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再遇阻
    数日后。

    这一天就是通关文牒下发的日子了,叶朔早早就出了门,独自赶往皇城办事处。

    在此之前,他还曾到西陵世家兜了一圈,希望彻底解决两把宝剑的纠纷。然而才走到大门口,就看到殡车仪仗分列两侧,进出的仆人皆身穿白衣,各路分家成员披麻戴孝,经引入内,面上都撑着一副伪装出的悲戚神情。府邸内部不时传出声声低沉的诵经之音。

    西陵家族,竟是正在为西陵北置办丧事!

    多年来为西陵世家劳苦功高,西陵北也成了唯一一个,可以令宗家破例为他举办葬礼,令各路分家齐来送葬的下家人。

    但不论如何,人死了就是死了,而且还是为宗家而死。这样的伤痛,根本就不是一场葬礼所能弥补得了的。更别提现在停放在大堂中的那具棺材,里面装的仅仅是西陵北生前的几件衣物……他的身体,依然还被那个六御魔君所占据。

    也因此,无论其余分家人看待他们的眼光是冷漠也罢,是嫉妒也罢,西陵胧始终是垂首不语,双目被泪水浸泡得一片血红。

    表面看来,他是一个失去了心爱孙儿的爷爷,是失去了一个优秀族人的家族族长,但他的内心,却并没有被悲伤折磨得失去理智,更多在他心头盘踞的,还是仇恨。

    今日之后,比悲伤更重要的,是索债。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将这宗族踩在脚底,作为祭奠送给小北!

    同时由于西陵北生前经手着大量的业务链,他这一死,很多生意都要重新交接。不少来哭丧的分家人都打着心思,盼着能从宗族手中多分到几杯羹。

    这些大家族内部的争斗,叶朔不懂。他只知道,这些豪门大户的规矩最多,一场大规模的丧事,前前后后没有一个月恐怕都是解决不了的。<>但他是实在没耐心再等下去了,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之事,就留到几时他回邑西国探亲时,再顺便解决吧……

    另外,司徒煜城也给他传来了讯息。当初祈岚和赫连凤离开致远学院出来找他,被他一道传讯打发去了定天派。现在两人都已经平安抵达了。有他们留下来帮忙,相信定天派一定可以发展得更加迅速。

    剿灭太虚教后,叶朔在等待通关文牒下发的过程中,也试图在国内寻找过六御魔君和顾问,但连日来一无所获。

    虽然担心哪一天真给那老魔杀出了异空间,会对定天派不利,但想来对方既不会因为忌惮他而不出现,多半也不会在他离开后就突然冒出来,那么继续等下去也是无济于事。

    还有另一个人……这一次太虚教同样留下了漏网之鱼。在他杀光了所有教众后,也没有发现太虚教主的身影,应该是得到消息,早早的离开了。这丝毫不抵抗的行为,当初也令叶朔有些困惑。

    在他一贯的认知中,那位太虚教主应该是一个诡计多端之人,他并不认为,现在自己这敛气级巅峰的实力,以及定天山脉新主人的身份,就值得让他不战而退。倒有些像是,拱手将太虚教让了出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个人他一样没能找到,即使最后搜索了几名高级教徒的记忆,仍然没能得到一点有用的线索。不管怎样,叶朔也不想浪费时间再找下去了,该出现的人,以后就总会出现的。

    唯一令他感到意外的,就是续垣竟然提出要跟着自己一起离开。而且还不等他拒绝,就已经急不可耐的去办理了退学手续……

    原本公孙芷琪也想跟来,但她的背后还有着一个庞大的家族,行事终究是不能太过随心所欲。在她闷闷的被留下来的时候,自然把伽罗也锁在了自己身边。

    续垣去办理通关文牒的那天,已经是前一批即将下发的时候了。<>按说他应该会被安排和下一批申请者一起接受审核,但续垣拜托公孙芷琪,借了公孙家的势,一路畅通无阻,竟然和叶朔挤到了同一批。

    这也令叶朔暗暗感叹,在这个世界上,果然是任何时候都不能少了关系啊……

    当初续垣兴冲冲的和他约定了巳时在皇城办事处集合,拿到通关文牒后就一起离开,叶朔不置可否。但这一天当真到来时,他却是提前一个时辰就出门了。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不告而别了,相信续垣会谅解的。

