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何去何从
    ?漫天翻滚的黑气,穿越过一座座辽阔的帝国,在世界遥远的尽头,此时悄无声息的张开了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仿佛从最初就植根于黑暗,又或者它就是那无边的黑暗本身。这一眼望穿了时空,超脱了一切物理的限制,直接在邪气最浓郁的心点缓缓浮现。

    “被邪帝标记的容器,你终于出世了,不枉我这数千年来的等待啊……哈哈哈,大人您看到了么?我的梦想已经近在眼前了!”

    当那隐藏在暗的窥探者开怀大笑时,叶朔等人头顶的天空忽然彻底的阴暗了下来,电闪雷鸣,一道道撕裂天幕的闪电似乎在昭显着他的志得意满。

    楚天遥等人并未将这异常的天象放在心上。如果这里当真降下一场大雨,或许是上天也在为这满门的亡灵哭泣,倒也正合了众人如今的心情。

    只有叶朔的双眼是发直的,瞳孔在眼眶不住紧缩。那一瞬间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被人活生生的挖了心脏一般。

    不是错觉,他可以肯定,就在刚刚,他确实是被什么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存在注意到了。如果对方想要他死的话,甚至不需要亲自来到他面前,只是相隔万里的一个念头,就足以让他灰飞烟灭。

    额角的冷汗顺着面庞滑落,很快又被席卷而来的冷风吹干。

    当黑气从眼前渐渐消散的时候,叶朔的双目已经看不到任何惊慌了。

    这种事急也急不来。既然对方有这个能力,真想杀自己早就杀了,现在他没有动,或许是不屑于跟自己一个劲气级小鬼计较,又或许是有其他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不过这些都不关自己的事,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在正式和对方遭遇之前,尽可能快的去提升自己的实力。也只有这样,在将来才能得到更多活命的保障。毕竟,他的敌人并不会留给他太多时间。

    任由自己的内心朝黑暗沉沦,这也使得叶朔再次拥有了冷静的头脑。他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遇事就大惊小怪的自己了,今后的他,会更冷静的去审视这个世界,甚至,是冷酷的。

    “叶朔?你感觉还好么?”好一阵子,顾问才壮着胆子询问了一句。但此时的他,眉头依然皱得很紧。

    刚才叶朔身上盘绕的那股气息……实在是太过于强大而邪恶了,那是不应该在叶朔的身上出现的……顾问甚至已经不敢确定,面前的这个人,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的兄弟。

    叶朔没有回答。他正在缓慢的伸缩着掌,感受体内涌动的那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实力突破的欣喜感,反而浮起了一层略带几分悲凉的嘲讽。

    神,当初我虔诚向善,您却抛弃了我,如今定要我将自己化身为魔,您才肯回应我的祈祷么?

    必须将自己的初心完全舍弃,任由灵魂被仇恨染上深不见底的纯黑,才可以得到这足以横扫一切的力量。

    现在他总算知道,罗帝星当初那两道毁灭攻击是怎么打出来的了。

    原来,神只会眷顾复仇者。

    我懂了。

    师父临终前曾经说过,希望我可以自由的做我自己,不要被任何事动摇了本心。

    很可惜,现在我似乎做不到了。

    为了生存,也许我终将会慢慢变成我最讨厌的样子。

    是我的仇人教会了我,空凭着一颗善心,在这个世上是混不下去的。

    现在的我,还没有能力去改变世界的规则,那么,我只能选择向世界妥协。

    但是,师父,我会永远记得您对我的祝愿。而我也会将这仅剩的初心深深珍藏,有朝一日,当我真正站在顶点的时候,我一定会改变这个已经被利益污染得不成样子的世界。

    我会让它真正的成为一个桃花源,所有人都可以井然有序的生活在这里,就像我们曾经所期望的那样。

    叶朔缓缓的站直了身子,望着眼前这一片伤痕累累的大地,深深的吸了口气。

    恩必还,仇必报。有生之年,誓杀虚无极、罗帝星!

