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心理战
    叶朔,西陵江坤还有南宫菲,他们各自完成了自己的实践报告,并且也是早早的交了上去。

    那是三份几乎一模一样的实践报告,报告的源头来自于西陵江坤,他实在是不愿意去理他的那两个队友了。

    最终,奋发图强的西陵江坤率先完工。在他放下笔之后,南宫菲的眼神就像一只饿狼看着食物。

    她几乎是一把就抢过了西陵江坤的报告。

    “等等,不许抄我的!”西陵江坤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手中的实践报告早已被拿走了。

    于是这图书室的小小角落里,再一次发生了一阵s乱。

    再于是,出现了两份一样的实践报告。

    最后,这一份实践报告变成了三份。

    “都说不要全部抄了!就算实践结果是一样的,心得总不能一模一样吧!!”西陵江坤无奈的扶着头,“算了算了……记得把名字给改了,别把我的名字也给抄上去……”

    于是,就这样诞生了三份,除了名字以外,其他地方无比相似的实践报告。

    ***

    学院深处的大殿内,所有人都神情肃穆。

    此处的大殿,非普通学员可以进入。它隐藏在致远学院中,一处不为人知的山林之内。

    这里专程用来给学院做紧急会议,或是保密会议的会议室使用。

    这一次聚集在会议室中的,也并非普通的教员或是导师。在座的都是专门负责行政事务的行政专员。而他们此次聚集的目的,十分的简单。

    为了彻查出那日雨林位面中的讯号,究竟是由谁传出去的?绝对不能让那个嫌疑人逍遥法外!

    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排查,目前学院也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

    当晚确实有传讯信号从宿舍发出去。只不过由于使用了特殊的干扰手段,无法精确的查找到究竟是哪一台玉简。看来这嫌疑人必然是小心谨慎,做过了精密的准备,就是担心事后会有人查到他。

    另外有一点,虽然这一点并非是十足的证据,但却也同样是有利的推论。

    此次事件必然与c班生有关。只怕是那些c班生内部的矛盾转移到了学院之内。

    而据教员们所观察到的线索看来,只有一人的嫌疑最大。

    齐玎莎自从来到致远学院之后,表现的一直文静而又内向。虽说并未与周围的同学真正打成一片,融入集体,但她在学院内从不曾惹是生非,也十分听话,遵守校园里的规矩。是第一个可以从嫌疑人名单中排除的。

    其次,另一个c班生是叶朔。由于叶飘零的特殊“照顾”,当时在实践课程中,叶朔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被监察着,一旦他有什么出格的行为,学院这边是第一个能够接收到的。而在监控之中,学院并没有接收到任何信息。

    除此之外,他与那名被追杀的学员关系匪浅,实在想象不出他会是出卖对方之人。如若那人真的是他,那么一说,未免也太过可怕了。

    那么最后只剩一人了,也就是唯一的嫌疑人楚天遥。

    先前楚天遥在期中测试的鉴定报告中,早已被鉴定出了心术不正。同时,当日雨林位面的所有人几乎都可以证明,楚天遥与顾问有着明显的不合。如此推断,楚天遥的嫌疑确实是最大的。

    但尽管嫌疑最大,以上种种终究只是推断。

    学院这边并没有证据。

    会议室中讨论纷纷。有人提议收集前往该位面中所有人的玉简,随后通过专门的仪器去检测。

    然而这同样会有一个问题,即使检测到了证据,当事人也不会承认。同时检测的手法十分繁复,又需要极其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中,究竟会产生什么变故,谁都不敢保证。

    会议又再度进行了一段时间,并没有讨论出什么明确的结果来。会议的主持人,致远学院的副院长对此倒是很看得开,“那么一切便从长计议好了。”他如是说道。

    就在会议结束后不久,楚天遥被他的导师叫了过去。

    地点并不在办公室,而是特地找了一间没有人的小屋。

    屋子里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白色的墙面上半点装饰也无,头顶只有一盏吊灯,屋子里没有窗,吊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安静,四周极其的安静。

