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 碰撞
    黄沙漫漫,邑西国边关,一年四季都透着深深的萧索。

    距离空间虫洞不远处的一间矮帐中,长桌前负责登记的小兵昏昏欲睡。

    像这种既枯燥,又捞不到多少油水的工作,时间久了难免都会令人感到乏味。

    重复着一系列机械性的动作,末了挥了挥手:“行了,可以走了。下一个,通关文牒?”

    “没有。”

    这一句竟是答得理直气壮。

    那小兵笔尖一顿,狐疑的从成堆的文案中抬起了头。只要是有点常识的人,谁不知道离境需要出示通关文牒?就算是皇室成员,也得按照该有的程序走。

    若是当真不知也罢了,但听他的语气,倒像拿不出证明是天经地义,而旁人就理应给他放行一般?

    抱着看看这位狂人是真正狂得有理,还是仅仅是个来捣乱的疯子的心理,那小兵好奇的抬起头打量着来人。

    眼前站立的是一位身形修长,面容冷漠的青年,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双眼中没有任何感情,俯视着自己,也同样俯视着这天下的所有人,竟是带着几分帝王俯瞰臣民般的高贵与倨傲。

    那小兵咽了咽口水,看着那双眼睛竟是让他心中一颤,不过从这青年身上,他倒是感觉不到什么太强大的灵力波动。暗叫一声奇怪,移开了视线。

    在他身旁,是一位脸上还有几分稚嫩的清秀少年。眼底淡然无波,灵力波动更是弱不可察。而他的双腕处,却是缠着厚厚两层绷带,显出一片光秃秃的凄凉。不仅不是修灵者,原来还是一个残废。

    这简略一扫,那小兵就断定了眼前这两个年轻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大人物,架子也登时端了起来:“没有通关文牒你出什么境?去去去。”一面抬起头冲着后方的队伍喊道:“下一个!”

    “呵,这国家地方不大,规矩倒是不少啊。”那冷漠青年,墨孤城闻言冷哼一声。

    对邑西国,他没有任何好感。这里的人一个个好像都不懂规矩,除了在定天山脉见过的那几个乡巴佬,之后不管是住客栈还是日常行止,一切的规矩都繁琐得异乎寻常,他就没见过吃一顿饭还要提供身份证明的。

    至于街上的人,要不就是见他们低调,以为很好欺负,莫名其妙就跑出来找麻烦。偶尔露了白财,立刻又会有人见财起意。他简直奇怪按照这个国家的人均智商,他们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现在就连出境,都要有人不长眼色的来给他添堵。看来自己不留在乾元宗修炼,竟然到这种地方走了一遭,真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那小兵本来已是要打发他走,闻言却忽然一愣:“你这话说的……你不是本国人?”他似乎是很快的想到了什么,“异国人就更不能随便出境了!你们先在这里等着,待会自然会有专人负责盘查你们的随身物品。”

    “……是因为九幽殿的命令么?”一直沉默不语的墨凉城忽然开口了。同时他也微侧过身,有意向哥哥解释道:“据说九幽殿在追捕要犯,所以连续几个月都封锁了关口,国内的各行各业对陌生人也限制得很严格。这还是我在焚天派的时候听说的。”

    那小兵听得乐了:“嘿,小兄弟你的消息倒还挺灵通的?”

    “九幽殿……”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墨孤城眸底的冷意倏然加深了一层,“与我何干。”

    那小兵顿时吓了一跳。这附近还不知哪里就隐藏着九幽殿的耳目,这么大逆不道的话给他们听见,万一牵连到无辜怎么办?回过神来猛地拍案而起:“怎么说话的?你来历不明,出言不逊,我看你就像要犯!兄弟们,动手,把他给我抓起来!”

    一旁待命的卫兵训练有素,各挺手中长枪,同时向两人包围过来。看他们的动作,这边关前一言不合就抓人的事,这几个月他们是做得多了。

    墨孤城冷哼一声,身子动也不动,隐隐有一层无形涟漪从他体内散开,掠过了墨凉城,也同样掠过了后方排队的人群,直接蔓延到了每一名卫兵周身。

    在这一刻,时间竟是犹如在那些卫兵身上倒退了一般。递出兵器的动作变成了收回兵器,难得的是手臂的运动路线与前时完全一致。一跃而起的卫兵,变成了朝后方缓缓倒跃,在半空中停留的时间被拖延得极长。

    整个过程由慢到快,如同将一段慢动作的录像忽然加速,当众人再回过神来,这些卫兵已经又回到了他们最初站立的位置,并且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突然回来的。

    时间的诡异倒退,只出现在这些卫兵身上,余人从正常视角目睹全程,都是惶恐不已。那长桌前的小兵最是震惊,瞪圆了眼睛,好半天才嚷道:“你这是使什么妖法?来人!快来人!……”

    在他的怒叫声中,背后的帐帘被人掀开,一名身披铠甲,相貌威武的中年人大步跨入,不耐道:“吵吵嚷嚷的,怎么回事?”

