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赏金猎人
    定天山脉连绵数百公里,西南角更是有着许多无名小峰。对于平常人而言,此处山路崎岖,选择从这里离开定天山脉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对于修灵者而言,只要翻过这无名群峰,便立马能够离开定天山脉,向邑西国的中心出发。

    此刻,某座无名小山之上,青山翠柏之中,正掩映着一座小院子,小院篱笆围着几处茅屋,几只散养的公鸡在小院里啄食,一只无聊的猫趴在地上打哈欠。这实在是一幅乡村田园,怡然自得的美好景象。

    “啊,真是夭寿了!50万灵晶石!”茅屋里忽然传出一个少年的叫喊声。

    “让我算算看,1灵晶石等于100灵石。那是……那是多少灵石咧??算了不算了,反正就是好多好多。”

    “什么50万灵晶石,你不会在做梦吧。”说话的是一个少女的声音。那少女的声音如银铃一般清脆,甜美又可爱,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但是细听之下又显得有些奇怪,似乎有些刻意为之的感觉。“要是没睡醒呢你可以继续睡,反正今天阿绿一早就出去了,你赖床她也管不着。”

    “谁说我在做梦了?”那少年反驳道,“刚刚才收到的传讯,太虚教正在以50万灵晶石悬赏一个人!”

    “哦。”那少女的语气听上去依旧没有多大的兴致,“那你还是继续去做梦吧。像太虚教这种组织,能有什么好活?当心灵晶石拿不到,反而把命给送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打不过到时候再跑嘛!更重要的是,50万灵晶石诶!”那少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语气都变得激动了起来,“苦菜干,我都已经吃腻了!是时候换换口粮了。这破屋子也该修一修了,下雨天还老漏水!如果我有50万灵晶石,这些就统统不是问题了!”

    面对少年慷慨激昂的话语,那少女显得满脸黑线,“我记得之前有个人跟我讲过,他不会为了五斗米而折腰……怎么现在就要上赶着跑去当太虚教的走狗了?”

    “对呀,我是说了,我不会为五斗米而折腰。<>但是现在50万灵晶石能购买多少斗米呀!”

    “算了,我才不跟你斗嘴呢,反正这事,你要是接下来了你就自己去,可别把我带上,我才不会陪你去送死呢!”少女没好气的扔下一句话就走出了屋外。

    屋外阳光明媚,打着哈欠的小猫看见自己的主人出来了,便扒拉着爪子向那少女跑去,用它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少女的腿,一副撒娇的模样。

    少女一把抱起小猫,将它揽在怀中,“这样的日子多好呀,偏偏有人不爱过安生的日子,我有什么办法呢。”

    说罢,少女抱着猫再次进了屋,“那条悬赏让我也看看。”接着就不由分说,从那少年手中抢过了一块玉简,在玉简上做了几个手势,就看到几行字浮现了出来。

    “叶朔?这名字没听说过啊。他真的值这个价钱吗?”少女握着玉简,似在若有所思。

    “奇怪呀,我记得道上的规矩,凡是发布击杀的悬赏令,必然会对目标加以详述。即使目标所习武学不会太过详尽,但也总会列出一个他所在的境界高低,这也好让领取悬赏令的人能做自我判断……怎么这个叶朔,关于他的介绍什么都没有。他要是通天境的,那我们还玩个蛋,直接被人一掌打上西天了!”

    “通天境!?这怎么可能,要是目标真的是通天境的,那估计5000万灵晶石都拿不下来吧!静颜,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们可以先去看看情况嘛~情况不对,再撤再说了,想要这50万灵晶石的人绝对不止我们一家,到时候趁他们打个两败俱伤,我们也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名为静颜的少女沉默了一下,随后说道:“续垣,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人这么猥琐……不过你这想法估计大有人在,万一到时候所有人都等着坐收渔利,没有人出手怎么办?”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让阿绿先上吧,她这么不拘小节,一定不会在意这些小事的。<>而且以她的实力,说不定根本就没有什么坐收渔翁之利了,所有人都成了她的鱼。”

    “……无言以对。”静颜摇摇头,“既然要接悬赏令,那你还躺着干什么,去把那个叫叶朔的人堵在半路上呀!”

    另一旁,山间小路上,正在被太虚教以50万灵晶石通缉的叶朔,还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尽管一路上确实出现了许多奇怪的人。包括现在,他也能够感觉到身后正鬼鬼祟祟跟着一伙人,只不过他根本就不在意。

    先前在他的身前,也曾出现过一些人。他们也许说了一些话,或许是自报家门,亦或许是说拿命来吧。又或者说受人钱财,替人消灾。也有可能是“啊,我的50万灵晶石!”

    叶朔统统都不记得了。

    有时候感觉这个世界非常的不真实。就像一场梦。眼前所见的所有一切都隔着一层透明的薄膜。他仿佛并非真正身处于这个世界,脑海中很乱,却又很清晰。似乎有很多东西,又好像是一无所有。他觉得自己处在一种无与伦比的混乱之中,但混沌之中却又有一丝的清醒,那一丝的清醒让他感到一阵痛彻心扉。

    过去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但那些事情是什么呢?好像有很多人死去了……叶朔像是在寻找过往的记忆,但又像是在异常抵触那些记忆。一路上他都是这样浑浑噩噩。

    顾问跟在他的旁边,不言不语。他同样是面无表情。只是他的心境与叶朔大有不同。因为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讲,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灭门……灭门……

