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实力突破,修气级!
    “陆鸿羽,我叶大哥都是为了救你,现在他被吞进去了,你快想办法救救他啊!”主干空间内,续垣正急得跳脚。

    陆鸿羽面色凝重的审视着血红的树干:“我知道!救是肯定要救,但如何施救,我想还要从长计议……”

    “你再从长计议,叶大哥在里头都被吸成人干了!”续垣急不可耐,刚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巨大的树干忽然一阵蠕动,如同水幕起了波纹,一道身影从容的跨了出来,四面望望,眼中还有几分困惑。

    “叶大哥!”续垣大喜,第一个迎了过去。陆鸿羽和乔曦莹也紧随其后。三人面色各异的打量着他,七嘴八舌的询问着。

    叶朔面不改色的与三人寒暄,却并未将自己在古树内的收获如实相告。只说被吸入主干后,就失去了知觉,之后是如何脱困,自己也是一头雾水。陆鸿羽半信半疑,但又找不出明显的漏洞,而续垣则是一脸的“没事就好”。

    不知何时,乔曦莹已经退出了询问队伍。她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用一种若有所思,又隐现出几分通透的目光打量着叶朔,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

    稍后众人收起赤炎古果,离开主干空间时,乔曦莹也故意落在了最后,与叶朔并肩而行。

    “喂,你刚才得到了‘赤炎古种’吧?”她的第一句话就令叶朔大吃一惊。

    “因为我的体质比较特殊,和植物往往会有一种特殊的感应。”见叶朔瞪圆了眼睛,一脸的“你怎么知道”,乔曦莹暗暗偷笑,又继续说了下去:“你从主干中出来之后,我就很明显的感到,这棵古树的精华之物忽然消失了。要说赤炎古树的核心,除了赤炎古种还会有什么?”

    或许是看到平时任自己如何挑衅,总是稳如泰山的叶朔,如今终于在她面前表现出了惊慌失措,令乔曦莹得意非凡,不住偷笑着瞟向他。

    原来它叫赤炎古种么……叶朔默默的握紧了口袋里的种子。但是,现在给这个麻烦的丫头看破了自己的秘密,究竟是抵死不认,还是设法封住她的口?这两种方案,好像都很难实行啊……

    赤炎古种,一听就是比赤炎古果更珍贵之物,给她知道了,还哪有不立刻献给她的孤城师兄邀功的道理?

    乔曦莹欣赏够了叶朔的局促,才淡淡一笑,轻声道:“你救了我师兄,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得到赤炎古种的事,我一定谁都不说。”稍一停顿,又露出了她标志性的坏笑:“好啦,人情还清了!以后孤城师兄讨厌你,我还是会跟着讨厌你的。”

    叶朔暗暗苦笑。这是何等的重色轻友,就算自己刚刚帮过她都讨不得好……不过看她此时眉眼含笑,那句“讨厌你”,大概已经成了说说而已。

    又走出一程,乔曦莹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了,既然你有赤炎古种,也就是说整棵古树如今由你掌控,你也就可以操纵主干,放了那些被吞掉的人啊?”

    叶朔神情淡然:“我探测过他们的灵魂,心思干净的,我刚才就已经放了。但是那些恶念充脑,一心惦记着脱困后要来复仇的,那就对不起了,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你……”乔曦莹的脸色沉了下来,“你又不是神,你有什么资格评断他人生死?”狠狠跺了跺脚,甩下叶朔,快步追赶陆鸿羽等人而去。

    这就生气了?叶朔失笑摇头,到底还是小孩子啊。

    虽然大家年龄相近,乔曦莹却可以享受着宗门的保护,继续做一个单纯无忧的小孩子。但自己却已经在生活的逼迫下,不得不迅速成长,也只能说是同人不同命了。

    眼底的感伤逐渐淡去,叶朔嘴角的笑容,也变得愈发冰冷起来。

    不错,我的确没有资格评断一个人该不该死,但至少我有资格评断一个人该不该留。

    纵虎归山的蠢事,做过一次也就够了。

    四人离开赤炎古树,与风渝等人会合,陆鸿羽和乔曦莹将会带着赤炎古果,直接乘上乾元宗的灵兽,不再与众人同行。

    临分别前,陆鸿羽朝叶朔抱了抱拳:“叶兄,大恩不言谢,他日如有差遣,在下一定随传随到。”又向乔曦莹使个眼色,示意她也说几句场面话。

    乔曦莹方才的气似乎还没消,别扭了半天,才不情不愿的挤出一句:“我欠你的人情都已经还清了。如果一定要我说的话……那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

