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南宫菲笑盈盈的倚在楼道转角,见叶朔对她望来,抬起手轻轻抚了抚直披而下的长发。  绸缎般柔软的发丝,映衬着圆润的肩头,更增几分妩媚。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只能怪他自己,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九幽殿。这个势力在我爹给我的所有惹不起的势力名单中,可是排名第一位的哎!”

    南宫菲每说一句话,如丝的媚眼都要朝着叶朔转上几转。虽未得到想要的回应,仍是兴致极好的说了下去:“我现在都还记得,在我来这里读书之前,爹专程拉着我做的那一番思想教育。

    他说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随心,所以我用不着太压抑自己,不管在外面闯了多大的祸他都能帮我摆平,‘但是你要是惹上了九幽殿,那爹爹就只能忍痛跟你断绝父女关系喽’——”说到最后一句时,故意拖长了声音,同时双手捧心,做语重心长状。

    叶朔皱了皱眉。他根本不懂南宫菲为什么要来对他说这些,如果那只是她惯常的恶趣味,那自己没有耐心陪她。况且自己跟那些一看见她就走不动道的男学员也不一样。

    反感归反感,他还是十分清楚南宫菲在致远学院之内所拥有的号召力,如果今天真的不给她面子,将来她发动全院的学员都来找自己的麻烦,简直烦不胜烦,自己理想中安静的修炼生活也必然泡了汤。

    想到这里,叶朔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拿出面对久伐导师时的忍耐力,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怎么不去上课?”冷漠的声音中不难听出明显的疏离。

    南宫菲眨了眨眼:“课堂上学的东西那么浅,他们教的我都会,上不上课看我的心情。连导师都没资格过问,你凭什么管我?咦,难道说,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夸张的瞪大了双眼,眼里流过一种做作的惊喜。

    不可理喻!叶朔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他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强烈想揍人的冲动,而且还是对一个女人。

    但他也一再的提醒着自己,现在他正在受罚,如果因为一时冲动,再惹出什么打架斗殴的违纪事件,那自己恐怕就真的要被开除了。

    毕竟除了南广场擂台是正规的切磋场所,致远学院对于日常的学员冲突都还是管得相当严格的。到时候南宫菲不会有什么事,因为她有背景,但是自己不行……

    也说不定她无端前来挑衅,正是想激得自己冲动违纪,然后趁机把自己踢出学院。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针对自己,但这个女人脑子里在想什么谁猜得透?对,我不能中了她的计。

    在南宫菲狡黠的目光中,叶朔埋下头,专心和自己手上的拖把较起了劲。他拖过了一层层台阶,在拖到南宫菲身边时,故意朝着她的脚下狠拖了几把,迫得南宫菲惊叫着,不得不匆匆迈上了几级台阶。叶朔也不再搭理她,提着拖把又向一楼走。

    南宫菲不依不饶的跟了上来,在他的背后娇声抱怨着:“喂,你这个人很没有礼貌哎!我还不是看你为你的朋友伤透脑筋,所以专程过来想安慰你几句嘛?结果你不仅一个谢字都没有,还用这种态度对人家……小地方出来的人都是这样么?”

    叶朔的脸色,已经和这栋阴森森的教学楼阴成了一个色调。

    此时的南宫菲,完全没有在她面对西陵江坤时的从容傲慢,反而变成了一个任性的少女,她到底想干什么?

    叶朔当然不会认为她是真的看上自己了,那么,她是想先勾引自己,然后再甩掉,再一次在所有人面前证明她的魅力么?是啊,征服了这里所有的男学员不算,连一个插班生也立刻对她神魂颠倒,多有面子啊?不过很可惜,她的如意算盘看样子是要落空了。

    至少在自己的身上,她这一套行不通。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谈情说爱的闲心,何况像她这样的,也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尽管在心里咒骂了无数遍,叶朔表面上还是强行挤出一个笑容,认真的朝她点了个头:“谢谢你专程来幸灾乐祸。可以了吧?”

    南宫菲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另类的“道谢”,偏偏叶朔又说得一脸严肃,逗得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脚下又加快了几步,紧跟在叶朔身边,笑嘻嘻的道:“我没有幸灾乐祸呀。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九幽殿这个势力呢,因为我爹当初实在是太‘千叮咛万嘱咐’了,所以我对它倒也算是有一点了解,你想不想听听?”

