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十四章 鬼兵复活
    ?“嘿,我们被包围了耶!”静颜看着前方,忽然说道。

    “你这兴奋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续垣有点想冲上去打她,因为眼前出现的场景把他给吓了一跳。

    所有的尸骨在一瞬间“活”了起来!

    如同复活的僵尸,但速度却极快。动作灵活,根本不像死去已久的人。它们张牙舞爪,从四面八方包抄了过来。

    不过等待着它们的,自然是一阵汹涌而来的灵力光波。一番狂轰乱炸之后,尸骨东倒西歪,但却并没有粉碎,仿佛它们的骨头比钢筋还要坚硬。

    而四人所站着的地面,白色的骨头如同春笋一般破土而出。

    原来地面也埋藏着大量的骨骸,只是它们都被风沙所掩盖。而如今,它们却像是复活的死者,从内向外掘开了自己的坟墓,从地底爬了出来,就像从地狱回到人间的恶鬼。

    一具又一具白骨,一群又一群白骨,就像是一支白骨军团。仿佛永无止境一般,不断的从地底爬出来。

    “这数目……这数目好像有点多啊!”静颜终于收起了她那副笑嘻嘻,又显得很欠揍的表情,神色间渐渐有些慌张。

    “这也太多了吧!而且它们根本就打不死啊!不对,它们根本就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能够行动啊!”静颜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短刀,短刀被她紧握在,四下舞动着。

    动作看起来一气呵成,模样也算得上潇洒。然而,有一点却很重要,她的攻击击打在白骨军团之,似乎根本没什么效果。

    她的短刃虽然能够做到把白骨切断,但这些白骨却有着极强的自我复生能力,骨节几乎是在刚被切断的时候,就再一次连接上了。而且这些白骨,虽然能够活动自如,但又不是真正的生命,没有痛觉,没有恐惧。它们本来就是死了的。

    静颜学过一些邪门的法术,它能够吸走人的精气,使人脱力而亡。这也算是她平时口无遮拦,四处得罪人的倚仗。

    但是现在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她几乎已经被那群白骨军团给围起来了。可供她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几乎是为了躲避前一具白骨的攻击,就不得不自投罗网,撞进另一具白骨的怀里。

    “这一次真是吃大亏了!”静颜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砰——”的一声,几具白骨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哗地倒下。那些白骨之上正压着一个人,续垣刚才居然是被一具白骨给扔了出去,他刚刚想要爬起来,却被剩下的白骨伸出的利爪死死抓住。

    “这群白骨精怎么那么可怕!?”说话间,他的身上已经被那些利爪抓出了许多血痕,衣衫也被撕成了一条一条。

    静颜原本还指望续垣能过来帮帮她,现在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两人各自都自顾不暇,“啪——”的一声,静颜的短刃被打落。伴随着短刃的落地,她整个人也被一具白骨迎面挥上的一拳打个正着。

    白骨的那一拳看起来并不重,但力道却是十分大。静颜被打飞出了好几米,直接和续垣撞在了一起。

    两人还没有爬起来,白骨军团又是一轮攻击。攻来的白骨们,个个指尖锐无比,直直的刺向他们心口,两人的眼前只有不断放大的白骨!

    千钧一发之际,续垣与静颜身前的空间竟是产生了扭曲,扭曲的空间不大,但却带着生猛而令人敬畏的力量。

    几乎是在一瞬间,空间便被撕开一道裂口,裂口之涌入了无穷的灵力。

    这一道生猛的灵力有着极强的攻击性,但它又像是有生命一般,可以自我识别出敌人与队友。

    这波灵力如同一道汹涌的浪潮,猛然穿过已被吓呆的续垣与静颜身前,而那两人却并未受到任何实质的伤害,仿佛他们与那道灵力攻击处在不同的时空之。

    下一个瞬间,这道灵力已经直逼他们前方的白骨军团。在两者交汇间,整个空间产生了巨大的撞击。

    白骨被炸裂,周围的碎石訇然开,遍地飞沙走石,如同一场场巨大的连环爆炸在同一时间炸开。紧随其后,又接连不断地产生了许多小爆炸。整个埋谷仿佛在经历一场巨大的地震,地面如同海浪般上下起伏着。

