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通往食堂的地狱之旅
    穿过一片丛林,砍断挡路的枝干与树叶,很快就能够看见前方有一栋小房子,露出了一个尖尖的小角来。终于是胜利在望了。

    这短短几百米的路,所有人走得实在是太辛苦了!若不是因为这位面中特殊的环境,灵力无法施展开来,否则的话,短短几百米,一个纵身便能到了。

    然而正是因为都会面临的特殊环境,同样是短短几百米,就真的是太漫长,太漫长了!

    首先这条路未免也太难走了。因为那根本就没有路,众人只能艰难的在一堆荆棘与树叶之中开辟出一条路来。

    同时由于他们没有武器,在实践课程中是无法使用能量兵器的,因此就算是割开荆棘丛,也需要花上好大一份力气。

    不知是谁忽然突发奇想,拿起扫把和拖把在前面开道,然后再用打火石烧掉那些碍事的树叶。

    只不过在刚刚看到打火石的那一瞬间,许多学员的心里必然会想到,先前究竟是谁用打火石点燃了屋顶。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值得深究的地方了。这短暂的路途上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倒还不是那些四处横亘在附近的荆棘,和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树叶,而是热带雨林中最为常见的,品种最丰富的,也是最让人讨厌的一种生物——吸血虫!

    这一下,学员们终于知道先前的强力杀虫剂有什么作用了。

    吸血虫实在是太可怕了。有的如同手指一般粗长,也有的就像芝麻一样,几乎可以用无孔不入来形容。稍稍一个不留神,暴露在外的皮肤上,便粘上了一条又一条的吸血虫。

    那些吸血虫像是饿了许久的饿狼,看到如此美味,自然不顾性命地贴上来。

    很快,一些学员们的胳膊上,就挂起了一个个红色的小血包。原本芝麻大小的吸血虫饱餐了一顿之后,身体整个就胀的和指甲盖似的,圆鼓鼓的挂在胳膊上。要是本身就有手指粗的,更是胀大得像一个血袋。

    不过手指粗的吸血虫容易发现,粘到了身上,瞬间就可以及时扯下去。可是那如同芝麻大小的吸血虫却特别的难办,刚一不留神,它就粘在了皮肤上,怎么扯都扯不掉,手上脖子上处处都是。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东西!”

    “救命啊!”

    “这位面为什么要屏蔽我的灵力!等我的灵力恢复了,我要将这片雨林化为灰烬!!”

    一路上,充满了学员们的叫喊与抱怨。

    同时,这五十人的小组内,还有几人一边忍受着吸血虫的折磨,一边并没有把它们赶尽杀绝,相反的还摘了几个吸血虫下来默默的观察。没错,这几个倒霉的孩子,他们抽到的题目是,“观察吸血虫如何吸血的原理。”

    这几个学员的脸色如同死灰一般,生无可恋的看着那芝麻大小的吸血虫粘在自己的胳膊上,随着吸血虫把它们的头埋进皮肤里,吸足血的身体慢慢的膨胀,膨胀,最后鼓了起来,变得如同指甲盖一般大小。这酸爽的滋味,估计那几个学员,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被吸血虫的恐惧支配的这几天了。

    在吸血虫吸饱了血之后,再轻轻的用手将那已经鼓了起来,如同圆球一般的虫体慢慢摘下。摘下吸血虫的手法也需要很讲究。如果太过用力的话,吸血虫脆弱的脑袋,就会永远的留在他们的皮肤里了。

    其他学员虽然也觉得自己抽到的题目十分的诡异,但是看到了那些抽到吸血虫的学员时,顿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运,没有抽到那个最变态的题目。

    然而,尽管他们无须像那几个学员一样,如同英勇就义一般去研究吸血虫,但只要是行走在这片林子中,却也不可避免地接连被吸血虫给叮上。

    实际上,这同样是实践课程的一个环节。不过这一次考察的,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应对吸血虫的方法,或者是对于吸血虫的忍受能力,而是对于微弱灵力的操控。

