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耿直的西陵江坤
    那掩映在热带雨林之中的低矮平房,正不断的传出凌乱的声响来。

    学员们互相争执的声音,扫把与拖把互相击打的声音,还有不知名的钝器相互敲击的声音,以及杀虫剂肆意喷洒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吵,很吵,极其的吵闹。整个小屋的屋顶就像是要被掀翻了一样。

    纵使离小屋间隔许多距离,都能感受到那其中传来的一阵又一阵吵闹声。

    然而,这并不是在吵架,或是在打架,这只是学员们在打扫卫生而已。只不过他们使得打扫卫生变得像在吵架一样,已经有一些学员开始上演全武行了。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在这片位面之中,被施加了压制灵力的环境。因为,若是不去压制这些学员们的灵力,以他们的能力与境界,不要说这小小的低矮平房了,恐怕整个热带雨林位面都会被他们掀翻掉,那还用得着什么实践课程?

    叶朔听着屋子里吵吵闹闹的一片,也露出了笑容,“确实是这样,可是很少有人能意识到。”

    “可是你却意识到了,不是吗?”南宫菲换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所以我们就这样任由他们吵吵闹闹一直到晚上吗?这样的话,我们所有人的成绩都会是不合格的。”

    南宫菲的本意是想测试叶朔,希望他能提出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以此来考察他在为人处事方面,是否八面玲珑,有着足够的领导能力。

    然而很快,南宫菲就发现她失策了。因为叶朔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此时他居然是笑着说:“好啊,没关系,既然大家都不合格,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我们还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南宫菲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接话,“虽然说这成绩是一样的,大家都是零分……但是……你不觉得零分有点太难看了吗,不论怎样也不应该是一个咸鸭蛋,难道不是吗?”

    “是啊。”叶朔回答道,“所以南宫菲同学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吗?”于是,这个问题顺利地被抛到了南宫菲身上。

    “……”南宫菲沉默了一下。无论她回不回答,都等于被叶朔反将了一军。

    “也罢,那些愚蠢的人,就让他们继续愚蠢下去吧,我只需要在旁边看看就可以了。反正我也从来没有把所谓‘实践课程’的分数当过一回事。”南宫菲说完便站了起来,转身离去了。

    当然,她可不是走进那吵吵闹闹的屋子里面,而是朝着屋子的反方向走去。眨眼间,便已经消失在了一片翠绿掩盖的丛林之内。

    “叶朔。”是顾问的声音。先前顾问还拿着拖把,在屋子里面忙前忙后,想要尽快把屋子的卫生弄干净。但是,当他看到一群从来不会做家务的世家子弟们,好多人挤在那小小的屋子里,拿着清洁工具不知所措,甚至有些个人把拖把倒过来拿,拿着拖把去擦天花板时,顾问就觉得他是不应该留在屋子里的……

    当那些学员们就拖把究竟应该如何使用,以及到底怎么分配任务而争执不休,差点打起来的时候,顾问终于选择了离开那间屋子。

    从屋子里面挤出来,顾问就看到叶朔一个人坐在院子里面,“你不会是在偷懒吧,叶朔?”顾问打趣地说道。

    “偷懒?我可没有。我一个人坐在院子里面,不进屋子凑热闹,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忙了。”

    “那倒也是啊,那么小的屋子,多一个人多一份乱。真不知道按照他们这副德性,我们这屋子究竟要打扫到什么时候才能打扫完,估计晚饭都不能吃了。”顾问摇摇头,竟是极少见的流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所以说,那些世家子弟们要是哪一天流落在外,一定会因为生活不能自理而死的吧……”叶朔揶揄的说道。

    “哈哈哈!不过要让他们流落在外,这几率还是挺小的。”顾问说着摇摇头,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奈。

    “算了,叶朔,我们先不讨论他们了。其实我最近遇到了一个问题……”顾问说着说着,声音变轻了许多。

    “问题?是什么问题?”叶朔也跟着压低了声音,将身体凑到了顾问的身边。

    “是关于先前的测评。就是期中测试会有一个综合的评估报告,我想你应该也已经收到了。”

    “是啊。可是那怎么了……?”叶朔刚刚说完,顿时便觉察出了不妥之处。

    因为顾问一直隐藏着他的实力,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真实境界。但是期中测试的那个仪器……对于实力的测评精准到可怕,莫非顾问的真实实力被仪器测试了出来?可是,如果真的被测出来了,那为什么顾问还留在黄级班里面?

    毕竟,楚天遥的实力并不如顾问,但是现在他被分进了天级班,而顾问却没有。

    这么看来,那仪器并没有测出顾问的真实实力了?但是这样想想也不太对劲,似乎不太符合那仪器可怕的精准度。

    “我收到了中期测评的玉石之后……我玉石上的评估报告,怎么说呢,所显示的结果,与我掩盖真实实力,而刻意表现出的实力一模一样。但是我自知我的敛息术,并未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

    在我看来,致远学院这样一所千年名院,其中的导师又是高手如云,他们必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所以我觉得很怀疑,对于这样的结果,若是他们已经知晓我的真实实力,却刻意隐藏,那么他们这样做,真正的目的会是什么呢?”

    “真正的目的?刻意隐藏?”叶朔沉思了一下,忽然一个瞬间划过的答案,使得他心中的阴云一扫而空。

    “也许是阿绿的帮忙。”叶朔说道。

    “阿绿??”顾问满脸问号,但很快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阿绿,是不是上一次我们在埋谷之中遇到的那个人?就是她带走了静颜与续垣。”

    “对,就是她!”

    “可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莫非她与致远学院有什么联系?”

