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 致远学院的秘密
    “所以呀,这一群都只是乌合之众罢了。”站在大殿顶上的太虚教教主冷笑了一声。他的表情就和当年回到镇子时,一模一样。

    轻轻抚摸着右边的义肢,太虚教教主的笑容有些残酷,“你们统统都是弃子,从一开始就是。但我,并不是。”

    当初成为南宫无忌的手下,是清舟自愿的。

    他带着他的教众,带着早已发展壮大的太虚教,找到了南宫无忌。那时清舟早已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没有想到南宫无忌照单全收。

    太虚教打家劫舍,南宫无忌没有任何意见;太虚教占山为王,想要建立庞大的根据地,南宫无忌同意;太虚教进行邪恶的人体实验,妄图制造出可怕而又高效率的生物兵器,南宫无忌甚至还提供了一些技术帮助。

    清舟明白了,南宫无忌根本就不在意什么太虚教,他不过就是想让这乱世变得更乱。

    所以从一开始,无论自己是否主动投靠,他清舟,都只不过是南宫无忌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身后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太虚教教主回头,是一名慌慌张张的教徒。

    “怎么了?”太虚教教主的声音听不出任何喜怒。

    “那个叫叶朔的人……他已经闯进来了,守门的教众根本挡不住他。他见人就杀,如同炼狱中的魔鬼!教主,我们该如何是好!?”

    “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要来问我吗?”太虚教教主冷冷一笑,“自然是为云星大师陪葬。谁让你们是太虚教的教徒呢?”

    那教徒听完太虚教教主这番话,顿时面如土色,脸上还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他甚至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可我却并不是太虚教的教主啊……”太虚教教主笑了笑,自言自语的又继续说了下去,“太虚教,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个虚名罢了。”

    他说着,四周一道旋风刮起,身边的那名教徒瞬间被掀倒在地,狠狠的翻了一个跟头。

    旋风越刮越烈,在太虚教教主的脚下,一个传送阵法已经成型。他的身体也开始逐渐变得半透明起来。

    “教主教主,你要去哪?你要救我们啊!!”

    那些教徒见此情景,不由得哀嚎起来。

    “我为什么要救你们。”

    这是太虚教的教徒们,听到他们的教主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很快,他们便要直接面对他们生命中最可怕的恶魔了……

    ***

    天空中依旧阴云密布,这一场雨似乎下了很久很久,久到几乎让人忘了阳光是怎么样的。

    南宫菲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现在她是学院的董事之一了,一切就如同她料想的那样。但是现在的她看起来似乎并不太高兴,她的眉头微微皱着,俏丽的容颜之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到的烦躁。

    “太虚教是活该,他们早就应该有这样一天了,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一天竟会来得如此之快。至于太虚教的教主……这样的人还真是不靠谱……”南宫菲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她的身体向后倒去,后背狠狠的砸在椅子上,“心烦……”

    “蹂躏”过几下椅背之后,南宫菲再一次趴在了桌子上。在她身前那张偌大的办公桌上,摆着厚厚的一大叠卷宗。

    这些卷宗,是南宫菲特地命人从学院尘封已久的档案室里拿出来的。

    卷宗是由一块块的玉简所组成的,每一块玉简之内都注入了大量的信息。毕竟致远学院建院时间如此之久,留下的档案也是十分众多,一个人想要把这些看完,别说是短时间之内,就算是看个好几年,恐怕都是办不到的。

    南宫菲自然不会傻到去一字一句的,她只要找到自己想要的资料就可以了。所以她放开灵魂力量大肆探索,然而结果并没有像她意料的那般顺利,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任何收获。

    在学院的档案记录之中,似乎提到了一些关于“魂祭”的内容。又仅仅只有寥寥数笔的记录,提到了关于“血魔”的一些内容。但仅仅只是提到,并未详细说明。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致远学院曾经确实有过一段不为人知,并且被刻意隐藏起来的黑历史。

    它确实进行过“活人祭祀”这样一种可怕的行为,这与南宫菲在很久之前得到的情报相符合。但是再多的内容,却是探查不到的了,至少从档案卷宗中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不过想来也是,像这种不光彩的秘密,怎么可能光明正大的记录在学院档案里面呢?

