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皇家护卫队
    巨大的金色阵法,繁复玄奥的纹路缓缓运行,流转出一派令人望而生畏的威严气息。

    两个月的时间,在各方人马的暗中经营下,悄悄的过去了。传言中魔器出土的日子,就在今天!

    再过半个时辰,就将是六御绝境外的结界变得最薄弱的时候,到那时,这传送阵也就可以正式的发挥作用了。

    叶朔来得很早。既然要打魔器的主意,首先自然要对皇家护卫队知己知彼。

    当初续垣等人冲来客栈找他,义愤填膺的控诉南宫菲霸占致远学院的“罪行”。但不论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多么热闹,甚至几乎是要当场拉起他去找南宫菲理论,叶朔在一旁听得却始终是苦笑不已。

    在他看来,以南宫菲的作风,不管她做出再惊世骇俗的事,也是毫不为奇。至于让她归还学院,眼前魔器出土在即,他还真没这个心思再去管那些闲事。况且他现在都已经退学了,总不见得以后学院发生什么芝麻绿豆大的事,这帮同学都要满天下的找他回来做主吧?

    归根结底,叶朔对致远学院的归属感,终究还是没有定天山脉那么深。

    不过大家是朋友一场,最终叶朔只说,这两个月他必须专心修炼,等魔器那边解决以后,他会去找南宫菲谈谈的。

    做出这个决定,其实叶朔内心的小算盘却是,说不定先拖上一拖,两个月以后南宫菲自己当院董就当腻了,直接就从这个位置上退下来了……是啊,因为对方是南宫菲,你永远不能用常规的思路来衡量她。

    续垣等人知道魔器重要,虽然仍有些闷闷不乐,但终于也是暂时妥协了下来。其后公孙芷琪自告奋勇的提出要收留大家,顺便把住在客栈的叶朔也拉了过去。

    于是这两个月,叶朔时而是闭关修炼,时而是与续垣等人说笑玩闹,过得倒也快活。

    只不过,在他的修为方面,仍然没有明显的进展。这倒也验证了境界越到后面就越难提升的说法。如果没有大机缘,所需要的就是长期的累积。

    现在这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他就从聚气级跳到了劲气级,很快又跳到了敛气级,对寻常人来说,这已经是一步登天的成绩了。做人毕竟还是不能太贪心。

    至于禁咒。安云当初施展的那两招禁咒,现在他已经熟练的掌握了。但“天劫三重变”却仍是在原地踏步。

    这也并不奇怪,虽然他的境界提升了,甚至更超越了当初的虚无极,但他的修炼经验仍是与年龄相当,有些太玄奥的秘法,他的理解能力有限,这是急也急不来的。

    不过每当叶朔想到,只要此番成功夺得魔器,炼化魔源之后,他的实力一定可以再次有一个飞跃性的增长,旁人求也求不来的大机缘,现在不是就摆在眼前么?这样想着,他也就没有那么沮丧了。

    再回到现在,在皇家护卫队的成员中,叶朔竟然还看到了宫天影。

    两人各怀心思,在拿不准对方的目的前,也只能心怀侥幸的以为,对方的确是为人族大义,前来守卫魔器。草草寒暄过几句,各自无话。

    同时在叶朔的观察中,眼前的这些人实力不一,虽然确实都是凝气级以上境界,但如果当真动起手来,哪怕是全员尽出,应该也无法对自己造成威胁。

    何况他们作为应召而来的独行强者,彼此间本非同路,十个里恐怕有九个打的都是独吞魔器的心思,叶朔倒是不相信,这群人真能毫无嫌隙的联手作战。一池浑水之下,也就更是大有便宜可捞了。

    此外,叶朔也在队伍中看到了五大家族派出的代表。至于来意究竟是忠心为国,还是一心谋私,那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远离人群之外,一处不显眼的角落里,独自伫立的是主仆三人。看他们长袍上绣着的纹章图样,是来自西陵家族的人。

