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另一位战友
    天变,乾坤万象,与那些狂烈刚猛,甫一落下就天摇地动的禁咒不同,它更多是倾向于由内到外的将敌人摧毁。

    通过虚拟出世间万象,人情冷暖,同时将文人墨客的“伤春悲秋”之感,在反复的轮回中无限放大。直至受术者心如死灰,道心动摇之际,再将他的灵魂一举侵蚀。

    如果在这片荒芜的世界中完全湮灭,也即是从内心认同了自己的死亡,那么在现实中,剩下的便也同样是一具干枯的尸体。

    万般大道,攻心为上,陷入幻境之中,若不受外力干扰,是极少有人能自行脱困的。虚无极对这禁咒的神妙当真是垂涎已久,直到它当真在自己的手中施展,固然灵魂不断传来阵阵剧痛,却也仍是令他兴奋得双眼发亮。

    通过灵魂相连的感知,他可以看到叶朔的上半身都已经完全化作了细碎的光点,这阵无形的侵蚀仍在向他的脖子攀爬着……快了,只要再加最后一把力……

    然而,就在他将全身的灵力尽数灌注于此时,空中忽然响起了一道突兀的破风声。那不属于僵持的任何一处战场,直逼的剑影挟雷霆万钧之力,沿途斩破万法,剑身旋转开层层灵力气浪,在荒芜的幻境中切开一道缺口,同时也割裂了两人间流转的邪气,空间震荡!

    全神运功时向来最忌打扰,何况虚无极施展这一招本就勉强,眼睁睁看着那柄重剑刺到眼前,任他一身的邪技,竟是毫无半点抵御之能。激贯的剑气将他径直掀退,胸口如遭大锤重击,恍惚中见到的是叶朔再度恢复清明的双眼……

    痛怒交加,虚无极一口鲜血直喷了出来,体内灵力紊乱,虚浮的气流在他周身回旋,一派修灵大宗师的气度,至此终于是被完全打破!

    随着那搅局者轻身落地,飞扬而起的披风也在他背后垂落。

    此人全身都裹袭在一身灰布棉袍下,长发松松散散的披拂在肩头,外观是一副落拓旅人的模样。但不知怎的,仅仅是看着他的背影,刚刚恢复神智的叶朔竟然有一种特殊的熟悉感,尤其是,他背着的那一把黑色重剑……

    将信将疑的走上前,那人也像是有所感应一般,恰在此时微微侧身。只见他脸上还留着一条深长的伤疤,从额头一直砍到了嘴角,此时虽然已经愈合,仍可想见当时的惊险万状。

    而他的脸上也布满了一种深深的沧桑,通常唯有在风雨中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老者,才有可能被岁月刻下这般沉重的痕迹,看着他,就仿佛看到了这个世间的残酷。

    但他的面容却又分明只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当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被混合在一起,也足以令看客深知,这年轻人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难以言喻的人间惨事。

    不过这些还在其次,叶朔盯着他看了几眼,渐渐就从那深锁的眉目中看出了一些熟悉的东西,“你是……司徒师兄?”

    从禁咒中刚一得到解脱,回想起片刻前事,叶朔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不用对那一招有所了解他也猜得到,如果继续在那个环境下沉溺下去,会发生什么后果……司徒煜城的出现,等于是救了他一命,只不过自己的这位恩人,现在似乎有些不大对头。

    两人最初相识,还是在那一艘前往东海的铁船上。那时的司徒煜城也是这样冷口冷面,不过熟识后才知,那只是为了让海鬼王的手下放松警惕,所做出的伪装,真实的他豪爽仗义,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虽然两人分属不同门派,但叶朔对他的印象一直都很好。

    其后在灭门一战中,由于潜夜派突然倒戈,司徒煜城陡然受到两面夹击,身中数剑后从高空坠落。就算他当时还没有死,但一个昏迷不醒之人处在燎原战火中,也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当叶朔事后清理战场时,除了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大长老,以及那名在指控他之后,当场自爆的护卫队成员,他也并没有发现任何还有生机的弟子。因此他也只能认为,司徒煜城是同样在那一场惨祸中丧生了。

    如今想来……当初的确是没有找到还在呼吸的司徒煜城,但是,也并没有发现司徒煜城的尸体……这也难怪,当时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那一张张熟悉的脸,有的已经在战火摧残中被炸得面目全非,叶朔也没有心情一具具去辨认。

    看来,司徒煜城是幸运的活了下来,并且这几个月他也没有放弃修炼,直到今天,阴差阳错的参与了他们的复仇行动!

