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院董大会
    沉默的会议室内,气氛凝重。

    邑西国中凡是有头有面的家族,此时各家的族长赫然在列。能够令这许多大人物齐聚一堂,本身就已经是一件难得的盛事了。

    只不过,圆桌前的族长们大多面色怪异。

    致远学院的院董大会,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参加。只是今天这一场,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尴尬的一次了。

    那坐在首位上的,竟然是一个年龄足足比他们小了一轮的黄毛丫头。

    虽然明知她既有能耐召开院董大会,就绝不会是个简单人物,但这些在商场上呼风唤雨多年的大人物,仍是收不住这第一面的轻视之心。若不是给院长面子,他们绝对不会继续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等着听那个小丫头的指示。

    在满室的傲然自若间,也有着一道并不和谐的身影。

    在他身上,明显没有其他族长的那一股气场,并且似乎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规模会议,他看上去还很有些紧张,身子僵硬的挺直着,双手搭在桌面,努力想保持自然。但越是刻意,也就使得那一层局促感更加明显。已经有不少人对他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从面前放置的桌牌来看,此人竟是西陵世家的代表。族长缺席,却派来这么一个新手,这也成了许多族长热议的焦点。还有人说,是西陵家族自恃手中持有的股份够多,压根就没把那个小丫头放在心上。

    众人肆无忌惮的目光凌迟,显然让这名西陵世家的代表更加紧张了。此时他已经取出汗巾,小心的拭抹着额头上渗出的汗水。

    全场大概就只有洛家父子是最悠闲的了。他们好整以暇的倚靠在座位上,既似早已得到了第一手情报,专等着看一场好戏,又像对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漠不关心。

    就在会议室中的尴尬几乎到达顶点时,主席上的南宫菲终于清了清嗓子,微笑着开口了。

    “此次会议召开仓促,各位董事能够拨冗出席,小妹深表感激。为免耽误大家的时间,我也就长话短说了。”向身旁使了个眼色,立时有助手走上前,向在座的每一位董事分发相关文件。

    当各位族长略带疑惑的翻看着手中的文件夹时,南宫菲忽然语出惊人。

    “在此之前,我已经收购了致远学院20的股份。我是大股东,这致远学院的决策权,理应归我所有。”

    这一句话,无异于在平静的水面投下了一个惊天炸弹。众位族长向来自诩见多识广,此时却也惊得目瞪口呆。

    致远学院的股份,一直都把持在他们这些大家族手中。既然自己不曾出让过股份,那南宫菲名下的股份又是从何而来?但对照面前的文件,股权变更又是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

    四大家族的族长初惊之后,都把目光投向了位列末席,那十数名普通家族的代表。如果有人有可能私自出售股份,那就只有他们了!

    忽然成为关注的焦点,这些小家族的董事顿时都有些不自然起来。终于有个似乎是代表人物的,擦了擦额角的汗水,主动的开了口。

    “好,我也不怕承认。在场的都是生意人,应该知道价高者得的道理。南宫小姐出的价钱可以让我们满意,我们就把股权转让给她,这又有什么不对?”

    但在他说出这几句话时,包括他在内,在他身侧的一众董事神情似乎都是颇为尴尬。看样子除了金钱之外,这其中还进行过一些额外的交易。看他们那一脸的心虚,就不知是曾有什么把柄给人家捏在了手里。

    当然,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要说没有任何一笔见不得人的账,也是每位族长都不敢担保的。但能将这么多人的软肋都调查得一清二楚,如果南宫菲当真要把主意打到五大家族身上,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各位族长彼此对视了几眼,不约而同的收起了轻视,甚至对这个言笑晏晏,却明显不按常理出牌的丫头,都抱起了几分最高的忌惮。

    短短片刻,会议室中已是人人自危。一声“啪”的折扇展开声,在此也就显得格外清晰。

    “说你是大股东,未免也太不把我洛家放在眼里了吧?”洛沉星懒洋洋的撑开折扇,眼中仍是那惯常的戏谑。

    在过去,致远学院的股份由五大家族各占10,洛家独占20,其余零散的大大小小十数号家族加起来,共占20,剩余的10则归院长所有。

    现在南宫菲收购了那些弱小家族的全部股份,也不过是和洛家打平。也就是说,现在如果还有谁可以反对南宫菲占据董事会,就只有洛家还有这个资格了。

    在一群人看好戏的注视下,南宫菲不慌不忙,向洛沉星回了一个笑容。

    “洛少爷真会说笑,谁敢对您洛家不敬啊?就算我不敬你们在商场上的手段,总也得敬你们在本国内的人脉吧?只是洛先生您”视线转向洛慕天,“日理万机,想来也不得余暇,再去管理一所学院,小妹也就勉为其难的为您代劳了。将来等这里的股息有所提升,大家还不是有财一起发?”