    陆鸿羽无奈的扫了她一眼,转而正色道:“希望叶兄不要因为我们的表现,就对孤城师兄有什么看法,其实孤城师兄……”

    叶朔不等他说完,就直接打断道:“我知道,你们的孤城师兄当然什么都对,如果有错,那都在我。”

    这一听就是不诚心的说法,也让陆鸿羽脸色一变,刚想再细说几句,背后的灵兽却已仰首长嘶,最终他只是摇了摇头:“算了。”转身登上灵兽时,叶朔还能隐约听到他嘀咕了一句:“对牛弹琴。”

    叶朔耸了耸肩。这一次的赤炎古树之行,远比想象中要顺利得多。魔兽没有出现,六御魔君也没有出现。敌人的几句气话,又能伤害到自己什么呢。

    当然更大的收获,还是自己得到了这赤炎古种……

    一回到佣兵工会,叶朔立时紧闭房门,手握赤炎古种,再将绿野平原中得到的魔源精魄尽数祭出,专心的炼化起来。

    如果服食赤炎古果就可以增进修为,那么这赤炎古种,就更有一种沟通天地法则的神奇之力。修行时紧握着它,就连对大道的感悟都可以通达不少。虽然仍是及不上灵源,但也是一种相当珍稀的辅助道具了。

    当叶朔再睁开眼时,深深的吐出了一口长气,目中划过一道锐光。

    在此之前,他的修为已经在敛气九段巅峰停留了很久,数月的积累,令他体内的灵力储量早已水到渠成。而今将那诸多魔源精魄完全炼化,再辅以赤炎古种,终于是令他真正的晋升到了修气级!

    这个境界,已经和顾问、洛沉星他们站到了同一水平线。接下来,距离通天境也不远了……

    虽然越到后面,晋升必然会更为艰难,也有许多人一直停留在气宗级,终生都没能跨出那最后一步,但叶朔却是有信心,自己必然可以达到那个等级!而且他的理想,也绝不仅仅是止步在通天境便够。

    除了境界的提升外,叶朔还在赤炎古种中发现了一个令他惊喜的秘密。

    拥有赤炎古种,他完全可以自己培育出一棵赤炎古树!

    赤炎古果在市场上,每一颗都是大价钱,这一次参与争夺的各方势力,最后也不过是各自得到了一小半,但这一小半就足够他们发大财了。而现在,想想看吧,自己即将拥有的却是整树的赤炎古果……

    狂喜过后,叶朔才意识到一个现实问题。

    培育赤炎古树,初听上去确实前景大好,但一棵巨树从发芽到长成,怕不得花上十几年的时间,而那赤炎古果,又是百年才结一次……这么算起来,它对现在的自己也没有多大意义。

    好端端的一块大宝藏,分明已经摆在了自己面前,偏偏又是看得见摸不着……这让叶朔实是难以心甘。左思右想,意识也在自己的精神空间内四处扫描。这一番乱碰,竟然还真给他找到了一条捷径!

