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磨难重重
    新的一天,确实是很快就到来了。

    鸡刚叫过头遍,叶朔和续垣就被人拽了起来。后院的门口,等待着他们的是整车的木柴。

    “杀人不过头点地啊!”续垣瞪着一双惺忪的睡眼,痛心疾首的咆哮着,“说好的这里的生活很轻松呢?这么多柴全要我们两个人劈,有没有搞错啊!其他人呢?”

    那佣兵厉声喝道:“其他人还在休息!睡不好觉,白天怎么接任务?”

    “那我们就不需要休息了?我们白天就不用接任务了?”续垣当即反唇相讥。

    那佣兵用眼角斜睨着他,冷哼一声:“你们是新人,必须先在工会里干两个月的杂活,才可以和大家一起接任务,这是规矩!”

    他明显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匆匆撂下一句:“还有,打杂期间是没有底薪的。你们爱干就干,不爱干走人。”就一路打着哈欠,摇头晃脑的离开了。

    “算了,续垣,就把这同样当做修炼的一种吧。”叶朔已经认命的拿起了斧头。同时他一遍遍的提醒着自己:心静如水,宠辱不惊……

    几个时辰后。

    “加油,续垣,劈完这一点就结束了!”要论劈柴,叶朔可是有十足的经验,不但很快就劈完了自己面前的一堆,还帮续垣也分担了一大半。

    “嗯是啊……不对,叶大哥你看……”续垣刚抬起头,抹一把额角的汗水,目光落到院门口,登时再度面无人色。

    叶朔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一名佣兵正推着一架长板车,车上堆着一捆捆刚砍下的新柴,一看见他们就喝斥道:“你们怎么还没劈完!赶紧的,第二批都下来了!”

    叶朔和续垣对视一眼,两只脑袋同时耷拉了下去。

    ……

    未时。

    “终于可以吃到饭了!我现在饿得可以吃下一头大象!”当两人终于劈完了陆续送来的几批木柴后,续垣拉着叶朔一路飞奔到了饭堂。如果说现在这佣兵工会还有哪个地方能让他存在好感的话,大概也就只有这里了。

    打饭的佣兵远远的就看到了他们,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午时开饭,你们怎么现在才来?早就没饭了,回去吧回去吧。”

    续垣一口血喷了出来:“当初是哪个杀千刀的竟然骗我说未时才开饭!”

    那打饭佣兵一个更大的白眼翻了过来:“自己搞不清时间,你怪谁?”

    “实在是太可恶了!等晚饭的时候,我一定要提早一个时辰……不,提早两个时辰来!”回程的一路上,续垣还在不停的发着牢骚。

    两人刚回到后院,还没等喘上一口气,又有佣兵提东西进来了。只不过这一次是几个木桶。

    “洗衣服?我们到底是来当佣兵还是来当保姆的啊?!”续垣的脸已经苦得能拧出水来了。

    有了上午的经验,两人都知道要洗的衣服绝对不会只有这一批,为了早完工早吃饭,都是一顿下了狠劲的赶工。

    洗到第三批的时候,风渝慢悠悠的晃了进来。

    “你们是怎么洗衣服的?”风渝只扫过两人一眼就又骂开了。从叶朔面前的木盆里拽起一件,“看看这衣服领子,这么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在泥塘里洗出来的!”又鸡蛋里挑骨头的指出几块污渍后,朝着盆中狠狠一甩,激起的水花混杂着肥皂沫,溅了叶朔满脸。

    “洗衣粉是这么用的吗?有你这么败家的吗?”风渝骂完叶朔,又把矛头转向了续垣。直接提起洗衣粉的包装袋,对着续垣劈头盖脸的洒了下去,洒得他捂着脸尖叫连连后,才将包装袋砸回了他脚边,“现在知道以后该倒多少了吗?这么大个人了,连件衣服都不会洗,你活着还有什么用?”

    “你!你会搓吗?”风渝就像是和两人较上了劲,对着叶朔的木盆踢了一脚,“我就问你!你会不会搓?”

    “搓谁不会啊?我现在就很想把你给搓一顿啊……”续垣在一旁小声嘀咕。

    叶朔依然保持着固有的节奏,淡淡道:“风师兄,你省省吧,以前我洗衣服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这么看不顺眼的话,你自己来洗啊?”

    风渝大怒,一脚把叶朔面前的木盆踢翻,怒喝一声:“洗!”又唤进另一名佣兵,“你看着他们!”

