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 古种
    “嘿,你这小子还真敢说啊?”几名身披兽皮的壮汉怪笑连连,“有本事就先过了我们百兽宗这一关!”

    一团团灵力相继爆发,几人周身的肌肉也跟着膨胀起来,整个人看来都似乎高大了一圈。

    “大哥,当真要跟乾元宗的人动手?别的人倒也罢了,但那墨孤城可不好惹啊?”其中一人似乎是有所顾虑,悄声问道。

    那大哥沉思片刻,断然道:“对乾元宗那两个人留点情面就是了。至于其他人,以墨孤城的身份,也不可能为了几个下辖势力的小弟子来找咱们麻烦吧?”

    混战的人群间,同样的私语声,也正在以各种形式交相传播。

    叶朔听在耳中,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但他的眼底却是冰冷一片。

    好得很,既然这些人成心要拿自己和墨孤城比较,那就让他们看看,其实自己……也挺不好惹的。

    眼前光影一花,其中一名壮汉已经挥拳攻了过来:“百兽拳!”

    叶朔拳锋黑气缭绕,紧跟着毫无花巧的一拳轰出,与眼前暴射而来的暗金光束两两碰撞,震动的余波,使得两侧各自掀开了一层灵力气浪,纯黑映衬着暗金,汹涌的能量正在内部疯狂激撞。

    双方对峙,另外两名壮汉也冲了上来,一人持猎叉,一人持长枪,分从两侧朝他攻到。

    叶朔空闲的左手朝外侧一拨,再朝身旁一揽,轻易就将两杆兵刃全数攥入怀中,借着右拳涌动的威压,反手砸下,顺势再将未散的灵力朝前推出。在一片横扫一切的黑雾席卷下,三名壮汉的身形,混杂着兵器的碎片,齐齐向后方倒飞。

    三招两式就攻破了百兽宗,更多势力开始注意到了他这个潜在敌人。黑压压的队伍先后涌到,叶朔仍是不慌不忙,借力打力,待得众人越聚越多,稍一腾身后跃,抽着空隙放出一道灵力光球,但那光球却只是滴溜溜的在半空旋转,并不进击,众人不明就里,暂不敢妄动。

    随着面前的能量愈发炽盛,叶朔抬手轻轻握住光球,只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那光球却像是一个漏了气的水球,朝四面放射出道道金光。

    这无异于是将其中的灵能分散,虽然单体攻击的威力都被削弱了数倍,但以这种形式进行的群体攻击,众人见所未见,仓促下仍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种运用灵力的方式,还是此前在佣兵工会的一本偏门秘籍中学来,临战应用,果真收获奇效。

    趁此机会,叶朔身形腾起,在人群中闪电般穿梭,拳打足踢,先后给敌人都补上了一击。而后借势纵起,在众人头顶一路踏过,双手纷指,劲芒烈如曜日,扫射一周,包围圈中再无余人站立。

    叶朔调匀内息,复向上冲,身前又遭几人堵截。叶朔抬手一挥,一道空间压迫就将他封锁,双手稍一掐诀,四面空间如水波般动荡,将剩下的几人也尽数扫落。

    一路冲上树梢,叶朔掌心前覆盖起一道灵力光刃,抬手斜斜一扫,就将一节缀满赤炎古果的树枝削断。望着迅速在眼前放大的果实,诸多败退的势力眼中也再度掀起火热。

    陆鸿羽的脸上也明显涌起了一丝喜色。他的确是没想到,叶朔的狂言竟然并非夸口,而是自身确有相应实力。但还不等他加入争抢队伍,面色便是猛然一变,同一时间,各大势力也注意到了突降的危机,全场一片惊呼。

    不知是否叶朔削断树枝的行为犯了忌讳,此时那已经沉寂许久的赤炎古树,大片的枝条忽然剧烈蠕动起来,一条条同时伸长数倍,如同铺天盖地的灵蛇群,将争抢古果的众人牢牢卷住,拖回主干之前,立时便有层层树蛹将他们包裹,这一次对精气吸收的速度,远比先前快过数倍,转眼各人的面皮便已隐现干枯。

    “不好,古树又吞人了!”