    此刻同样是在灵力被压制的情况下,普通班与天级班学员的差距便是显现了出来。

    普通班的学员们在短短的几百米之内,不停的争抢着强力杀虫剂。因为他们除了想到使用强力杀虫剂之外,也就没有别的好方法了。

    但是天级班的学员们就没有这种烦恼。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他们的皮肤之上,有着一层温润的黄色光芒。

    那是灵晶盾,收敛到极致,完全贴合皮肤的灵晶盾。这就如同一层防护层,吸血虫即使靠近他们,也无法吸取到他们的血液。

    释放出这般程度的灵晶盾,用不着消耗太多的灵力。即使是处在灵力被压制的位面之中,凝聚出这微小的灵晶盾同样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要使得灵晶盾收敛得如此完美,对于灵力的操控与把握,都需要极其的细致。

    这是实践课程测试的第二关。有人过了,但是也有更多人并没有通过。

    终于来到那小屋子前方,众人这才发现那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木屋。

    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树木**的味道。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所有的学员们都忙活了一个下午,在整个过程中又尚未进食,到这个时候早已经饿坏了。但是当他们闻到那股树木**的味道的时候,好多人硬生生的没有了食欲。

    有几个胆大的学员走上前去,尝试着推开门。

    木门上的灰尘哗哗哗的落下来。

    “哐当——”那两扇木门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它们被摔成了两截。

    “这木门也太不结实了吧!”

    “就是啊!这里居然是我们吃饭的食堂,简直不敢相信!”

    “我记得上一次课程在雪山,虽然住的地方和吃饭的地方都是山洞,但也没有这么破败!”

    “别提了,上一次的课程哪有这么变态。这一次策划课程的导师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呀,搞这么多奇怪的障碍折磨我们!”

    “我记得上一次的课程……还有肉吃……”

    “还想着有肉吃呢,不要说肉了,万一这屋子里面给我们端出来的是一盘清炒吸血虫……”不知是谁说了这样一句话。

    “清炒吸血虫”……光是想想,就让人反胃吧!

    经过这一天的折磨,早已心力交瘁的众人就像是密室探险一样,十分警惕地,小心翼翼地进入小木屋之内。

    没有想到,那小木屋外面看起来特别的破败,还带着一股**的味道,木屋里面却是意外的干净。干净到所有学员都觉得一定有诈!

    里面整整齐齐排开了许多桌子和椅子,桌子和椅子统统都干干净净的,地板上也很干净。整个小木屋里充斥着一股清新的香味,足以把先前的**味道完全掩盖住。

    虽然说不上豪华设施,但是这样的布置看起来,怎么也算是一个干净的小馆子。

    桌子上的食物正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清炒吸血虫什么的阴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来学院在伙食这方面,还算没有做得太丧尽天良!”

    “对呀,毕竟人是铁饭是钢嘛!要是连吃都吃不好,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去进行实践课程!”

    学员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但他们的讨论也没有耽搁他们的行动,眨眼间,众人就各自挑选了自己想坐的座位。五十人的小组,刷刷刷瞬间就坐。

    屁股一旦粘到椅子上,众人就迅速的举起碗筷,狼吞虎咽了起来。

    “这里的饭菜味道还真不错!”

    “是呀,是呀,今天那么累,现在总算是能够休息一下了。”

    小木屋里,不断的传出着学员们惬意的声音。

    叶朔和顾问坐在一桌上。同一桌的还有公孙芷琪,续垣和伽罗。

    伽罗看了看桌子上摆放的饭菜。确实是十分的诱人,尤其是在他们如此饥饿的情况下,更是如同人间美味一般。

    尤其是其中的一道菜。看起来像是油炸的什么东西,细细长长的一条,带着孜然的香味。

    在一片杯盘碰撞声中,伽罗却没有立刻端起饭碗。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有些担忧的说道:“我记得,实践课程的饭菜都是就地取材。也就是说在什么样的位面里,就会吃到位面中特有的食物,因为食材就是从位面中所选取的……这热带雨林中能有什么食材?”