    ……

    “哥们,我说你们以前真的都是这么被折磨过来的么?”在等待下一批衣物送到的间歇,续垣尝试着向那名看守佣兵搭话。

    那看守者是一名一星佣兵,年龄看来和他们差不多大,面庞上还残留着未褪去的稚嫩。虽然他也努力板着脸,想做出和其他人一样的凶恶神情,看上去毕竟还是欠缺了几分火候。

    那佣兵望了他们两眼,目中似乎闪过一丝恻隐之色,但很快就移开了视线,冷冷道:“这件事我觉得只能怪你们自己。”

    “怎么说?”续垣追问道。这一次那佣兵却再不答话。

    戌时。

    摆在叶朔和续垣面前的,只有一盘糠咽菜,几个烂窝头。

    现在的生活环境,就算在乡村中也难得见到这样的伙食了。这佣兵工会,倒也真是好本事。

    续垣刚吃一口就吐了出来:“这是人吃的东西吗?根本就是猪食啊!都饿了两天了就给我吃这个……”

    连日来受到的所有刁难都在心中浮现,续垣越想越火,拍案而起,冲着另一边正在大块朵颐的佣兵们吼道:“就算我们是新人,但是你们用得着这么欺负我们吗?至于吗?”

    喧闹的大厅中,为他的爆发短暂沉寂了片刻。

    风渝冷着脸,将手中的酒杯在桌上重重一敲:“不爱吃就别吃了。东旭,端下去喂猪。”

    “你们欺人太甚!”续垣怒不可遏,挥手打翻了面前的盘子,瓷片哗啦啦的碎了一地,“大不了我们就不在这里干了!我不受这份窝囊气,你们那破规矩,爱给谁做就给谁做去吧!”

    风渝仰靠着椅背,冷笑道:“成啊,想滚就滚。不过我可以给你保证,只要你们还是新人,不管走到哪里,受到的一定都是同样的待遇。等在外头受够了气,可别回来哭着求我们再收留你啊?”

    续垣毫不退缩:“走就走!我倒不信所有老板都是像你这样的疯子!要是再踏进这里一步,我就跟着你姓!”气势汹汹的转过头,却见叶朔对身旁的争端置若罔闻,正夹了满满一筷子的糠咽菜送进嘴里,手中还拿着半个烂窝头。

    “不是吧叶大哥!这种东西你也吃得下去?”续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朔面色淡然:“不填饱肚子,明天哪有力气干活呢?续垣,你不是一直喊饿吗?我这盘菜分给你一半,抓紧吃吧。”

    风渝微微冷笑:“是啊,你们确实应该抓紧填饱肚子。吃完了就到外头的长街上,用全速给我折返跑一百个来回!”

    “为什么啊?”续垣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咬下第一口窝头,一听这话顿时又炸了。

    风渝眼中的狰狞清晰可见:“你说呢?这是惩罚!不给一点教训,要是所有人都像你们这样,发起火来就摔盘子,不高兴了就扯着嗓子跟师兄吼,那工会还有没有秩序了?”

    ……

    完成了一百个来回的折返跑,叶朔和续垣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像两滩烂泥一样跌进了澡堂。

    “啊,累了一天,终于可以洗澡了!”两人苦尽甘来的表情,在看到浴室环境的时候就彻底枯竭了。

    满地都是污泥,头发一团接着一团,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人用过了。续垣踮着脚尖,一路跨到第一个龙头前,扳起开关,抬手试探水温。

    “哇,这水好冰,冻死我了……啊,好烫!好烫!这水怎么忽然变得这么烫!”控制开关都快要被续垣摇断了,那水温却始终是随机变换着温度,就连洒出的水也是断断续续,时有时无。

    “我说这……这比咱们上次实践课程的洗澡环境还差啊!为什么连水温都不能调节?这怎么洗啊?”佣兵工会的一切,真是一次次的刷新了续垣的底线。

    叶朔没接他的茬,就着水洗净了毛巾后,开始用肥皂在上端均匀涂抹。

    “这水温忽冷忽热的,你也洗得下去?”续垣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问出了类似的话。

    叶朔整个人已经钻进了淋浴中:“洗不下去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得洗?”

    ……

    “怎么没水了?”两人才洗到一半,续垣顶着满头泡沫,用力的摇晃着龙头。但除了摇下几滴水珠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动静了。

    “叶大哥,你到现在还不相信,他们真的就是一直在针对我们吗!”续垣气呼呼的在沾满污泥的石砖上坐了下来,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脏了。

    毛巾上同样满是泡沫,叶朔只能用自己的衣服把头发擦干,再将**的衣服套回身上。

    他记得曾经听到过一句话:如果你觉得所有人都在针对你,那趁早别自恋了,因为你还没有让所有人都认识你的资格。

    “叶大哥,你脾气真是太好了,这样你都能忍?”续垣满身的水珠,没多久就冻得打了个哆嗦,只能效仿叶朔,自力更生。但这透湿的衣服紧贴着身体,更是冷得刺骨。要依着他,早就应该去找风渝大战三百回合了。