    不止是他们,今天每一个在我玄天派犯下罪行的人,我都绝对不会放过!

    师父,您安息吧。

    再一次弯下腰,对师父进行着最后的悼念。同时也是容许自己最后脆弱一次。

    门派的覆灭,意味着他被孤零零的抛到了这个冷漠的世界里。虽然一口气突破到了劲气级,但这点实力要维持生存显然还是不够的。还有刚才那道跨越空间的注视,更是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强者还有很多,不仅限于眼所见,耳所闻,更有太多高人是远远处在另一个层次,以他现在的实力和身份,连知道那个圈子的资格都还没有。

    已经没有时间再让自己悲伤下去了。叶朔毅然起身,这个时候,在他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了一种上位者的灵力波动。作为实力在目前这支队伍最强的人,他也有这个资格。

    清了清嗓子,刚要开口说话,不远处忽然响起一声哭嚎。

    “叶朔,你这个叛徒!大家不要相信他,就是他把敌人引进我们玄天派的啊!”

    一个满身鲜血的弟子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过度的伤势和恐惧,让他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已。一指着叶朔,用全身的力气嘶声大喊。

    “你为什么这么说?”宫天影皱了皱眉。虽然他和叶朔的接触不多,但他并不觉得这位师弟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

    “就是啊。说这种话,你可得有证据……”楚天遥低沉的声音就像是在刻意暗示着什么。

    那名弟子一听之后,神情更显激动,连连点头:“我有证据!我有证据!我……我可以让你们查看我的记忆!”

    众人面面相觑,楚天遥第一个抬起按在了他肩上,其后的几人也纷纷效仿。一段短暂的意识共享就这样开始了。

    那名弟子记忆展开的地点正是藏书阁。

    玄天派的藏书阁,更有些类似于一座尖顶的大礼堂。一排排书架一层接一层的搭了上去,半空还架设着蜿蜒盘旋的楼梯。

    护卫队幸存的弟子,利用着这里的复杂构造,两两的埋伏在书架背后的楼道。同时借着焚天派大肆扫荡的时间,在四面匆匆布下了大量的关。

    在众人的屏息以待,那一支罪恶的收割队伍,也终于是来到了藏书阁。

    “那叶朔曾经说过,这里有一本《洗髓经》,是相当高等的秘法,绝对不能错过。”虚无极在四面张望后,忽然说出了这一句令众人大吃一惊的话来。

    “要我说,还是把这里所有的书都先搬回去。别的不说,至少也为将来省下了一大笔置备秘籍的钱。”周建已经就近拿起了一本封皮破旧的薄册,随意的翻动着,“而且我始终认为,那叶朔说的话,是有必要打一个折扣的。”

    “……就算他这次帮了我们,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他。”罗帝星这句话说的很硬,看上去满是不情愿。

    虚无极闻言,放声大笑,道:“没错,没错,那叶朔这一次确实是立有大功,应该奖励他一点什么。不如,就赏他一个体面的死法好了。”

    “他还真的以为凭着这一点小恩小惠,就可以抹煞了他对凉城师兄犯下的罪行。同时借我们之,把玄天派灭了,让他有会独吞灵器。哈,这叶朔虽然别的不行,可是他想得美啊。”阮石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讥嘲。

    这以后的画面,就是护卫队弟子和焚天派的攻防战。这场战斗,最后以护卫队的全灭告终,只有这一名弟子由于在队伍站得最隐蔽,激战由他身旁的师兄承受了大部分的攻击,这才侥幸的活了下来。

    “是你,一定就是你!核心弟子只有你知道灵器的存在,不是你出卖了我们还会有谁?你打伤了墨凉城,你知道虚无极不会放过你,所以你用灵器的情报向他们卖好,想让他们留你一命!你想炼化灵源,大长老他们在的时候你不方便动,你就选择了引狼入室!

    之前碎星派林嘉祥的死,还有那位星宿宗少主的死,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了你,只是在你夺得冠军之后,我们暂时都忽略了你的罪行!可是……可是你一直就是这样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你不惜把任何人变成牺牲品!”

