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血魔始末
    一路向北,不知走了多久,叶朔才看见前方远远的站着一个人。

    那人临崖而立,风吹起了她的衣角与长发。

    此处人迹罕至,不知此人是为何而来到这里。

    那人也听到了身后的响动,她回过头,朝着叶朔微微笑了一下。

    叶朔这才看清,那人是一名女子。一条长长的伤疤自她的额头开始,划过眼睛,穿过脸颊,随后没入发梢。

    这道伤疤虽然看似可怖,但在这女子的脸上非但没有让她显得凶恶,反倒使人心生怜惜。这本该是一张清丽美好的脸庞,究竟是遭何变故,才会落得这般模样?

    此时叶朔已经猜到了那名女子的身份。宫天影在此之前曾经告诉过他,他的师父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伤疤。他也曾试图去寻找灵丹妙药,却没有一种能够真正治愈,这令他时常于心有愧。

    不过师父本人倒是不以为意,有时出门会戴着面纱遮住容貌,仅仅只是为了不吓到路人而已。

    “前辈……”叶朔刚唤出一声,面前女子那清灵脱俗的身姿,忽然与记忆中的一道身影隐隐重合。

    记得之前赫连凤向他讲述过,她和俞若珩在小镇的客栈中落脚,偶然遇到了一位戴着面纱的神秘女子。那人为俞若珩治好了腿伤,却没有留下名姓,与两人笑谈几句,就淡然离去。俞若珩也曾说,如果让她再有机会见到那位前辈高人,她一定要备礼相谢。

    如今这名女子……简陋的穿着,却丝毫无法掩盖她出众的气质,如此人物,世间又能有几人?不会有错了,叶朔当即郑重施礼:“多谢前辈当日对敝师妹相助之德!”

    “哦,你的师妹……”那女子浅浅一挑眉,“就是那天在镇上的那个小姑娘么?没什么好谢的,这与我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我这样做,也都是为了天影……”

    眉眼含愁的望向了站在一旁的宫天影,语气若有几分飘忽:“这孩子拜我为师,本非他所愿,只是这一切都是天机,是天意。我也只能趁自己还在世的时候,尽可能的多多补偿于他……”

    她说话时的神情,仿佛与整个世界隔了一层淡淡的纱,即将融入某个未可知处。不过只是片刻,她就重新从这种状态中恢复了过来,歉然一笑,道:“怎样都好,不过我今天找你前来,是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关系到……整片天地的劫数……”

    “那是什么事情?”叶朔对她此前意味不明的说辞,虽然尚是一头雾水,但听她此时语气郑重,也不由摆出了严肃的表情来配合她。

    “血魔即将复活。”那女子淡然的说道。

    “血魔?”叶朔对这个名字有种无端的熟悉感。他还记得就在不久之前,自己曾经做过一个有关血魔肆虐的梦境,但是除此之外……他总觉得应该是在更早之前,那一丝深入灵魂的熟悉,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啊,血魔。你不曾听说过吗?”那女子用的虽是问句,却更像是在陈述什么。

    “血魔的来历,可并非三言两语就能够讲完的。”

    最初的血魔,原本是一个半人半魔。他出生在人类的小村庄里,幼年时的他,淳朴善良,勤奋上进,但由于他半人半魔的身份,却被一众村人视为异类。人们憎恨他,也在同时畏惧他,即使他以真心与旁人相交,却没有任何人愿意接纳他。

    歧视和排挤,长年都伴随着他。血魔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直到他渐渐长大,魔相渐显,当他懂得了自己血统中蕴含的卑贱,他更加的怯懦,更加的小心谨慎。与此同时,他对整个村子也开始产生了怨恨。

    人们无法容忍异类,更无法容忍一个怀有异心的异类。当他们察觉到了血魔的怨恨,竟是直接请了一班道士来收他。

    那一战,血魔几乎身形俱灭,濒死之际,却被另一群半人半魔所救。原来他们也同样是在各自的村庄中备受排斥,最终毅然结盟,发誓要靠着自己的力量,在这朗朗乾坤中闯出一份名头,让人族和魔族都不敢小瞧了自己。

