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出卖
    毁人祖坟,如此滔天罪业被他面不改色的说出,竟还如同是在炫耀一桩功德般,这也令得角落里一众学员的脸色再次齐刷刷的变了。

    “你们……你们这群畜生……”顾问痛苦的闭上了眼,牙缝间漏出丝丝冷气。

    这时,右首黑衣人也悠悠的开口了:“也或许真的不在你身上,但最起码,你一定知道它们的下落。我绝不相信,老族长会舍得把这两件重宝的秘密带到棺材里。你现在不肯老实交代,没关系,等捉你回去之后,殿主有的是方法让你开口。”说着冲左首黑衣人使个眼色:“带他回去。”

    左首黑衣人森然一笑,两手刚要掐诀,面上忽然泛起一种古怪之色。

    右首黑衣人顺着他的目光同时转头,就见身前的空间正如动荡的湖水般剧烈扭曲,数道漆黑裂缝从四面八方横贯而来,紧紧的束缚住了两人的四肢,也同时强行封锁住了宿舍之内的空间。而这几道裂缝的尽头,正操纵在一名面色苍白的学员手中。

    “呼……呼……”叶朔急喘了几口粗气。空间秘法的高强度施展,也令他的体力出现了大量的透支,但就算是灵脉在下一刻就会爆裂,他也绝对不会后退一步!

    “放开顾问!”

    右首黑衣人不言不语,从脑袋倾斜的弧度看来,他似乎一直在很仔细的审视着那几道空间裂缝,以及对面那个胆敢挑衅自己威严的少年。

    兜帽的遮掩下,没有人能看清他此刻的表情,只感到他周身都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低气压,在这一瞬间,连四野喧闹的虫鸣声忽然都听不见了。

    半晌,他的嘴角竟是扯起了一个笑容。

    “哦,这还真是三流的空间秘法啊?”

    话音刚落,此人竟然已是凭空消失。只有天级班的几名顶尖学员曾感到眼前一花,仿佛他的身形分裂成了数片,每一处被捆缚的部位都浓缩成了一缕黑雾,刚好钻进了所对应的那一道空间裂缝中。

    只是这个过程实在太快,况且众人从未见过这等诡异之术,一时不由面面相觑,都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然而,正面操控空间裂缝的叶朔,瞳孔在此时却是猛然一缩。凭着灵魂的感应,他很确信那黑衣人就是钻进了空间裂缝,更糟糕的是,自己忽然就失去了对那几处空间的控制,连应有的元素波动都探测不到了!

    与其说敌人融入了空间,不如说他是将自己化为了空间!甚至他还可以通过灵力渗透,改变空间原有的性质……不,现在他正在反客为主!

    正当叶朔意识到不妙,刚想切断双手与空间裂缝的联系时,一股极强的元素能量忽然逆流,在刹那间就完成了反控,森冷的气息扩散到了叶朔全身。

    说来荒谬,刚才他还在束缚别人,转眼间却是被原模原样的束缚了起来。而敌人正是将他的攻击化为锁链,牵制得他寸步难行。

    一动都动弹不得的叶朔,还能感应到裂缝中正分别有几道尖锐的能量体急掠而来,冲出裂缝,在他面前再度凝聚成实体,正是那黑衣人!

    将自己的身体分解,化为空间裂缝本身,袭敌反控,穿梭过空间再重新合体……在这仿佛瞬移一般的画面背后,隐藏的竟是这一系列的怪招!并且,它们无不需要对空间秘法的深度掌控,甚至此人,很可能已经领悟了少许的空间法则!九幽殿的底蕴,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

    叶朔的念头只来得及转动到这里,面前的黑衣人已是抬起一根枯骨般的手指,朝着他轻轻一点,“噗”的一声,叶朔的额头爆开了一个细小的血洞,一缕血线不甘的斜斜划过空气,如同一段失去归依的线头。直到叶朔仰面朝天的缓缓栽倒,那几点血珠依然残留在半空中,化为了星星点点的雾气。

    “杀……杀人了……!”一旁的学员们脸都吓白了。这群小少爷们平日里虽然也是作威作福,但到底还是被保护在相对和平的环境中长大的。冷不丁看到这血淋淋的杀人场面,被杀死的还是自己的一名室友,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就轮到自己?