    方才抢在最前的几人首当其冲,另有半数身在半空,进退不得,也被枝条卷住。这一次那古树就仿佛是发了狂,将这洞中人群吞了个大半,凡是先前参与过争抢赤炎古果的,几乎均未能幸免于难。

    叶朔也同样处在古树的追击中,身形四面腾挪,努力的躲避着在身旁穿梭的枝条。

    至于融入空间,他倒是并未想过。这里毕竟是赤炎古树内部,也就是说那古树本身便是空间的掌控者,它的枝条想来也足以洞穿空间。若是如此,那么主动与它的感应脱离,倒等于是在任由宰割了。

    地面上,陆鸿羽挥动着长剑,奋力劈砍缠身的枝条。他剑法精妙,虽无法将处于攻击状态的枝条砍断,但也足够护住周身,令它进犯不得。

    一个人类如此顽强,显然也被那赤炎古树视为了挑衅。枝条疯狂的摇动着,暂时放弃了洞内余人,集中火力专攻陆鸿羽,攻击较之先前,也是更为猛烈了一倍。

    陆鸿羽纵感压力上升,倒也尚在可堪抵御之内。但由于枝条的漫天暴冲,乔曦莹等人也跟着处在了受波及之列。陆鸿羽苦战中面色一变,一把将师妹推开,自己却被数根枝条拦腰卷住,拖入了主干深处。

    在成功擒下陆鸿羽后,古树的暴动,也终于渐渐的停止了。

    场中还剩下的,各大势力只余零星数人,劫后余生,心力交瘁,环场的乱斗早已自发停止了下来。众人望望陆鸿羽,再看看急得要哭出来的乔曦莹,都是一脸的“别找我,这可不怪我,都怪那个小子”。

    “我看,人是救不出来了。”渐渐的,另一方大势力的领头人发话了,“见者有份,将来乾元宗若要算账,今日在场的一个都脱不了关系。所以我们必须统一口径,一口咬定是他逞强摘赤炎古果,才被古树吞掉的。等咱们注意到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吸成了干尸……”

    “对,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人知道是咱们见死不救!”另一人也附和道。显然最初发话的这两人都是有几分影响力的,有了他们带头,剩下的众人也先后达成了共识。

    “什么你不说我不说……我可是还在这里看着呢!”乔曦莹这一回是真的哭了出来,“求求你们,救救我师兄,乾元宗会感谢你们的!”停了停又急急的补充道:“我……我师兄他,他跟孤城师兄交情一向很好,如果他真的在这里出了事,孤城师兄知道以后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众人乍听到墨孤城的名字,眼里确实是闪过了几分忌惮,犹豫的目光三三两两的投向古树,寻思着是否值得冒险一试。但很快,就有一人不屑的冷笑道:“得了吧,你们要真是跟墨孤城交情好,还能被派来执行这种任务?”

    众人一想的确是这个理,眼中的紧张逐渐消退,都是戏谑的轻笑了起来。

    此时有几个宗门已经带着到手的赤炎古果,提前撤退了。至于风渝和黎东旭等人,更是贯彻了他们“有多远跑多远”的宗旨,在古树暴动之时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乔曦莹站在穿梭的人群间,无助的失声痛哭。从前在宗门内,她总是习惯性的依赖一众师兄,如今能让她依靠的人都不在身边,自己又一无是处,难道真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兄被古树吸干精气而死吗?

    乔曦莹哭得声嘶力竭,她还以为现在和在宗门内一样,只要自己哭得足够大声,其他人就会对她服软,答应她的要求。但即使她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那些匆匆退去的各方门人,对她投来的仍是漠然的目光。

    渐渐的,乔曦莹哭得全身脱力,一个踉跄就要栽倒,忽然一双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胳膊。

    “唉,那都是一群自私自利之人,何必把你的眼泪浪费在他们身上呢?”叶朔的语气云淡风轻。

    乔曦莹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眼前那张清秀的面容,曾经是她恨不得挥拳打上去,但在这一刻,却让她觉得那么有安全感……

    还未退尽的势力中有人不乐意了:“小伙子,你怎么说话的?”

