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他的身份
    ♂

    一举将叶朔击退,青翼魔身形急掠,带起一道黑光,朝着安放魔器的祭台冲去。

    继续跟那个人类耗时间毫无意义,眼前最重要的是魔器。等自己拿到了魔器,方才的仇,它自然会慢慢报……

    但还不等它接近祭台,在它身前忽然就突兀的闪现出了几道身影。

    白虎魔,大力牛魔,还有几个大大小小的魔兵将领,竟都是放弃了各自的战场,齐齐转来围攻它。

    青翼魔露出了一脸狞笑。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要论单打独斗,它早已经不惧在场的任何一名对手了。

    顷刻间,众魔已经斗成了一团,各色能量交相碰撞,风声呼啸,空间动荡。

    这一处战场,几乎已是汇集了到场魔族全部的高等战力,杀得是一片天昏地暗,两侧的人族强者也被尽数阻挡在外。

    激战正酣,一道聘聘婷婷的身影忽而从场外掠过,带起一阵香风,径直射向祭台。

    此前众人各自为阵,那妖域之王始终是混在战群之内,表现出中游实力,一直都不曾引来过人族高手围攻。她倒也是个沉得住气的,直等到魔族爆发内斗,这才一举要收渔翁之利。

    青翼魔看在眼中,急怒交加,连出奇招抢攻,喝道:“你们还在这里跟我耗什么!没看到有人已经去抢魔器了吗?赶紧的去拦住她啊!”

    大力牛魔只有单手持锤,依然是将它的上三路牢牢封锁,冷笑道:“这不用你操心,就算给她拿到,也比给你这卑鄙小人拿到的好!”

    白虎魔也冷冷道:“何况你这融合死魂的术法,应该也是有时限的吧?”双爪迭出,青翼魔屡次强行突围都被破解,怒得仰天长啸,大量的死魂在身周翻涌,堆积的黑雾一时更为浓稠。<>

    狐妖满拟魔器已是势在必得,一爪疾出,斜刺里忽然横过一柄长剑。剑身上浮突着怪异的符文,透发出一种直指灵魂的压迫。狐妖轻敌之下吃了大亏,几个回合间尽落下风,最终被对方逮住破绽,一掌拍出,迫得她飘然而退。

    那持剑人正是宫天影。此前他隐匿在战群中,采用的是和那狐妖相同的藏拙方式。这会儿两人先后得以脱身,而宫天影更是后来者居上,一掌将对手迫退后,抢先冲向了祭台。

    那狐妖缓过一口气,她毕竟还是妖域的王者,无论是实力还是战斗经验,都远胜于在场大部分的人类。此时迅速调匀内息后,一爪再起,爪锋上裹挟着强大的妖力,猛地抓向宫天影后心。

    宫天影竟是不闪不避,在场外众人眼中,只看到魔器忽然旋绕开一片黑色华光,所及之处,短暂的定格了时空。同时,一道种子般的黑色火苗缓缓上升,悬浮于祭台之顶。那夺目的高贵与神圣感,令每个人在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仿佛它理应是天地间唯一的光源。

    宫天影同样一眨不眨的凝视着魔源,在所有人的瞩目下,他忽然张开了嘴——一口就将魔源吞了下去!

    停滞的时空又归入了正途,那狐妖的一爪不及抓下,就被宫天影周身爆炸般掀开的黑色气浪狠狠震飞。那股力量令她惊震不已,那绝对是远远超出她现在所能抵挡的……就连包裹在那团能量中的宫天影,都让她感到了一股深深的危险气息。

    黑光中的魔能不断攀升,很快就将融合了死魂的青翼魔完全压下。再过半晌,宫天影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整片战场的巅峰。就算是在场的魔族全员尽出,也绝对无法与这份压倒性的威压相抗衡。

    突然的变故,令所有人都傻眼了。<>混战不知何时也停了下来,毕竟最关键的魔源都没有了,还打个什么劲?