    也许从骨子里,他就是独行侠的命。从前在致远学院,和大家偶尔聚聚还好,若要长途跋涉,他实在接受不了除顾问以外的同伴。

    由于时间尚早,办事处的矮帐门口还是空空荡荡。叶朔径直走到登记的长桌前,从行囊中掏出身份证明,等着领取通关文牒。

    “叶朔?”那负责卫兵本来还是懒懒散散,一看到这个名字,背脊都挺直了几分,“你的出关申请已经驳回。而且,我看你也用不着离境了。”

    叶朔眉间一紧:“为什么?”便在此时,他仿佛看到了那卫兵嘴角不怀好意的笑容,突来的危机预感令他当即纵身后跃,退出了这间营帐。

    身形才落,四周已经是一片明晃晃的刀光。这片刻前还空无一人的广场上,如今竟是列满了披坚执锐的士兵。每个人望着他的目光都是杀气腾腾。

    “为什么?”耳边随之响起一声怪笑,“你自己犯了什么罪,自己不知道吗?”

    带领着新一路士兵缓缓行到队列之前的,竟然是当初在定天山脉,被国主派来和他交涉的那个钦差。

    此人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奸猾笑容,只是这一次,他的矛头指向的正是自己。<>扬腕一抖,手中握着的是厚厚一叠卷宗。

    “这些都是记载着你所有案底的文书,陛下已经连夜批下来了。至于你非法占有的土地,定天山脉,即日起收归国有。犯人叶朔,你是自己束手就擒呢,还是要兄弟们动家伙啊?”

    当街批捕犯人,列的又是如此阵容,左近的百姓还从没看过这等热闹,一时纷纷聚拢了过来。尤其是在那钦差的言词中,听出这位年轻要犯,好像就是前段时间风头最劲的定天山脉新主人,这就更是令人群中热议哗然了。

    叶朔冷眼回视。皇室所打的脑筋,看来还真的是被宫天影说中了啊……一片指指点点中,他却并未显出任何异状,不慌不忙的回答道:“让我掌管定天山脉,当初不正是陛下的意思么?”

    那钦差面不改色,拖着长腔道:“哪有此事——陛下又如何会与你一介贼寇同流合污?”

    叶朔闻言一声冷笑:“要撕破脸?那我也就没必要给你们留面子了!”右手猛然举起一块玉简,稍一注入灵力,玉简中的声音顿时被清晰的播放了出来。在叶朔的刻意扩音下,那钦差的声音更是如同高音喇叭一般,传遍了国家的每一处角落。

    “不瞒叶兄弟说,在陛下看来,从前国内三足鼎立的格局就很好……”

    围观人群听到这段明显是“内幕交易”的录音,都露出了一副发现新大陆的神情,再看向那钦差的目光,也多出了不少的嘲弄。

    “……现在突然缺了一块,则一山不能容二虎,难保某些人会生出不臣之心……为国家的长远大计作想,力量的分布还是平衡一些更为合适。”

    随着录音的持续播放,那钦差的脸色逐渐沉了下去。自己这一回被当众打脸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他同样折损了皇室的威严……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还不知道会被陛下如何责罚。

    录音中的对话仍旧在一句句的传出来,那钦差既不可能当众抢夺玉简,也就只能气得浑身发抖了。

    “……如果叶兄弟答应,也算是对社稷出力有功,这定天山脉的人命案,皇室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一笔勾销了——”

    录音播放中,叶朔的嘴角始终噙着一丝冷笑。

    在那钦差最初寻他商谈时,叶朔就知道以自己的身份,陪着皇室绝对玩不起。为了不当被他们卸完磨就杀掉的那只驴,他自然不可能毫无准备。

    如果事后皇室能够遵守承诺,自是各自安好。如果他们真的想设计自己,那这段录音,就是自己的底牌。到时在国内将会造成的舆论,绝对会令他们不能不好好掂量掂量的。

    整段录音播放完毕,叶朔也将玉简狠狠朝那钦差面前一推:“如何,现在你自己来说说,当初究竟是你假传旨意,还是陛下出尔反尔?”