    那名弟子气喘吁吁的说完这一番话,猛地后退了几步,眼也闪过了一道决然的光彩:“楚师兄,天影师兄,你们一定不要再受他的蒙骗了!我方才所言,句句是真,只要能让你们相信我,我愿意以死明志!”话音刚落,他的身体已经“砰”的一声爆裂成了无数血沫。

    赫连凤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得紧紧捂住了双眼。而齐玎莎久久的注视着地面留下的血迹,半晌,空洞的目光转向了叶朔,薄唇一启一合,声音不带半分感情。

    “真的是你么?回答我,你就告诉我是不是你。”

    叶朔安静的回视着齐玎莎,没有否认,也没有解释,他只是冷冷的吐出一句:

    “如果认识了这么久,你还认为我是那样的人,那我无话可说。”

    齐玎莎点了点头,目光的戒备却依旧没有卸去:“好,我信了你。但这件事我不会让它过去的,希望将来有一天,你不要让我后悔对你的信任。”

    “不过刚才意识共享的时候,我可以感应到这位师弟的神志很清醒,不像是被人灵魂操纵的样子。焚天派的人,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说那一些话吧?”楚天遥安抚的搂了搂齐玎莎的肩,故意以平静的语气又提出了一条疑点,同时挑眉望向叶朔。

    “够了!”叶朔还没答话,赫连凤忽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活着的人还不能互相信任?师父才刚走啊,难道你们就要把他昔日的教导都抛在脑后了么?”

    这几个人都是那么固执己见,一点小冲突就可以引发他们的矛盾、争端,根本就还是几个没长大的孩子。宫天影烦恼的扶了扶额头,双下压,在争吵声终于渐渐平息后,他才以一个“大家长”的身份开口了。

    “这件事疑点颇多,的确还需要慎重调查。但是赫连师妹有一点说对了,如果我们在这里互相怀疑,背后最开心的一定就是焚天派!”说着,又主动拍了拍叶朔的背,“叶师弟,这里可能有什么误会,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了。知道灵器存在的人并不是只有你一个,我也同样接受过淬体,并且这么长的时间我都不在门派内,要说嫌疑,是不是我更有嫌疑?”

    叶朔的眼神依然冷漠。似乎他从没有将当头的这一盆污水放在心上。至于其他同伴会怎么看他,他也是同样的不以为意。

    “嗯,我不会放在心上。而且,我也相信这个内鬼的确存在。是谁做的,谁自己心里清楚。反正,迟早总能查清的。”叶朔冷漠的眼神在众人脸上环视一周,就独自背转过身,大步迈开。

    “走了,该去后山看灵器了。”

    “叶朔……”顾问看着那冷漠得似乎变了一个人的叶朔,所有关心的话都卡在了喉咙口,“你真的是叶朔么……”

    ……

    后山,一片荒芜。

    倒在这里的尸体不比正面战场少,到处都是鲜血和残肢,叶朔看得已经麻木。

    存放灵器的洞穴已经塌了半边。当他们费力的劈开石块,走到洞深处时,原本供奉灵器的石台果真已经空无一物。

    “虚……无……极!”叶朔从牙缝间挤出了这个字。愤怒几乎再次冲昏了他的头脑,杀气一路升腾,他都恨不得直接杀去焚天派,向虚无极索还灵器了!

    “叶师弟,冷静一点!”宫天影死死的按住了他,“听说虚无极已经突破了敛气大关,就算你现在是劲气级也对付不了他!你刚刚的沉稳到哪里去了!”