    楚天遥与导师两人四目相对。最后还是由导师先开口了:“楚天遥,经过检测,联络信号就是从你的玉简上发出去的。”

    导师说这话时,语气略带一丝沉重,却又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如同一块巨石,压得人心中喘不过气来。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用眼睛死死的盯着楚天遥,如同在看一个罪大恶极的犯人,不容得那犯人有半点狡辩之词。

    沉默,还是沉默,衬得这个房间愈加安静。

    楚天遥的眼睛里略微产生了一丝细小的波动。这一幕很快便被导师捕捉在了眼中。然而,导师依旧是y沉的脸,他就像是在审问一个犯人。不对,这并非是审问,而是在将那犯人所犯的罪一一的陈述出来。

    “你与顾问素来不和,此番串通了九幽殿,就是要来取他性命。”

    楚天遥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他原本坐得端正的身体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动作,僵硬的就像一个静坐的石雕。导师看着他,注意到他的手指微微的抽动了一下。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表现太过于紧张了,楚天遥露出了一个笑容,只是他的眼神冷得让人心底发寒。

    他的手换了一个姿势,他将手拿到了桌子上,并且两手交叉。这样的姿势使他看起来像是在与导师谈判,而并非是一方对着另一方的审问。

    “这一次找你来,我们的目的你应该已经清楚了。”导师看着楚天遥的样子,特意又补充了这句话。

    楚天遥没有说话,他的眉头以一种极其细微的程度皱了一下,但很快就舒展开来了。

    同时,他的手指也愈发的紧绷,他在紧张。他对面的导师阅人无数,关于这一点,导师早已看穿。

    “可是,导师……”楚天遥终于是说话了,他的语气平静,甚至是平静到不包含任何的感情,“呵呵,既然九幽殿有特殊的干扰手段,故意把信号伪装是通过我的玉简发送的,不是也完全可以么?”说到最后,楚天遥甚至是冷静了起来。

    “特殊手段?九幽殿能有什么特殊手段?”导师的话语听来不屑,但他似乎对楚天遥的答话略有些满意。

    “屏蔽与干扰信号哪,对于九幽殿而言,做到这些岂不是易如反掌。那么再接下来,他们随便弄一个假的信号来迷惑学院,这样的话你们根本就找不到真正的嫌疑人。相反的,却把大量的时间都花在调查我身上,岂不是着了他们的道吗?”

    “楚天遥同学,你这样的推断自然是没有错了。只不过……致远学院之内同样有着自己的一套信号处理方式,这套方式与九幽殿……”说到这里,导师突然是顿了顿,并未直接说下去。

    在导师的眼里,可以清楚的看见楚天遥的神色在顷刻间变得僵硬了,“与九幽殿是全然不同的。纵然是干扰,也无法消除玉简发出信号的全部痕迹。”

    “……”楚天遥再一次的陷入沉默。只是这一次的沉默十分短暂,很快,他的眼神变得锐利,“倘若学院真的一定要怀疑我,那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我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九幽殿神通广大,他们想要嫁祸于我,我又有什么资格来为自己辩白呢。但是我终究还是要说一句。”

    楚天遥盯着导师的眼睛,“我确实是清白的。那并不是我做的。我想我能说的也就仅有这些了。”

    说完之后,楚天遥依旧注视着导师。导师接下来的反应对他而言尤为的重要。

    “是吗?”导师也反过来注视着楚天遥,两人平静的眼神中闪过一阵刀光剑影,“纵然你这么说,我也不能全然信你。毕竟证据要比你的话可靠得多。”

    “确实是如此,所以我也不再为自己辩解了。”楚天遥点点头,似乎是在对导师这句话表示认同。

    “那么,楚天遥同学,恐怕你接下来是要接受处分了。毕竟谋害同学这样的罪名,你的处分将会是致远学院多年来最为严重的。好自为之。”导师这样对楚天遥说道,随后他站了起来,转身,关上了小屋里的灯。接着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没有窗户的小屋子关上了灯,霎时陷入了一片的漆黑。唯一的光源便是从门外透进来的,通过这隐约的光芒,楚天遥坐在椅子上,他的影子被拉得十分的狭长。