    “这倒也是。”刚咽下一口菜的公孙芷琪点点头,“上一次的实践课程在雪山的山洞里,之所以能吃到肉是因为那里特产一种雪熊。但是这热带雨林里面特产什么呢?这是一道荤菜吧?热带雨林里面有可以食用的动物吗?”

    续垣想了想,“正常的热带雨林里面……动物还是很多的,只不过这位面中的热带雨林我就不清楚了……至少这半天呆下来,我并没有看到什么活物,除了树就是树。哦,对了,还有很多虫子。”

    续垣只是随便说着,但他最后的那一句“还有很多虫子”,顿时让公孙芷琪脸色煞白。

    “虫子!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些菜很有可能是虫子做的!我去,我去!我刚才吃了好几口!”

    “你们现在才发现吗?”南宫菲不知从哪里走了过来。她指了指桌上那道油炸的菜肴,“油炸吸血虫啊,你们有尝过吗?”

    “呕!!”公孙芷琪听到这句话,也顾不得什么少女的形象,直接趴在桌子上干呕了起来。

    叶朔与顾问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暗自感叹,还好,速度慢,还没有开始吃饭。

    南宫菲说话的声音不算小,此话一出,顿时震惊了整个小木屋中的人。于是这一场晚餐,就在学员们不断的咆哮着,“我究竟吃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可怕的东西啊!!”中告一段落了。

    吃完晚饭之后,这间小木屋,也就被临时用作了学员们进行任务小组讨论的教室。

    小木屋里的气氛异常的压抑。

    “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公孙芷琪万念俱灰,“只要在这里多待一刻,就在不断的提醒着我,我刚才吃了好几口吸血虫,天哪,太恶心了,我不活了!就不能换一个地方转移下我的注意力吗!!”

    “好了好了,芷琪,我们来转移注意力。你帮着想一下,我们的课题该怎么办?”续垣在一旁安慰道。

    “怎么办?首先‘灵魂出窍怎样尽快回来’的前提是,先要灵魂出窍……”公孙芷琪沉思了一下说道,“我们小组里面必须得有人先进行灵魂出窍,我们才可以开始研究。那谁来当这个志愿者呢?”

    三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后伽罗说道:“要不就让我来吧……”

    续垣很怀疑的看了一眼伽罗。伽罗朝他点了点头。

    这是伽罗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歪门邪道,毫无根据的一种偏方。但是现在伽罗的心态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他并不想和叶静颜分享同一个身体……他不知道究竟是那个可怕的女人进入了他的身体,操控着自己,还是……确实是自己的身体中,本来就拥有两个截然不同,甚至性别都不同的灵魂。

    但是关于这一点,伽罗也不想深究,他想做的只是把叶静颜从他的体内赶出去,仅此而已。

    据说,倘若灵魂出窍的话,一旦其中一个灵魂长时间出窍,另一个灵魂就会完全主导所使用的身体,那么另外一个灵魂就再也回不来了。如果是这样,那该多好。

    如果可以做到让叶静颜灵魂出窍的话……那么困扰自己多年的心病终于就可以解决了。伽罗心中暗自想着。但是结果会这么顺利吗?一切不得而知。

    另一边,叶朔觉得很苦恼。

    他默默的支着脑袋,看着西陵江坤与南宫菲。

    南宫菲看起来十分的懒散。她正半躺在椅子上,眼睛微微闭着,似乎马上就要睡着的样子。

    而坐在她旁边的西陵江坤,则是干劲满满,“叶朔,南宫菲,我们要好好加油!争取这一次的实践课程取得一个超级好的成绩!我要让所有人都对我西陵江坤刮目相看!我要让他们知道,即使不借助西陵世家的势力,我也能够取得很好的成绩!喂!南宫菲,你怎么一副要睡觉的样子!你快起来,听我好好说!”

    叶朔在一旁静静的不出声。他觉得这一次实践课程的成绩危险了。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