    一片或惊或怒的目光中,叶朔的神情同样沉重,其中更混杂了失望,不解……最后他艰难的抬起头,冲着宫天影的方向大声质问道:“为什么?天影师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今的宫天影,全身都被淹没在了暴涨的黑光中,光是抵御魔源的侵蚀就已经要竭尽全力。一面忍受着身体四分五裂的痛楚,面朝着叶朔,深吸了一口气,断断续续的答道:

    “我加入皇家护卫队,并不是为了保卫魔器,而是要占有它……叶师弟,很抱歉此前没有对你明言。但谁若是要阻碍我,即使是你,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为什么?”过度的愤怒和焦急,令叶朔的声音都在颤抖,“安云师兄的仇不是已经报了吗?你已经亲手解决了虚无极,楚天遥的实力更在你之下,杀他只是时间问题啊?”

    在叶朔的了解中,宫天影的心性一向都是非常端正的,他绝对不可能被私欲蒙蔽,走上一条为世俗所不容的道路。叶朔能想到促使他这样做的原因,就只有安云。

    这句话一出口,宫天影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歇斯底里的打断道:“不够!害了安云的不仅是虚无极,还有禁咒,我要彻底断绝禁咒的传承,这样的话,安云的悲剧就再也不会重演了……”连喘过几大口气,眼里的光芒更为狂热,那是一种真正被魔源侵蚀了灵魂的疯狂。

    “除此之外,我还要闯地府,逆轮回,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夺回安云的魂魄!敌人是魔我就要比魔更强,敌人是这片天地我就打碎这片天地!为此,我需要力量……很多很多的力量……”

    叶朔的眉头皱得很紧。这,莫非就是师长们常说的道心不稳么?一念之差就可以让一个人彻底的走上邪路……以前他总是以为,只要坚定自己所走的道路,无愧于心就不会有事,但现在看来,心魔的入侵远比自己想象中可怕。<>

    平原上的一干魔物此时也渐渐的回过了神来。青翼魔一声冷笑:“好小子,竟然把我们都摆了一道啊!趁着他还没有炼化魔源,大家一起上!”

    这句话也提醒了众人,想到要完全炼化魔源需要不短的时间,只要赶在他炼化之前将他乱刀分尸,那么魔源的归属就还是未知之数。本已垂头丧气的众人登时都像被注入了一股力量般,各挺刀兵,喊杀声震天的冲向了宫天影。

    宫天影从容应战,在体内激冲的力量,本来就令他急需要一场战斗来发泄。展开身形冲入了魔兽群中,掌劈足踢,所向无敌。周身缭绕的黑光,此时对他就是最具杀伤力的武器,寻常小魔一律是沾身即灭。

    大力牛魔已经怒吼着冲了上去,随行的还有一众魔将。而青翼魔和白虎魔却依然留在原地未动,洛沉星也是独据一隅,抱肩冷笑。这几人似乎都有着足够的把握,暂时并不急于参战。

    而令他们气定神闲的原因,似乎很快也就显露了出来。

    宫天影最初虽是一副神勇无畏之象,但随着战斗的深入,魔源对他的五脏六腑侵蚀得越来越剧烈。先前他一直在用灵力强压,这会儿终于是彻底的到达了极限。再无保留的能量在他的体内强横炸裂,本是外放的黑光倒卷而回,将他整个人吞吸在内。

    无处散发的能量带动着他身形升空,四肢僵硬的展开,如同被钉在了一张无形的十字架上。一层层黑色电光自他周身掠过,如果说这份力量先前有八分伤敌,如今便有十分自伤。

    宫天影的表情百般扭曲,看上去正在发出痛苦的惨叫,但他的呻吟却一声都没有传达到外界,那片黑光笼罩之处,似乎将所在的空间抽离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有几名小魔见机会难得,纷纷纵身跃起,但还不等它们接近,黑光便是迅速扩张,将外来者尽数震飞。

    魔源的能量无分敌我,它阻碍了一切想靠近宫天影的人。也许这是它在对一个无能掌控自己的主人施加惩罚。等到宫天影的灵魂被完全磨灭,它自然会再次回到魔器中。对大部分觊觎魔源的人来说,现在只须安静的等待即可。

    “天影师兄……”旁人可以不理,叶朔却不能就这样袖手旁观。

    他是有过炼化灵源的经验的。此前他也是不曾准备任何的辅助药物,冒冒失失的就将灵源吞下,就险些将体内的灵脉尽数撑爆。四方源器中最为温和,最适合人类吸收的灵源已是如此,更别提是能量原本就狂暴得一塌糊涂,与人体更是完全不兼容的魔源?