    当初顾问离开时,曾经随玉简留给了自己一方时间加速空间,如果把赤炎古种放在里面培育的话,应该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结出果实了……

    虽然顾问的本意,是让自己把时间加速的底牌留作逃命用,但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应该也没什么人让他非逃命不可……就算实在要逃命,以他现有的手段,也绝不会将自身陷入绝境就是了。

    就这么定了!叶朔将心一横,闭起双目,操控着赤炎古种丢入时间加速区域。果然没过多久,他就惊喜的看到,种子正在迅速的生根发芽,翠绿色的枝干拔地而起,撑开了圆如伞盖般的绿荫。

    现在明明还这么漂亮,为什么成熟以后就变得那么恐怖呢?叶朔胡思乱想着,双眼依旧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古树的变化。

    大约只过了一盏茶时分,新生的古树上就结起了一树红通通的果实。叶朔看得双眼大亮,现在那些果实在他看来,就全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也就在这一刻,顾问所留下的时间加速区域完成了它的使命,一层层银白色的漩涡迅速消退,很快就彻底的消失在了空气中。

    顾问……叶朔握紧了双拳,暗暗发誓。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次日。

    叶朔起了个大早,向风渝告假后,专程赶到了天玑国的交易中心。

    如今他的储物戒指中,塞满了赤炎古果。

    为防果实暴露太多,会惹得有心人眼馋,叶朔并未将全部的果实一次出售。而是走街窜巷,向收货的老板分批售卖。

    贩卖货物的同时,叶朔也时常留心着修复十方杀傀所需的材料。那些都并非什么稀罕物,只是逛过一个上午,他就收集到了一半,剩下的看来也只是时间问题。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那一颗高等魔源精魄了……

    再次转过一条小道,叶朔正在一处货摊前驻足,忽然有一位白衣少年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他身后。

    “兄台好像不是前番北镜国争夺战的最终获利者,这许多赤炎古果,不知从何而来?”

    叶朔心下一凛,听此人话意,竟似是跟了自己一路。自己已经小心防范,不想还是被人给盯上了。

    “此事与你无关,反正不是偷来、抢来的就是了。如果阁下想买就开个价,不买就请离开,别打扰我做生意。”表面上,叶朔丝毫没显出端倪,不冷不热的回道。

    那少年淡淡一笑:“价钱随你开。”凑近叶朔身侧,诡异的压低了声音:“但我要买的并不是赤炎古果,而是‘赤炎古种’。”

    叶朔强撑的镇定终于破了功,对方是如何知道他身上有赤炎古种?还不等他寻思对策,脑中就响起了一道传音。

    “在我们魔族,只有最纯正的血脉才能被圣树认可,得到赤炎古种。但我观兄台周身虽有魔气,却非魔族,不免令我好奇,这赤炎古种你究竟从何处得来?”

    我们魔族?!他是魔?叶朔脑中再遭重击。难道是神级魔兽?但仔细分辨,对方的气息却并没有让自己感到危险。可他若是并未晋入神级,又如何能够化作人形?这到底是……?

    仿佛看出了叶朔的困惑,那少年友好的笑了笑:“不用这么紧张,我并非神级魔兽,仅仅是在幼年时运气好,吞服过一枚化形丹而已。”

    叶朔暗暗松了口气,只要不是神级魔兽,就没什么好怕了。再开口时,语气顿时冷硬不少:“这赤炎古种,我是不会卖的。”

    那少年仍是不慌不忙的笑道:“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死。在这个世上,什么东西都有价位,最多就是我开出的价码,还不足以令你心动而已。”

    叶朔见了他这一副胸有成竹之象,忽然心中生疑,试探道:“你为何执意要买?莫非这赤炎古种中有什么秘密?”

    那少年一口答道:“有了赤炎古种,就可以培育出新的赤炎古树,到时新的古树仍会再度结种,以利滚利,可不就是一棵摇钱树?何况这赤炎古种若不珍贵,兄台也不会执意保留了,不是么?”

    见叶朔仍在迟疑,又下了一记猛料:“这样吧,我看你之前所挑选的,都是一些炼制傀儡的材料。我可以给你一颗高等魔源精魄,不知能否让兄台割爱?”

    这个从天而降的大诱饵,确实让叶朔心中一动。但在他很快冷静下来后,却是愈发觉得不对。

    虽然赤炎古树确实珍贵,但它早已经不是千年前的魔族圣树,以它如今的普及率,那赤炎古果的市场价,也是远低于高等魔源精魄的。那只魔物如此不计代价,绝不可能甘愿做亏本的生意,这样看来,在那赤炎古种之内,果然还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本章完)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