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矛盾激化
    “既然大家都这么捧场,那我也就当仁不让了。”在一片崇敬的注视中,洛沉星静静的回视了叶朔半晌,主动朝火池前迈近了一步。

    “洛少爷,太危险了,还是先用分身尝试吧?”有人劝阻道。

    洛沉星随意的摆了摆手,脚步继续朝前迈出,而他的身形也缓缓融入在了空间中。一阵无形的气流波动后,距离火池最近的一块石板上,他的身影悄然浮现而出,就如最初便是一步跨到了石板上一般。

    众人紧盯着他的身影,屏住的呼吸终于舒缓了几分。互相对视几眼,目光中传达出的都是一种兴奋气息,仿佛在说着:“能行!”

    洛沉星淡然微笑,脚步继续迈出,身形也随之再次隐没。最初一次,他为了令众人能看得清楚,做的还只是小范围的移动,再次行进时,这便在空间通道中一路长驱直入,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等他再次跨出空间时,已经直接出现在了火池对面。

    空间之力,一向就是诸般法则中最高深的。众人见到他这般娴熟运用,最初的愣怔过后,都爆发出了一片热烈的欢呼声。

    洛沉星在火池对面缓缓的踱着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半晌,他回过了头。

    “这一关对空间之力的要求很高,所以我建议各位量力而行。如果身形不能完全的融入空间,同样会引起火池的反应。若是对空间之道涉猎不深的朋友,还是不要轻易拿性命拿玩笑的好。”

    这样的提醒倒也是很有道理。毕竟每位修灵者的精力有限,即使是通天境强者,也不敢说对法则大道样样精通。眼前这支队伍中,对空间系一窍不通者正是大有人在。

    不过如此一来,却是堵死了这部分人追寻古帝传承的希望。

    大家能修炼到凝气级之上,除了少数人是步步谨慎,懂得及时保全性命外,大多数人都还是崇尚“富贵险中求”。他们现在的实力、地位,正是一次次在生死边缘拼回来的,要说就这样放弃一块可见的大宝藏,他们是绝对不会甘心的。

    但冒险归冒险,这些人精当然不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就冒冒失失的将自己置于险地。一时间,队伍中已经有不少人露出了愁容,显然正在苦苦的思索应对之策。

    幻魅无意理会众人,继洛沉星之后,他第二个走了出来。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身形虚化成了一团暗影,影子不断收缩,与地面上的倒影融合为一。如同阳光下扩散的水渍,朝着火池中一掠而过。

    “竟然融入了影子里……!”众人最初只是随意的一瞥,在见识到这样的手段后,顿时都是又惊又奇。但这种特殊神通,可比空间之力还要稀有得多,自己更是无从学起。最终他们也只能干笑着得出一个“洛家之人果然都不简单”的结论了。

    当幻魅的身影在对岸化虚为实,重新凝聚成人形后,那名血云堂使者冷笑一声,跨前一步,身形如电,半途未经片刻周转,一路经空间通道直达目的。

    洛家的主从三人都已经安然通过,接下来,也就该轮到还留在这一侧的其他人了。

    西陵北和身旁的两名长老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一名长老当即双手掐诀,喃喃自语。随着他的念诵,一层暗色轮廓逐渐成形,将三人的身形同时笼罩。看上去,这似乎是一种将三人的灵力短暂的融合为一的术法。

    准备工作完毕,西陵北抬手在半空一划,切开了空间通道,在两名长老的灵力注入下,空间缝隙顿时又扩大得更宽了一些。三人迈步跨入,身形消隐。此间每一次通道张开,必然都是开启在一块石板之上。

    很明显,以他们对空间之力的掌握,还不足以一次性进行大范围的移动。必须借助池面的石板才能缓步前进。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围观的众人当然也不会去嘲笑他们。毕竟剩下来的,不是根本就无法开启空间通道的,就是空间造诣和他们半斤八两的。

    好不容易等到这三人顺利过关,其余四大家族的代表不甘示弱,也跟着一个接一个的通过了火池。有这许多成功先例在前,一些原本还战战兢兢的修灵者,胆子也被激发得大了起来,上前尝试的人越来越多了。

    叶朔冷眼旁观,经过火池这一关,他对这些人的空间造诣也算是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虽然这并不能代表他们全部的实力,但至少也可以证明,他最初果然没有怀疑错。

