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疑虑
    办公室里的气氛略有一些

    “真是麻烦啊,这该怎么解决……”阿绿的嘴里已经不知道念叨了多少次“麻烦啊麻烦”……

    她从桌子的抽屉里抽出了几张纸,纸上密密麻麻写着许多东西。阿绿看得极快,几乎一目十行,片刻间就将纸上的所有内容都了一遍。

    看完之后,她的嘴中又在喃喃自语些什么,看来这纸上的东西她不是第一次看了,那些纸在她的反复翻阅之间已经多了许多皱褶,显得有些老旧。

    “所以这一切都是巧合吗?”阿绿摇摇头,又继续说着,“好麻烦啊,好麻烦。明明已经这么多事了,还偏偏有人在里头瞎搅和……”

    她叹了一口气,又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好修炼不就可以了,何必要去学什么邪术。”说到这里,她忽然是露出了一个笑容,就像是在纪念曾经少不更事的自己那般,还流露出了一个怀念的表情。

    “咚咚咚!”有人敲门,阿绿瞬间将双手覆盖在了那些纸上。纸上的文字竟是在霎那间产生了扭动,如同一个个跳跃的符号,全部都向着纸张的缝隙中钻了进去。

    不过眨眼之间,那原本写满了文字的纸张上,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变为了一张张的白纸。而阿绿从容地将它们折叠好,就像一份普通的文件那般。打开抽屉,再将它们放进去。

    “导师,你好呀~”敲门的那人已经自动把门给打开了,门外传来了一个娇媚的声音,那声音虽是娇美,但是却透着一丝的爽朗。既不会让人讨厌,相反的还能让人感觉十分的舒服。

    能拥有这般声音的人,阿绿自然不会陌生,那是她办公室的常客,南宫菲。

    “菲菲呀,我最近可是很忙的,说吧,你找我什么事情。我还要帮你们整理出来你们的综合评估报告呢!”

    “那个是自然的啦,导师,看来你也挺辛苦的,毕竟整个学院里这么多的学员,你得一一给他们做测试。不过我觉得很奇怪,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您不是仅仅只是致远学院的挂名教授吗?何况做了我们班主任这么久,通常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一次忽然的出现,只怕是与那名插班生有关吧。为了测试那名插班生真正的实力,还特地编造出了这样一个谎言?”

    “谎言?什么谎言?”阿绿看向南宫菲,嘴角含笑。她气定神闲,目光如炬,既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定。

    “就是那个用来期中测试的仪器……其实那个仪器,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南宫菲笑了笑,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这样她与阿绿是平视的。

    两人的眼睛互相注视着对方。

    “当时我进入仪器之后,我感受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强大灵魂力量,它就像无数双眼睛在窥探着我。

    我先前也以为,这种窥探的感觉,只是仪器在测试我的修为。但我又转念一想,究竟是什么样的仪器会厉害到这种程度。如果仅是通过一个冰冷的仪器,一段预设好的程序,就能够知道一个人的修为境界……未来的灵界大陆会变成怎样?我不敢说,但是,邑西国的历史恐怕都要被改写。”南宫菲的语气不紧不慢。

    “不愧是菲菲啊,想的果真有远见!”阿绿居然还在一边小声的鼓起了掌,“那么然后呢?你又觉察到了些什么?”

    “没有什么然后啊,我也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关键的东西,只不过在这种灵魂力量之中,感觉到了阿绿导师你的灵魂烙印罢了。”说到这里时,南宫菲的笑意更浓了。

    “原来菲菲你对我这么关心啊。连我的灵魂烙印是什么样的,都深深的记住了。”

    两人说着说着,竟像是抬杠起来了。

    “关心是应该的呀,毕竟你是我的导师,当然要好好关心一下了。在发现了你的灵魂烙印之后,我便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也许这个仪器不过只是一个增幅器,为的是您的灵魂力量,能够通过这个仪器,更加深入的窥探进入仪器之内他人的修为与境界吧?既然已经猜到这里了,那我就再更大胆的做一个猜想。”

    南宫菲说话间顿了顿,随后用一种更缓慢却更为笃定的语气说道:“我想你也应该感受到了吧,轮回之日即将到来,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那么作为最关键的容器,应该也已是破土之日了。

    不论是不是容器,总有值得尝试的价值。我说的没错吧。所以为了寻找容器,您才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否则,像你这么懒散的人怎么可能变得如此勤快。那么……算了,答案究竟是怎样的……你不愿意告诉我就不告诉吧,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总有一天,我们所有人都会知道答案的。”

    “窥探,不要用这样的词好吗?我们可以换一个更加中性一点的词,比如说查看?”阿绿看起来是很认真的想要将南宫菲的用词给纠正回来,又或者,她在有意无意的忽略后面的那些话。

    “这有什么关系?其实我更乐意用窥探这个词。那么这一次的灵魂渗透探查出了些什么吗?我指的是其他有意思的事情啦,既然严肃的话题你不愿意讨论,我们就来说些别的吧~不要告诉我,你唯一得出来的结论就是我有s级这么厉害?”

    “怎么说……我倒也并非是不想讨论……”阿绿笑着抬起了头,“我只不过不想和你讨论罢了。这世上总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过去的我也是这样,后来发现,太麻烦了……不过这一次的期中测试,有意思的事情倒确实也有一些,比如说有人正在修炼邪术……”

    “邪术”这两字一出,南宫菲的眼神都变得亮了起来。

    “邪术,恐怕不止是一些低级的邪术吧。能够让导师您留意到的,那人在邪术上的造诣,绝不是初出茅庐吧。”

    “怎么了,你很想见识一下?”