    虽然仍有些恼宫天影自作主张,抢占了魔源,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师兄,叶朔也不可能对他放任不顾。此时他便是在尝试着沟通魔源,希望能将它从宫天影体内提炼出来。

    持续的呼唤只进行了片刻,叶朔就失望的睁开了眼睛。那魔源确实是在外界构建了一层魔力障壁,叶朔的神识无法突入,就更别提进入它所在的空间了。但是现在……究竟该如何是好?

    洛沉星斜瞟着宫天影,发出了一声幸灾乐祸的嗤笑:“哼,强行觊觎不属于你的力量,下场就只能是自取灭亡啊。”

    叶朔怒目瞪了回去。在他已是准备强行冲到宫天影身边,和魔源的力量硬碰硬时,那陌生人忽然动了。

    身形只一闪,就出现在了宫天影上方,抬手按上他的头顶,一层层金光能量不断朝着他的体内注入。说来也奇,旁人尽皆束手无策的魔力障壁,对那陌生人而言却是视如无物。而他的力量也跨越空间,顺利的通入了宫天影体内。

    在这阵金光滋润中,宫天影的脸色终于好转了几分。被压制在他体外的黑气逐渐收缩,凝聚到了他的心脏部位。随着那陌生人一掌拍出,那团黑色气旋也化为了一片黑色火苗,从他胸前飘出,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跳动了一瞬,就“嗖”的一声,重新射入了魔器之中。

    魔源归位,平原上的众人在短暂的狂喜过后,再度由盟友转化成了不共戴天的死敌。单体实力最强的青翼魔,自然又成为了众魔围攻的对象。

    那陌生人扶着宫天影,降落到了叶朔的身边,一只手仍然抵在他肩头未收,源源不断的朝他体内注入金色能量。

    虽然魔源已经驱除,但不论是化解他体内残余的魔气,还是修复他受损的经脉,都是同样耽搁不得的。

    洛沉星始终是冷眼旁观。而在他的掌心之中,不知何时已是蕴满了一团真气。

    如今宫天影已经身受重伤,那陌生人为了救他,更是大损元气,这两人如今都是最虚弱的时候,何不趁此机会,一网打尽……

    当金色灵力流转到最浓郁的时候,洛沉星眸中也是蓦然一厉,猛地一掌推出,凌厉的掌风同时将两人笼罩在内。

    那陌生人好似早有准备,当即掌心一带一拨,将宫天影推转了一个方向,同时身形一转,迅疾一掌,狠狠拍上了洛沉星肩头。

    正面碰撞之下,洛沉星竟是在他的掌力压迫下后退了一步。反掌朝肩头一按,凝视着被吸出到掌心的三枚银针,面色忽然变得相当精彩起来。

    “驱魔针?你是顾氏一族那个小子?”

    那陌生人默然片刻,魁梧的身形竟是在三人的注视下缓缓收缩。同时他的面容也发生了显着的变化,构成五官的肌肉仿佛正在被飞速重组,从一个其貌不扬的壮汉,很快就幻化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清秀少年。

    “顾问师弟?真的是你?!”宫天影目瞪口呆,第一个反应就是转头去瞧叶朔,而他所见到的,是一张把同样的吃惊放大了几百倍的脸。

    顾问……自从在致远学院被九幽殿追杀出逃,之后就一直下落不明的顾问……这几个月,他一直在担心的顾问……

    顾问,怎么会是他呢?

    在此之前,他曾经猜测过那陌生人种种可能的身份,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对方竟然会是顾问!

    他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九幽殿追杀吗?他不知道洛沉星同样也是追捕他的人之一吗?他现在应该做的是好好躲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洛沉星同样凝视着顾问,他的眉毛正挑得一高一低,诡异的抽动着,面上的神情似哭似笑。这位向来以深藏不露着称的洛家少爷,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如此明显的情绪变化。

    这张脸,这股不加掩饰的灵力波动……他在通缉令中实在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了……

    不管之前他做过再多猜测,那都只是猜测而已,哪比得上这个他一连追踪了几个月的人,现在就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所能带给他的兴奋……

    “哈……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洛沉星扭曲的笑容,终于化作了真正的狂喜。紧盯着顾问,如同审视着一个即将开封的大宝藏。下一刻,他的身形已是猛然掠起,如风般向顾问袭到。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