    作战讲究知己知彼,多了解敌人的一分情报也是好的。叶朔在这一刻的确是动了心,虽然他并不愿让南宫菲看到自己服软的样子,面上还是冷冰冰的绷着,视线却已经不由自主的向她转了过去,眉眼间都露出了一副关切的神情。

    南宫菲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叶朔的眼神,顿时笑得像一只诡计得逞的小狐狸,也不再卖关子,轻言慢语的道:“九幽殿内部有着很严格的档次划分,每一档的职权范围,以及可以享用到的资源都不同,唯一的划分因素就是个人的实力。不过如果立有大功,也不是不可以破格提拔。

    根据在场其他人的描述,那天晚上出现的应该只是最低一档的‘九幽圣使’,说穿了也就是小喽啰级别的,负责的就是到处跑腿,干一些上面的人懒得干的事。

    往上一级,护法一档的就全部都是通天境了。在外界或许是很稀罕,不过在九幽殿,这种等级的比比皆是。所以他们的实权也并不高,境界最低的一群会被派往各地镇守分殿。相对好一些的,可以留在总部,帮忙处理一些殿内事务。

    在护法之上还有九大尊者,直接听从殿主的命令,等闲不会在外界露面。以实力排序,第九尊者最差,以此类推。排名最靠前的几个尊者,据说甚至都是涅盘境以上了哦。

    至于殿主本人可是活了千年以上的超级大能者,虽然没有多少人真正见识过他的实力,但是大家都说,他绝对已经超越涅盘境了。

    然后在他们背后,这个势力还是归另一个更加强大得多的大人物罩着的。那个人呢,现在并不在这个世界上,不过当初他在的时候,可是被所有人尊称为‘神’。”

    南宫菲每举出一个档次,手掌都会在面前抬高几分,说到最后那位大人物时,更是将双手高举,在半空中画了个巨大的半圆。继而又将手掌降低,重新恢复到了起始高度,约莫是停留在她的腰际下方,微笑着继续说道:

    “然后现在,你就连最低一个档次的都对付不了,还被他们打得那么狼狈。你还想跟九幽殿为敌,现在你自己听听,也该明白从前的自己有多自不量力了吧?

    就算你想拼命修炼,总能有所长进,那咱们就来算一笔账。就算你确实悟性过人,但想打败千年以上的大修士,你自己最少也得修炼个一千年以上吧?你觉得,你那个被追杀的朋友,他会有命等你一千年么?”

    “……如果你只是想告诉我九幽殿有多难缠,那你可以离开了。”

    南宫菲这一番话,确实让叶朔的心头蒙上了一层前所未有的浓重阴云。在他第一天知道这个势力,并且决心为了顾问,坚决和他们抗争到底的时候,他就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

    甚至这何止是绝望,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希望!那些一级胜过一级的强者,就像是一座又一座无法攀越的高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明知道南宫菲说的没有错,自己现在的确就是这么弱,只能在最底层苦苦挣扎,而他也同样知道,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他的无法接受,而发生丝毫改变。但现在的叶朔就是生出了一种逃避的心思,他不需要有人来动摇自己前进的信念,更不需要听着别人口口声声,来为自己的敌人歌功颂德。

    这种话是听不得的,听得太多,或许真的会让人胆怯退缩。而他,绝不允许自己退缩!

    “还有,希望你不要随便拿我的家乡说事。在我眼里,十个你这样的大小姐,也比不上我家乡的任何一位师兄弟。行了,我还要打扫,请你尽快离开。”

    南宫菲的柳眉渐渐不悦的倒竖了起来,冷哼了两声,道:“在这致远学院,就没有我不能去的地方。你想赶我走,好啊,拿出实力来啊,如果你能打败我,我立刻掉头就走,绝对不再多说一个字。如果没本事嘛,那就不要在这里大放厥词咯?”

    这个女人……她就是存心想来找我打架的吗?!叶朔紧握着拖把的手背上已经窜起了一条条青筋。是,他也很想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但是,身份所限,他终究是不能毫无顾忌……

    这一边叶朔还在苦苦压抑,对面的南宫菲已是率先出手,五指微张,一条条七彩绸带从她的袖口飞射而出,每一条都抖得笔直,如同一根根灌满灵力的长鞭。在这如同多彩霓虹般的风景线下,隐藏着的却是致命的杀机。

    “怎么了,你不出手的话,那就由我先来了哦?就让我看看,妄想跟九幽殿为敌的人,到底是有几斤几两!”

