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六御魔君
    那一片色泽诡异的光束,流转的能量似灵非灵,似魔非魔,其中却是蕴含着一种强大的压迫,令祭台前的所有人都挣脱不得。

    “西陵北,你干什么?”叶朔又惊又怒。这一路上,他都没有再提及两把剑的事,自己只道他终于懂得了大局为重,莫非他竟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翻起旧账?

    “……恐怕这个人,已经不能再被称为‘西陵北’了。”宫天影看到他眼中隐隐泛起的红光,叹了口气,语声沉重的道。

    西陵北一声狞笑:“好眼力!”

    这一刻,盘踞在他眼底的红光瞬间扩大,很快就侵占了整个眼眸。扬手一甩,松脱了灵力光束,将叶朔等人都震得东倒西歪。

    而他的身形也向后方急掠,隐隐升上半空。一头仅到齐肩的黑发迎风暴涨,化为一片有如烈焰般的火红,呈炸裂状一路披拂到了腰际。

    眉毛上多出了点点金粉,如同被洒上了一层金色的雪花;额间浮现出一丛扇形展开的火焰魔纹,几乎覆盖了大半个额头;眼角化开两道血**纹,一路延伸到了耳尖。血眸紫瞳,妖异邪肆。

    抬起的双手,指甲长而锋利,如同根根钩爪;顺垂的长袍迎风狂舞,尾部化为了魔族皇者特有的三叉披风,遮蔽天际;手臂下方滑出了两截袖刀,刀锋寒光凛冽。

    原本停留在劲气七段的灵魂气息,也在同时一路飙升到了气宗九段巅峰!滔天魔威笼罩四野,**八荒,唯我独尊!

    西陵北清秀的面容,在这般翻天覆地的大改造下,如今已是脱去了稚嫩,透形出一种极端的霸道,邪气纵横。

    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出现在同一张脸上,竟还是难得的毫无违和感。如果不是现在的气氛实在诡异,这副新生容貌倒也堪称绝世了。

    当周身的异变终于停止时,“西陵北”脚踏虚空,披风飘浮在背后,呼呼作响。不顾身下众人惊异的注视,缓缓张开双臂,仰天长笑起来。

    “哈哈哈……当年我与炎华老鬼一战,被他镇压千年……六块骨片中封印的是我的六片残魂!六块骨片重聚之时,也就是本皇再度复生之日!所以我分散在外的门徒才会大肆散布魔器消息,就是为了让你们这群人来给我收集骨片——

    只是千年的等待中,我的主魂越来越衰弱,在近三百年中更是魂力枯竭,渐渐陷入了沉睡。如果没有其他转机,也许我就会一直这样沉睡下去,直到意识消亡……哈哈哈,但是这天,不亡我!就在不久之前,我的主魂竟然被一道来历不明的魔气唤醒,接着又是一个傻子主动给我送上了肉身,计划真是进行得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啊……”

    词不达意的说了一长串,“西陵北”的神情也是极显癫狂,最终扬手指天,嘶声喝道:“炎华老鬼,我早就对你说过,就是这天也关不住我!如果你现在还在,就睁大你那糊涂的老眼看看,本皇又出来了!!”

    “六御魔君?!”顾问从他的疯狂自语中,渐渐捕捉到了一些关键信息。稍一寻思,猛然间响起传说中的一个人来,失声惊呼。

    “西陵北”,或者现在应该称呼他“六御魔君”,目光略微一动,缓缓的侧过头:“哦?世间已过千年,人族中竟然还有人记得本皇之名,倒也是难得啊。”

    顾问无暇答他,匆匆向叶朔解释道:“我想起来了,我在家族的古籍中曾经看到过记载。六御魔君,他是魔族中的激进派,对人族的态度一直非常不友好,经常主张发动战争。

    当年绿野平原一战,他被炎华圣者打碎了肉身,只剩下一缕元神逃出。外界都以为他已经形神俱灭,但即使是炎华圣者,也无法完全将他杀死,只能将他的灵魂切成六片,分六处封印,寄望着由时间来消灭他。骨片中所留下的符文内蕴含神圣能量,将会持续化解他的魔力。

    相传六御绝境,正因为是此魔的陨落之地而得名。六绝景,看来也是因为他的魔气渗透,经过千年不断的侵蚀,使地貌产生异变,才逐渐形成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符皇古门,真正镇封的应该是他的骸骨!”