    南宫菲这一番话,可说给足了洛家面子。果然洛慕天满意的点头微笑,不再言语。显然最初他们也不是真有心刁难南宫菲,不过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要先行立一立威。提醒众人就算将来南宫菲成为董事长,他们洛家的地位也是不可忽视。

    五大家族之一,夏侯家族的族长这时抬起了头:“南宫小姐如此大费周章,想来也不仅仅是在这里当一个挂名董事就满足了吧?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究竟想要什么?”

    南宫菲微微一笑:“夏侯族长果然聪明。不错,这么大的一笔开销,我的确不是出于心血来潮。而我想要的,是这致远学院成为我的私人物品。由我出席董事长,同时代行院长之职。这所学院,从此将跟随着我的理念,由我一言而决!”

    这一句话落下,会议室中登时又是一片嘈杂私语不绝。公孙家族的族长公孙义最是脾气火爆,抬手在桌面上重重一拍:“简直是越说越不成话!你这是想架空我们董事会,把致远学院变成你的一言堂?到那个时候,你想对这里做什么?”

    南宫菲仍是好脾气的微笑着:“公孙先生这话说的,我又能对这里做什么呢?从前这里是怎样运转,今后自然会一切照旧。只不过,有了我的投资,也可以为学员提供一些更好的修炼资源。而对于我,绝不会买进一批不能增值的股份烂在手里。单为我个人利益,我也一定会让未来的致远学院得到更好的发展,而在座的各位股东,也可以自然的享受到利益最大化。”

    要说各位股东先前最担心的,正是学院的管理权落到一个没有经验的小丫头手中,会导致这里的运营走入下坡路,影响到他们未来的利益。既然南宫菲当先给出了保证,虽说尚是未可尽信,总也先给几位族长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议论声仍然在继续,只是细听之下,大风向已是悄然动摇。欧阳族长当先出言嘲讽道:“洛家都没说话呢,公孙兄,要你急什么?”

    夏侯族长干咳一声,指弯轻轻扣击着桌面:“这个么我也就不说那些场面上的漂亮话了。在商言商,只要不影响我们这些股东的年终分红,谁当院长,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差别。”

    他这么说,便是代表对南宫菲继任董事长已经答应下来。

    南宫菲趁热打铁,道:“这个大家不用担心。我可以担保,如果截止到年底,这里的股息不能翻上一倍的话,我南宫菲自甘无条件让出手中的股份,同时退出董事会。”

    在一众族长已是纷纷点头时,西陵世家的代表急了:“此事还是须从长计议吧?”

    他只是一个临时代表,这么大的事,他根本就没有决定权。虽想向族长请示,西陵杰那边却是始终联络不上。而他也是暗暗的欲哭无泪,为什么偏偏在他做代表参加会议的时候,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万一站错了边,等回去还不得被族长骂得狗血淋头?

    但尽管他急得脸红脖子粗,其他族长却是根本就没人理他。也许在他们的观念中,虽然西陵家族家大业大,但来的既不是族长,也就没有和他们平起平坐的资格。

    “洛先生,你怎么说?”有人已经询问起了洛家的意见。其余族长也是目光热切,显然是打算跟随着洛家的脚步走了。

    洛慕天的笑容别有深意,直等吊足了众人的胃口,才缓慢开口道:“既然大家都有兴趣,我洛某人自也不好扫大家的兴,当然是少数服从多数了。”

    在他身旁,洛沉星也微笑点头。

    他们父子这一表态,已经决定了其余族长的立场。

    公孙义坐不住了:“我还是反对!南宫小姐,我不管你们说的什么在商言商,我只知道,这里是学院,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我当初注资致远学院,不是为了盈利,只是想给我的家族子孙,以及那些有上进之心的孩子们提供一个更好的修炼平台!现在由得你在这里胡搞,在这里的学员们要怎么办?就算你承诺可以保障我们的利益,他们的利益又该如何保障?”

    南宫菲面上笑容不变,言词却是句句犀利:“各人意见不同,我也无法强行来说服你。不过还请公孙族长明白,在你手中只有学院10的股份,在我眼里也就是10的话语权。你的意见,我根本就不关心。”

    公孙义闻言大怒,正要拍案而起,洛慕天微笑着插进了话。

    “公孙先生,在这里的都是商场上的大忙人,耽误一个时辰,耽搁下的可能就是数千万的灵石进账,比不得你公孙先生的轻闲啊?为了一个已经毫无疑问的决策,你还在这里唠唠叨叨,浪费大家的时间,这又是何必呢?”

