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天罗地网
    洛家,作为邑西国地下世界的霸主,同时也是致远学院最大的赞助商,平常他们若是需要什么内部资料,学院都还是相当乐意配合的。

    通讯结束后,不过一会儿的工夫,玉简已是再度亮起。在洛沉星的操纵下,大量的名字被投影到半空中,闪烁的文字排列成了一条条长龙。

    这份名单很长,在致远学院的文件库中,起码占据了十几页。在场四人此时皆是一目十行,半空中铺开的文字也是迅速的切换着。终于,在这份名单的最后,叶朔,顾问,楚天遥等人的名字赫然在列。

    只不过,在顾问的名字上方,已经被打上了一个明显的“x”。

    “哦,动作倒是够快的啊。”洛沉星嘴角略微上扬,与之相对的,他的双眼却是危险的眯了起来,“看样子,他们是已经知道这个顾问和九幽殿的关系了,所以才这么匆忙的开除了他,还真是现实的人啊。这样的话,想从致远学院这一边入手,看来是已经行不通了。”

    洛慕天等人默默叹了口气。虽然他们也知道,如果这个功劳真的这么好拿,血云堂肯定已经先下手为强了。不过在证实顾问已经离开了致远学院之后,还是让他们免不了的一阵失望。

    “爹,您这是什么表情?”在三人已在琢磨着另觅他途时,洛沉星却是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在他眼中,也再度浮起了一种“大局尽在掌握”的高深。

    “顾问虽然逃跑了,但是叶朔不是还留在这里么?根据定天山脉那边传过来的消息,这两个人的交情可不是一般的。我就不信,那顾问长期出逃在外,会一点底都不向他这个曾经的兄弟透。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派人严密盯住叶朔,总能找出一点和顾问相关的蛛丝马迹。”

    说话间,他已是自顾自的接通了玉简:“我是洛沉星。烦请联络西陵先生,就说他上次提出的合作企划案,我们洛家答应了。不过同时,我也希望令公子可以帮我一点小忙。呵,不用这么紧张,只是很简单的事情而已……”

    ……

    “是我。立刻下令封锁邑西国边境,短期内任何人不得离境。原因,我以后会解释。”

    ……

    “通知国内所有服务行业,对近日往来的客人严加盘查,务必让他们提供出有效的身份证明。对于来历无法确定,又或者是不愿意配合的客人,全部集中起来统一看管。……我有分寸,不会闹出大乱子的。

    在我们的人前往辨认过之后,如果不是我要找的人,自然会立刻放行,同时对涉事商行及个人也会给出一定金额的补偿。……嗯,这一次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

    短短片刻,洛沉星的通讯就没停过,而他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将邑西国内的各个关键渠道都打点了一遍。悄然架起的封锁网,当真是将全国上下守备得铁桶一般。就算是一只蚂蚁,都绝无可能在这样的地毯式搜索下安然逃脱。

    洛慕天安静的看着儿子的背影,心中也是一片满满的欣慰。看样子这些年,自己逐渐更多的放权于他,把洛家大部分的生意都交给他处理,也是让儿子在历练中愈发的成熟了。他现在的样子,可实在是比学院中那些娇生惯养,只知仰仗家世的纨绔子弟优秀了太多。

    “少爷,根据刚刚收到的消息……”洛沉星结束通讯后,洛鹜一边也有了新发现,“那个名叫顾问的小子,当初就是在学院宿舍内直接遭到了九幽殿的追杀。

    并且据说就在半个多月之前,曾经有人孤身进入过九幽殿在本国内的分殿,报告的应该就是关于那个小子的消息,那道灵魂烙印和画像也是在那个时候由他提供的。当时九幽殿很重视,立刻就把消息传给了总部。

    此人身份不明,但极有可能同样是致远学院的一名学员。因为在事发当晚,也就是那个小子受到追杀的当天,经过检测,有一道联络信号就是从学院内部发出去的。虽然学院中针对玉简传讯,有着专门的屏蔽系统,信号竟然还是发出去了……想必,是九幽殿的特殊手段了。”