    顾问这样问道,叶朔这才想起来,顾问一直在普通班之内,并不知道阿绿就是天级班的班主任,致远学院里的一个挂名教授。同时,自己当年在定天城之内参加炼药师大会时,顾问也不在场,也不了解他,充书瑶,以及叶飘零之间的纠葛。

    “怎么说呢?其中的原因有一些复杂。不过阿绿,她就是我在天级班的班主任。还有上一次遇到的那两人,续垣是我的同学,就坐在我的座位后面一个。至于静颜……他其实是一个男生……名叫伽罗,但是他的体内好像有个另外的女孩子的灵魂,有的时候会冒出来,取代伽罗的人格。”叶朔朝着顾问解释道。

    “天哪……这些信息量好像有点大。”顾问捂着脑袋,一副“我正在消化”的状态。不过这样说来,他也渐渐想起来了,当初在他们刚刚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在办公室是见到过这个人的,虽然只有一面之缘。而且据说,向院长的引荐信也正是她替两人写好的。

    “所以这一切,很有缘分吧。”

    “确实,确实挺有缘的……可是,阿绿为什么要帮你?就因为她是你的班主任吗?”顾问还是觉得很怀疑。

    “那倒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阿绿的真名叫叶飘零,尽管我现在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化名,而且躲在致远学院之内。”

    没错,叶朔用了“躲”这个字。也许他心中潜意识的认为,叶飘零待在致远学院之内,并不是因为叶飘零忽然想当导师了,而是因为有什么原因,让她不得不待在致远学院。可是,至于是什么原因,叶朔不知道,他也并不想知道。

    “但是,当初我在定天城的炼药师大赛上,意外的救下了她的朋友,所以她决定帮助我。”

    “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吗?”顾问点点头,但尽管如此,他心中的疑虑也并没有消失。对于一个身份来历不明的人,他还是不能完完全全的相信。

    “但是叶朔,你对阿绿,究竟了解多……等等有人来了。”顾问看到楚天遥也从房子里面出来了,顿时就结束了话题。

    “好啊!!那个叶朔!!你居然躲在外面偷懒!!在大家所有人都辛辛苦苦,为了我们的寝室能够早日干净,而拼命努力的打扫之时!!你居然好好地坐在院子里发呆!!”西陵江坤的声音如同一声炸雷,炸响了整个原本安静的院子。

    顾问眉头皱了皱,主动的回答道:“这并非是偷懒,只是屋子里面这么乱,少一个人进去就是少添一份乱。”

    “这边的这位同学!你是怎么说话的!?难道你的意思是,现在所有在屋子里面辛苦打扫卫生的同学,他们都是在添乱吗!?”西陵江坤像是抓到了顾问话语中的把柄,连忙反击道。

    “这倒不是,我的意思是,像你这样的人进去,正是在给其他人添麻烦。”顾问平静地回答着。

    “拖把是用来拖地的,不是用来擦天花板的。这房子本来就老旧,天花板上墙缝都掉了,你再拿着拖把一捅,上面的石灰只会哗哗往下掉,非但弄的床铺上都是石灰不说,我现在特别担心你这么做,二楼的地板得垮。”

    顾问原本是觉得这个人讲话很欠揍,后来发现这张脸似乎很熟悉。很快他就认出来了,眼前那个说话特别大声的人,不就是刚才在房间里面,拿着拖把倒过来捅天花板的人吗?

    “……”西陵江坤已经不知道是今天之内的第几次语塞了,他顿时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老子以前又没有用过拖把!老子怎么知道拖把怎么用!!你倒是会用,那你怎么不去帮忙!!”

    “你明知道自己不会用拖把,还举着拖把乱逛。”顾问的回答还是那么的平静,平静到西陵江坤差点抓狂,差一点就要喊出那一句:“喂!前面的那个谁!!我们两个去南广场的擂台上决斗啊!!西陵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西陵江坤一定要打败你!”

    不过这一次,西陵江坤压制了他的怒火,虽然他忍得也十分辛苦,“这位同学,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鉴于你会使用拖把,而且似乎对打扫卫生还挺在行的样子……帮我把我的床铺整理了吧!毕竟是给我西陵江坤整理床铺,这是你的福份!”

    顾问翻了一个白眼。

    “不!不不!毕竟是给我西陵江坤整理床铺,吃香喝辣的一定少不了你的!想要多少钱你只管开口,西陵世家绝对付得起!”

    顾问歪头看了一眼西陵江坤,并没有什么表示。

    “……毕竟是给我西陵江坤整理床铺,想要什么只管开口,到时候给你十倍就是了!!”

    顾问的坐姿稍微端正了一点。

    “……”

    “……”

    “……所以说到底帮不帮我整理床铺?”

    “不帮。”

    “我去啊!!你这臭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西陵世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我说叶朔,尖子班里的人都像这个样子吗?”顾问朝着叶朔指了指西陵江坤。

    “倒也不是,尖子班里面就他最特殊了。”

    这样的话让西陵江坤听见,是该让他勃然大怒的,但是这一次西陵江坤却憋红了脸。原因有一半是因为他正在忍住他的怒火,另外一半则是因为羞耻。

    已经涨红了脸的西陵江坤,开口竟是结结巴巴的,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嚣张,“帮我整理一下床铺吧……我的床铺上有好多虫子的尸体……我我我……我看了要做噩梦……”

    所以难道说……西陵江坤他害怕虫子吗?

    “这个没有关系呀?这里这么多人,你可以去找别人嘛。”顾问支着他的头说道。

    “那群人根本就不会整理!!何况!!”西陵江坤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语气却变得特别的凝重,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道,“老,子,的,脸,在,你,们,面,前,丢,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再,丢,一次,又有,何妨!?至于其他人!!老子根本做不到低声下气!!”

    ……

    原来西陵江坤是一个这么耿直的人,这完全出乎叶朔的意料。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