    那小兵一见了他,立时就像见到了救星,几步抢上,连道:“将军,这里有两个异国人想非法离境。拿不出通关文牒,还拒捕伤人!将军,就是他们……”

    那将军斜过视线,灵魂力量先习惯性的在对方身上感应了一下。这一感应不要紧,顿时令他的金刚怒目化作了一脸的谄媚,搓着双手迎上前,冲着墨孤城小心的赔笑道:“这位大人,是要出境吗?”

    墨孤城的目光只在他脸上略一停留,就傲然移开,神情已是默认。

    那将军继续点头哈腰:“是是,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九幽殿那边对缉拿要犯催得紧……啊,当然,我绝对不是说大人您是要犯……所以近期任何人出境,都是要提供通关文牒的。这是上头的规定,我们底下人要是不照着做,饭碗可就保不住了啊……能否请大人在这里稍候,我请示一下上级,立刻就安排为您办理好吗?”

    墨孤城沉吟片刻,无可无不可的略一点头。那将军见状更是千恩万谢,一路引着他来到了帐中一处给贵客歇脚的小桌子前,殷勤得将本就光得发亮的椅面又仔细拭抹了一遍,才躬身示意。

    坐与不坐,对墨孤城本是毫无分别。但他似乎是知道,如果自己不坐,墨凉城也绝对不敢坐,这才漫不经心的走上前,袍角一掀,稳稳的坐了下来。只是这随意的一坐,竟也坐出了几分君临天下的威风。

    那将军暗暗观察,更是坚信自己的判断无误,望着他的眼神也更加恭敬起来。

    等墨凉城也在椅中落坐,那将军才快步回到先前那小兵身边,压低声音道:“国境线这边的排查,一向由洛家少爷负责,立刻传讯给他,让他过来一趟吧。还有,在结尾记得加上这句话……”说着附耳向那小兵匆匆说了一遍。

    那小兵本还漫不经心,心想洛家高贵的少爷怎么可能亲自到这边来,听了那将军的最后一句话,这才真的吃了一惊,张口结舌的道:“你说他是……他是……”

    那将军忙不迭把他指点的手臂按了下去,顺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是什么是?还不快传讯!”

    那小兵怔怔的点了点头,编辑传讯的过程中,仍是时不时的偷眼朝墨孤城的方向打量,只不过这一次就显得谨慎了许多。

    那将军也没闲着,刚把这一边的事办妥,又自顾奔前跑后,沏上了两盅热茶,小心翼翼的端到墨孤城面前,生怕在这里待得久了,会惹他们厌烦,一放下茶杯,就匆匆溜回帐中的登记处了。

    既然是追查本国的要犯,却严令异国人不得轻易离境,这南辕北辙的逻辑曾经让很多人大惑不解,但他们却不知,这正是边关前滥竽充数的手段。

    异国人在本国,人生地不熟,可以说是最好欺负的群体。到时把他们送给洛家交差,以显示自己时不时就能抓到一批可疑人物,尽忠尽责。

    上交的疑似要犯越多,从洛家那里拿到的赏赐也就越多。至于那些异国人,不过是让他们在这里多留几天,又不是谋财害命,这些边关的士兵也从来不会觉得有什么愧疚。

    因此这几个月,国境线前对异国人是扣留得最狠的。就算他们能拿出通关文牒,有效的身份证明也一应俱全,登记处仍是会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把他们交给洛家做贴身搜查。

    不过如果那位异国人比较懂事,愿意破财免灾,他们还是可以稍稍通融一下的。

    同样的事情做得多了,几乎已经被他们发展成了生财之道。甚至登记人员也培养出了足够的眼力,看得出哪些人是真有本事,招惹不得,哪些人是实力平平,可以狠宰一笔。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似乎是踢到铁板了。

    墨凉城经过这几天的连续赶路,确实有些口干。偷看了哥哥一眼,见他并无反对之意,也就小心的用两只断腕夹起茶杯,哆嗦嗦嗦的送到口边。

    但他缺了双手,动作终究是极不灵活,茶杯剧烈的颤抖着,溅出了不少茶水,滚烫的液滴沾上他的手腕伤处,更是令他手臂一颤,茶杯无可抑制的脱落下去。

    就在他已经做好了被热茶泼上一身,以及会被哥哥训斥的准备时,那茶杯的底部忽然被一股无形的空间之力稳稳托住,且那股力道更是顺着他的双臂移动轨迹,一路将茶杯送到了他口边,略微呈倾斜状。

    墨凉城怔了怔,立刻转头去看哥哥。墨孤城的目光漫无目的的停留在另一个方向,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但墨凉城很清楚,除了哥哥,不会有人再关注他这样的小细节了。

    想不到哥哥不但没有骂自己,他还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在帮助着自己……墨凉城想着已经笑了出来。低下头静静的喝了一口茶,这笑意在他嘴角愈发扩大。这真的是他长到这么大……喝过最甜的茶了!

