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抽魂术
    西陵江坤渐渐的苏醒了。

    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十分漫长,而又遥远的梦。他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个全然不熟悉的世界,他的大脑已经无法分辨出自己是否苏醒,还是依旧在梦中。

    这个世界是蓝色的,一片奇怪的蓝色。没有天没有地,整个世界就像是一个环形的空间,压抑而又阴沉。

    渐渐的,这个蓝色的世界开始出现了变化。似乎有人在用画笔,简单而又粗暴的给这个世界添上颜色。

    前方,是柏树吗?西陵江坤看到前方有着一颗像柏树一样的植物,但是它的样子却又变得十分扭曲,如同黑色的火舌一般,直上云端。抬头向上望去,蓝色的“天”也开始产生了变化。

    那“天空”的纹理就像旋涡状的星云,所有的一切具体而又抽象。这世界的一切,就像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用蜡笔在蓝色的纸上所描绘出的世界。“难道我是在画中吗?”西陵江坤不知为何产生了这样奇怪的想法。

    越来越多的色彩开始出现,它们构筑起了许多现实生活中可以遇到,但又在同时产生独特扭曲的事物。

    跳动的绿色形成了一片又一片的山脉。在一座小山之上,似乎出现了一幢房子。房子是三角形的,细长又尖锐。它尖尖的屋顶不安地伸向天空,所有的一切都在旋转摇动……

    又或者这一切并没有转动,只是西陵江坤站在原地不断地打着圈子。

    所有的一切都由弯曲的长线,和破碎的短线交错着,整个画面炫目而又奇幻。天上的星云如同炽热燃烧的火球,散发着由一条条短而急促的黄线构成的光晕。那是一片躁动的天空,这是一个躁动的世界。

    “……西陵……江坤……”有人似乎在叫喊自己的名字。西陵江坤听见了,但是他又不敢确定。因为那声音仿佛从遥远的过去传来,穿过了漫长的世纪,随后在他耳边盘旋着,忽远忽近。像是自己的臆想,或许那声音并不存在。

    “西陵……江坤……你是……怎么……了……”声音继续出现在耳边。分辨不出那究竟是谁的声音。因为西陵江坤感觉到,那似乎是好多好多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但是他又能够确定,这是一个人在说话。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的混沌。

    突然间,眼前的画面又出现了变化。黑色尖锐的线条,缓缓构筑成了一个黑影,那黑影是人的模样,只是如同水墨画一般,充满了写意之感,那黑影正在逐渐靠近自己。

    构成这黑影的尖锐线条,也在不断的抽搐扭动。

    那扭动的黑影离西陵江坤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西陵江坤已经能够看到,原本仅仅只是以黑线构筑的黑影,逐渐的多了几种颜色。粗糙的淡棕色线条勾勒出了黑影的五官,只是那五官同样也是扭曲的,好像不会画画的小孩子随手的涂鸦。

    暂且能够被称为眼睛的细长线条下面,有一个不规则的,或许能被称为圆形的图案正在一张一合。那是他的嘴巴吗?

    “西陵……江坤……?你……中……毒了……吗……”声音再一次传来,不过没有先前那样遥远了。只不过这声音也像一个个跳动的线条,变成波浪线的模样,从西陵江坤的耳朵里灌了进去。

    “我真是见鬼了……”西陵江坤摇摇头,这个世界太不符合常理,就算是阴曹地府也不应该是这样的。他自欺欺人的闭上了眼睛,“也许闭上眼睛,过会儿再睁开来,一切就会变正常吧?”西陵江坤这样安慰着自己。

    “……”

    “西陵江坤为什么闭上眼睛?”叶雪松捏着自己的下巴,瞪着眼睛注视着西陵江坤。

    在他前方的西陵江坤闭着眼睛,但是眉头却深深地皱着。

    “也许在西陵江坤看来,现在的你光怪陆离,长得特别的抽象。”南宫菲摇晃着走了过来,看到西陵江坤的样子,忍不住浅浅一笑。“不过我可并不打算帮他解毒。也许他中毒时间再久一点,说不定整个致远学院就要出现一个抽象派的大画家了。”