    为首的少年一身米黄色长衫,面貌与西陵江坤颇有几分相像。只是他的脸上,却有一种在西陵江坤脸上从来不曾出现过的阴冷。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好像整个世界都欠了他。

    环绕在他周身的能量波动达到了劲气七段,这在邑西国的年轻一辈中已经是非常优秀了。并且不同于用丹药强行提升所带来的虚浮,他的气息相当凝实,显然都是依靠刻苦修炼所得。能在这个年纪达到这一步,想必在背后曾经付出过异于常人的努力。

    然而细细感应之下,叶朔却是略微皱起了眉头。虽然此人的实力确实出众,但在他的灵力中,却存在着一种很浮躁的东西。会有这样的现象,或许也是与他平素的性格相关。

    在他身旁,还有两名劲气级巅峰的长老随身保护。他们一双锐目精光四射,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好像随时都会有人对他们的少爷不利。

    既然对方都摆出了这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叶朔自然也不会过去多凑热闹。不过看在他和西陵江坤也算沾亲带故的份上,稍后进了六御绝境,如果他遇到生命之险,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叶朔还是会稍稍照应一下的。

    在所有人中,唯一让叶朔感觉看不透的就是一名陌生大汉。

    此人的相貌普通得令人过目就忘,实力也是凝气级低等,按理说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但叶朔总觉得他身上有种说不出的神秘气息,这种感觉无法言说,更类似于一种高手独有的第六感。他的真正实力,绝对不会仅止于此!

    但无论叶朔如何感应,探测出对方的境界都始终是如他表面上所展现的凝气初级。这种情况,如果不是他的实力的确平平无奇,那就只能说明,对方无论是真实等级,还是敛息术,都比自己高出了不止一筹!

    当叶朔全神研究那陌生人时,那陌生人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当他刚一转过视线,叶朔立刻不着痕迹的移开了目光。

    直等过了小半个时辰,洛沉星才在几名皇家钦差的簇拥下姗姗来迟。

    “本次六御绝境之行,由这位,洛家的洛沉星少爷负责带队。各位都辛苦了,如果能够成功保卫魔器,大家都将是皇室的有功之臣,各有封赏!”

    领头的钦差只简短的说了这几句话,就匆匆离去。

    而阵法前的众人早已一窝蜂的拥了过去,有的是对洛少爷“久仰大名”,有的是请洛少爷“多多关照”。

    洛沉星应付这样的场面早已驾轻就熟。始终是随和的微笑着,回答道:“谈不上什么关不关照,大家都是第一次进入六御绝境,到时互相帮助才是真的。”亲切友好的态度自然又赢得了一致好评。

    前来与这位洛家少爷寒暄的人多不胜数,而洛沉星也没有冷落下任何一个,一时间场面一派热络。

    “叶师弟,你看他身边的那两个随从……”当叶朔正若有所思的盯着洛沉星时,宫天影忽然在他身边低声耳语。

    顺着他的提醒,叶朔也略微移动了一下视线,同时轻声答道:“其中一个我见过,是黑市的人,我也跟他交过不止一次手。虽然实力算不上很强,但他掌握着一门特殊的神通,能够以身化影,非常诡异。至于另一个……”

    那一身简装的陌生男子,给叶朔的观感竟然就如同先前那名探不出根底的大汉一样。这就让他心头第一时间升起了警觉。

    “此人虽已改容易装,但那一身的杀伐之气却是遮掩不了的。看上去,他应该是曾经杀过很多的人,那种血腥味道已经渗透到了骨子里……”宫天影继续在一旁悄声道。叶朔也是沉吟着缓缓点头。

    表面上与众人寒暄自如的洛沉星,目光每次瞟到他身旁这名随从,眼底也会浮起一层隐藏得极深的敌意。

    正如宫天影的猜测,此人的确不是什么随从,他是血云堂派来监视自己,同时专等着坐收渔利的。

    对于九幽殿派系,他们有着一套专门的法诀,即使炼化了魔源,身体也不会异化成魔,同时却可以毫无保留的吸收魔源中所蕴含的精纯能量,可说完全是有利无害。因此对魔器垂涎最深的,自然也是这一群有着特殊底牌的人了。