    满门皆死,唯我独活,这种孑然一身的痛苦,叶朔是最有体会的。即使是向来天真开朗的他,同样是在门派的废墟前变得阴沉冷酷,那么司徒煜城的变化,也就完全可以理解。

    只不过,自己已经在仇恨中被折磨了几个月,现在看到另一个被仇恨折磨的人,他忽然产生了一种惋惜。

    把自己禁锢在仇恨中无疑是痛苦的。不知道今天当他们报过了仇,解开这个心结之后,究竟能不能坦然开始新的生活。还是,真的会在这个阴影下被笼罩一辈子呢……?

    这些感触说来复杂,但在叶朔的脑中也仅仅是一掠而过。那踉跄倒退的虚无极此时也看清了司徒煜城的脸,这名幻光派的精英弟子,他还是有些印象的,这也让他凄厉的冷笑了起来。

    “哈……哈……原来是你,你竟然还没有死……哈哈哈,你们这些地狱里爬出来的复仇鬼,今天倒是约好的么?”

    司徒煜城长剑直指,深黑色的剑锋带起一股决然,“虚无极,今天我就要为我幻光派地底的数百条冤魂,讨回一个公道!”

    当初在战场上,他的确侥幸的活了下来。这几个月,他独自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艰苦训练,为的,也正是报那灭门之仇。

    等他终于修炼到了小有底气,正准备单枪匹马的杀去焚天派时,叶朔等人要回来复仇的消息,由于在各大门派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司徒煜城也有所耳闻。

    他向来不是冲动之人,最初的独行计划不过是无计可施,现在既然多了两个帮手,他也不会为了赌一口气,坚决要亲身复仇。于是他临时更改了自己的行动,决定等到他们回来之后,再齐上焚天。

    当叶朔的宣战在群山震响时,潜伏在左近的司徒煜城并没有立刻去与两人会合。在他的推想中,焚天派终究根基深厚,也许虚无极还会有什么难测的诡异手段,那倒不如自己暂时隐在暗处,纵观全局,到时如果真有什么突发情况,自己再见机行事。

    趁着双方斗得激烈,司徒煜城悄悄的降落在了临近的房檐上。而他这样的等待也果然有了价值,接着就发生了方才的那一幕。

    “拜你所赐,这泰山剑二十四式,我终于领悟到了最后一重!”

    说着,司徒煜城长剑一挽,重重拄地:“重力领域!”

    陡然加剧的重力,如同整片土地都塌陷了一层,虚无极的身形也不受控制的一歪。抓住这片刻的破绽,司徒煜城已是如箭急掠,在这领域中唯有他不受限制,这就代表着,他可以自如的蹂躏对手!

    “泰山剑,第一式,第二式……”一柄重剑被司徒煜城挥舞得密如急雨,仅是带起的道道剑气已是沉重迫人。看样子,在这几个月,他的实力确实也长进了不少。

    “第十一式,第十二式……”地面扩大的裂缝也同时波及到了另外的战场,神行烈烦躁的来回跳动着,在他对面的邢树珉和墨凉城也是各自站立不稳,双方都是又气又急。

    “第二十二式,第二十三式……第二十四式!”

    轰然降下的沉重闷音,如同将整片土地都翻了过来,远处的群山甚至被横扩的气浪削平了一截,大量的土块连续滚落,触目皆是阵阵浓烟,如同一副天地崩塌之景。

    硝烟中一道身形狼狈跌退,虚无极长袍已是染遍鲜血,望着加速追来的司徒煜城和叶朔,恨恨扬手一指:“地裂!”