    能够不借助石板,直接由空间从此岸直通到彼岸的,所有人中就只有洛沉星和那名血云堂使者,以及,那个其貌不扬的陌生人。

    而且这个陌生人对空间的掌握,应该也是这三人当中最高的。

    在洛沉星他们进行空间移动时,虽然很轻微,但叶朔至少可以感应到细微的波动,那代表着他们的移动轨迹。只有那名陌生人,他的身形一经融入空间,简直就像当场消失了一般,能做到这一步,说明他当时已经完全与空间融为了一体。即使是在行进途中,依然如故。

    这一点,叶朔自问,就算是自己也是做不到的。同时他也不由在心中,将对这个陌生人的警惕再次提高了一层。

    如果此人同样是冲着魔器而来……那么毫无疑问,他将会成为自己最大的劲敌!

    转眼间,岸边剩下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宫天影冲着叶朔点了个头,也转过身走向火池。

    这个时候,一批由外行修灵者组成的小拨队伍,已经急得快要跳脚了。

    先前在他们发愁的时候,冷不丁看到了一对兄弟,哥哥切开空间通道后,弟弟跟随着走了进去。根据连续几次的空间波动,外泄出的都是这个弟弟的灵力,很显然他是根本就不懂空间之力的。

    但就是这样的一对兄弟,竟然也顺利的通过了火池。顿时在场的外行仿佛看到了希望:原来还可以这样带着人走!

    一时间,有交情的纷纷去套交情;有积蓄的纷纷去献好处,还当真给他们搭上了这些空间强者的便车,成功被带走了一批。

    最后剩下的,就是既不认得那些离开的修灵者,手头又无钱财通路的了。他们也成为了“被放弃的一批”。

    正是这群人一番商议,不知怎的就将主意打到了叶朔身上。领头的老者眼珠一转,主动上前赔笑道:“那个……叶前辈啊,都说定天山脉的新主人擅长空间之力,您看这……能否顺便也搭我们一乘?”

    在他身后,众人纷纷点头,都用希冀的眼神望着叶朔,如今这就是他们仅剩下的一根救命稻草了。

    叶朔扫了众人一眼,面无表情。他倒不是看不起这群人的奴颜卑相,方才那名老者称他一声前辈,这修灵界向来是以实力论辈分,对方只有凝气级,自己则是敛气级巅峰,甩了他两个大境界,这一声“前辈”倒也不是当不起的。

    只不过方才他粗略一扫,在场的起码还有二十来号人。这群人不通空间之力,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累赘。同时带他们通过绝无可能,若说分批进行,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抱歉。你们这么多人,灵力根本就不可能完全收缩。一旦移动途中气息外溢,火池可不认人。这个忙,我帮不上。”叶朔也不想跟他们绕什么弯子,直接明明白白的表达了拒绝。

    这群人一路被遗弃到了最后,现在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领头的老者急道:“不会给前辈添麻烦的!只要您愿意相助,事后我一定以重金酬谢!”背后的众人也是连连点头。

    “多少钱都不行,我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叶朔仍是冷冷的拒绝。

    对方又不是在求他救命,不过是贪念作怪,放不下洞府尽头的古帝传承。这般行事,不但是不尊重自己的性命,还要拉着别人也陪他们冒险,对这类人叶朔是看不上的。

    注视着宫天影已经成功过关后,叶朔不耐再与他们多说,直接抬手一划,切开空间通道,一步迈了进去。

    在他背后,一名凝气初级的年轻修灵者似是犹豫再三,最后忽然疾步冲出,趁着空间通道还没有完全合拢,也跟着强挤了进去。

    漆黑的裂缝在原地稍一扭曲,就缓缓的消失无踪。众人都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先前那名领头老者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火池中心,一道空间裂缝忽然突兀的在半空张开,从中吐出了两个人来。激烈的灵力波动,也使得下方的火海大幅度翻滚,两道火浪如同两条扭曲的火蛇,朝着两人倒卷而来。

    叶朔又惊又怒,正要跃起闪避,身形却是猛地一沉。先前那贸然跟着自己冲进空间通道的年轻修灵者,此时正面无人色的抱住了自己一只脚,恐惧的只知反复喃喃自语。

    “救救我……求求你……救我,我不想死……”

    火浪已经近在眼前,叶朔再也顾不得其他,抬起另一只脚狠狠踢上了他的脑袋:“滚开!”