    “我听说中了血箭毒蛙之毒,整个人都会出现一种致幻效果。所以许多人一旦中毒之后,就会像疯了一样,说一些常人听不懂的疯言疯语,比如说什么看见人融化了,房子被天空吸走了之类的。但是西陵江坤他似乎很冷静啊……”叶雪松在旁边说道。

    “冷静?那你也太看好他了,他哪有这么厉害。我猜他一动不动,闭上眼睛,估计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傻了吧。不过我还真有些好奇呢,你说在西陵江坤眼中看出来的我们,会是什么样的?”南宫菲依旧保持着一贯的淑女微笑。

    “……”西陵江坤虽然闭上了眼睛,但他还是能听得见别人说话的。虽然他们的声音诡异而扭曲,至少内容不会变。所以西陵江坤已经明白了,自己应该是中了血箭毒蛙的毒……所以眼前的世界才会变得这么的诡异……

    唰的一下,西陵江坤睁开了眼睛。然而他差点被眼前看到的画面给吓傻。

    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两个火柴棍一样的人,他们有着细长的身体,以及硕大无比的大脑袋。这样的身体比例,简直不像是这个世界上会出现的生物。

    同时,虽然他们的脑袋无比硕大,但是他们的五官就像芝麻点一样扭曲在中间,这实在是在噩梦中都没有出现过的场景。除此之外,那两个火柴人的背后,还有着像一间房子一样的巨大生物。

    那巨大生物正在扭动着它的身体,好像随时要朝自己扑来。

    “鬼呀!!”西陵江坤大叫了一声,使出浑身的力气,纵使是在灵力被压制的位面之内,他依旧强行提起体内的灵气,猛然朝前击打而去。

    叶雪松和南宫菲,在听到西陵江坤的那一句“鬼呀”,满脸黑线之时,便看到西陵江坤浑身腾起了一层白色烟雾。

    而被这白色烟雾所环绕的西陵江坤,则脸色煞白,神情扭曲,正不顾一切的朝两人冲来。

    “痛痛痛……!”西陵江坤无力地惨叫了一声,便跪倒在了地上。痛感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身体疼痛到不能自已,仿佛大脑只能够感受疼痛,甚至都不能思考。

    而在他的眼前,那两个火柴人顶着巨大的头颅,硬生生将他擒住了。

    “为什么……不是实践课程吗……为什么还会放出外星人来抓我……”

    “他究竟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叶雪松拉着西陵江坤的胳膊,他现在恨不得一脚踩上去。

    “中毒了,当然会胡言乱语。”南宫菲倒是无所谓,只不过她接着说道,“看到刚才腾起的烟雾了吗,他强行提起灵气,但是在这位面中,强行提起灵气会造成反噬。加之他又中了血箭毒蛙的毒……”

    南宫菲摇了摇头,“估计很快就会不省人事。说起来,这一次的实践课程还真是麻烦。那个叶朔不知道被公孙芷琪拉到哪里去了,现在找到了西陵江坤,却又是这副德性。那血箭毒蛙,为什么不干脆把它当食物吃了?也好让我省点心。”

    “……实践课程……我……我不参加了还不行吗……”最终,西陵江坤的脑袋随着这句话猛地一沉,整个人都栽倒了下去。果真如南宫菲所说那样,眼睛一翻,昏死过去了。

    而另一边的小木屋前,公孙芷琪正处在崩溃边缘。

    “其实我觉得我还是穿女装好看~”叶静颜穿着一条粉色的裙子,裙子上缀满了星星点点的花纹,煞是好看。

    这是公孙芷琪最喜欢的一套衣服,是她专门为了这一次的实践课程特地带来的。她当然知道实践课程是来吃苦的,带着好看的衣服一点都不实用,但是没有办法,谁叫她和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分在了同一组里呢!