    “那是自然了,练习邪术的人,在我看来十分的有意思。”南宫菲笑盈盈地回答道。

    “好啊,我告诉你,那人叫楚天遥,原来普通班的学员。不过那个时候的分班是我随便分的,这一次的期中测试他得到了sss级,也进入了天级班。之后,你们就是同学了。”

    “啊?!谁?楚天遥?普通班??你是说他以前并不是我们班的??”南宫菲的脸色变了变,似乎阿绿的这句话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又或者说与她心目中的那个答案不符合。

    “你这是什么反应啊?难道说……?在你心中还有其他答案?那不好意思了,我只能说菲菲你猜错了。”

    “这倒真是奇怪,我还以为修炼邪术的那个人会是那个叫叶朔的插班生呢。难道导师你没有发现,他身上隐隐透露着一股魔气吗?”

    南宫菲摇摇头,忽然又露出了一个兴奋的笑容,浅浅地藏在了她绝美的容颜之下,“这样就更让我期待了,没有修炼邪术之人,身上却隐约透着一股魔气与煞气,那么在他的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可能呢?还是说他会与我们所想的那个方向一致……?”

    “我怎么知道……?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时间来证明吧……”阿绿又懒洋洋的躺在了她的椅子上,仿佛出神一般说道,“好麻烦啊……好麻烦啊……好麻烦……所以菲菲,有的时候要乖一点,千万不要再给我惹麻烦了~好不好呀~”阿绿竟是学起了南宫菲说话的语气。

    “嗯,导师,好呀~好呀,我一定会乖乖的~”南宫菲撒娇一般说着,随后站起身来向阿绿告别。走出了办公室,南宫菲握着门把手,轻轻的将办公室的门合拢。

    在门彻底合上之前,门缝里透着阿绿的脸,也应着南宫菲冰冷的目光。

    阿绿忽然抬起了头,在门板合拢的瞬间,两人四目相对。那两个人,她们看起来一个千娇百媚,一个清纯无辜,而在那一瞬间,两人的眼神寒芒毕露,如同掩藏在黑暗中的猎鹰……

    “果真吃火锅有一点不好,就是吃完了之后衣服上一股火锅味道。”续垣一边抱怨着,一边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晾在阳台上。

    回到了房间里,叶朔还是一脸出神的样子。续垣无奈,其实在刚才吃火锅的时候叶朔就已经这个样子了,大家都热热闹闹的,只有他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合群。

    续垣悄悄跑到伽罗身边,轻声说道,“伽罗,你说叶同学不会是被这次期中测试给吓倒了吧……?”

    伽罗煞有其事地对续垣说道:“我觉得很有可能啊,毕竟那仪器这么厉害,测出了这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测出吃多少药根本就是小事,它还能测出你好多年前吃的什么药,提升了多少修为,你说可怕不可怕!?”

    两人说话间,全然没有注意到坐在一旁看似发呆的叶朔,本就难看的脸色,此时愈发的低沉了下去。

    叶朔在心里默默的下了一个决定,不论怎样,他一定要去找阿绿,把一些事情说清楚。

    不论这用来测试的仪器究竟是什么原理,能够做到检测出学员的修为与境界,但它检测的精准度是有目共睹的。那么顾问,顾问不就很危险了吗?

    更加让他觉得奇怪与不安的是,顾问的实力远在他之上,比起楚天遥那更是高出了好几倍。但是根据其他班级里传出来的消息,事情就变得有些蹊跷了。

    据说有一个人拿到了sss级的测评,他可以直接从普通班升入天级班。这在等级分明的致远学院之内是极少发生的事情,尤其是这样横跨三级之人的出现,所以很快便传到了天级班学员的耳朵里,并且引起了极大的讨论。

    而那个人,名叫楚天遥。

    当时叶朔正和续垣、公孙芷琪还有伽罗一起在火锅店里面。他本来也想转换一下心情,在一个新的环境里面,而且就这样误打误撞地忽然又交到了一群朋友,也许这可以作为一个重新开始的契机……

    但是,听到在火锅店里的人这么一讨论,他突然放心不下顾问。尽管可以劝说自己,一定是那仪器无法测出顾问使用的敛息术,叶朔心里还是不安……

    他并不爱用恶意去揣测人心,他也曾希望以善意的心胸去接纳每一个人,但是现在,玄天派的灭门惨案在他的心中永远都无法抹去,它成了一颗黑色的树,扎根在他的心底。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越长越大,越来越粗壮,越来越枝繁叶茂……

    他不得不用阴谋论,来考虑这件事情。

    也许致远学院已经发现了关于顾问的秘密,他们之所以不说,也许并不是为了替顾问保密。毕竟非亲非故,致远学院又何必要惹祸上身。

    对于顾问不愿透露自己真实实力这一行为,致远学院必然会有所考量。叶朔猜不出是什么原因,但总的来说,总有两个方面。

    其一是他们通过顾问掩藏实力,发现了隐藏在顾问身上,某些不愿被提起的秘密。而致远学院,则以替叶朔保密的条件,暗中向顾问交换了些什么东西。至于那是什么,或许是情报,或许是顾问所在的顾氏一族的秘籍。

    另一种可能,致远学院坐视不管,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顾问隐藏实力,那他们也按照顾问所隐藏的实力来进行判别。但是这样的后果就是,也许很快,致远学院会不愿意留下顾问这样一个身怀秘密的定时炸弹,也许哪一天,顾问就会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罪名而被赶出学院。

    无论是哪一点叶朔都不希望看到。

    在学院里,除了身边的同桌与室友作为他刚刚结交的好友,叶朔在学院里,可谓是人生地不熟。他想要去寻找帮助,可谓是困难重重。

    但是就是这样,叶朔无意中思索着能够帮助他的人,却忽然有这样一个名字映入他的脑海……阿绿,她真的可以帮到我吗?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