    而且这两名凶徒看上去相当猖狂,手段也是众人见所未见,相比起那些起初还被大家视为保护伞的致远学院导师,当有人悄悄的将他们做出实力对比后,不知怎的,每个人的心都渐渐凉了下去。

    就连那一向最为嚣张的西陵江坤,此时也是嘴唇苍白,一个劲儿的往后头缩。

    别说他现在没有任何出头的想法,他最怕的就是会有哪个脑袋里缺根筋的,突然替他喊出一句:“西陵世家的少爷还在这里,你要是敢怎样怎样,西陵世家是不会放过你的!”那就等于是把他正面推到了屠刀下啊!

    因此向来刷惯了存在感的西陵江坤,这会儿简直是恨不得变成个透明人,最好所有人都把他当成路边的一条咸鱼,谁都别来多看他一眼。

    一群战战兢兢的学员中,还当真就有不怕死的,一名黄级班的学员哆嗦着喝道:“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父亲是县太爷,你们入室行凶,还有没有王法,难道就不怕被抓起来坐牢吗?”

    他这么一喊,顿时以他为圆心,周边三尺为半径,两侧的学员已经散得一个不剩,独留他一人空荡荡的站在原地。接收到右首黑衣人投来的冰冷视线,这名学员的心脏当即就漏跳了一拍。这一刻他才开始感受到恐惧。

    作为一名在学院里被划分到第四层次的人,平时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注定了矮人一截,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有机会站在那些贵族大少的前面,让他们只注视着自己,他的尊严不允许他后退……当然,除了这些明面上的理由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两腿发软,想逃都迈不动步了!

    那名黑衣人凝视了他半晌,又和另一侧的同伴交换了一个眼神,语调怪异的复述道:“哎,他说他爹是县太爷?”

    两人的表情先后变幻数次,忽然同时笑弯了腰。

    这一来也笑得那名学员一头雾水。自己的父亲作为县太爷,一直就是全家的骄傲啊,什么时候这竟然变成一件好笑的事了?

    等右首黑衣人笑得够了,猛地从腰带中掏出一块黑漆令牌,对着众人眼前一晃,冷冷的留下一句:“这是九幽殿的事,闲人少管!”

    “九幽殿”三字一出,本就沉寂的宿舍内更是安静得落针可闻。

    这些学员作为贵族子弟,自然听父辈告诫过灵界大陆上的种种忌讳,包括那些有名有姓的大势力。为防子孙在外闯祸,什么势力能惹,什么势力不能惹,在家族中他们都是受到过反复叮嘱的。此时众人在脑中稍一寻思,就将这个名字和传闻中那个堪称最恐怖的势力对上了号!

    没有人会怀疑他们所说的话……因为没有人敢用九幽殿的名义扯谎。

    但在恐惧之余,众人更多所感受到的反而是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九幽殿再强大,毕竟远在天边,很多人认为自己一介平民,这一生都是不会跟它扯上什么交集的。如今这传说中的传说竟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专程来捉拿他们的一名室友……简直就像走在街上忽然撞到牛头马面来拿人一样!

    那名九幽殿使者一见取得了预想中的威慑,也就满意的将令牌收起。

    其实对他们来说,就算将这一屋子的人尽数抹杀,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反正以九幽殿的势力,无所谓得罪任何一个家族,这也正是后台为他们带来的底气。

    但现在眼前这个小子才是重中之重,如果杀了这批学员,引出大量的导师,他们固然不惧,就怕缠斗中给这小子趁乱逃脱,到时大好的一桩功劳也就在眼前溜走了。同时顾家小子现身一事已经惊动了殿主,他们若是两手空空的回去,后果……不提也罢。

    也因此,这名九幽殿使者才放弃了大开杀戒的打算,仅以立威为主。

    “叶……朔……”顾问身在黑球之中,周身被铁链洞穿,仍在挣扎着望向叶朔的方向。他可以感应到,叶朔的灵魂并没有完全衰竭,他还有着微弱的气息,就像上一次擂台冠军战的情况一样。也正是因此,顾问才没有完全崩溃。