    那钦差一阵语塞。四面民众的嬉笑声令他更显局促,悄悄将官帽朝上方托了托,抹去脑门上满满的一把汗水。

    叶朔乘胜追击,厉声道:“你们口口声声说律法一视同仁,但犯下罪行的岂是我一人?我玄天派满门尽灭,一众师兄弟尸骨未寒,你们不闻不问,逼得我走投无路,经数月卧薪尝胆,好不容易才报了满门血仇,你们就立刻摆出一副秉公执法的姿态来,试问,你们配么?”

    那钦差一张脸还涨得通红,听过这番大逆不道之言,立时怒斥道:“大胆叶朔!陛下日理万机,地方上那么多案子,自然不可能每一桩都管得过来。你说你满门尽灭,当初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前来报官?既然你早就打定了以恶制恶的心思,现在又凭什么指责官府不作为?没有看见的也就罢了,但凡是让我们看见了的,就一定会管到底!”

    叶朔毫不让步:“是么,我看你们的眼睛,根本就是有选择性的只能看见你们想看见的案子吧?”

    人群的议论声不知何时又翻涨了一倍。或许因为这里大部分都是平民百姓,往常遇事报官时,也有过不少由于无权无势,求告无门的经历。遭遇欺压的共鸣,使得舆论的声浪大面积倒向了叶朔。

    那钦差气得脸红脖子粗,平日里上好的口才,在此时竟似全无用武之地。

    叶朔占据上风,正要继续喝问,身旁忽然响起一阵喧哗,那是对大人物到场的惊叹声。

    鼎沸的声浪烘托中,人群自动散开一条道路,洛沉星一路缓步走来,以主事者的身份停在了队伍之前,取代那钦差,与叶朔直面对峙。

    “各位请安静一下。”洛沉星抬起双手,略微下压。他的声音不高,其中却蕴含着一种无形的威慑力。只是这简单的一句话,就将沸水般的广场轻易的安抚了下来。

    “各位不要听这妖人挑唆。”成功的夺过主导地位后,洛沉星淡淡一笑,斜睨着叶朔,继续说了下去:“我可以告诉大家,他所犯的并非是刑罪,而是死罪!等大家知道真相之后,一定也会明白谁是谁非。”

    众人一阵面面相觑。洛家少爷这是糊涂了不成,灵界大陆律法中何来的死罪?但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想来也是绝不可能无的放矢,沉默中夹杂着少量的耳语,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的解释。

    洛沉星带着一派胜算在握的倨傲,缓缓的侧过了头:“叶朔,你总是说我冤枉你,现在我就来和你当面对质。我先问你,这一次深入六御绝境,我们的宗旨是什么?”

    “……保卫魔器不落入异族之手。”叶朔虽不知道他这当口还扯那些不相干的问题,是何用意,仍是耐着性子回答道。

    洛沉星笑容诡异:“那如果……魔器落入异族之手了呢?”

    叶朔深吸了一口气:“自然是果断击杀,夺回魔器!”

    这个答案似乎令洛沉星非常满意,冷笑着抬起手,极其缓慢的在他面前鼓了几下掌。

    “好极了。那么如今魔器落入了你这异族之手,我该如何处置你,是否也都是理所当然了?”

    不等叶朔辩驳,洛沉星劈口打断道:“我自有证据!由不得你不承认!”手腕提起,戒指中红光闪烁,暴射出一团汹涌的魔气。那还是当初在绿野平原,从六御魔君之处吸收而来。

    魔气沾身即腐,围观众人尽皆大惊失色。但在人群骚乱着各自退避时,也有人注意到,那魔气看似来势汹汹,实则却仅是凝成一线,只将叶朔笼罩在内。

    叶朔的身影已经被完全吞没。有胆小者已经捂住了眼睛,不忍心看他稍后尸骨无存的惨象。

    洛沉星面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冷笑,瞬也不瞬的注视着眼前的紫黑色浓雾。只是片刻工夫,那一层浓重的魔气已是渐渐淡去,叶朔伫立的身形依旧完好无损,同时众人也震惊的看到,那魔气消失的源头,竟然正是叶朔的体内!

    “竟然吸收了魔气?真的是魔物?!”

    (本章完)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