    那道影子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幽灵恶鬼,他潜伏在暗中,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这道影子就会扑面而出。没有人知道。

    会议室里,行政专员们正在互相交流着什么。

    “看来他的反应确实值得玩味。”一名行政专员摸着他的下巴。

    “看他先前的样子,必然是紧张了。如若不是先前的反应,最后他说的那些话,只怕我也要相信他是清白的了。”说话人正是先前的那名导师。

    “如此说来,那楚天遥心理素质还真是好。”另一名行政专员点点头,“但不论如何,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的那一天。掩盖的再好,狐狸尾巴也终归是会露出来的。那么接下来,看来楚天遥也是必然会有所行动,我们只需要等着他自己暴露的那一刻了……”

    ……

    “说好的,一起来吃火锅。”说话人是公孙芷琪,她正在向她周围的三人发筷子。

    “又是这一家……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吃火锅……”续垣无力吐槽,最近有一点上火,而且跟着公孙芷琪来吃火锅,必然会点最辣的锅底。

    “毕竟写完了实践报告,这么重要的事情完成了,大家当然要一起庆祝一下啦!你说是不是啊叶朔?”

    一旁的叶朔正在发呆,“啊?”被叫到了名字,他才刚刚回过神来,“是,是啊,是啊……”叶朔的态度极其像是在敷衍。

    “……叶朔,其实我知道你还在担心顾问。但是你这样也不是办法,你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找他不是吗?”公孙芷琪拿着筷子在叶朔面前比划着。

    或许是被公孙芷琪的情绪所感染,又或许是不想破坏大家的兴致,叶朔也笑了,跟着拿起了筷子,“好啊,今天就让我们庆祝一下吧。”

    火锅店中是一派其乐融融,然而在小巷尽头,万家灯火照不到的一片昏暗之处,正独自伫立着一道鬼魅般的身影。

    这里是一条有名的商业街,一年四季都充满了节庆的气氛。五彩的霓虹灯勾勒着一家家店铺的招牌,震耳的音乐声通过路旁放置的几台大型音箱,正在不知疲倦的点燃着整条街的气氛。好像永远有着使不完的活力。

    在这些繁华的背后,那一道孤寂的身影也就显得分外的格格不入了。他久久的沉默着,身形在晚风中一动不动,似乎已经与他背后无边的黑暗融为了一体。

    唯一能将他与周围的环境区分开的,便是他双眼中闪动的寒光,浓缩了世间最极致的怨毒。那仇恨深不见底,仿佛足以撕裂这静夜的黑暗。有几只偶然路过的动物,在他所散发出的强大威压下,都瞬间吓得寒毛倒竖,忙不迭的窜过了这条街角。

    身边发生的这一切,那道身影都没有放在心上。他仇恨的双眼死死盯着的,正是不远处那一家火锅店的橱窗,以及其中那几个推杯换盏的欢乐人影。

    致远学院,到底还是查到我身上来了……虽然并不知道他们所说的证据是真是假,但是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很可能就真的要被赶出学院了!到时候再想接触叶朔,也就不再是那么容易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再做最后一搏!

    袖袍略微滑下一截,在他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块传音玉简。幽幽的绿光倒映着他y郁的面庞,而他也是在短短片刻,就把有限的通讯名单翻了一个遍。这也令他嘴角的冷意更加深沉了。

    原来,自己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想要找人帮忙的时候,竟然连一个都找不到……

    曾经玄天派的那些同门师兄弟,他们的灵魂烙印已经再也不会亮起了。在这致远学院,自己更是连一个朋友都没有。至于九幽殿……虽然在叶雪松面前说得信心十足,但是他又怎么可能真的去联系九幽殿呢?

    犹豫再三,楚天遥终是对着一个名字发出了通讯请求。

    “玎莎师妹,夜自习下课以后,到我房间里来一下吧。嗯,我等你。”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