    九幽殿……九幽殿的人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上一次他们路过定天山脉,或许真的只是巧合,并不是冲着自己……但就算是当初在埋谷展露实力,其后也过了一段风平浪静的日子,这说明至少在那个时候,他们还是不知道自己的行踪的。

    如今到了致远学院,在这里生活了也有小半个月,当自己悬着的心渐渐放下,以为一切都过去了,以为好不容易可以重新开始的时候,他们忽然又出现了!而且一来就直奔着自己……不会有其他解释了,自己一定是被人出卖了!有人,向他们泄露了情报!

    可是,会是谁呢……自己的真实身份,就只告诉了叶朔一个人啊……这么多年的隐姓埋名都是平安无事,偏偏就是在刚刚告诉他之后,就有人把敌人引到了自己面前……

    不,不会是叶朔!即使灵魂中正在传来一阵阵的剧痛,顾问还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叶朔。多年的兄弟,让他们之间早就形成了一种毫无保留的信任。而他正在用自己最后的清醒,在身旁往来的人群中搜索着名字。

    会是那个阿绿么……这个身份不明,并且从来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在来到致远学院之后,顾问一直就对她抱有着最大的戒备。还有那个奇怪的测试仪器和评估报告,连日以来在他心中都打着一个结。

    所以,是她在那次的测试中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通报给了九幽殿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是说,这是院方的决定?但是,如果只是想置身事外,开除我就好了,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何况以九幽殿的作风,他们所过之处,可一向都是寸草不留的啊……

    黑暗能量仍在持续侵蚀着顾问的灵魂,当他无意识的发出阵阵呻吟时,半开半合的双眼忽然锁定在了角落里的一道身影上!

    楚天遥。他正紧紧的盯着自己,而且在他嘴角,正在缓缓掀起一个邪恶的笑容,那是阴谋得逞的笑容。

    难道……难道说……!顾问脑中一震。此时他忽然想起,阿绿在入学第一天就告诉过他,楚天遥是曾经甩下过齐玎莎,有一段独自行动的空白期的。再联想到埋谷之中,那两个赏金猎人也说过,有一个人一直鬼鬼祟祟的跟在他们身后……

    这一切的线索在顾问的脑海里组合起来,过去忽视的细节也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正当一个答案呼之欲出时,猛烈袭来的剧痛让顾问哀嚎一声,精神瞬间陷入了一片空白。

    “这一次抓到这个小子,殿主面前可是大功一件哪!说不定直接升级当护法都有可能!”左首黑衣使者一边加速吸收着顾问的灵力,想到即将到来的锦绣前程,早已是乐得合不拢嘴。

    “你先少做点白日梦……”右首使者不屑的别开头,目光在扫过墙角时忽然一顿,接着就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猛地转向了叶朔的方向!

    “这小子的伤口竟然在自己愈合?!”右首使者震惊之下脱口而出。

    或许其他学员还看不出此中变化,但以那黑衣使者敏锐的灵魂感知力,却是能够清晰的分辨出,在叶朔的伤口之下,所有被破坏的皮下组织,包括血管、细胞,竟然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重新生长。同时他的生命气息,更是如同得到雨水滋润的干涸田野,一股繁荣的生机由内而外的散发了出来。

    “……莫非是他身上还有什么秘密么?”那黑衣使者惊异之下,正犹豫着是否要再补上一刀,也就是在这两人同时分心之际,顾问的周身忽然绽开了一团闪耀的火光,暴涨开的能量如同陨星炸裂般,夹带着一浪接一浪跌宕开的毁灭气息,掠夺了阴阳造化,仿佛一时间天地间所有的灵气尽数汇集于此。火光冲破了加身的黑雾,连滔天的邪气也在这阵强肆爆发下暂时避退。

    摆脱了束缚的顾问,提起最后的灵力一跃而起,如同一颗出膛的炮弹,撞裂了窗栏,破墙而出,木梁的碎屑洒了一地,两侧墙壁也如蛛网状散开了条条裂纹。

    本书来自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