    “是啊,别光说不练,那就你去救吧。反正他会被吞,你本来就该负一半的责任。”

    叶朔冷笑着,面对众人的嘲讽一言不发。乔曦莹看不透他的神情,只能一遍又一遍带着哭腔哀求道:“求求你,救救我师兄……”

    自己一路上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如果他并不是来帮自己的,仅仅是为了看自己的笑话……乔曦莹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况且他不是乾元宗的人,和墨孤城又结有深仇未解,于情于理,他都没有义务去救自己的师兄。

    但即使他有再多不帮忙的理由,现在他也仍是自己唯一能依靠的人。因此她只是反复的苦求着,渴望能唤起他的一线怜悯。

    叶朔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终是摇头一笑:“爱哭鬼。”他第一次觉得,其实哭起来的乔曦莹还有几分可爱,至少比从前那副总是凶巴巴的样子可爱得多。

    乔曦莹茫然的瞪着他,叶朔已经抬起手在她脸上抹了抹:“把眼泪擦擦。你的眼泪不能改变任何事,它唯一能打败的只有你自己。”末了,他又有些恶趣味的加上了一句:“看来你的孤城师兄的名号,也不是任何时候都好用啊?”

    由于哭得太厉害,乔曦莹脸上的脂粉都被泪水洗脱了一层,这会儿脸上黑一块黄一块,狼狈不堪。望着那个她讨厌了一路的人,第一次露出了一个真挚的笑容。

    叶朔淡淡一笑,再次转过身,已是直纵而起,冲向了主干。

    去救陆鸿羽,并非受乔曦莹的恳求所感,更不是他想做什么滥好人。或者该说,他现在的行动根本就和陆鸿羽无关。

    方才古树暴动的时候,他终于感应到,那道一直若隐若现的召唤力量,就隐藏在主干之中!就算不为陆鸿羽,他也同样是要接近主干一探的。此时他已经可以隐约感到,那或许将是一场大机缘!

    审视着主干,即使再次抬手贴附,也无法与那道隐藏的能量形成共鸣。难道,真的只有跟那些受困者互换一下么……?

    陆鸿羽在这一群树蛹中,明显是被重点针对的一个,捆缚住他的细丝,原比先前续垣受缚时更深更紧。这也就加大了救援的难度。叶朔苦思无计,最终仍是唯有效依前时,挥拳攻击主干。

    这一次在攻击中,他也刻意将自己的灵力凝成一线,通入树干后再四面散布,以期能与那道隐藏的能量产生共振。

    乔曦莹极力忍住眼泪,远远的望着他,暗暗盼望他能顺利救出师兄,同时……自己也平安无事。

    主干一次次的震动着,叶朔双眼中的光芒也相应的加深。猛一下挥拳重击,缠在陆鸿羽身前的枝条终于松脱,将他抛了下来。而这些腾出空间的枝条,下一刻却是牢牢缠住了叶朔,连树蛹也未结成,就直接将他完全拖入了主干。

    叶朔连一下也未挣扎。在续垣和乔曦莹的惊呼声中,他的嘴角甚至还掀起了一丝如愿以偿的笑意。

    场景瞬间转换。

    这里……就是主干内部了么?叶朔打量着四周。那样说来,应该也是这赤炎古树真正的主体空间……

    四周是无边无际的虚空,叶朔犹如身处在一片深海之中,他能感到自己在不断的下沉,身边的景物却始终是一般无二。时间一长,甚至连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何方。

    遥远的下方极深之处,那道微弱的能量再一次出现了。如果说此前的感应始终隔了一层薄膜,那么这一次,自己就是真正和它处在了同一片空间中,那就像是自己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

    叶朔掉转身形,顺着灵识中那道细微的召唤一路下潜。同时他也闭上了眼睛,在这个古怪的空间中,五感都有可能会骗人,过于依赖视觉,反而会影响到灵识的感应……

    一片黑暗中,仿佛是过了数百年,又仿佛只是一瞬间,叶朔前探的双手,终于和尽头处的一团光源紧密相合。感受着掌心中的充实感,那一团跳动的微弱能量,与灵识中的神秘召唤,逐渐的融合为一。

    叶朔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掌心中,是一枚小小的种子。

    (本章完)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