    九幽殿作为灵界大陆上的顶级势力,管辖范围自是遍布到了每一处稍有人烟之地。各个国家都可以找到他们建立的分殿。不过除了一些超级大国,这些分殿等闲是不会轻易插手国内之事的。当然,也没有那个国主会主动去招惹他们。

    至于一些边境小国,分殿的存在其实就只相当于摆个样子,留下的人手少之又少。毕竟九幽殿的人力资源也是有限的,不可能把每个地方都建设得像总部一样豪华。大国家的分殿还会留下护法坐镇,类似邑西国这般的弹丸之地,看守的就只有两三名实力低微的小卒。

    他们留在这里,仅仅是为了当同僚出任务途经此地时,如果发生了紧急情况,可以迅速向总部上报。又或者是向直系的下辖势力传递一些总部的吩咐,顺便接收一些他们的汇报和孝敬而已。

    九幽殿的等级制度相当严明,分殿内一向只接收直系势力的禀报,连跨级上报都是不允许的。也因此洛家在邑西国发展了这么久,还一次都没有踏入过九幽殿分殿。

    这一次,竟然有一个身份不明之人违规擅入,难得的是竟然还留下了一条命。看来也只能说,是他提供的情报确实有着非同一般的价值,让九幽殿对他特别宽待了一回。

    “据说,现在致远学院内部正在彻查这个内奸的身份。不管怎么样,他出卖了同期的学员,还在无形中给学院招来了一桩大麻烦,以致远学院的作风,绝对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他们不敢对九幽殿狠,但是在自家的内部耍耍威风,还是相当得心应手的。”

    洛沉星若有所思的听着,对于洛鹜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查出了这么多,简直是把整件事都梳理得七七八八了,即使这位洛家少爷一向自视甚高,此时也不禁赞许的微微点头。

    末了,他抬手轻轻朝着名单上一点,一个名字被迅速放大,光点的闪烁也暂时停了下来。

    “你是想说,那个内奸就是他么?”

    不等洛鹜答话,洛沉星缓步上前,就站在那个名字下方,饶有兴味的抬起头审视着它。

    “‘楚、天、遥’,当初他还在定天山脉的时候,我就看得出来,此人是个人才。只不过他最近的某些行事,也实在是太操之过急了一些。果然,仇恨可以让一个人失去冷静的头脑,这样下去早晚是会自掘坟墓的。”

    “再等等吧。现在还不到和他接触的时候。我倒也想看看,他会怎么应付致远学院的调查。这件事我们不必插手,就算是留给他的一道考题。不过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这枚棋子,发挥出他应有的效用的——”

    ***

    在邑西国各方势力间的这一场大震动,叶朔一律毫不知情。如果他知道的话,或许他可以稍稍放心一些,毕竟顾问还并没有被九幽殿抓到。虽然等待着他的前景,也并不是那么乐观。

    现在的叶朔正奔忙在致远学院的一栋栋教学楼中,拖着沉重的水桶,一手提拖把,一手拿抹布,卖力的进行着他的清扫工作。

    在打扫奖杯陈列室的时候,叶朔脑中也曾短暂的浮现过他看熟的那些民间故事。根据故事里的主角定律,在这种时候,他很有可能找到一些深藏在学院中的秘宝,又或是无意中了解到学院埋藏的一个大秘密,再不然就是找到一条神秘的通道,然后顺着通道找到一间密室,密室里正有一个神秘老人等待救援等等……

    叶朔到底还是年轻人,在刚刚开始打扫的时候,他的确是忍不住期待了一下。不过随着甩在身后的教学楼越多,叶朔的希望就在一点点的磨灭。到最后他是彻底不做奇遇少年的美梦了,而是干脆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清洁工人。

    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把需要他打扫的地方赶紧打扫完,然后就回宿舍写那份检讨书。检讨一交,这一页才能翻篇,他才有机会重新投入到修炼生活中。这才是最实际的事情。

    从偌大的体育馆出来,除了挨过几个打球的学员指指点点外,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不管怎样,现在他也打扫完一大半了,就连最难搞的体育馆都解决了。接下来的就是……

