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灵魂契约后遗症
    ?致远学院的地下暗道内,关押着一只神兽贪狼,名为“神行烈”,以速度闻名,有“神行千里”之称。

    这是在某一次的实践课程中,有学员在位面内遭遇了它的袭击,当时学院内出动了大量的人手,齐心协力才将它制服。如此神兽可遇而不可求,驯兽院中曾有不少导师希望和它签订灵魂契约,却都是碰壁而归。

    只因灵魂契约讲究双方自愿,当初是大家联合起来才制服了神行烈,而无论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灵魂强度都无法单独和它建立契约。虽然也有导师退而求其次,提出和它建立平等契约,神行烈却是心高气傲,死活都不肯答应。

    这样珍稀的神兽,无论是杀是放,一众导师都舍不得。最后也只好将它关押在了一处闲置的地下暗道内,加以灵力电网封锁。寄望着自己有朝一日修炼大成,便可以顺利将它收为契约灵兽。

    局势也是明摆着,驯兽院一众导师原本实力相近,谁可以得到神行烈,谁就增加了一股强大的战力,也就能成为驯兽院真正的掌权人。

    在这个世上,强了都想更强,谁都不愿居于人下,一众导师明里和气,私下的争斗可就没停过。不过直到今日,那神行烈都还没有承认任何一位主人。

    “是有学员误闯进地下暗道了?这帮学员是怎么回事!往日里不是千叮万嘱,让他们绝对不要靠近那一带吗?”

    “算了,现在再埋怨他们也没有意义。还是先暂时关闭结界,赶紧下去救人吧?”

    “关闭结界不是小事,没有院长的批文,我们几个是没有这样的权力的。现在关闭了结界,万一到时一个操作失误,给那神行烈闯了出来,会伤到多少外头的学员啊!”

    “那里边的那两个学员怎么办?话不能这么说,这致远学院的学员,哪个能出事?”

    “行了,都别吵了!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联络院长,请示他该如何处置!”终于还是有冷静的导师站出来打了圆场。

    这一句话,也让乱哄哄的房间中暂时安静了下来。然而很快,这份暂时的平和便再一次被突来的变故打乱。

    “院长……院长那边联络不上!”一个从刚才开始就在摆弄玉简的年轻导师哭丧着脸,“我接通了院长办公室,那边的人说,院长一大早就到其他地方出差去了,那边也设置有玉简信号的屏蔽系统……”

    ……

    地下暗道内。

    叶朔正骑在神行烈的身上,一拳接着一拳,无比凶悍的朝着它的头顶落下。

    利用空间秘法暂时隐去身形后,借着神行烈东张西望之机,叶朔直接就出现在了它的背上。

    他很清楚敌人的强势,如果继续用常规的方法苦战下去,他根本就撑不了几个回合。但任对方有再多手段,也不可能攻击到紧附在自己身体上的猎物,因此叶朔索性铤而走险,希望凭着这样的狂攻猛打,可以尽量多的先削弱它几分实力。

    燃烧着腾腾烈焰的拳锋,如雨点般落在神行烈的脑后。叶朔几乎是疯狂了一般,每一拳都寄托着他的愤怒,他要把这长久以来的不如意,以及对自己无能的悔恨,全部借着这一通快拳发泄出去!

    而此时的神行烈也是疯狂的奔跑着,咆哮着,一心要把这个挑衅者从身上甩下去。这个局面对它来说也委实憋屈,对方在它眼里分明只是一只蝼蚁,现在却是利用着它的攻击死角,让它陷入到了这个只能挨打的局面!

    四面的石壁在神行烈的撞击下,已是悄然现出了一条条裂纹。叶朔的额头同样被撞得鲜血淋漓,但他却依然是连攻击的频率都未稍缓!