    叶朔为这个评价略微一怔,很快,他就失笑着摇了摇头。

    也许自己并不是脾气好,只是渐渐被这个社会磨平了棱角。凡事只要无关原则,能忍则忍。

    否则,难道真的要跟所有佣兵拉开了干一架吗?要是打赢,没准又成了那些四五星佣兵的眼中钉;要是打输,处境只会更惨。这两种发展都不是他想要的。

    既然每个新人都必须要经过这一关,他也不想搞什么特殊化。慢慢熬着吧,反正两个月很快也就过去了,到时候用工作来证明自己,才是比什么都有效的。

    接下来的两个月,叶朔和续垣果然一直生活在这样的水深火热中。难得的是那些佣兵整人的方法竟然还不重样,每天都能给他们新的“惊喜”。

    这一天,终于到了他们也可以昂首挺胸的站在大厅中,和其他佣兵一起接任务的时候了。

    两人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任务单,被那一个个稀奇古怪的任务晃得眼花缭乱。

    “叶大哥,我们接这个吧!”续垣兴致勃勃的指着左上角的一张任务单,“a级任务,护送一路商队穿过铁狮岭。那铁狮岭,唯一的麻烦就是一个铁狮寨,寨主是劲气级,手下有几个凝气级头领,剩下的大多就是一群集气级小喽啰了,咱们两个打起来轻轻松松的!报酬,5万灵晶石啊!”

    叶朔迅速的盘桓一番,也是动心不已,正要抬手去揭,身旁忽然窜出一名佣兵,一把就将任务单揭了过去。

    “喂,那是我们先看到的!”续垣叫了起来。

    那佣兵头一昂:“是你们先看到的,但那是我先拿到的!先到先得,懂吗?自己动作慢,怪谁?”一路吹着口哨,大摇大摆的出了门。

    “算了续垣,我们换一个吧。”叶朔拉住续垣,“你看,那个也不错。a级任务,到西北沙漠寻找一枚赤砂珠,报酬,3万灵晶石。”

    但还不等两人动手,又一名佣兵直接将这张任务单揭了下去。

    “新人就老老实实去接c级任务。要是死在外头,我们可不负责埋!”

    续垣气得跳脚:“怎么说话的!不能积点口德吗?”

    其后相同的情况一再上演,不管两人看中哪个任务,都会有佣兵先一步将布告揭下,顺便再阴阳怪气的嘲讽几句。最后两人好不容易将一张猎杀魔兽的b级任务单抢到了手中,又被一名佣兵劈手夺过。

    “那是我们先拿到的!先到先得,懂吗?”续垣理直气壮的把这句话还了过去。

    那佣兵冷笑一声:“有意见的话,直接去向雇主提啊。看他们发布的任务,是想让你们这些实习佣兵接,还是让我们正式佣兵接?如果雇主乐意,那我们自然也无所谓。”

    最后剩下的,就只有一张c级任务单了。

    c级任务。

    任务内容:寻找一只额头有闪电花纹的流浪花猫。

    报酬:3灵石。

    “气死我了,凭什么看不起实习佣兵……你们第一天生下来就是正式佣兵了吗?要是连任务都不让新人接,还哪有机会攒积分啊!”续垣烦躁的抓着头发,看着手中唯一剩下的任务单,气得头顶都快要冒出了火花。

    就连一向以隐忍为上的叶朔,脸色也终于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如果前两个月是新人期,他忍,但到了现在,情况却还是没有一点改善,反而有着变本加厉的迹象。他的隐忍,难道就仅仅是让这些人把他当成了软柿子吗?

    叶朔双拳攥紧,正要直接去寻风渝理论,不远处两名佣兵的对话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是乾元宗最新下发的文件,风哥让赶紧处理。”

    乾元宗?叶朔眉头一皱,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墨孤城所在的那个势力,似乎就叫做乾元宗吧……?

    如果是他的话,也的确是有这种一呼百应的能力。

    不,应该说,也只有他……

    叶朔无声冷笑,向身侧淡淡道:“不好意思啊,续垣,看来是我连累你了。”

    既然这佣兵工会是乾元宗的下辖势力,那么所有人对自己的百般刁难,就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

    只是没有想到……墨孤城,是自己看错他了,他竟然是一个这么小心眼的人。就因为自己打伤了他的弟弟,他就指使着下属,公报私仇……

    看着还一头雾水的续垣,叶朔冷笑着解释道:“因为我得罪了乾元宗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所以他就下令,要把我往死里整。随他去吧,只要他整不死我,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这一切都还给他!”

    (本章完)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