    又过不久,帘帐前忽然响起了一阵骚动。

    洛家少爷,洛沉星,就算不为他的外在身份,仅仅是漫步在人群中,那张妖异俊美得不像话的脸,也足够吸引万众瞩目了。

    此时排队的人群都好奇的打量着他。洛家这位神秘的少爷,本国人大多都有所耳闻,只是能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这还是第一次。已经有许多少女都悄悄的红了脸。

    洛沉星并没有理会这些或崇敬,或探究的目光,一路轻摇着折扇,缓缓走到了那将军面前。

    “老李,你说的疑似通天境强者呢?”

    边关是在摸鱼,这一点没多久他就看出来了。当初在悬赏令里已经有过明示,要犯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但这帮人却是连四五十岁的壮汉,以及**十岁的太婆都能给他当要犯抓过来。

    最初洛沉星还会亲自到密室中检查疑似要犯,时间长了,他也懒得费这份力气了,索性就全交给了手下人处理。

    今天的太阳倒是从西边出来了,那李将军竟然直接联络上了他本人,让他过来检查要犯。本来他是不予理会的,但结尾的那一句“对方疑似是通天境强者”,才让他产生了几分兴趣。

    通天境,整个邑西国都没有一个通天境。真能在这里见到通天境强者,那倒真是个十足的稀罕物了。虽说洛沉星是根本不信,但他倒想看看,对方是哪来的底气对他扯这个谎。也正好顺便借这个机会,给这帮人做做规矩,让他们别再整天捉一帮老弱病残混充要犯了。

    那李将军吓了一跳,手指凑到唇边,连连示意,接着才敢向他示意方向。

    洛沉星原本是漫不经心的一眼瞟去,这一看顿时眼都直了。再细细感应了一下对方的灵力波动,得出的结论更是令他的警惕提到了最高。

    在他脸上,那副始终游刃有余的微笑也僵了一下,不过洛沉星终究是见多了大世面,很快就调整好表情迎上前,微微躬身施礼,“这位……应该是墨孤城少爷吧?”

    “孤城少爷大驾光临,我邑西国真是蓬荜生辉。手下人不懂事,您可千万不要见怪。方才感应您的灵力波动,很快就要跨过炼气境的最后一步了吧?当真是,可喜可贺。”

    洛沉星放下身段,主动说了一大堆的客套话,墨孤城却是理也不理,甚至都不屑向他多看一眼。洛沉星无计可施,只得又转向了墨凉城:“让凉城少爷在本国受伤,我真是过意不去。只是连月来事务繁忙,没有时间亲自送上补品,这里是我的一点心意……”

    看着洛沉星递过来的储物戒指,墨凉城淡淡一笑:“没有时间……这话却是怎么说的。洛少爷不是已经派人给我送上过一对钩爪兵器了么?我还没有感谢你呢。”

    洛沉星听得心惊肉跳,不住偷瞧墨孤城,见他并无追究之意,这才大松了一口气,干笑道:“凉城少爷真是会开玩笑。”

    墨孤城这时才斜过视线:“我们可以走了没有?”

    洛沉星笑容僵了僵,随即连连点头:“可以,可以。二位只要到那边登记一下,通关文牒的事,我会帮你们处理的。”

    后方排队的人群,以及驻守的卫兵早就看傻了眼。虽然洛家少爷一向都表现得很亲切,但他的特点却是以笑里藏刀居多。何时见过他这样对旁人谦恭讨好?

    托了墨孤城的福,其后的离境手续办理也顺利了很多。这些卫兵既怕再出现有眼无珠,也知道了洛沉星少爷对他们近来的表现颇多不满,一个个只要检查无误,便都顺利放行了。

    此时轮到的是一对父子。那少年听说过近期出关严格,本是担心了一路,像他们这般的贫寒穿着,必然会受到诸多刁难,没想到那登记人员只是随意看了看他们的通关文牒,就顺利放行了。

    自然,刚才目睹过全程的人都知道,这些障碍全是被刚才那个神通广大的人物无意中解决的。

    “那个人,真的好厉害啊……”那少年回想起他出神入化的手段,回想起一个个大人物都对他毕恭毕敬,对英雄的崇拜已经无限萌发。俯下身登记时,认真的看着前一行方格中留下的名字,同时带着深深的敬意,将它印在了心底。

    “乾元宗,墨孤城……”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