    血魔与一众半魔人志趣相投,在一个雨夜,他将自己曾经居住的村子屠戮净尽,随后就加入了半魔人的队伍,和他们一起打家劫舍,学习着那些抢来的秘籍。

    血魔天赋出众,自从战斗本能被激发后,以战养战,实力持续精进。没过几年,就被一群半人半魔奉为首领。在那之后,一次魔器出土的大战中,血魔率领一众下属大杀四方,最终成功夺得魔器。炼化魔源后,终于成为了完全的魔物。

    如此一来,血魔更是修为大进,在整片大陆上闯下了赫赫威名。最终就连魔族也不敢忽视他,正式邀请他回归本族。血魔不愿舍弃同甘共苦的一众兄弟,就将他们也一并带入了魔族的大本营。

    那时血魔已经渡过了神劫,就算在魔族之内,也算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了。数百年来,他在魔族兢兢业业,地位不断提升。而他的一众下属,虽然因他之故,得以在族中效力,却由于半人半魔的血统,始终都无法被委以重用。

    血魔也曾多次提出变法草案,希望族中能够不计出身,唯才是用,然而抵不过千年传统,始终都没有得到通过。

    在一位长老的提点下,血魔决心参与皇者的竞选。如果自己能够登上大位,就可以强制通过法令,一众兄弟就再也不用在族中受苦了。以他的实力,以及为族中做出的贡献,他已经是有这个资格参选了。

    但血魔的主张,却遭到了魔族中一群坚持血统至上者的激烈反对。在他们看来,收留一群半人半魔原本就是对本族的侮辱,如果再让一个出身低贱之人登上皇位,那更是他们绝对不能允许的。

    反对派系以六御魔君为首,那时的他还同样是下任魔君的候选人,也是血魔各方面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六御魔君出身高贵,血统纯正,尤其不能容忍一个他眼中的贱种在魔族作威作福。在漫长的竞选过程中,六御魔君利用着自己在族中的势力,暗使诸般手段陷害血魔。

    在血魔最终失势后,成功登上皇位的六御魔君,更是将他曾经的一众下属杀的杀,关的关。血魔无力保护众兄弟,更不愿从此屈居于六御魔君之下,终是与魔族闹翻,愤然离开。

    脱离魔族后,血魔的经历不为人知,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已经成为了邪世帝尊的护法之一!

    从那以后,人间哀鸿遍野,血魔将他对整个世间的恨,用最残酷的方式发泄了出来。血海燎原,世界成为了一片血色地狱。

    之后一直过了很久,直到邪帝消失,血魔也被一位得道高人所封印。但五百年前,他却不知怎的,再度复活重生,地狱惨象也再次重演。

    那一次,正是宫天影的师父,眼前这位名为宓舒云的女子,散尽了自己的一魂三魄,最终将他封印。但在封印之时她就知道,血魔并没有真正灭亡,数百年后,他会携带着所有的怨恨,再度卷土重来。

    “但不论怎样,血魔终究是被封印了。”似乎血魔那段可怕的过往,并没有对叶朔起到任何的威吓作用,他的语气也是意外的平淡。毕竟这是一个已经知道了的结局。

    “是啊,只不过代价太大了……这一次血魔再度复活,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承受得住同样的代价。”宓舒云幽幽的叹了口气,眼中有种深邃的怅惘。

    叶朔微微皱眉,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如此说来,当年封印血魔的人正是您,那您的年纪……”

    确实,如今的宓舒云看上去不过才二十有余,眉眼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少女的天真。但如果真的按照血魔诞生的时间算来,眼前这位女子的年纪,足够让叶朔叫上好几声老前辈了。

    “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至于年纪,从人的容貌来推测一个人的年龄,本来就不是什么靠谱的行为。要知道一个被吸走精气的少年,看起来就像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人,这对于他们而言太不公平了。”

    宓舒云淡淡说着,似是为了缓解气氛,她很快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可不是什么吸人精气的老妖怪。”

    此刻,夕阳西下。

    如血的残阳照在了两人的身上。

    宓舒云似乎想到了记忆中那久远的一天。

    那一天距今是多么的遥远,但那天发生的一切却又多么的清晰。

    那刺骨凛冽的痛,似乎至今还在脑海中徘徊不去,似乎下一刻,自己就将堕入深渊,从此万劫不复……

    血魔,一个梦魇一般的名字。

    天地间弥漫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无数的人倒下,开膛破肚。那本应平静的在他们体内流淌的血液,似乎活了过来,有了自己的意志,它们从人体之间喷涌而出,随后聚拢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躯干。