    南宫菲干脆换了一个姿势,将双腿直接搭在了桌子上。这一副懒散不爱学习的差生模样,谁又能想到,这位竟然就是致远学院的院董?

    忽然,像是收到了什么消息,南宫菲取出怀中的玉简,迅速了一下后,表情微微变了变。

    “数万人尽灭……看来太虚教真的是一个活口都没有被留下。我早就说过,叶朔是一个很可怕的人了。”

    南宫菲靠在椅背上摇着她的双腿。

    “是一个很可怕的人啊……”南宫菲依旧喃喃自语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没有想到,即使成为了学院的院董,能够得到的线索依旧有限,反而好像还给自己招来了一堆敌人……我也真是太失策了。”

    南宫菲嘴上说着失策,但看她那洋洋自得的表情,似乎对这一切并不以为意,并且还对招来一堆敌人的现状感到有些高兴。也许她的性格天生就如此恶劣。

    大约是在三天后。

    致远学院里的气氛又变得异常的奇怪。

    续垣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不可置信,他抬头看着公孙芷琪:“我觉得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毕竟南宫菲是什么样的人,现在没有人不了解吧,她会这么轻易就让出院董的位置?那她前期那么大费周章的,非要得到这个位置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闹着玩吗?”

    “那还用说?照我看南宫菲的提议,更像是想要扶植一个自己的傀儡。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垂帘听政,在幕后操纵一切,但是承受骂名的却是那个傀儡,她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是好。”

    教室里议论纷纷。

    伽罗忽然冲了进来,他将续垣与公孙芷琪拉到了一个角落里。

    “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小道消息,我也觉得不可靠……但是还是跟你们讨论一下吧,据说南宫菲要让出院董的位置……”

    “这我早就知道啦!”续垣几乎是很不耐烦的打断了伽罗。打断别人说话这种事,在续垣看来很不礼貌,所以他很少做这种事。这一回可见他心里有多烦躁。

    “但是你知道南宫菲要把院董的位置让给谁吗?”

    “谁呀?谁呀?”续垣与公孙芷琪异口同声的问道。

    “她要把院董的位置让给叶朔……”

    “噗啊啊……”伽罗的话再一次被续垣打断了,“确定这个情报没有错吧?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续垣的眼里突然闪现出了星星般的光芒。

    “叶大哥不愧是我的叶大哥,他做事可真靠谱!上一次咱们拜托他,但他的心思全然不在这上面,我本来还有些担心他会不会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想到办事效率这么高!我就说南宫菲怎么可能轻易的把院董位置让出来!一定是叶大哥向南宫菲施压过了!”

    续垣一个人在一旁说得滔滔不绝,越说越是崇拜,“但是叶大哥又要顾及到南宫菲的面子,所以才造成了好像是南宫菲要主动让位的模样,一定是这样!这一下,致远学院的前途终于明朗了,我们也不用担心了!这样真是太好了!”

    公孙芷琪与伽罗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看着续垣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倒也没有提出什么质疑。

    也就是这样,一脸茫然的叶朔收到了一大段一大段的传音,统统都是来自续垣的。

    在这些传音之内,详细的表达了续垣滔滔不绝的崇拜之情。连叶朔自己看了都在怀疑,续垣所夸赞的那个人真的是他吗?

    而重点在结尾部分,续垣表示天涯海角他都要跟随叶朔!并且他现在已经出发了,最后一句话是:“叶大哥给我一个坐标,我马上就出现在你面前!”