    终于,神行烈彻底的愤怒了。它仰天一声长嗥,双蹄腾空,背部的皮毛如钢针般的根根直立,整个身子都像是涨大了一圈,一层层暗灰色的气流在它周身不断的翻滚着。

    那层灰气就像是燃烧着的烈火,且并不同于已知的任何一种五灵元素。叶朔身处其中,感到身体似乎随时都会被烤得融化开来。再经利刃攒刺,终于是精疲力竭,身形一歪,整个人栽倒了下去。

    神行烈眼中凶光大盛。进入到这第二形态,同样需要消耗它不少的功力,如今竟是被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子逼到了这个地步。盛怒之下,它也忘记了要把这小子当午饭的初衷,猛地张开大嘴,一道横扫天地的灰色光束骤射而出:“千里灭噬!”

    灰芒席卷之处,冻结了一切的时空。叶朔刚刚艰难的撑持起身,再想抬手结印,却已经没剩下多少可用的力气了。何况眼前的这一招,凭自己的实力,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挡得下来……

    横贯而来的灰色光束,仿佛扩张成了一张无边无际的大网,笼罩了这地下暗道的每一个角落。一寸寸空间在这阵无声的侵蚀下悄然湮灭,地面的碎小石块同时化为齑粉。

    这些残留的齑粉又因为被停滞的时空,短暂的漂浮在了半空中,尚未完全散去。它们仿佛都在等待,等待着正中那一道毁灭性的光束,真正的吞噬一切……

    叶朔的瞳孔在这一场遮天蔽日的灰暗中,渐渐的化为了一片混沌。

    任能量风暴在周边如何肆虐,南宫菲所伫立的一方空间,却始终是风平浪静。那足以侵吞整座洞穴的风沙,连她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掀起。但她注视着战局的目光中,却是充斥着一种深沉的忧虑。并且这种忧虑正在随着叶朔的失利,变得越来越明显。

    “难道,他真的就只是一个普通人,是我看错了么?他并不是我要找的人……”

    如果真是这样,终不成让一个无辜的人来为自己的试探丧命。南宫菲五指轻轻攥紧,正当她已经准备结束这场实验,出手救下叶朔的时候,整片空间忽然再一次的被封锁了。

    一股强大的邪气从天而降,威压之强,远胜那神行烈。甚至就连南宫菲,都无法在这阵邪气中独善其身,体内的灵力已经出现了微弱的运转不畅。

    大吃一惊的南宫菲,顺着这股力量的源头转首望去,面前出现的是令她难以置信的一幕。

    在叶朔的头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血眼。那血眼高高悬浮,一层层迷蒙的血色光束不断向外辐射,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磁场。那神行烈正面受到血光的照射,动作都变得迟缓了下来,前蹄无力的在地面上轻刨,双眼中渐渐被映上了和那血眼相同的纹路。

    他……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血光辐射下,南宫菲也无法看清叶朔的身形,那血眼的压迫,更是令她也有了一种要跪伏下来的冲动。这还只是因为,她并不是此次攻击的正面承受对象。如果那瞳术真的完全冲着她来……恐怕,她也会像神行烈一样,彻底的失去意识吧。

    强行制住了神行烈,叶朔的身子晃了晃,双眼从混沌再度恢复清明,就像是忽然清醒了过来。看到面前呆立不动的神行烈,虽然叶朔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但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当机立断,集中起全部的灵力,一股灵魂震慑对着神行烈压了过去。

    “和我签灵魂契约!”

    现在的叶朔,迫切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任何机会他都不能放过。既然在这里遇到了一只强大的灵兽,那么,必须让它为自己效命!

    “服从于我!!”

    受到最本质的灵魂冲击,神行烈的眼中也开始出现了挣扎。显然,它在抗拒。它是一只自由高傲的神兽,它不要做一只任人摆布的奴隶!致远学院那许多老家伙数百年来都奈不得自己如何,眼前这个小子……也不能!