    这样的事,一生中究竟要经历几次?顾问曾经觉得,这样的遭遇,他既然已经经历过一次了,那么之后无论发生多坏的事情,他也能够承受得了了。<>然而这一次,他非但没有处之泰然,反而是勾起了许多许多年前……一个被鲜血染红的雨夜……一段无处安放的记忆……

    终于,那两个鬼鬼祟祟躲在身后的人沉不住气了。只见莲叶晃动间,翻出了两道身影,那两人穿着黑色劲装,手持长刀,长刀之上寒锋毕现。

    然而很不幸的是,他们看起来就是两个炮灰。

    然而这两位炮灰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谓哀兵必胜,去惹一个情绪压抑,苦恨抑郁的人,通常下场都会很惨,因为那个人正是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中。

    两个炮灰正要自曝姓名,可刚一张嘴就被一下击飞。他们根本就没有看清击飞他们的是什么,直到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落地后才赫然发现,自己的肩头已被一片竹叶所贯穿,鲜血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出。惊恐诧异过后,他们才发现,被贯穿的肩头没有半丝半毫的痛楚……

    是因为快到让他们感觉不到痛了吗?

    那两个炮灰并未来得及细想,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随着炮灰们的身躯缓缓倒下,地上的树叶已被鲜血所浸染,红的刺眼。

    这一路上这样的一幕已经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而叶朔,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林间,有人缓缓叹了一口气,“难怪会这么值钱呢,这么高的悬赏价格已经很少出现了。”那人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他说话的声音未免也太响了。

    叶朔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顾问却听见了,“悬赏,价格?”这似乎可以解释,这一路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麻烦。

    先前顾问也曾疑惑过,为何这一路会受到诸多阻拦。若是焚天派,这倒也不大可能。

    灭门之后,焚天派也已耗尽了大量元气,他们已经没有剩余的精力再来追击他们这些漏网之鱼了。

    何况他们这些漏网之鱼,在短时间内也无法有太大的作为。即使焚天派想要斩草除根,那必然也是亲信出马,怎么会出现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人?而且这些人的境界灵力都高低不一,更像是一些江湖混混,这决计不会是焚天派做出来的。

    那么除去焚天派,必然还会有另一路人马,但究竟是谁会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两位,我不想与你们为敌,你们快离开吧。”叶朔对着一片竹林说道。竹影稀疏,什么都看不清。

    没有人回答。

    “杀你们太浪费我的时间了,还请两位离开吧。”叶朔说话间也没有停下继续前进的脚步。

    竹影晃动了一下,有两个人走了出来。那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一个穿黑衣,一个穿白衣,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区别。

    “所以你们俩是黑白无常两兄弟吗?”一路气氛压抑,这个时候顾问居然开起了玩笑,“所以你们的称号叫黑白无常?或者说叫黑白双煞?”

    结果这样气氛反倒是变得有点尴尬,叶朔脸上还是那样的面无表情,至于对面两人,则是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最后那穿黑衣的挠了挠头说道:“实不相瞒,我们两兄弟……确实是在这条道上以打劫为生。”说完他便看了看身边的白衣男子,白衣男子一脸无奈,“虽然确实是在做些不光彩的事情,但是前些天我们也遇到了麻烦,还请大侠帮帮我们!”

    “不帮。”

    “这……”那两兄弟没有想到叶朔会这么简单干脆的拒绝,一时有些语塞,最后还是那黑衣的说话了:“还请二位行行好吧,这事对我们两兄弟性命攸关啊!”

    “你们的命关我什么事。”

    这是明明白白的拒绝,可那两人依旧不依不饶,“当然有关了,前些日子不知道怎么的来了一群莫名其妙的人,不由分说就把我俩打了一顿,打完之后才说是有一个人会途经此地,叫我们兄弟来给他设伏,抓住他……否则我们两兄弟活不过今夜……”

    “等等,你们俩知道那些莫名其妙的人,他们的来路吗?”顾问原本也是没把这两兄弟的话当回事,但是听到这里,也不免开始发问。也许这些人和先前的悬赏有关。

    “这……正是因为来路不明,我们不知道啊……”

    “那这忙我们是真的帮不了了。”顾问说着也要走,但他刚一抬腿,那黑白两兄弟竟然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两人一边往前爬,一边抱住了顾问的大腿。

    他们本来是想抱住叶朔的,但是叶朔阴沉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还是顾问看起来能够接近一点。

    但是他们却想错了,顾问只是看起来脾气比较好。

    那黑白两兄弟还想要说些什么,忽然觉得腹下一疼,原来是顾问一人一脚把他们给踹开了。

    “等等啊,等等,不要走啊!”黑衣男子面目痛苦,挣扎的爬起来说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关于那些莫……莫名其妙的人……人……他们的来历。”他紧张得讲话都开始结巴了。

    “是什么?”顾问问道。

    “那什么,那什么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叫太虚教的组织?”白衣男子颤抖的说着。

    “我当是谁。”这句话却是一直沉默的叶朔说的,“原来是他们。也好,他们如果来的话,就不要再想活命了。新仇旧恨一起算。”

    “啊那个不是太虚教的人……”黑衣男子纠结了一下,“是太虚教下了悬赏令。悬赏了五十……五十万灵……灵晶石呢!这附近无论是强盗还是悍匪……乃至一些有点名望的赏金猎人统统都接到了这个消息……他们……他们都想要那笔钱……我们兄弟俩这才被人威胁。”

    “太虚教这个组织他们无恶不作,那些赏金猎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被他们针对的你们,一定是大好人!所以你们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吧!”白衣男子一脸谄媚的笑着。

    “那也不一定。被恶人所针对的,也有可能是比恶人更恶的。”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