    而站在这爆炸空间心的静颜与续垣,就像风无力的落叶一般,在爆炸所产生的猛烈气流,上上下下的飞来飞去,或者说正在被甩来甩去。两人被甩得头晕目眩,差点失去了知觉。

    不过这两人虽然因为被甩来甩去,而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但是,他们并未在这一连串的爆炸攻击受到伤害。既没有摔伤,也没有破皮,连衣服都完完好好,甚至在这样的爆炸之,连一点灰都没有沾上。

    若是细细观察一下,便可以发现在他们两人的身上,被覆盖了一层薄到几乎看不见的灵晶盾,为他们抵御了几乎所有的伤害。但是很显然,这灵晶盾自然不会是他们两人的任何一人释放出的。因为这两人正因为头晕眼花,而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而另外一边,叶朔与顾问两人,依旧在被不断涌上来的白骨军团团团围住。他们依旧像先前那样在奋力厮杀,刚才的那一阵爆炸对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帮助。

    问题自然是出在那道灵力攻击上了。

    这道灵力攻击有着识别敌我的能力。然而对于叶朔与顾问,它的识别似乎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因此这道攻击直接穿透了他们,既没有把他们识别为敌人,也没有将他们归结为友方。

    因此,这一连串的爆炸恰到好处的停止在了叶朔与顾问的附近。

    几乎被炸成粉末的白骨,在很快的时间内再一次的复原起来,正如先前那般。只是这一次,它们虽然再一次复原了身体,但它们的骨架却像是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所牵引,行动如同老年人一般迟缓。

    重生之后,再一次变得坚固的骨架却是出现了裂缝。白骨每往前走一步,裂缝都会瞬间扩大几倍,最后再一次变为细碎的粉末。

    白骨在破碎与重生之间来回反复,就像是时间在它们的身上不断前进,倒退着。也因此,白骨军团几乎消耗在了不断的重生与破碎之间,无法再进行攻击,也再无法对半昏迷的两人造成什么威胁。

    摔倒在地上的静颜痛苦的翻了一个身。

    她揉了揉脑袋,扶着自己的腰站了起来。看着四周白骨军团的异象,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终于得救了”的表情,但是很快这种幸存的表情就消失了。

    因为那个能够发出这样精准而又强大灵力攻击的人,在静颜的心,要比那成群结队的白骨军团“可怕”多了。

    续垣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周围的一切,他心里也差不多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现在的表情和静颜一模一样。有点像是做错事了的小孩,怕被家人发现。

    续垣默默的往后缩了一下,似乎即将出现在眼前的,是比白骨军团更加可怕的存在。

    前方一块破碎的岩石上,空间产生了一层扭曲,空气如同细浪一般波动起来,一个人影缓缓浮现。她正十分懒散的坐在岩石上,好像在发呆。

    静颜与续垣的表情瞬间都僵硬了。

    不单是表情,他们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如同石化的石块,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这一切都是他们已经预料到的,但是当这情况来临之时,心不免还是感到有些难以面对。

    坐在岩石上的那人缓缓的抬起了她的眼睛。她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然而这双眼睛本应该是扑闪灵动的,但是此刻,她的眼神波澜不惊,宛若一潭死水,毫无生。

    静颜看着那人,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那是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年轻女子。面容秀丽,眉宇之间透着一丝清纯与无辜,有着小巧的鼻子与薄薄的嘴唇。乍一看,应该是非常容易让人心生怜爱的长相,可爱带着可怜,如同初冬的小雪一般纤尘不染,纯白无瑕。

    那是一种美丽,但却丝毫没有攻击性的长相。也许不能仅仅一眼就让人无法移开视线,但却是能恰到好处地让人牢牢记在心。

    然而这样可爱无辜的长相,配上她的打扮却又显得极其怪异了。

    这名女子披散的头发随意扎了起来,有许多还没有扎进去,显得有些凌乱。绑发带是一根红绳,显得十分破旧,还有些褪色。

    她穿着一身麻衣,同样也十分破旧,看起来像是一个家里贫穷的农家女孩。尤其是她所穿的那条裤子,下边缘被磨损得很厉害,露出了脚踝。至于鞋子,她根本就没有穿,双脚就这样****着,在岩石上方晃来晃去。