    这片土地在司徒煜城的攻击下,本身便是处处开裂,而虚无极一招落下,地面上原本数米长的裂缝瞬间扩大数倍,形成了一处处裂谷断崖般的险峻地势,稍有不慎,便会直接坠入深渊。而在那幽深的地底也蹿出了道道手臂般的沙柱,对着二人直击而来。

    这一招与之前的禁咒相比,其实已是逊色了太多,只能称得上是一种普通的灵技。叶朔和司徒煜城自然不会被这种伎俩难倒,两人自如的穿梭在沙浪间,对视时都能看到对方眼底的喜色。看样子,虚无极真的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又一道沙浪凶猛灌来,两侧也同时伴随着沙柱的居中包裹,叶朔灵活的腾身一跃,避开了脚下的攻击范围,但还没等他喘一口气,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道呈十字形的交叉灵刃,双锋燃烧着森森的邪气,在这个距离下,明显是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原来这“旋风死灵斩”一直就藏在沙浪之后,那四面夹击的包围,也是迫得他不得不上跃,这一来便是自行冲进了灵刃的攻击路线。当叶朔想通这一点的时候,他的瞳孔中已经只剩下了两道阴光的倒影……

    “哈哈哈!”四面横突的沙浪已经完成了御敌之效,纷纷落回地底。注视着面前被完全吞没在硝烟中的一方空间,虚无极不由得意大笑。正面挨上这一招,够那小子受的了,他期待着,期待着烟尘中尽快出现叶朔鲜血淋漓的身影……

    “叶师弟?”司徒煜城在半空立稳了身形,皱着眉头打量着那四散的烟尘之处。眼前什么都看不清,根本无法判断叶朔的状况,不过从那一招掠过时的灵压,已经让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当两双眼睛带着各异的情绪,都紧紧的盯着那一片空间时,浓重的硝烟终于是缓缓的散去了。

    原地还残留着一个背脊佝偻的身影,头颈深埋。随着烟尘的消散,只见在他面前,同样交叉伫立着两柄长剑,一把炙热如火,一把森冷如冰。而那道足以将普通修灵者切碎的攻击,在这两把剑依然光滑的剑身上,却是连一道凹痕都未能留下……

    那道身影慢慢的抬起头,对着虚无极露出了一个冷冷的笑容。

    “这一招,是还给你的!”

    随着他话音落下,那两把剑也是飞速射入地面,恰好落在虚无极身侧,结起了一道半圆形的屏障。一边火红,一边幽蓝,与当初在擂台上,叶朔对付罗帝星的“冰火领域”有几分相似,而这一次有了这两把此道翘楚的宝剑作为阵眼,所形成的领域自是更加的牢固了。

    危急关头,明知躲避不开,叶朔唤出的便是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在致远学院的修炼中,随着实力的提高,他也渐渐的可以掌控这两把剑了。

    自从和西陵江坤的关系转好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两把剑的事。如果是以前的叶朔,明知这两把剑是有主之物,不管自己曾经用得再怎么衬手,他都一定会立刻物归原主。

    但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一味的退让是活不下去的。即将返回焚天派复仇,这两把剑将会是一个很好的助力,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拱手交出。

    不过此事过后……他毕竟不是强盗,不能理所当然的霸占着旁人的失物,等回到致远学院,看来还要再到西陵家拜访一次。只要他们可以拿出宝剑归属的证据,该还的还是还给他们吧。

    而现在……望着那在双重领域中苦苦挣扎的虚无极,叶朔和司徒煜城降落在了他的对面。通过阵眼加固的另一个好处,即是这领域不再需要他的灵力维持,而是可以自行吸纳空气中游离的水火元素之力,填充领域。阵中人便如同在与自然之力相争,是绝对不会再像上一次那么容易脱困而出了。

    “叶师弟,还真有你的啊?”司徒煜城在看透这领域的运转后,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只是多消耗他几分灵力而已。”叶朔凝视着躁动的领域,面上并没有过早的释然,“我心里清楚,单凭这一招,还是弄不死他的……”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