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血誓
    在整个定天山脉都是一片大难来临前的绝望中,有这样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坐在这里,仿佛忘却了时间与空间。

    夕阳流连在他们身上,不管他们各自有着怎样的曾经,不管他们的身份本应有着多少差距,这一刻他们就只是两个普通人。是两个会有梦想,也会有困惑的普通人。就像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行人一样普通。

    墨凉城讲得很认真。这些往事,他以前一直觉得一个人承担就够了。直到在幻境之中,第一次被一个陌生人窥探了心底的秘密,在最初的抵触过后,他开始尝试着去接受,他以为他可以相信,以为他也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有朋友……

    到最后,所有的以为却终究也只是以为。所谓的朋友,却带给了他最大的伤害,让他的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在他刚刚苏醒,承受着自己双手残废的事实时,他真的以为,也许他会再次把自己封闭起来。因为他再也没有办法扭转这个残局了。那个时候,万念俱灰的他真的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还会坐在这里,如此平静的向另一个人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更难得的是他的声音始终平平稳稳,就好像他故事中的那个世界与自己毫无关联。好像那个单纯的仰望着哥哥的小男孩,从来就不是他……

    罗帝星始终是安静的听着。即使在墨凉城透露出自己的惊天背景时,他的目光也没有任何的波动。

    如果是其他人,突然知道一直在自己身边的朋友有这样的大来头,无论是自惭形秽还是趁势巴结,似乎都是人之常情,但对于罗帝星来说,再大的背景,如果不能解除时之力侵蚀,对他而言就毫无价值。

    况且别人再有权有势,那也是别人的事。他走到现在,从来都是靠他自己。过去,今后,他都从未想过,也绝对不会去仰仗他人!既然这样,别说墨凉城仅仅是来自一个顶尖的商业家族,就算他来自天霄阁,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直到墨凉城的叙述告了一个段落,在两人间蔓延过一阵短暂的沉默后,罗帝星终于开了口。

    “我不管你的家庭是怎样,至少我在定天山脉认识的是你,这就够了!至于你的梦想……我来帮你实现吧。”

    这个想法,在墨凉城的叙述过程中他就已经有了。虽然这样一来,等于是先在自己未来的道路上横了一个巨大的包袱,此外更不知将有多少千难万难之事,但任何事他只要做了决定,就绝对不会后悔!

    “我会努力修炼,直到有一天可以跟你哥哥平起平坐,让他可以听得进我的话。如果他还是不肯回家的话,我就打到他回去!”说着,就像是为了表决心一般,一拳狠狠的击在了面前的沙地上。

    “还有,我会继续努力,直到完全掌控这天地间的法则。那个时候,应该就有办法可以治好你。”

    与其把希望寄托在那些涅盘境强者的偶慈悲上,还不如完全的信赖自己。既然人生的道路没有人会陪着自己走,那么一切的困难,自然都要自己设法解决!

    他不会再迷茫了。在凭空多了这么两桩任务之后,再也没有任何时间可以给他浪费了。不过,也正是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空虚了几个月的内心,忽然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度动摇的道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坚定过!

    墨凉城注视着面前的尘土飞扬,为他这小孩子赌气般的行为也不禁笑。而他几个月来始终紧绷的面容,似乎也在同时稍稍舒展了几分。

    “掌控天地间的法则?好大的口气啊,就凭你么?”

    这虽然是一句讥讽,罗帝星听来却是倍感欣慰。这种相互斗嘴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当初他们针锋相对的时期。

    现在的你,才终于有点像我当初认识的墨凉城了……

    “对了,这个送给你吧。”在罗帝星念起过去,一时有些感触之际,墨凉城忽然又从身上掏出一件东西,递到了他面前。

    那物呈十字形状,通体浅紫,从中可以感应到清晰的空间之力,那正是……罗帝星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当初在天澜秘境,墨凉城拿出来损他的宝物,破元金针!

    虽然最后到底还是不曾动用,但墨凉城当初说话时的神气,罗帝星还记得很清楚。只是没有想到,再次看到它的时候,竟然已经是在这样的情景下了。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墨凉城凝视着破元金针,语气是一种毫无感情的平静。

    他能平静,罗帝星却是当场暴怒:“你不要说这种话!你再说我就不要了!”

    向来比起即将离世的人本身,反而是他身边的亲朋好友更看不得他的消沉。罗帝星这一句话说得又急又响,倒像他只要能拦住墨凉城的后话,就可以阻止他生命的流逝一般。

    这已经不是墨凉城第一次送他东西了。闭关之前,他就刚刚把封魔玄卷送给自己。那还是当初他们在归元秘境争夺之物,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一个可以随意赠送的礼物……但是,他这到底是想干什么?把所有的一切都托付给自己,然后安心的一个人离开吗?!

    墨凉城怔了怔,眼中渐渐积聚起大片汹涌的悲伤。他并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但现在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一点一点的迎接着自己生命的倒计时。在罗帝星说出,愿意帮他实现心愿的时候,他真的觉得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这样的话,就算将来自己真的死了也不要紧了,只要哥哥可以回家的话……至少就有一个人可以代替自己尽孝,那么自己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对于罗帝星的另一句话,他说他将会修炼到可以掌控天地间的法则,这一句墨凉城是不相信的。人力有时而穷,有些事可以通过努力来达成,有些事,却是拼尽全力也做不到的。自己这一生的悲剧,终究是已经注定了。不过他有这份心,自己就还是一辈子感谢他。

    然而,在他真的开始交待着自己的身后事时,他还是可以感受到那种仿佛被世界遗弃的悲伤。如果还有可能的话,谁又愿意在大好的年华走向死亡?原来,自己还是终究没有他所以为的洒脱。

    罗帝星看着墨凉城这样的表情,愤怒的心顿时又软了下来,叹了口气,主动从他手中接过了破元金针。

    “……好,我收下了。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总有一天,我会实现给你看的!”

    说着,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抬手,所谓“击掌为誓”,但当墨凉城看到眼前的那只狰狞钩爪,手臂仍是微微的后缩了一寸。他没办法用这样的“手”和别人击掌,到最后,果然是连他仅剩下的,做一个正常人的资格都被剥夺了啊。

    叹息着正要收回手,那只连自己也会嫌弃的钩爪忽然被人紧紧的握住了。

    滴滴答答的鲜血洒在了沙地上。

    罗帝星毫不避讳那钩爪的外形,更不顾忌因为这样的握手,自己的血已经流了一地。望着那正在从锋利的爪锋上淌下的血迹,在他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个轻微的笑意。

    “这样也好,这就是真正的‘血誓’了。”

    天际最后的一抹残阳,逗留在那一滩刺目的鲜红上,焕出一种夺目的美丽,似乎也在见证着那一句稚嫩的誓言……

    (本章完)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