    公孙芷琪在整理衣服的时候,还特地试穿了一下这条粉红色的裙子,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心里还想着,伽罗要是看见了,会不会觉得自己特别好看呢?

    但是现在……这条漂亮的粉红色裙子,正穿在“伽罗”的身上。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公孙芷琪只希望这一切是一场噩梦。

    “为什么你们两个都不阻止他!!”有力无处使的公孙芷琪,只能把怒火发泄在叶朔与续垣的身上。

    续垣作为伽罗多年的好友,其实他早已接受了在一个身体中,拥有两个灵魂这样的设定。不但是伽罗,即使叶静颜也是他的好友。但是对于公孙芷琪而言,她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一点。

    她心里想的,是能够彻底让叶静颜消失。

    自从听了续垣的话,虽然起初叶朔觉得叶静颜实在是一个十分麻烦的人,但是现在他对这个灵魂的态度稍微产生了一些变化。

    其实叶静颜也是一个可怜人。虽然不知道当时的她为什么只有魂魄,但是若是一个完整的人,怎么可能会只剩下魂魄呢,而且还是一个残缺半死的魂魄?这一点续垣与叶朔想的一样,叶静颜可能被施了抽魂术。

    所谓抽魂术,字如其名,是将一个人的灵魂抽离身体。这样做通常适用于练习邪术,或者制作一些邪门的药材。因为很多时候,这些邪道研究都需要以人的灵魂作为供养。

    人的灵魂,尤其是纯净的灵魂,其实是一种很好的养料。不过这种手法太恶劣,太残忍,很少会有人用到。

    也许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经历,叶静颜的性格恶劣,也没有之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了。

    一直坏笑着的叶静颜,突然眼神复杂的叹了一口气,“我说小妹妹,你不要一副这么委屈的表情哪。你这样好像我在欺负你似的。”

    “难道……你没有吗?”公孙芷琪抬起头怔怔的看着叶静颜。

    叶静颜摇了摇头,“我不得不告诉你这个事实,不管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从我被用来填补伽罗缺失的灵魂开始,我们就已经是一体的了。这样的结果也并非是我希望的,但是,倘若他没有了我,我没有了他,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于世上。现在我们以这样一种方式共存,这并非是我们的本意,但是,却是一种最好的结果。”

    公孙芷琪沉默的低下了头,她没有回答。许久,她才抬起头,却是红了眼眶。

    “小妹妹,你也不用摆出这样的表情……来对我笑一个呀!你对我笑一个,我就选择沉睡自己的灵魂,让你的伽罗出来好不好?”

    叶静颜说着,敲了一下公孙芷琪的脑袋,“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伽罗并不知道我们两个必须得共存这件事,他只当是我在借用他的身体,故意钻进他体内的。所以你千万不要告诉他,大不了以后我一直选择沉睡,再也不出来了。”

    “……”公孙芷琪有些吃惊的看着叶静颜,“可是……如果你一直选择沉睡,再也不出来了,这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嗯,这个问题嘛……”叶静颜想了想,“并没有什么区别呀?”

    气氛,刹那间变得沉重起来。

    “两位……”一直沉默的叶朔忽然说话了,“其实也大可不必这么悲观,我曾经听到过一种方法……可以填补灵魂的缺失。”

    这是一种非常古老,史籍内少有记载的方法。叶朔在脑海中死命搜刮才想起来。这还要得益于当时云星大师强行灌输给自己的知识。

    由于抽魂术的存在,在久远的历史中,炼药师们也曾经寻找过一种拯救残缺灵魂的方法。最后他们发现,倘若可以利用死魂,就能够使得缺失的灵魂再度补全。只是方法容易,死魂却难以寻找。

    死魂,并不是自然死去之人的魂魄。而是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明明已经死去,却不会灰飞烟灭的魂魄。在记载中,灵界大陆上已经有千年来,都没有人找到过死魂了。

    “我不管死魂有多难找!只要有这种方法,我就一定会去试一试!”在听到叶朔的叙述后,公孙芷琪眼前一亮,坚定的说道。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