    面前是医师系的教学楼。一个平时外系的学员们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

    致远学院除了基础的授课外,还会专门有两大类向全体学员开放的选修课。其一是元素类,在这里分布了例如空间系、火系光系等等不同的小型院系,以供拥有着不同元素亲近度的学员,根据自己的特长或是爱好进行选择。

    另一类是特殊职业类。也就是包含着炼药师系、医师系等等培养职业人才的院系。每位学员都可以在这两大类中各选一个院系深入学习,期末测试前,这些选修课也会有着单独的考核,结算出的成绩会被一并计入学年总成绩。

    叶朔因为是插班生,现在他还没来得及报名选修课。不过据续垣说,现在期中测试和实践课程都结束了,他应该很快就可以拿到报名表了。毕竟学院是不会让一名学员那么轻松,在期末测试的时候少考两门课程的。

    虽然致远学院的作风确实是势利了一些,但直到现在叶朔都承认,这里确实是一个相当系统培养人才的地方。从这里走出去的学员,将来在各行各业都一定会是相当拔尖的。

    以前在定天山脉,只能是门派里有什么秘卷你就学什么,也因此,当时一众弟子的实力大多发展不均,单是一个五灵元素操纵都会出现明显的短板,至于能成为特殊职业者的就更是凤毛麟角。

    在这里上了这段时间的课,虽然实际接触到的东西还不多,但叶朔已经有了种非常明显的感觉。从前他身处的定天山脉真的就只是穷山僻壤,那些大少爷最初说起这里时,总是带着有色眼光也是有道理的。

    当初在七大门派,几乎没有什么特殊的门规,修炼全凭自觉,弟子的整体实力也普遍较低,一个聚气级已经是人人崇拜的精英弟子了。

    而致远学院,在这里实力最差的都是聚气级,自己一个劲气级在这里更是算不了什么。同时,这里有着更严苛的规矩,稍有行差踏错都会被立刻揪出来检讨。

    自己在天级班看到那些同班同学的“自由生活”,仅仅是因为他们都比自己有背景而已。看样子,用他们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果然一开始就是十分错误的啊。

    不过说真的,我还是更喜欢被放养。叶朔舔了舔嘴唇,抹一把额头的汗,抬起头张望着眼前这一栋即使是在白天,也显得阴气森森的教学楼。

    选修医师,除了对灵力的娴熟运用外,还免不了要熟知人体各个器官的部位和功能等。为了让学员们可以有一个更清晰的认识,导师有时会带他们观看尸体标本,到了后期,少不了还要他们亲自动手解剖。

    因此医师系教学楼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方,还有人传说里面闹鬼,以及因此流传出了许多相应而生的鬼故事。

    叶朔倒是没什么顾忌。虽然灵魂体在这个世上的确存在,但大多是像杨云珠那样,不但没有任何杀伤力,寻常人更是连看也看不见的。对于传说中那一类厉鬼,或者能从灵魂体进化为鬼修的,在所有的鬼魂中堪称万里挑一。真能遇上一个,那简直都算得上撞大运了。

    如果可以的话,叶朔反倒很希望可以见鬼。他真的想见见师父,以及玄天派那些惨死的师兄弟的灵魂。

    现在不是选修课时间,整栋教学楼里空无一人。呜呜的风声透过窗户钻进楼内,掠过墙壁,回旋出一阵阵凄厉的响声。

    并且这里的采光十分奇怪,前方不远的地方就是一片黑漆漆的,两侧的阴影似乎都要压了下来一般。行走在这里,只能听到自己被放大的脚步声,看到自己的倒影在前方摇晃着,就像一只随时会从地里扑出来的鬼。如果是胆小的学员,不找上三五个伴,是绝对不敢踏进这里的。

    不过这些对叶朔来说不值一提。他默默拖着自己的清洁工具,按照习惯,从最高一层开始朝下打扫。就如他所料,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而,鬼倒是没出现,却来了一个比鬼更麻烦的人。就在他打扫到二楼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讥讽的声音。

    “唉,你那个朋友这次可是要倒霉喽。没人帮得了他了——”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叶朔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请输入正文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