    既然对方步步紧逼,再不还手,总不见得站在这里任她打?叶朔终于忍无可忍,狠狠甩开手中的拖把,两手各自牵引,面前的空间一阵水样动荡,正对着破空的绸带,一条条空间裂缝相应成形,和对面袭来的灵力波动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南宫菲,这个在所有学员口中被传得神乎其神的人物,真正交手,叶朔倒并没有感觉到多么大的压力,看来这多半还不是她的全部实力。

    是啊……公孙芷琪当初就曾经义愤填膺的控诉过,南宫菲每次和其他学员挑战,总喜欢把自己的实力压制得和对方相近,一次次让别人感受到获胜的希望,再毫不留情的摧毁……

    两道攻击相撞的中心点,压力在叠加下不断攀升,空间逐渐撕扯开了一条条细小的裂纹,令人心惊的电光从这些细纹中不时流窜而出,滋滋啦啦的响在两人耳侧,在这寂静的楼道内听来尤显清晰。

    眼前的空间裂缝,对面紧逼的绸带……这一切在叶朔眼前渐渐化成了一个黑洞,面前的景物不真实的扭曲了起来,恍恍惚惚又回到了那一晚,自己同样是用空间裂缝所构成的武器去对付敌人,却在对方轻描淡写的攻击下一败涂地……那个以身化空间的技能,如果我也可以学会的话……

    纵横天际的绸带,和那天洞穿了顾问周身的漆黑锁链,在这一刻竟然有了一种奇特的相似。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叶朔忽然感到自己的内心中,被什么东西压得窒闷了一下,是对那两个人的恐惧感么?连带着对这相似的一招,也衍生出了恐惧感……

    也就是这片刻的分心,数条绸带已经直接洞穿了他面前的空间裂缝,朝着他狠狠的抽了过来。叶朔大吃一惊,连忙朝着外侧一个旋身,才险险避过了大半的攻击,只肩部仍是被一条绸带擦了一下,外衣在灵力搅动下直接炸开了一道口子。

    南宫菲微微冷笑:“想打倒九幽殿的人,就只有这点本事么?”她口中嘲讽,手上的动作却也没停,几道绸带分据各处方位,每一道都锁定了叶朔的一处要穴,呼呼炸响着,再度席卷而来。

    “该死的……老虎不发威,你把我当病猫么?”叶朔在心里恶狠狠的念了一句,当下竟是不闪不避,在绸带袭到面前时,拼着硬生生的挨了几下,借此机会,猛地抬起一只手,将其中一条牢牢握住。在他的掌心中腾起了串串火苗,那绸带前端当即就被烧焦了一截,燃烧之势仍在继续向后方扩展。

    南宫菲面色一变。这绸带到底是她的心爱之物,料不到叶朔竟会使出这种近似无赖的手段,一时顾不得追击,只能匆匆将绸带收回,检查着正中一条的半截焦痕,脑中快速寻思着一切补救之法,恨得咬牙切齿。

    惹得南宫菲动怒的结果,就是令她彻底放弃了前时慢吞吞的引诱攻击,双手迅速结印,一团磅礴能量也在她的纤指间逐渐成形。最终指尖一点,这一道状若透明,威力却是绝不容小视的能量波,也在瞬间朝着叶朔疯狂碾去。

    “真是没完没了……看来不动真格的不行……”叶朔已是被南宫菲逼出了真怒,竟然忘记了违规斗殴可能造成的后果,两手各自高抬,两道能量华光一念成形。一团青色,一团火红,而叶朔也是怀着极度的愤怒,猛地将两手狠狠扣到了一起……

    在两人这番各自不管不顾的攻击下,掀起的爆炸冲垮了两侧的墙壁,整条楼道被淹没在了一片浩浩荡荡的火海中。

    同样是在这一刻,似乎是剧烈的爆炸触动了这里的什么隐藏机关,两人脚下的地面忽然同时朝两侧裂开。叶朔和南宫菲只来得及看到对方一双同样惊恐的眼睛,接着便是重心一空,朝着下方的一个未知所在坠落了下去……

    在他们的头顶,两侧的地面再次缓缓合拢,封锁起了一室阴沉。仿佛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从来都没有两个学员掉下去一般。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