    两者的灵魂力量在这一刻激烈碰撞,为了自己心中的追求,双方也都是各展全力。但在那当空血眼的加持下,神行烈终于还是一点一点的败下阵来,它的双眼在恢复清明的那一刻,也代表了它失去自由的那一刻。

    留下最后一声不甘的嗥叫,神行烈巨大的身形就化为一道细长的灰色光束,被吸收到了叶朔的眉心中。它的臣服,让叶朔的额头短暂的浮现出了一道花样繁复的妖纹,接着,妖纹慢慢淡去,隐入了叶朔的皮肤之中。这也正式标志着,认主的过程,终于完成了!

    叶朔还没有来得及欣喜,面色忽然猛地一变。当他正想灵魂内视,查看神行烈究竟有哪些能力,以便今后更好的利用它战斗时,在他的身体中,忽然出现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在方才的片刻之间,两者彼此敞开灵魂,接受着对方的进入和种下烙印。但是似乎……有什么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灵魂相连的一刻悄悄的跑进来了……!

    那种感觉……叶朔全身都感到有火在烧。那却并不同于方才伏在神行烈背上时的烧灼感,而是一种……在燃烧的同时,还可以让他有一种很兴奋的感觉……兴奋到他看着面前的南宫菲,第一次有了一种面对美食的**……

    到了这一步,叶朔就算再迟钝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虽然他在感情上等于是一片空白,但常识他还是有的,身体的本能他还是有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收服的,竟然是一只这么好色的宠兽!!

    不……不可以……叶朔艰难的转过身,逼着自己反复背诵玄天派入门的口诀。

    那个女人,她是致远学院的院花,如果我真的在这里跟她发生了什么,一定会成为所有男学员的眼中钉……那我再想过平静的日子也就不可能了……不可以,绝对不可以碰她……!

    忍住……我要忍……我一定要忍……叶朔一面全力抵御着灵魂中袭来的阵阵冲动,同时用最后的意志力,幻化出一把灵力光刃,对着自己的小臂狠狠的刺了下去。

    鲜血飙溅,剧烈的疼痛总算为叶朔暂时的抵御住了本能的冲动。

    “叶朔……?你……你这是怎么了?”南宫菲见叶朔始终是背对着自己,身体仍在无意识的颤抖不已,担心他是在和神行烈的战斗中留下了什么伤势,“需要我帮你看看么?”

    “快……快……走!”叶朔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再听到南宫菲的声音,对他的状况更是火上浇油,他恨不得立刻转过身,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四周昏暗的氛围,仿佛也成了种催化剂,让他的精神已经到了临界的边缘!

    “你……”南宫菲还在状况之外。叶朔刚刚收服神行烈的手段让她吃惊不小,到现在都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对眼前之人,她也不敢再像从前那样肆意调戏了。

    另一方面,毕竟是自己为了试探他的实力,才害得两人一起掉了下来,在他苦战神行烈时,自己又在一旁袖手旁观。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也都是自己的责任。因此叶朔表现得越是异常,南宫菲就越是不敢掉以轻心,小心的走上前,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

    正是这一拍,点燃了叶朔身体中所有压抑的火苗。他猛地急转过身,空洞的双眼中燃烧着两团邪火,额头和小臂的伤口都还在血流不止,配合着他诡异的表情,更添几分狰狞。但叶朔却是对满身的鲜血视而不见,一步一步的向南宫菲走近……

    “你……你想干……什么?”南宫菲被叶朔逼得步步后退。看到对方这样的神情,她终于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事了。而这样的发展,也是第一次超出她的掌控!

    很快,南宫菲的背部已经抵住了石壁,后方再无退路。叶朔的双手也已经紧紧按住了她的双肩,但不知怎地,在南宫菲惊恐的面容下,似乎还暗藏着一丝隐隐约约的期待……

    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被抛出,狭窄的暗室中,夹杂着少女急促的喘息声,以及男子压抑的低呼声,灵魂波动在这一刻无限交融,在半明半昧的光线纷错下,回荡出了一片暧昧的气息……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