    鲜血,如汹涌的海水掀起巨大的浪潮,所经过的每一处,都被染上了触目惊心的红色。在血色海水席卷过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都化为了具具干尸,他们的鲜血则融入到红色海水中,组成了这红海中的每一滴浪花。

    血红的海洋来势汹汹,势不可挡。

    银色的闪电划破苍穹,数道雷电当空劈下,在血色海洋之中溅起猩红的血花。

    海洋之中,血水涌动,随后逐渐成型,竟是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足有几公尺的人脸。

    那张人脸双目凹陷,没有眼球,正因如此,他仿佛目空一切,看向任何地方。

    那张人脸的神情中,充满了嘲讽。直到又一道闪电在他的额头绽开,猩红的血浪翻滚,银色的闪电反复炸裂,随后蔓延至整张人脸。

    那双凹陷的眼睛,也被闪电劈得满是窟窿,再也聚不成人类的形状。

    而后一道巨大的匹练好似从天而降,不断在血海中炸开的闪电,忽而变成了一道道绳索……

    而后,再而后……

    往事好像记不清了,或许是记忆已经不愿意再去回想。

    又或者,是真的已经忘却了。

    ……

    所有的一切,仿佛就是多年前的往日重现。

    平原之上,再度掀起一层滔天血海。

    “血魔,血魔真的重生了……!”说话的人是续垣。在宓舒云向三人述说过血魔的往事后,就带着他们进行了空间转移。一切仿佛早有预见,在他们刚刚跨出空间通道,血魔也就在同一时间,在他们的眼前复活了。

    此刻续垣如此惊讶的原因,不外乎是因为一道巨大的,如同一块垂直崖壁般高的巨浪正在朝他涌来。

    “我以为血魔怎么也应该有个实体,居然会是一片血海!这怎么打啊!?”

    “血海也是实体啊。”叶朔一把拎起了续垣,滔天的血海已经近在眼前,连他们体内的血液都在飞速奔涌。千钧一发之际,两人终是融入了空间,被传送到了数里之外。

    “血魔当真是复活了……”

    在宓舒云的心中,这熟悉的场景,与记忆中那段不愿被提及的过往重叠在了一起。她的眼中不由生出一丝深深的悲哀,也许这就是命运,她注定逃不了的宿命。

    如果一切都已经注定,必然逃不了,那么这一次就不逃了吧……?

    刹那间,宓舒云的眼睛开始变得鲜红,红色的鲜血从她的眼角流出,却并未从她的脸颊滴落。相反在她脸上,竟是蜿蜒的画出了一个复杂的阵型,而她脸上的那道伤疤,也就在同一时间骤然裂开。

    “那是……!?”

    浅黄的光芒,竟从那伤疤之内透发出来,翻卷而开的皮肤下,似乎正有什么东西在生长。

    最终从伤疤中化形而出,被宓舒云紧紧握在手中的,竟然是一柄短刃!

    这柄短刃,仅仅只有寻常人的半个手臂长短,然而它的周身,却环绕着许多细密的闪电。

    宓舒云只是举起短刃,向前一挥,大量细密的闪电便如同炮火一般向前迸发。在短短的距离内又扩张到了几倍大小,待到靠近那片翻涌的血海之时,那闪电已是闪耀得如同太阳一般,体积也膨胀到了百倍大小,光芒极其刺眼。

    阵阵白光闪耀过后,血海之上,竟是被炸开了大片的窟窿,血海的体积也在不断的缩小着。

    续垣在数里外远远的看着这一切,见此情景,早已是目瞪口呆,但又同时拍手叫好,“血魔来头那么大,没有想到也这么不堪一击!”他一边说着,一边想要拉上叶朔,一起在一旁隔岸观火。

    但此时的叶朔,却是在他的面前生生栽倒了下去。视线依然投向血魔的方位,瞳孔忽聚忽散,几如神魂不属。

    (本章完)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