    那少年脑中“嗡”的一震,双手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力道,支撑一失,立刻朝下方跌落,瞬间就被倒灌的火浪完全吞没。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汹涌的火浪烧成了灰烬。

    而叶朔在半空中迅速倒纵,千钧一发之际,身形再次融入了空间,呼啸的火浪在他先前的立身处直贯而过,沿途留下了星星点点的火苗。

    空间通道再次张开,叶朔狼狈的在对岸迈了出来。此时他的面容因急剧的愤怒,已经出现了隐隐的扭曲。

    这一次皇家护卫队的成员都是凝气级以上,叶朔原本以为跟他们在一起行动会省心一些,至少应该不会出现那些修灵界新人无脑犯蠢的行为。

    但看来自己终究还是太高估了他们,蠢的人在哪里都存在,并且他们永远都会是那么蠢!就算他们侥幸的修炼到再高境界,都没人能拯救得了他们的愚蠢!

    方才那少年的行为,自己若不是反应够快,险些就要被他害死了!叶朔现在火气都还没消。这种人索性就不要修灵,就算修炼有成也只是个败类!

    “啊……儿子啊……你这个杀人凶手,还我儿子的命来!”对岸忽然响起了一声凄惨的哭嚎声,正是先前那名主动来与叶朔交涉的领头老者。此时他正在对面捶胸顿足,声嘶力竭的跳脚大骂。

    叶朔气极而笑,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恶人先告状?

    “刚才大家都有眼看着!分明是你儿子自己冲进空间通道的,随后灵力外泄引来火浪攻击,在那种情况下,难道你要我陪着他一起死吗?”

    “是么?我怎么只看到,是某些人贪图人家许下的好处,贸然允诺,却又没有足够的能力,白白害了一条无辜的人命?”洛沉星笑容深邃,轮流扫视着两人,忽然开口道。

    他这一句话,也激起了对岸那名老者心中的愤慨,顿时更加卖力的哭嚎起来。

    西陵北就站在洛沉星身旁,若有所思的望了望叶朔,最后也附和的一点头。

    这两人相继表态,也代表了商场上两个顶尖大家族的态度。顿时在场余人也不管方才亲眼看到的真相是如何,都先后跟着附和起来。一道道质疑的目光也毫不掩饰的落到了叶朔身上。

    “我没有能力?好啊,那就算是这样!”叶朔冷笑一声,“那你洛少爷倒是有能力,刚才为什么也不去救他?还有你、你、你们!”提指先后点过西陵北,点过了一众说着风凉话的人,“你们为什么也都不去救他?刚才看热闹的时候,嘴巴不是都很能说吗?如果我真是凶手,你们这些见死不救的看客,比我又能好到哪里去?”

    洛沉星略微皱了皱眉。他承认,刚才他就是想给叶朔使点绊子而已,没想到他倒能有这份反驳的急智,如果处理不好,倒是令自己有些下不来台了。

    思虑片刻,仍是拿出了“大局为重”的老办法,转向对岸那名老者道:“这样,先生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在魔器事了前,把个人矛盾暂时放一放。等离开这里之后,你可以去报官,我相信官府一定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老者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再次怒吼道:“我一定会去报官的!叶朔,我要你给我儿子偿命!等我离开了这里以后……”

    灵界大陆的律条中,并没有死罪一项。不过若是买通看守的狱卒,让犯人在狱中自行“染病而亡”,倒还是相当常见的。

    在众人已经走出极长的一段路后,背后仍能听到那老者的嘶吼声远远传来。

    叶朔暗暗的握紧了双拳。想到那名少年的愚蠢,那老者的无理取闹,洛沉星的倒打一耙,众人的冷眼旁观……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了他愤怒的催化点。也不知是由于魔器的影响,还是这六御绝境内的特殊环境,让他的脾气在不知觉间似乎变得特别暴躁。

    “叶朔……等我离开了这里以后……”

    “……那你就不要离开这里好了。”叶朔的骨关节握得格格作响,脑中忽然闪过了这样一个黑暗的念头。

    这念头刚起,在他周身,就悄无声息的辐散开了一层魔气。

    魔气扫荡之处,对沿途的众人并未造成杀伤性。

    只有还留在火池对面的那名老者,身子忽然一震,哼也没来得及哼一声,全身就腐化成了一片粉末。

    还陪在那老者身边的人,都被这恐怖的一幕惊呆了。

    也正是在这阵魔气爆发之时,在这古帝洞府的最深处,一片未知的黑暗之中,有某种蛰伏已久的东西忽然极其细微的波动了一下。

    那股波动隐晦而诡秘,似乎有什么沉睡的恶魔在黑暗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