    公孙义更怒。这番话明摆着就是讽刺他的家族经营不善,门庭清冷,平白落得个轻闲。但问题是他近期的生意也确实是遇到了不小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他们一直秉承着诚信经营的作风,做的都是规规矩矩的生意,这就比不得那些干地下生意,牟取暴利的家族了。

    五大家族中,欧冶家族向来与公孙家族交好。见到好友备受刁难,欧冶族长代为反驳道:“洛先生,据我所知,你们洛家近期不是正在为争夺魔器之事,忙得不可开交么?与其为公孙兄的生意操心,不如先顾好了你的魔器。否则到时你洛家一己失利事万一令得魔器落入魔族之手,为我人族留下不可弥补的大祸,则事大啊!”

    另一边,南宫菲果然不再理会公孙义,径向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老院长发问道:“院长先生又怎么说?”

    院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唉,孤掌难鸣,就算我再想提出反对又有什么用呢?董事会变更的通知,我会立刻下发。”掏出玉简,匆匆编辑过几条传讯后,再次抬起了头,向来慈和的目光中,罕见的划过了一道坚毅之色。

    “不过南宫小姐,我也想提醒你一句,致远学院建院千年,它是本院的创始人,更是无数教员们心血的凝聚。希望这块传承千年的牌子,不要砸在你的手中啊!”

    南宫菲对此只报以微笑。

    这一次的院董大会,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众人鱼贯离开时,有不少族长都簇拥在洛家父子身边,一面是向他们打探这南宫菲究竟是什么身份来历,她大量收购股份的资金又是从何而来同时更多的,还是想请洛先生示下,今后他们在董事会上究竟应该拿出一个什么态度,难道当真要唯南宫菲马首是瞻?

    面对众人的热议,洛慕天始终是娴熟的打着太极。初听上去,他好像是知无不言,但细想之下,他又分明是什么都没说。

    西陵家族的代表动作最慢,在他佝偻着身子走出会议室时,手中玉简内的一条讯息忽然令他瞪大了眼睛。

    “什么,宗家那边决定让小北?”

    短短片刻,他的神色已是变了又变,不知是喜是忧。

    同样神情低落的,还有那些已经出售了手中全部股份的族长们。

    失去了股份,今后他们就不再是这致远学院的董事了。今天的会议,不过是让他们在董事会正式变更之前,最后一次列席旁听而已。虽然当初决定出售股份的是他们自己,但此时离开会议室时,仍是让他们心头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情绪。

    南宫菲落在了最后。欣赏这些族长们失意的神情,对她来说,似乎是一件非常值得享受的事。

    直等她跨出长廊,面前忽然有几道身影急奔而至,一直冲到了她面前。

    续垣看上去气还没喘匀,一脸的愤怒却是呼之欲出,“刚才的通知我都听到了,什么学院董事,又是代理院长?你想霸占致远学院是不是?南宫菲,我现在才知道,原来阿绿就是被你逼走的!”

    南宫菲淡淡的微笑着,眼底却没有任何感情,“一座金山,和几句没有半分价值的暖心话,试问若是换做你们,又会选择哪一边呢?”

    “这是什么意思?”续垣愕然。在他身旁的伽罗和公孙芷琪显然也是对这般答非所问大惑不解。

    南宫菲面上仍是那一派高高在上的笑容,抬手缓缓将微卷的长发撩到耳后:“意思就是,比起致远学院这一座大金矿,往日和你们那些廉价的友情,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续垣重重喘了几口气,脸都气得通红:“你太过分了!南宫菲,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南宫菲缓步经过他身侧,慢悠悠的留下一句:“对新任院长说话这么不客气,小心我开除你。”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谁用你开除!我自己会退学的!你听到了没有,我现在就去教导处!”直到南宫菲已经去得远了,续垣仍在背后顿足大骂。

    当然,愤怒的不止他一个。

    “从前真是看错她了!”公孙芷琪气得胸脯都在不住起伏,“我大不了就是退学,只是现在让她做了代理院长,我真的担心我们的母校会毁在她手里!”

    “但是现在南宫菲手中有20的股份,她就是大股东,我们也没有办法改变啊!”在来到这里的一路上,续垣也听到了不少小道消息,大致知道南宫菲能坐上董事长,正是因为她手中拥有的股份比例最多。

    而他们这些人,却根本不可能拿出同等的资金,再去收购这一部分的股份。何况就算他们想买,南宫菲也绝不会肯卖。

    “难道,真的就没有人能救得了致远学院了吗?”公孙芷琪眼眶都发红了,几滴泪珠摇摇欲坠。

    “不还有一个。”一直沉默的伽罗忽然开口了。

    “叶朔,我们去找叶朔!”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