    邑西国范围正是血云堂的管辖地盘。占据着地利,在魔器情报传出后,血云堂第一时间对外封锁了消息。但他们不以真实身份闯六御绝境,反而要扮作自己下属身边的一名随从,给出的理由竟然是“血云堂势大,一旦展露正身,必将引得人人自危,致群起而攻之”。

    虽然这话说得过于自傲,但洛沉星也就忍了。最令他气不过,还是在他小心翼翼的向这名血云堂使者询问,等夺得魔器之后,自己能否有份分得一杯羹时,对方却是似笑非笑的回了他一句“你说呢?”

    这话中的潜台词,自然是“你只是一个奴才,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洛沉星表面上仍是千恭万敬,并未显露分毫,但此时当真站在六御绝境之前,在他心底却是暗自冷笑了起来。

    哼,血云堂很了不起么?等进了六御绝境,你的命可就不由你自己做主了……

    另一边,叶朔打的刚好也是相同的心思。

    洛沉星身为洛家的少爷,不但个人实力极强,家族的权势在邑西国更是首屈一指。如果是在平时,以自己敛气级巅峰的实力,对上洛家确实不够看,他也不会不自量力的去招惹对方。

    不过等到进了六御绝境就不同了……那里处处都是杀机,叶朔完全可以利用那些天成机关,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洛沉星。反正到时大家都看见了,洛沉星是自己误中陷阱身死,洛家要算账,也找不到他身上。

    尽管已经重建了定天派,但叶朔可始终都没忘记,当初玄天派灭门,真正的主谋正是这位洛家少爷。这个人,在叶朔心中,一定要死!

    众人又是寒暄未几,洛沉星好似忽然注意到了一旁那位来自西陵家族的少年,不顾他所表现出的冷漠,主动迎上前,微笑着打招呼道:“这位是西陵世家的西陵北少爷么?常听闻你在商场上呼风唤雨,手段一流,西陵家族能有如今的赫赫家业,你在其中可是做了不少的贡献。不过以你的作风,向来是退居幕后,今日怎地倒主动站到台前来了?”

    那冷漠少年西陵北直到此时,才在脸上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微微躬身施礼,应道:“哪里哪里,谁不知您洛少爷才是本国商场上的第一把手,我们都不过是跟着您混口饭吃的。这一次保卫魔器,大家还不是为您出力效劳?”

    洛沉星显然对他的奉承相当满意,微笑颔首,只在最后纠正了一句:“不是为我效劳,应该说,大家都是为国效劳。”

    这互相吹捧的氛围,不知何时也过渡到了叶朔身上。有人似乎是刚刚认出了他,主动招呼道:“这位就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位,定天山脉新主人吧?”

    定天山脉是邑西国的三大势力之一,山门易主之事,确实是近期内最大的新闻。即使时隔数月,群众们的热情仍是丝毫不减。这一句话,登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叶朔身上。

    就连洛沉星也转过了视线,面上微笑不改,一字一句若有深意的道:“是啊,我也久仰大名。”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正面相对。叶朔也不禁暗叹,这位洛家少爷的确是有他的厉害之处。他当初侵吞了定天山脉,没有理由不知道,自己对他恨之如骨。而如今自己又将他到手的地盘强行夺了回来,想必他也是对自己时刻除之而后快。

    这原本应该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碰面,他竟然能面不改色的向自己微笑寒暄,就连眼底也看不出任何的敌意。但这样的人,可远比那些一见面就龇牙咧嘴,恨不得将自己的企图宣扬得人尽皆知的人,要可怕得多了。

    此事原本也就过了,但在“定天山脉新主人”成为众人热议的焦点时,那一贯事不关己的西陵北忽然转过了头,同时大步走到了他面前。

    “你是叶朔?”

    “我西陵家族的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在你手里?”

    在叶朔两次点头后,西陵北冷冷的伸出一只手摊到了他面前:“交出来。”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