    在众人的劝阻下,叶朔终于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同时他也暗暗叹息,现在的自己果然还是道行太浅,随便一点小刺激,都会令他极度的暴躁易怒。这个脾气必须得尽快改改了,否则早晚都会坏事。

    “我们……不如我们报官吧!”望着愁眉苦脸的众人,赫连凤主动提议道,“他们竟敢灭人满门,简直是罪大恶极,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

    “没用的。”宫天影摇了摇头,“焚天派敢做这种事,必然是背后有人,肯定早已打通了关节。况且两批修灵者之间的争斗,官府一般都是不大乐意管的。”

    “报官……”顾问无言的苦笑了。两批修灵者的争斗,官府不乐意管,但那也要看那两批修灵者是谁。真能遇上一个官府两不相帮的仇家,倒也是一件好事。当年那个一夜之间覆灭了自己家族的势力,官府何止是不敢管他们,反而是应了他们的命令,也帮忙来捉拿自己。这么多年,他就一直是以受害者的身份,活在铺天盖地的通缉之……

    “那……”楚天遥正想说些什么,忽然有一道身影连滚带爬的扑了进来,整个人都几乎被烧成了焦炭,只剩下牙齿显得格外洁白。一进洞就紧紧抱住了宫天影的双腿,嚎啕大哭。

    “天影师兄……呜呜……你们,你们终于回来了!我都快要吓死了啊!……”

    “你是……范成?”好一阵子,楚天遥才从这张黑漆漆的脸上看出一点熟悉的痕迹,“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死里逃生的喜悦,让范成的哭声顿时更响,几乎是尖叫了出来:“是罗帝星啊!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他杀的……本来虚无极都已经下令撤兵了,只有他还在不依不饶……元基师兄也是他杀的,他放火烧了地道,我也差一点就被烧死在里面了啊……”

    齐玎莎的身子忽然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情不自禁的向楚天遥背后缩了缩。仅仅是听到那个名字,想到那个曾经带给她巨大伤害的人,都会让她感到颤栗。

    “罗帝星?就是破月派的那个精英弟子?”听到熟悉的名字,宫天影略微一怔,“在我印象,他就是脾气坏了点,怎么会变成这样?”

    “何止。除了虚无极,这一次在我们玄天派杀人最多的就是他。自以为是的想替朋友报仇,但是说到底,他也不过就是一个凶!”再说起罗帝星,赫连凤依然是义愤填膺。

    宫天影忽然沉默了。为朋友报仇……那么如果是自己为安云,是否也会有这种屠灭一个门派的恨意和果决?答案是肯定的。既然他们都是一路人,那么,自己又有什么资格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去苛责对方。

    “所以,你现在是想?”叶朔皱了皱眉。范成会忽然从这个地方跑出来,很明显就是在战争做了逃兵。这样的行为虽然让他感到不屑,但毕竟是难得见到一位幸存的师兄,叶朔倒也没有给他太多脸色看。

    “我……”范成咽了咽口水。看到宫天影也正在认真等待叶朔的决断,才意识这位曾经被他任意欺负的小师弟,现在已经成了这里真正能做主的人,并且,是可以决定自己命运的人……

    “我家就在山下不远。”虽然对这样的变化感到震惊,但范成的适应能力倒也够快,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我打算先回家去住。如果将来……你们能把玄天派再抢回来的话,那我……就再回来修炼……”最后半句话说得吞吞吐吐,看样子,他对叶朔等人能否成功复仇并没有多大信心。

    “这样也好。做一个普通人,也好过在修灵界整日把脑袋提在腰上。”叶朔点了点头。随后就不再理会范成,在同行的几人脸上逐一扫过,唯独跳过了赫连凤,“我再确认一遍,接下来的路会很危险,你们确定还要继续跟着我?”

    “那是自然的。”顾问毫不犹豫的和他碰拳,“我们从小到大都在一起,这一次,你也别想甩开我。”

    “我不是跟着你。但是玄天派的仇也是我的仇,我只是暂时和你同路去寻找复仇的方法而已。”楚天遥面对叶朔,似乎仍是有着不少芥蒂。齐玎莎也随后点头。

    “同进同退,这才有同门师兄弟的样子!”宫天影赞许的笑了笑。随后再次看向叶朔。

    “眼前的这一副烂摊子,横竖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