    但在她的上,却戴着一只极其雅致的金镶玉环。环之上,以金线缠绕出一只栩栩如生的腾龙,镶嵌在浅绿色的玉环之上。纵然不见得人人都能识货,但必然也会猜到,这只玉镯价格不菲。

    因此这样的打扮,又显得十分不协调了。

    “静颜……你为什么?”那女子突然开口说话,静颜被吓得浑身都抖了一下。

    “阿绿,我们错了!”原来这名女子就是先前静颜口的阿绿。

    静颜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缓缓地挪动到了续垣的身后,她想躲在续垣的身体后面,以挡住阿绿的眼神。然而,续垣并不想让她得逞,他也想让静颜站在自己的前面。于是两个人就开始不断的拉扯着对方,场面十分的搞笑。

    那边的叶朔与顾问,正在被汹涌而来的白骨军团逼得不断后退。而岩石边的人却像是在上演一场情景剧一般,仿佛连时间流速都变慢了。

    “静颜,你觉得自己错在哪里?”阿绿如同一潭死水般的眼神望向静颜。

    “那个……那个……我不应该不听你的话,跑到埋谷里来。但是,这最开始也不是我的错啊,都是续垣那个家伙说要领什么悬赏,于是我们才会追着那两个人走到这里来的!阿绿,你现在过来一定是为了救我们的,对不对?所以快点带我们离开这里吧!!”

    “所以你就这样把我给卖了!?”续垣回头瞪了一眼静颜。

    “不对……看来你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阿绿从岩石上站了起来,一副想要离开的样子看着他们。

    “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是衣服啊,你身上穿的衣服!!”续垣在一旁小声的提醒。

    “阿绿,我错了,我不该偷穿你的衣服的!”静颜一边说着,一边将满身的发饰首饰统统都脱了下来。

    “也不是……”阿绿波澜不惊的眼神里,突然开始出现了一种名为生气,愤怒,超级想要揍人的情绪。

    “那会是什么呢!?”静颜看起来一副傻愣愣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扮成一个女人……”阿绿看着静颜,似乎正在强压自己心的怒火。

    另一边正在激战的叶朔与顾问,他们的动作忽然变得慢了一拍。

    “我刚才是不是听见了什么?”叶朔在一旁喃喃自语,差一点没有躲过飞来的白骨。

    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分心,先不说那个莫名出现在岩石上的女人究竟是敌是友,她又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来到这里的,单是现在白骨军团越涌越多,而且这些骷髅似乎愈挫愈勇,先前只须一次攻击便能将它们打碎,但是当它们重生之后,竟然需要多次攻击,才能再一次将它们打碎。它们的力量似乎正在不断的增强。

    顾问早就感觉到不对了。

    这些白骨军团正在吸收能量。但是被释放出来的煞气有限,总共就是这么多,它们的能量究竟是从哪里吸收来的呢?

    他一边战斗,一边观察。而观察出来的结果却让他的心沉了下去。

    那些白骨军团正在从叶朔的攻击吸取能量!

    叶朔使用的是灵力攻击,这一点没错。而自己使用的同样也是灵力攻击。但白骨军团并未从自己这一方汲取到任何的能量,也就是说他们两人所散发出来的灵力并不相同。

    这种可能性出现的几率微乎其微。

    顾问感到极其的烦躁,他下也越来越重了。

    “砰!”一声巨响。

    那是顾问借力将一只骷髅狠狠地砸向另一只刚刚复原后的骷髅。照理而言,力之间的作用是相互的,白骨军团之间并不存在你强我弱的情况,也就是说,这两只骷髅砸向一起时,不是同时破碎,就是同时无损。

    但是,这一次,顾问所丢出去的那只骷髅瞬间炸成了粉末。而另一只刚复原后的骷髅——它先前是被叶朔打碎的,此时看起来却完好无损。

    所以,问题果真是出在叶朔身上吗!?

    “等等,不要再攻击他们了!”顾问喊道。

    为什么被叶朔攻击后的骷髅反而会能量加强?为什么!?难道说在叶朔的灵力攻击,自带着一分煞气吗?或者说是魔气!?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