    现在再回想起魔龙潭底的预言,想来是曾有一位不知名的强者经不起贪念诱惑,不知用什么方法,将一块骨片从绿野平原中取了出来。那块骨片本是和他的骸骨被存放在一起,其中封印的正是他的主魂。

    主魂一经现世,立时杀死了那位强者。同时在此期间,他应该设法和魔族联络过,透露了自己尚在世间的消息。

    等待救援途中,他独自前往其他五个封印地点,想逐一释放出自己被封印在骨片中的残魂。不料在古帝洞府内触动了炎华圣者留下的神念,于是再次被封印。这也导致该处多出了一块骨片。

    “西陵北”后来交给洛沉星的骨片,不过是一块用来掩人耳目的空壳。不过它此前的确是炎华圣者亲自创造的镇封道具,外部有着一模一样的符文,旁人既不知骨片内另有玄机,自然谁也不会来怀疑他。

    早前在葬魂渊,他独自追杀一群外来魔兽,既是要为自己手中的这块骨片找到一个合理的来源,同时也是借机吸收它们的魔气,以补充自己缺失的魂力。那群倒霉的魔兽,便是其后在青翼魔口中,莫名未至的“黑沙坞”来者了。

    至于那位不知名强者,应该也是一位八卦师。临死之前,测算到了若干年以后,将有魔器在绿野平原内出土,同时六御魔君可能会利用魔器,创造复活的机会。为警示后人,便在魔龙潭底的石碑中刻写下了那段预言。

    预言的后半段,明确记述了六御魔君其人,以及他和骨片的关系。但这名八卦师千算万算,却算不到六绝景在千年之中,竟然会逐渐被六块骨片所掌控。在这一方天地间,那些已经毫无自主意识,只剩下邪恶能量的骨片就是主宰,就是这六绝景内的法则。

    预言泄露了他的秘密,为防重生大计被破坏,此后凡是有人看到完整的预言,便会直接勾动骨片内的恶念,将触犯天机者杀死。这也包括了不久之前,叶朔等人看到死在潭边的那一对年轻八卦师。

    在这以后不知过了多少年,终于有人意识到了预言内暗藏杀机,为免再出现无辜的牺牲者,便将石碑中的关键信息完全抹去,只留下前半部分,希望能令后人引以为戒,不要轻易去收集骨片。

    此前的混战当中,地面开裂,露出了地底的骸骨。叶朔所看到的画面,其实就是当年那一场惊天大战,最终烙印在骸骨之内的几个片段。

    并且,要进入绿野平原,其实并不需要六块骨片。因为符皇古门所封锁的,原本就不是绿野平原。这只是六御魔君为了将骨片聚齐,所编造出的谎言。

    六块骨片插入凹槽,解除的只会是对地底骸骨的镇封。相信在炎华圣者而言,他永远都不想看到那样一天。

    六御魔君如此设计,一方面是想在骨片聚齐的同时,由主魂逐一吸收残魂,恢复灵魂的完整。另一方面,也只有解除了骸骨的封印,他才可以真正离开这六御绝境。

    符皇古门之外,他以研究古文字为名,和骨片留在了一起,同时分出灵魂力量,对众人稍稍施加了一些混淆之术。

    这个理由其实相当站不住脚,但魔器当前,哪有人会关心他在还是不在,再加上混淆之术的辅助,就连洛沉星都没有察觉到丝毫异状。

    之所以煞费苦心的布下这个局,是因为魔族之内,根本就找不出一个既有实力,又愿意来救他的。其他的皇者当年没有为他兴兵,如今也同样不会。

    但那古帝洞府中的绝世杀机,如果是低等小魔,直接就会被秒杀,根本没有接近骨片的机会。唯一的希望,就只有借人族之手,来解开骨片的封印。

    早在六御魔君统治期间,他的为人便是凶狠残暴,一众下属多是敢怒不敢言。也只有几个始终追随他的嫡系部下忠心耿耿,多年来一直关注着六御绝境的动向,直到魔器出土之日,便按照主子当年的吩咐,张开了这一张欺天大网。

