,第一次见面时,她的微笑至今都深深的刻在小七的脑海里。

    小七这个名字是俞若珩给她的。那天被问起名字时,小七的脸都涨红了,她的双手不断的搓弄着衣角,害羞又窘迫。

    “我没有名字……”她轻声说道。她很担心,自己会被嫌弃。

    “今天是初七,那我就叫你小七好了。”俞若珩笑着说道。

    小七的脸上顿时绽开了大大的笑容,“好!我就叫小七!”

    后来,四师伯给了小七一个更好的名字。但在小七心里,简单的“小七”两个字才是她的名字。

    小七在百草堂很少下山,同龄的姑娘们正是处在闲不住的年纪,除去练习治愈之术,她们还学习着琴棋书画,时常下山游玩,也结交着百草堂外的其他弟子,只有小七每日刻苦的钻研治愈之术,连四师伯有时都劝她,犯不着这么拼命的。

    但是小七心里知道,她这么努力刻苦的原因究竟是为什么。只有这样,她才能够与她的师姐站在一起。她的师姐就是她心里的光。

    她会因为师姐的高兴而高兴,她会因为师姐的苦恼而苦恼。除了某一次,俞若珩因为顾问的毒而苦恼的时候,小七略微的感到心里不高兴了。

    也许俞若珩自己并不知道吧,在她的身边,有个内向害羞,一直不声不响的小丫头陪伴着她。会在这最危险的一刻,站在她的前面。

    即使生命走到了最后一刻,小七也选择将那一丝活着的希望留给她的师姐。

    淡金色的光芒再一次闪动起来,依旧是从小七的指尖流淌而出,只是这一次,它流向的方向却不是自己的伤口,而是身边的俞若珩。

    小七并不清楚俞若珩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她只知道她要救自己的师姐,哪怕机会渺茫,哪怕是在透支自己最后的生命,她也无怨无悔。

    淡金色的光芒逐渐暗淡下去了,小七的意识逐渐朦胧,恍惚间,她仿佛看见有人正在朝她走来。

    阳光很好,洒在她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那是一名身穿素衣的优雅女子,有花瓣落在她的身上,她拾起花瓣朝前递过去,“小七,给你。”

    “师姐……你来了……太好了……”

    小七闭上眼睛时是含着笑的。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