    ……

    在那以后又过了一段时间。

    皇城办事处。

    洛沉星漫步在华丽的长廊间,友好的向沿途所见的工作人员点头示意。大部分的年轻少女已经在他温柔的微笑中悄悄羞红了脸。

    这副英俊的外表的确讨人喜欢,甚至可以令许多无关者忘记他的过错。比如,他这次在六御绝境的失职。

    “洛少爷今天又来视察工作啊?”一间豪华的办公室内,年轻的女秘书部长向他点了个头。显然洛沉星是这里的常客,因此这位负责人完全没有多言寒暄,依旧埋首于桌案上的大叠文书中。

    作为秘书部长,直接担任着向国主呈报近务的工作。每天经手的报表覆盖了各行各业,这么大量的文件,自然不可能全部由国主一个人处理。因此便需要经过秘书部层层审核,再上交给国主做最终批复。为即将离境者申办通关文牒,同样也是秘书部的工作之一。

    洛沉星在堆积如山的文件柜前绕了几圈,似是不经意的翻动着桌角的一叠表格,淡淡道:“这些都是最新审批下来的通关文牒么?”

    那女部长匆匆瞟了一眼,随口应道:“是啊,前几轮的审核都已经通过了,接下来只要送到陛下那里加盖最后一道印章,就可以正式生效了。”

    洛沉星似笑非笑,独自翻过了大半叠,在看到其中一份时,面上渐渐浮起一丝冷笑。抽出来打量半晌,直接甩到了那女部长的桌上。

    “这个人不准离境,退回去。”

    这个突兀的举动,终于令女部长难得的从繁重的工作中抬起了头。

    “叶朔?”看着申请表上的名字,女部长皱了皱眉,“为什么?几轮审核下来,他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啊?而且他还是一个难得的敛气巅峰强者,是陛下看重的人才啊?”

    “没有为什么。就是我不同意。”

    洛沉星说罢,从衣袖中抽出一个信封,同样扔到了桌上,刚好压住了叶朔的通关文牒:“还有这一封信,请帮我一并转交给陛下。”

    ……

    大殿内,邑西国主的面前同样堆放着大量的奏折。而此时的他,也是久久的愁眉深锁。

    六御绝境之行全军覆没,一次性损失了那么多凝气级以上强者,国内已是元气大伤。如果给周边那些不安分的国家得到消息,兴兵来犯也是很有可能的。这段时间,邑西国主的头发都愁白了不少。

    撇开那些令人越看越心烦的奏章,这会儿邑西国主桌上摊放的是几卷古书,他正在查看历史上关于六御魔君的记载。

    据称他是魔族历代皇者中,手段最为激烈的一个。当初在他的统治时期,也是人族和魔族的关系最为紧张的时候。如果不是上面还有几位魔族长老压着,恐怕两族都已经要直接开战了。

    如今此魔再度复活,对人族绝对将是一个毁灭性的灾难。只可惜这一回,却已经没有像炎华圣者那样的英雄愿意挺身而出了……人族的未来,邑西国的未来,究竟将会怎样?

    这已经不知道是国主第几次摇头叹息,就连宫门被轻轻推开,女秘书部长抱着一叠文件蹒跚而入,国主都是好一阵子的后知后觉。

    “今天你来的,似乎比平时要晚?”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桌角的沙漏,国主疑惑道。而紧跟着,他就看到了压在文件最上层的一个黄皮信封。

    抽出信纸,简略扫过一眼后,国主的神色顿时显得更加为难了。

    “这是……沉星的意思?”

    女部长点了点头,道:“是,而且洛少爷还说,令此人入罪的卷宗,这几天他会尽快整理出来的。”

    国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眼下邑西国正是用人之际,那个名叫叶朔的年轻人,从他当初收服定天山脉的雷霆手段看来,的确是一个可造之材。从私心来说,这样的人才倘能收归,一定可以和洛沉星一起成为自己的左右手。到时候有许多事,也就用不着那么烦恼了。

    “但是,沉星偏偏跟他那么不对盘……这两个人当中,我终究是只能留一个么……?”

    目光一路扫过桌面上散乱的奏章,再扫过还没来得及合上的古书,最后停留在眼前被打了一个叉的申请表上,国主双手交叉,轻支着下巴,良久才淡淡的道:

    “你去告诉沉星,这件事……再给我几天时间考虑。”

    (本章完)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