    顾问的叙述,同样落在了六御魔君耳中。听出他话中对自己的忌惮和敌意,六御魔君双目微眯,自眼角横扫出一片高傲的蔑视。唇角笑容森冷,如同千年不化的寒冰。

    “你们人类本来就是蝼蚁,只配匍匐在我们魔族脚下,竟然还敢堂而皇之的占据着灵界大陆上最广阔的地盘。等我回到族中,一定会再次将战事提上议程。”

    在场众人听了他的说法,脸色顿时都变得难看起来。这样一只对人族虎视眈眈的古魔,如果真的放了他生离此地,对人族的将来不异于一场滔天大祸!但以他的实力……想将他擒杀,也实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

    西陵世家的两名长老,此前一直被阻隔在战圈之外。此时奋力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喝道:“魔头,我们家少爷怎么样了?”

    六御魔君略一侧目:“你们家少爷?就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刻意稍作停顿,欣赏够了两名长老的惊慌之色,脸上才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冷冷的道:“他已经被我夺舍了。”

    “早在古帝洞府,他解开封印,把我放出来的那一刻,他的灵魂就已经被我吞了个干净,现在,应该已经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还嫌对两人刺激不够,六御魔君又放慢语速补充了几句。一面说着,双脚略微张开,端起手臂,仿佛在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的四肢。

    “不过说起来,这小子的身体还真不错,不仅能与我的魔魂完美相融,而且在他体内,还有着积聚多年的大量怨气,这些对我都是最美味的养料,正好用于修补我衰竭的灵魂。等离开这里,再取回了我的魔源精魄,要不了多久,本皇就能恢复到全盛时期的实力了!”

    两名长老听着他连番炫耀,已是双双面如死灰。

    “你这万恶魔头,害死我们家少爷,我跟你拼了!”半晌,左首长老一声大喝,纵身扑出,全部的灵力通盘暴涌,在这一刻竟是短暂的冲入了敛气级。右首长老也是双眼血红,一出手就施展出了最强大的灵技,其状有如赴死。

    六御魔君双眼一瞪,屹立在半空的身形丝毫未动,眼中骤然射出两道血线,穿透了两名长老的身体。两道火焰顷刻将他们从头烧到了脚,只是几个呼吸间,两人就被烧成了一团灰烬。

    “哼,卑微的人类,也敢冒犯本皇!”

    六御魔君袍袖一挥,重重冷哼一声。随即抬手自颈中扯下一块印刻着圣纹的护身符,手掌缓缓紧握,片片碎屑自指间漏下。

    当初的西陵北,竟然是在佩戴着驱魔法宝的情况下,被对方一片磨灭到几近虚无的残魂夺舍的!难以置信,对方若是当真恢复了全盛时期的实力,又该有多可怕?

    最前方的一片空地上,此时数道破风声响过,出现了一群低等魔兽。刚一现身便单膝跪地,齐诵:“恭迎我皇回归!”

    六御魔君的目光在它们身上一掠而过,视线抬起,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整片青葱草原,淡淡的道:“你们知道,本皇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

    其中一名魔兽抢先应道:“我皇刚刚脱困,心情当然是高兴了。”

    六御魔君冷冷一笑:“不,是‘愤怒’啊。”

    “这绿野平原,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上一次有如此盛况,还是在千年之前……本皇受困千年,族中无人理会,但这帮势利小人,却要一次两次的为了争夺本皇之物,给我往这里钻!”

    一众魔兽听他语气不善,都是匆匆埋下头,不敢多言。就连场中众人听了他这冰冷中隐含怒意的口气,心头也不免掠过阵阵寒意。

    六御魔君的视线一寸寸扫过整片平原,扫过平原上的众人。直过得良久,他才抬起杀机毕露的双眸,再次的开口了。

    “千年前我曾立誓,到得本皇再度脱困之日,必将以众生血祭。今天,就先从这里开始吧。”

    (本章完)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